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好深好湿,用力快一点/讲讲自己第一次细节真实

2021-07-13 09:01:5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他已经活了大半辈子。他从未见过什么样的风暴?即使牙印消失了,男人们在兴奋的时候,也不可避免地会出格,但是烟头的烧伤,老姜无论如何也不能原谅他们! “谢谢你,江叔叔。&rdquo

他已经活了大半辈子。他从未见过什么样的风暴?即使牙印消失了,男人们在兴奋的时候,也不可避免地会出格,但是烟头的烧伤,老姜无论如何也不能原谅他们!


 

“谢谢你,江叔叔。”

 

听到老江的真情流露和他坚定的表情,王小平内心最深处的柔软被触动了。

 

老江老了,但他真的是一个值得托付终生的人!

 

主动抱住老姜的头,轻轻地把他抱在怀里。

 

老江俯下身,把耳朵贴在王小平的胸口。他听到了王小平的心跳。

 

王小平的心率非常快,似乎非常紧张,但心率非常稳定,不应该有胸闷。

 

“小平,你这不是病,你只是长期抑郁太久,快要抑郁了,所以才觉得胸闷,姜叔是大半截身体坟墓。我以前从未见过像你这样漂亮的女孩。别担心,只要你留在这里,江叔叔会保护你一天的。”

 

“江叔叔,谢谢你,要是我早点遇见你就好了!”

 

这时,王小平紧紧地抱住老姜的头,把老姜的头深深埋在柔软的胸膛里。

 

老姜没有再说话,轻轻地听着王小平的心跳,嗅着王小平女孩身上特有的香味,老姜忍不住抱住王小平,轻轻地吻了吻她胸口的伤口。

 

“江叔叔……”

 

王小平也闭上眼睛,没有推开老姜,也没有阻止它。

 

这让老蒋更开心。看来他今晚会过得很愉快!

 

王小平被老江吻了一下,感觉有些疯狂。他的手在老江坚实的手臂上摸索着,然后顺着他的胸膛,他逐渐感觉到老江的下面。

 

王小平熟练地解开老姜的腰带,把它握在那里。

 

冰冷的手摸着热的地方,老姜的心忍不住叹了口气,那时候小腹里的热地方已经完全烧坏了。

 

王小平低下头,羞红了脸。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她遇到麻烦时有什么感觉?

 

然而,也是在这个时候,她意识到老江看起来像一个坏老头,但那个家伙比他丈夫大一倍多!

 

第九章

王小平下意识地抬起头,但只是和老姜的目光接触。

 

虽然老江越来越老了,但他看起来像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留着长长的胡子,有着成熟的魅力。

 

她的眼中有强烈的侵略性,但更多的是怜悯和温柔。

 

那一刻,王小平的心里想出了一个主意:“和这样一个男人在一起会有多幸福?”

 

王小平的心陷入了混乱。老江温柔的眼神和成熟的叔叔气质深深吸引了她。

 

然而,当老江看到王小平精致的外表时,他使劲咽了口唾沫,再也无法忍受心中的浴火。他跳起来抱住王小平火热的娇躯:“小平!我非常喜欢你!”

 

“江,江叔叔。”王小平被老蒋宽阔的胸膛拥抱着,突然感到如此温暖,以至于他忍不住伸出手拥抱老蒋的后背。

 

“小平,从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被你深深吸引了,但是我知道,我只是一个乡下的可怜老人,配不上你,但是我看你现在觉得很苦恼,让江叔以后好好疼你?可以吗?”

 

老江轻轻地吹了吹王小平的耳朵,说了些甜言蜜语。

 

没有女人不喜欢听爱情故事,王小平也不例外。

 

“江,江叔,这不是很好吗?毕竟,我已经结婚了,如果有人看见我就不好了。”

 

“结婚了?小平,你现在看起来像结婚了吗?你丈夫根本不在乎你。看看你胸部的伤口。江叔叔不是傻瓜。我真的不能忍受看到你继续这样受苦!”

 

说着,老江又紧紧地抱住了她。

 

“别担心,小平,江叔叔将来会对你好的,而且这是在江叔叔家,没人会看到的!”

 

王小平犹豫了一下,但没有再说话。他让老江用被子里的衣服摸摸她的背。

 

“来吧,小平,别害怕。江叔叔会非常爱你的。江叔叔虽然老了,也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老江用手摸索着王小平的娇躯,两人很快就滚成了一团。

 

很快,王小平的衣服都被老姜撕开了,他白皙嫩嫩的皮肤就像一个带壳的鸡蛋。

 

“江叔叔,你真的会对我好吗?”

 

王小平抬起头,虚弱地看着老蒋。

 

"别担心,小平,江叔叔会对你好的!"

 

老江大口喘着粗气,嘴里到处都是王小平的尸体。

 

“江叔叔,温柔点!”

 

王小平闭上眼睛,不再看老蒋。她抚摸着老蒋结实的胸部,主动分开双腿。

 

老江再也忍不住了。他脱下衣服,用力猛扑过去。

 

第十章

“叮,叮,叮。”

 

枕头下响起了刺耳的电话铃声。

 

韩晓萍像一只受惊的兔子,从老蒋底下爬了起来。

 

“怎么了,小平?”

 

我看到我可以马上吃,但是肉突然跑掉了。老江有些沮丧。

 

“不,没关系,我会接电话的!”

 

韩晓萍拿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是她的丈夫!

 

老姜有点犹豫,还是接了过来。

 

电话一接通,里面就传来一个男人的吼声。

 

“韩晓萍你在哪里?表哥说要送米饭给你,但你不在家?你跟哪个野人鬼混过?”

 

“我不舒服。来找蒋医生,请他给我开些药!”

 

韩晓萍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语气,下意识地解释了一句。

 

“那你吃药也不要急着回家?表哥在门口等着呢!这是真的,你这个害群之马!”

 

那边破口大骂挂了电话,丝毫没有顾忌韩晓萍的想法。

 

“江叔叔,我有事。我先回去。”

 

挂断电话,韩晓萍深深叹了口气,开始穿衣服。

 

老江无助了一会儿,指了指自己的下身:“小平,你不想再呆下去了吗?你看,我做到了!”

 

“江叔叔,下次,我还有别的事要做!”

 

韩晓萍脸红了,推开老姜,简单地穿上衣服。

 

“唉!”

 

老江深深叹了口气,知道煮熟的鸭子在飞。

 

“我为什么不送你回去?半夜天黑了,你的女儿不安全。”

 

既然你没有做好工作,试着给人留下好印象。

 

“不,江叔叔,你应该早点睡觉。对了,江叔叔,我的心有点糊涂了。这些天不要找我!”

 

说完,韩晓萍起床,收拾好衣服,拿着手电筒离开了。

 

本文标签:讲讲自己第一次细节真实

上一篇:两根肉茎隔着肉壁不断摩擦-被几个黑人下兴奋剂玩小说

下一篇:实践遇到很狠的主重(皇上不可以进去)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