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门卫老张把警花的处破了小说(圣僧吸乳文)最新章节列表

2021-07-16 14:46:0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陶琴你也来啦!他是秦正凡,就是我二叔的孙子,他小时候你也见过的。”听到这带着丝兴师问罪的声音,秦家勇目中闪过一抹屈辱恼火之色,但很快就强行压了下去,抬头看向妻子陶琴,一

陶琴你也来啦!他是秦正凡,就是我二叔的孙子,他小时候你也见过的。”听到这带着丝兴师问罪的声音,秦家勇目中闪过一抹屈辱恼火之色,但很快就强行压了下去,抬头看向妻子陶琴,一边介绍道,一边冲她使眼色,甚至眼色中带着一丝哀求的味道。

  接着,秦家勇又带着一丝不自然的微笑对秦正凡说道:“正凡,她就是你三婶陶琴,小时候你是见过的。”

  “三婶你好,刚才我还问起三叔呢。”秦正凡面带微笑地对着陶琴微微躬身道。

  陶琴看了一眼目中带着一丝着急和哀求味道的丈夫,又看了看女儿,最终脸皮动了动,挤出一抹勉强的微笑,朝秦正凡点点头道:“时间真快,一转眼你都成大小伙子了。”

  “家勇,他是你老家来的亲戚?”这时,一位看起来有几分气质,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的老女人走上前来,用带着些嫌弃的目光看了秦家勇叔侄一眼,问道。

  “是啊妈,他是我侄子,二叔家的孙子。”秦家勇回道。

  “你这堂叔对堂侄子倒是挺上心的哈,他一来就请他来云鼎大酒店。”老女人说道,语气中带着一丝挤兑嘲讽之意。

  “阿姨,这也是人之常情,家勇是从农村里好不容易走出来的高材生,老家亲戚来人,总也得表示一下,要不然岂不是丢了面子?”一位年纪跟秦家勇相仿,头发打理得油光发亮,挺着个发福的肚子,看起来有几分官威的中年男子皮笑肉不笑地插话道。

  秦家勇看到那位中年男子插话,脸色明显变得有些难看,嘴唇抖了抖,但最终还是没开口反驳。

  中年男子见秦家勇没开口反驳,高高扬起了下巴,用带着一丝戏谑和不屑的目光俯视着他。

  “面子是靠自己挣的,不是靠好吃好喝浪费钱来买的。家勇,说起来你和方泊还是同学,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你要反思了。”一位颇有几分威严的老者不喜地看了秦家勇一眼,说道。

  老者是秦家勇的岳父,退休前是一位处长,算是有些实权,所以哪怕如今退休了,说话还是带着指点江山的威严。

  秦家勇脸涨得通红,想说话又死死憋着。

  秦正凡冷眼看着眼前的一幕,什么都没说,只是心里已经极为恼火。

  这时他已经明白三叔在村里人看来是在大城市里混出了人样,但实际上终究是仰他人鼻息,过得其实很憋屈。

  也终于明白过来,为什么三叔这些年很少回老家,也很少有什么消息。

  “外公,你不要这么说爸爸了,他很好的。再说了,正凡大哥大老远来的,请他来云鼎大酒店吃一顿又没什么的!”秦桐桐红着脸,不服气地说道。

  “你小丫头懂什么!”秦家勇的岳父脸色一沉道。

  “爸,这里人多,我侄子也在,有什么事情改天我们家里再说。”秦家勇终于再度开口道。

  老者“哼”了一声,然后转向方泊,微笑道:“方泊,走,去包厢吧。”

  “家勇,今天是你大舅子过寿,你不一起吗?”方泊看向秦家勇笑问道。

  “方泊,你别太过分了!”秦家勇铁青着脸说道。

  “家勇,你怎么跟方区长说话的?怪不得越混越回去了!”一位眉宇间跟陶琴有些像的中年男子脸色一沉,斥责道。

  “哈哈,没事,没事。家勇有侄子在,不愿意就算了。”方泊笑着说道。

  “正凡,来我们坐下喝酒。”秦家勇见状终于豁了出去,拉着秦正凡的手直接返回位置。

  “陶琴你看看,你看看,这本事没多少,自尊心却来得强,脾气也大。当年你非不听我的,你要听我的,今天还需要这么辛苦地上班吗?早就享清福了!”秦家勇的岳母见状生气地对陶琴说道。

  “行了,去包厢吧!”秦家勇的岳父显然不愿意再多说,大手一挥道。

  陶琴朝秦家勇恼火地看了一眼,然后拉起女儿的手要跟着走。

  “我不去,我要跟爸爸和大哥一起吃饭。”秦桐桐甩开了陶琴的手。

  陶琴看着空空的手,呆滞了一下,流露出了复杂的目光。

  “这丫头也不省心,跟她爸一样,她爱去那边就让她去那边。”陶琴的父亲沉着脸说道。

  “行啦,走吧陶琴。”一位中年妇女挽住神色复杂的陶琴手臂,拉着她跟上了众人,往包厢走去。

  “你大舅舅生日,你跑爸这里来干什么?”见女儿没跟过去,秦家勇既感欣慰又心情矛盾地问道。

  “我不喜欢舅舅他们这么对你,我更不喜欢那个方泊叔叔。爸,我今年十四岁了,有些事情我已经懂了。”秦桐桐说道。

  “你真的长大了!”秦家勇闻言伸手摸了摸女儿的头,心里又疼又堵得难受。

  若不是为了女儿,这个家他其实真不想再呆下去了。

  只是他没想到,他辛辛苦苦维持这个家,不想让女儿知道,结果其实女儿心里早就明白,只是不说出来。

  秦正凡见三叔情绪不对,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招手叫来一位服务生,让她给他们这边再添一张椅子和一副碗筷。

  “正凡,你现在是不是觉得三叔很没用?”秦家勇见秦正凡帮忙叫服务生添加椅子和碗筷,看向他,脸上露出一抹自嘲的苦笑。

  “三叔不用想多了,我明白你的苦衷。”秦正凡看了一眼秦桐桐,说道。

  “呵呵,人的感情是最复杂的,你还年轻,你不会明白的。”秦家勇摇摇头,自顾自给自己倒了杯红酒,又帮忙给秦正凡倒上。

  “三叔我敬你。”秦正凡闻言没有反驳,端起酒杯说道。

  秦家勇跟秦正凡碰了一下,然后一大杯红酒便准备全部喝下去,但秦桐桐叫了一声“爸”,秦家勇最终还是犹豫了下,放下了还剩下半杯的红酒。

  秦家勇心情苦闷,虽然暂时放弃了猛灌酒,但接下来却是频频喝酒很少夹菜。

  秦正凡见状好几次想开口劝说,但最终又收了回去。

  清官难断家务事,感情、亲情的事情最是复杂,他不可能立马牛气哄哄地凭借自己的力量去狠狠打陶琴家人的脸,他们再怎么说也是秦桐桐的长辈,他得考虑秦桐桐的感受,而且据说当年陶琴不顾家里反对非要嫁给秦家勇,可见两人是有过一段真挚的感情,就算现在这段感情慢慢被消磨,但至少还是夫妻,是秦桐桐的父母亲。

  在事情没弄清楚之前,秦正凡贸然蛮横地介入只会让事情更复杂,这不是思想成熟的成年人应该做的事情。

  秦正凡如今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性格孤僻,没多少情商的书呆子,他现在已经知道人性的复杂,生活的复杂。

  所以,这时他不急于插手,让三叔自己发泄一番感情,自己做出抉择,或许是最合适的。

  说到底,对于他们家,他秦正凡是局外人!

  当然,自己三叔受委屈,秦正凡肯定不会坐视不管的。

  “爸,你要真想跟妈妈离婚,你们就离婚吧,我长大了,你不用考虑我的。”看着父亲在喝闷酒,秦桐桐突然说道。

  秦家勇闻言拿着酒杯的手不禁微微一颤,然后把酒杯缓缓放到了桌上,目光心疼地看向秦桐桐,道:“桐桐,是爸爸没用。如果爸爸能出色一些,事情也不会闹到这般境地,你也不会跟着受委屈。”

  “爸爸,你很优秀,我一直为你感到骄傲,我才不要我爸爸是一位只知道向上阿谀奉承,还会贪污钱财的官员。我知道外公舅舅他们为什么那么讨好奉承那个方泊叔叔,不就是因为他是副区长,大舅舅想升官,二舅舅和姨父想要拿到一些工程,所以处处讨好他吗?而且我还知道,方泊叔叔以前也喜欢妈妈,但妈妈选择了你,所以他一直耿耿于怀。我不喜欢妈妈跟他一起,所以你们要是离婚,我会跟着你。”秦桐桐说道。

  秦家勇闻言一脸不敢相信地看着女儿,许久他突然转过了脸,偷偷抹了下眼角。

  秦正凡看着自己这位堂妹,既感慨她的懂事却又感慨她终究只是个心思简单纯朴的少女,明明很讨厌那个方泊,还是在他名字后面加上了叔叔的称呼。

  “你还小,爸妈之间的事情,我们心里有数的,你不要想太多,只管好好读书,争取考上盛凌第二中学。”秦家勇平复了心情,转过头,摸了摸女儿的脑袋,语重心长地说道。

  盛凌第二中学是锦唐州的重点高中。

  “反正我支持爸爸。”秦桐桐看着父亲,犹豫了下,说道。

  秦家勇欣慰地点点头,然后夹了些菜放到女儿的碟子里,接着又加了些放到秦正凡的碟子里,说道:“正凡,你多吃一些。三叔这里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也不用多想,三叔自己能解决的,你二叔那边也不用提起,省得他担心。”

  “三叔你放心,我心里有数。”秦正凡点点头。

  因为闹了不愉快的事情,纵然秦家勇一再强打起精神,总归气氛不对,再加上秦桐桐也在,秦家勇最终还是没敢放开喝酒,所以叔侄重逢这顿饭没过多长时间,便草草结束了。

本文标签:门卫老张把警花的处破了小说

上一篇:我们对着镜子来一次(偷看娇妻被交换)全文阅读

下一篇:地铁里一点一点的进入-真紧真嫩还是小处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