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撕开她的裙子手指滑进她(全黄H全肉细节文)最新章节列表

2021-07-12 11:51:2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运气 第7章:运气 他听了我的话,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我看着很奇怪,他说:“真有意思,居然有人问我敢不敢赌,你说我敢不敢?” 我看着田光,我说:“敢?” 田光收

运气

 文学

第7章:运气
    他听了我的话,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我看着很奇怪,他说:“真有意思,居然有人问我敢不敢赌,你说我敢不敢?”
    我看着田光,我说:“敢?”
    田光收起来了笑容,或许我的话很幼稚,但是我就是故意这么问的,我害怕他不跟我赌下去,所以我用激将法刺激他,虽然这有点很危险,但是我必须这么做,机会得抓住。
    “你看着玩。”田光说。
    他的话模棱两可,把最终的决定权交到我手上,如果我赌,输了最后的责任都在我,他很有可能会赖账,但是我又不能继续问,毕竟人家已经给了答案了,而且我也有信心,南奇是小场区的最重要场口之一,场区位于大马坎场区的南部,恩多湖左侧,有三层矿石,第二层是最容易出黄加绿的,所以,我就赌料子里面有色。
    我说:“师父,把料子给我打皮,打一面就行了。”
    师父点了点头,把石头放在切割机上,我听着切割机跟石头摩擦的声音,就开始紧张起来了,我看着田光,心里更加的紧张了,他是混社会的,如果跟我一起赌石输了钱的话,最后把责任推到我的头上,那该怎么办?他们这种人经常干这种事,我心里有点忐忑。
    “一定要赢啊,一定要赢啊。。。”
    我心里不停的祈祷着,我不想惹麻烦,所以只有赢了我才能全身而退,我心里发誓,这次赢了之后,我换一家赌石店,再也不在这家了,不跟这个田光打交道了。
    石头上的皮一点点的被打掉,我看着火花四溅的砂轮,心情紧张到了极点,我不停的眨眼睛,不想错过石头被磨开的过程,其实是害怕。
    突然田光拍了我一下肩膀,说:“你很紧张啊。。。”
    他吓了我一跳,我擦掉头上的汗,我点点头,他笑了一下,说:“紧张是对的,我这个人,只想赢,不想输,如果输了,我会发脾气的,我脾气很大,会打人,有时候手没轻没重,可能会把人打残废。”
    我听了之后,心里就更加的害怕了,我咽了口唾沫,他对着我笑,我突然觉得他的笑容有点邪恶,我有点失神的转身,突然师父的手拿起来了,我心里有些紧张,这个时候师父把石头放在水桶里,浸了一下水,他拿起来之后,我整个心都提起来了,突然,我看到料子居然是个满料,这让我很兴奋,这样至少不会亏本,我的脸上不自觉的就露出了笑容。
    师父说:“哟,你运气这么好啊,没跳色,但是变了水头,里面的水头更老,很难得见到的冰地、透明、种老,无色的南奇的料子,不过有点小瑕疵,里面有点棉,影响打镯子的质量,但基本算完美的石头,可惜石头小,只能打一对镯子。”
    我听了之后,急忙把石头给拿起来,我擦掉头上的汗,看着田光,我说:“赢了,里面的种水变了,赢了,哈哈。。。”
    他看着我,就把石头拿过去,说:“挺厉害的,但是你紧张什么?你不是说料子已经保本了,就算在怎么输,咱们也不可能输掉本钱,你害怕我是吗?”
    我看着他,紧张的点了点头,我是害怕田光,真的,田光的名声在我们上学的时候我都听过,他是混社会的,砍人,拿枪,坐牢,这种人多坏我都能知道,以前听着他的事迹觉得挺兴奋的,但是真正面对他的时候,你才知道那种压力是多么的强大。
    “朋友尊重我,我自然尊重朋友,所以,跟我做朋友,你不用害怕我,除非。。。”
    我看着田光,他没有说完,突然,他笑了一下,伸手搂着我,把我朝着回收区拉着走,来到了回收区,田光把石头放在桌子上,这次是老板亲自过来的,他看着石头,笑着说:“光哥,手气不错啊,南奇的小料子都能赌个满料,还能打镯子,这块料子怎么出手啊?”
    “齐老板,我不懂价,只是好赌,料子好,你就多给点钱。”田光客气的说。
    老板把石头拿起来,又拿着喷雾器润了水,放在桌子上,说:“光哥,料子挺好,能打镯子,按照市场价,一只镯子得十万,两只就二十万,边角料也打不到货,所以,就二十万吧。”
    “齐老板做生意,公道,就二十万吧。”田光说。
    我听了心里很不高兴,这块料子能打镯子,边角料至少还能做两对平安扣,虽然只能卖个三五千,但是这也是钱啊,这个田光居然不要了,但是我又不敢说话,他已经做主了,如果我在不同意,这岂不是不给田光面子。
    过了一会,我看到齐老板从后面的保险箱里面拿出来四沓厚厚的钱放在桌子上,我有点头晕目眩的,真的,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现金,但是我同时也觉得非常的可惜,这块料子是我挑的,但是我买不起,如果我买的起,这二十万都是我的,而现在,我只能分五万。
    田光把钱都拿走了,我有些惊讶,他拉着我,说:“小兄弟,咱们去车上谈。”
    我有点抗拒,害怕他吞了我的钱,更害怕他会对我做什么不利的事情,但是我还是战战兢兢的跟他上了车。
    田光的车就停在停车场,是一辆陆虎,很大气的陆虎,车上还有个人,五大三粗的,一脸的大胡子,他看到我们来了,就下来给我们开门,我看着这个人,像一根柱子似的。
    田光把我拉上车,我有点抗拒,我说:“在外面说就是了,你把属于我的那份给我,我还要回去上课呢。”
    “光哥请你上去,你就上去,少他妈啰嗦,我请你,就不是这种味了。”
    我看着那个大胡子,他很凶狠,田光说:“柱子,小兄弟给我赢了十五万,客气点。”
    我看着那个叫柱子的人点了点头,就不在说话,很听话,我也就很识趣的上了车,车门关上之后,田光拿了一叠钱出来,跟我说:“五万,不少你的,我田光做人讲原则。”
    我伸手把钱拿着,心跳剧烈,我看着田光,他笑着说:“我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你了,赌石的人很多,行家也不少,但是说能一定出料的人,我真的没遇见过,只有你敢说这种话,这证明你有点本事,对赌石有研究啊。”
    田光说话很严肃,让人很紧张,我说:“我爸爸研究过赌石,对于原石有很多经验,但是他死了,就是死在自己的经验不足上,赌石最讲究的是运气,我也是运气好。”
    田光摇了摇头,说:“一次说明运气,那么两次呢?两次就是实力了,我田光喜欢赌,但是从来没赢过,真的,我混社会十几年赚了那么多钱,但是都输在了赌石上,从来没赢过,今天,你让我赢了一次,真他妈刺激,我经历过很多刺激的事情,人家拿着枪要在我脑袋上开个窟窿我都觉得没今天刺激,那种赢的滋味,真的很爽。”
    我看着他咬牙切齿的样子,就笑了一下,确实很刺激,他突然非常认真的跟我说:“有机会,我们在赌一次,这次我们赌大的,我出钱,玩一次更大的。”
    我看着他的样子,很兴奋,我不想打断他,刺激他,但是我更不想在跟他打交道,我说:“光哥,不了,我还要上课,以后可能没时间来了,我先走了。”
    田光听了我的话,突然眼睛眯了一下,而这个时候车门开了,那个叫柱子的人直接把我拽出来了,他说:“走?光哥让你走了吗?没时间?就算你老子死了,光哥让你陪他,你也得给我挤一点时间出来,要不然,我的拳头把你的脑袋给开个窟窿,信不信?”
    我很害怕,这个叫柱子的人力气非常的大,他提着我简直要把我拎起来似的,我看着他凶神恶煞的样子,就看着田光,他说:“柱子,松开。”
    柱子还不想,但是田光冷冷的说:“要我说第二遍是不是?”
    柱子很不甘心,把我丢下来,狠狠的瞪着我,我想要走,田光对我说:“你叫我一声光哥,我就得把你当兄弟,这个光哥不是白叫的,我相信,我对你已经发出了足够的好感,以后,有什么事情,你可以来找我,我能摆平的一定帮你摆平,当然了,做朋友,做兄弟都是要相互帮助的,我想跟你一起赌,你明白吗?跟你一起赌,所以,我希望你能来。”
    他的话说的很平缓,但是我看他说完之后,就添了天嘴唇,样子有点像是极为压抑自己一样,我知道他是在忍着怒气,我也知道他给了我足够多的善意,但是我不想,真的不想跟黑社会有什么瓜葛,他们翻脸不认人的。
    我说:“对不起光哥,我只是个学生,我先走了。。。”
    我说完转身就走,我看到柱子回头看着光哥,一副要把我逮住捏死我一样的表情,但是光哥没发话,我就赶紧走,离开停车场,我心里很害怕,不知道田光会怎么报复我,但是我现在只是想摆脱他。
    我来到停车场门口,突然,看到一辆白色的车出来,这辆车也突然停下来了,我看着车里的人,心里暗叫不好,妈的,居然遇到他们了。
    从车里面下来四个人,其中一个人对着我冷笑着,说:“妈的,正想堵你呢,没想到在这遇到了,老天真是长眼啊。”
    我看着他,暗叹运气不好,居然是王青。。。

第8章:摆平

第8章:摆平
    我知道王青肯定会找我麻烦,但是我没想到他居然会出现在这里,而且,看样子是专门为了堵我而来的,更可笑的是,他没有堵到我,而是我自己送上门的。
    我看着王青的笑脸,很邪恶,也很嚣张,他从腰带上抽出来皮带,他的皮带是一条条铁链做成的,我知道,抽到身上一定很疼,他身边的三个人把我围起来了,我没有动,我知道跑不掉。
    “邵飞,邵飞是吧,你爸爸是司机,你也是司机,你挺拽的,你知不知道那天晚上,我好不容易把陈玲给骗出来的,我灌了她那么多酒,就是要把她搞上床,你他妈的就那么的把人给拉走了,你是存心的吧?”王青说。
    他瞪着我,面无表情,牙齿咬着嘴巴,恨不得要吃了我一样,我说:“我不是想得罪你,我也不是存心的,只是刚好路过,陈玲自认为跟我有什么交情。。。”
    我看着王青一副我说什么都要打我一顿的样子,我就知道,今天我无论说什么他都会打我一顿的,于是,我就说:“对,我是故意的,陈玲说你是个王八蛋,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看到你一脸的疙瘩就觉得恶心。”
    我的话让王青有点傻眼,他指着我,或许怎么也没想到我敢说这样的话,围着我的几个人突然要过来,我急忙说:“别动,我后面有人,你们惹不起。”
    我的话让王青笑了起来,他嘲笑的看着我,说:“你他妈有病啊?你后面有人?那辆陆虎?你知道那辆陆虎揽胜多少钱吗?三百多万,你他妈的认识人家吗?你他妈的代驾吧,你这个小司机。。。”
    我懂车,我爸爸是司机,所以我也经常研究车,我知道那辆车多少钱,王青当然不会相信我认识车里的人,我说:“你最好别动手,否则,我让你刚修好的车还得去修一次。”
    王青有点呆愣楞的走过来,他拽着我的衣服,说:“我本来很想见面就给你一顿胖揍的,但是我听你这么能吹牛逼,我真他妈的想看看你是怎么把老子的车给碾过去的。”
    我咽了口唾沫,心里有点紧张,我知道,如果这个时候,我向田光求救,他一定会向我抛出善意的橄榄枝,但是我不想,他是黑社会,我真的很不想跟他搅和在一起,如果我求他救我,那么我欠他的就更多了,到时候,想还都还不清了。
    突然,我的膝盖弯被踹了一脚,我一下子跪在了地上,王青抓着我的头发,说:“你他妈的叫啊,叫人啊。。。”
    我看着王青,我说:“仗着人多算什么本事,你跟我单挑试试。。。”
    王青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他身边的人也笑了起来,王青说:“你脑子有问题啊,什么年代了,单挑?你是猪啊?现在就是人多欺负人少的社会,你能把我怎么样啊?”
    他说完,身后的人就把我踹倒在地上,王青说:“从我裤裆下面钻过去,我给你拍个视频,让咱们昆明大学的人都看看你这个怂包蛋,让陈玲也看看,你这个穷小子是怎么被老子玩的,看他妈谁以后还敢坏我的好事。”
    他说完,我就感觉有人在拉着我往他的裤裆下面钻,我当然不愿意,如果钻了他的裤裆,我这辈子都抬不起头做人了,我急忙抬起头,我喊:“光哥,我要是住院了,可能就不能跟你一起玩了,你说是吧。。。”
    我喊完之后,他们四个有些奇怪,这个时候,我听到陆虎车极为有力的发动机的声音,我回头看了一眼,那辆陆虎车朝着我们开过来了,当开到我身边的时候,停了下来,车窗摇下来了,田光带着墨镜很冷傲的坐在车里,他冷冷的说:“我真的很不希望以这种方式跟你做朋友,但是既然是你选择的,我也承认了,上车吧。。。”
    “你他妈谁啊。。。”
    王青身边的人叫嚣了一下,田光没有看,而是把车窗摇上去了,我看着柱子从车门下来,走到之前那个说话的人身边,对方还没有从柱子那巨大的块头反应过来,脸上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这一拳下去,他的脸完全就变形了,立马就肿起来了,我看着那个人趴在地上,身体不停的抽搐着。
    柱子说:“我告诉你,他叫光哥,下次说话,别带口头语。”
    王青他们几个有些害怕,身体不停的后退,柱子说:“单挑我也玩过,群殴也行,你们一起来吧。”
    王青他们几个没敢动手,而是狠狠的看着。
    我站了起来,看着他,我说:“我说我后面有人的。”
    王青瞪着我,很不爽,但是他现在也不敢动,柱子给我打开车门,说:“别废话,光哥时间宝贵。”
    我没有上去,而是走到驾驶室,我说:“我开。。。”
    柱子很奇怪,他上了车,我立马就开车,加大油门,直接朝着王青的车撞了过去,他们的面包车跟陆虎相比,简直就是面包,直接被撞的变形,我从后视镜看着他们三个,脸上的表情比吃了屎还要难看。
    我开着车,离开了停车场,柱子哈哈大笑的看着我,说:“小子,够味,老子要是给你一辆坦克,你是不是要碾过去?”
    我笑了一下,心里够解气的,但是我知道,我又欠了田光一个人情,以后看来,少不了要跟他打交道,虽然心里有些抗拒,但是没办法,总比钻王青的裤裆要好。
    后来我跟柱子换了人开车,柱子把车开到了德州大道街上,停在了一家酒吧门口,德州是瑞丽最繁华的城市,几乎是整个瑞丽的金融中心了,跟昆明一样,这里寸土寸金。
    光哥把我带进了酒吧里面,因为还没有营业,所以酒吧里面没有什么人,光哥要了一间包厢,拿了一打啤酒,柱子给我们开了一瓶,光哥举起手来,我就跟他碰了一下,我们喝了一杯。
    我看着四周的环境,我还是第一次来酒吧,环境很昏暗,也没有我想的那么不堪与堕落。
    “被欺负的滋味吧好受吧?”田光问我。
    我点了点头,我看着他,他似乎很有感触似的,他说:“你觉得,我们为什么要被欺负吗?”
    他说我们?就表示他曾经也被欺负过,我很好奇,谁敢欺负他?他可是初中高中所有想要混事的人偶像,我只听过他又把谁给打了,还从来没听过谁敢打他的。
    “穷,我们之所以被欺负,就是因为穷,我爸爸只是个小警察,但是他很能生,一下子生了四个儿子,所以我们家穷的叮当响,到处要借钱过日子,每到月底,我妈妈就要去邻居家里借钱,你永远不知道那些人的嘴脸,像是看乞丐一样看我,我受不了那种嘴脸,所以我就用我的办法来赚钱,谁有钱,我就抢谁的钱,就勒索谁的钱,但是,反而人家更看不起我了。。。”田光说。
    我没有说话,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不过他说的对,我们之所以受欺负,就是因为穷,王青敢打我,还不是因为他老爸有钱,就算把我打死,他也可以花钱私了,而我一无所有,我就得活的战战兢兢。
    “后来,我坐牢了,我三个弟弟也赴我的后尘,先后进去了,我在牢里思考,我的方式是不是错的,答案是肯定的,所以出来之后,我就改变的赚钱的方式,我做生意,开酒吧,道上的人都给我面子,但是我还是被人欺负,那些大老板来我这里喝酒,玩女人,他们挥金如土,我记得有个人把钱甩到我的脸上,让我滚蛋,那种滋味我一辈子都记得。”田光说。
    我听着很惊讶,我从来都不知道,还有人敢对田光这样,看来有钱人的世界,还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
    “呈勇斗狠的时代过去了,现在讲究赚钱,谁有钱谁牛逼,在瑞丽,来钱最快的就是赌石,我亲眼看过无数个人赌石一夜暴富,那种金钱的增长速度是我望尘莫及的。”田光羡慕的说。
    “也有跳楼的,我父亲就自杀了。。。”我说。
    田光笑着拍着我的肩膀,说:“所以,眼光经验很重要,你跟我混,我出钱,你出力,我们一起赚大钱,女人地位我们都会唾手可得。”
    他说话很鼓舞人,但是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对我这么有信心,我点了点头,现在已经到了悬崖边上了,没有退路,我必须得自己走下去,有个人合作依靠,总比我单打独斗的强。
    田光说:“你知道我们兄弟四个叫什么名字吗?”
    我摇了摇头,他说:“光宗耀祖,我们的名字就是这四个字组成的,我爸爸希望我们都能光宗耀祖,但是我却让他失望了,他说我这辈子不论做什么都是家族的耻辱,但是我就要做给他看看,我不做坏事也是能光宗耀祖。”
    我听了田光的话,心里有些心动,我爸爸何尝不希望我光宗耀祖呢?只有有钱才能光宗耀祖。
    田光站了起来,说:“先别急着离开瑞丽,晚上,我找个人陪陪你。”
    说完他就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但是过了一会,包厢的门被打开了,走进来一个女人。
    我抬头看着她,呼吸不由得紧了一下,她一头长发发披在肩上,眼睛有点醉醺醺的看着我,瓜子脸上铺着一层淡淡的妆容,化得刚好的眼影,那水水的红唇性感而妖媚。
    低胸的衣服将她那一对酥胸暴露在外,走动的时候发出一阵阵的秋波,那米白色的衣服将她原本就白皙的皮肤显得更加的白嫩。
    她用嘶哑的声音跟我说:“你好,我叫小咪,晚上我陪你。。。

本文标签:撕开她的裙子手指滑进她

上一篇:狠狠撞击敏感点那处软肉/啦啦啦免费高清视频播放在线观看

下一篇:他的东东很长很大很黑-第一次进不去怎么办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