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公交车上的轮子的英文怎么写-把遥控器关掉我疼

2021-07-16 09:46:1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她忘了他。她根本不记得周六下午的事。君之牧在这所学校的人工湖前的长椅子坐着,积压了满腔的恼怒,满脑子都是刚才她那不羁的话语,‘你是不是想躺医院!’她竟然还敢这

她忘了他。

她根本不记得周六下午的事。

君之牧在这所学校的人工湖前的长椅子坐着,积压了满腔的恼怒,满脑子都是刚才她那不羁的话语,‘你是不是想躺医院!’她竟然还敢这样对他说话。

这个始作俑者。

她周六从树上跳下来把他砸伤的事,他还没跟她跟计较,这么快就把他忘得干干净净。

四周有少过路过的学生朝他多看一眼,但没人敢凑近,因为此时君之牧的脸色跟下了霜一样,阴冷冷。

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君之牧说不清,他只感觉很不爽,很气恼。

下午1点,陆祈南给他打了个电话,“之牧,你在国内忙什么,是不是找唐聿搞新项目,大概什么时候回来?”

陆祈南见他父亲的葬礼已经结束一周了,猜测他也差不多回校。

君之牧接到陆祈南的电话,表情有片刻的犹豫。

他知道自己对这种感情的事情经验太少,陆祈南或许可能帮上忙。

“之牧,你那边能听到我说话吗?”陆祈南觉得他那边没声音,还以为是信号不好,喊了几声。

君之牧脸直接沉了下去,语气略透出不痛快,简洁回话,“有事,在忙。”

通话被他挂断了。

关于那女生的事,君之牧实在问不出口。

难道要再次去找她,要她为周六下午的事情必须道歉,这怎么想都觉得很滑稽、荒诞。他并不是要她道歉。

过一会儿,君家也给他了电话,老管家客气恭敬地询问,“之牧少爷,你是不是还在国内?”

“你在外头忙完什么时候需要回来,我安排人过去接你。”

君家那边大概是怕他不告而别,直接出国了。

“不知道。”

君之牧很奇怪地回了三个字,语气略显得烦躁,似乎他真的不确定自己的行程。

老管家心里生了一份忧虑,他对他家少爷很了解,很少会有他不确定的事情,便想多问一句,“之牧少爷,你那边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

好像说中了君之牧的心事,他眸色暗沉,没了耐性,直接挂断。

君之牧脸色越来越难看,他被那个女生搞得心神不宁,而那个始作俑者却依旧我行我素,她完全把他忘了!

君之牧也说不上是自尊受损,还是他气急败坏,他就是越想越恼。

而此时此刻他的手机却忙碌的不断的震动响起,其中一则手机短信让他多看了一眼,内容很简单,【我回国了】

若是以前,他对这些无关紧要的内容扫一眼就过了,可能是他昨夜没睡,被那女生搞得魔怔了,居然觉得这简单的几个字,传达着一份表白的爱意。

翻看了一下发送人是【夏垂雪】

夏垂雪是个理性聪明的女人,她办事干净高效,与男人懂得保持距离,是裴昊然同系的学妹,勉强也算是他的同校学妹。

君之牧对夏垂雪没什么印象,比起那些犯花痴给他找麻烦的女人要好一些罢了。

他没有去深思夏垂雪给他发这几个字的含意,倒是想到另一处,“同样都是女人,为什么差这么多。”

君之牧对那个叫乔宝儿的女生也称不上有好印象,她恶人先告状,蛮不讲理,粗俗无礼。简直是圈子里恃宠生娇,任性愚蠢的女人。

如果是这样,我为什么不讨厌她?

本文标签:把遥控器关掉我疼

上一篇:羞辱男奴的调教方法(娇吟 粗喘 嗯 啊)全文阅读

下一篇:火车上看着娇妻被别人玩-爸,不可以,这是在学校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