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爸爸吃饭也要和我连在一起-他碰到了一层阻碍

2021-07-16 17:18:4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旺财,先别走。”吕兰兰把土狗拉了回来,走到吕冬跟前,小声说道:“冬哥,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可别跟其他人说。”

  见吕兰兰一副八卦样,吕冬笑着问道:&ldquo

“旺财,先别走。”吕兰兰把土狗拉了回来,走到吕冬跟前,小声说道:“冬哥,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可别跟其他人说。”

  见吕兰兰一副八卦样,吕冬笑着问道:“啥秘密?你把你爸收音机弄坏了?”

  吕兰兰摇头:“不是,不是。”她声音很小,比刚才说七叔要吃旺财声音还小:“你不是说没事的时候注意点古董贩子吗?我看到个事,前天我和七叔摆摊卖猫的时候,一个买猫的古董贩子,昨天去了建平大爷家里,就中午在饭店吃完饭,我送建平大爷回去以后。”

  她嘀咕道:“刚看到的时候,还以为跑来找我算后账的,吓得我赶紧藏起来了,后来才发现,他根本没看到我,就是去找建平大爷的,我今天碰到建平大娘,随口问她一句,她说昨天来的是建平大爷在京城的好朋友。对了,那个古董贩子不是个好玩意,买猫给假钱!”

  打地下密室出来,一直有古董贩子往吕家村跑,吕冬也在关注这些人,毕竟这些家伙坑蒙拐骗样样精通。

  但从来没听说过,村里有人古董贩子熟识,还是朋友的。

  “可能是建平大爷在京城认识的人。”吕冬提醒吕兰兰:“我知道了,你别到处乱传。”

  “我知道了,我走了。”吕兰兰牵着名叫旺财的土狗往北去了。

  吕冬多少有点奇怪,印象里建平大爷是个憨厚正直的人,以前在小学教书的时候,村里就有口皆碑,按说不会与古董贩子这种人来往密切?

  这种事不好说,有些人交朋友,三教九流的啥都有。

  “吕冬!”突然有人打招呼。

  声音熟悉,吕冬转头去看,却是刘琳琳,问道:“你咋过来了。”

  刘琳琳指了指前边一帮下棋的:“叫我爸回去吃饭。”

  正好吕冬也往那边走,就一起过去,还没到跟前,就听到刘明泉在跟吕振甲吵吵。

  “别看你们吕家村先走一步,我告诉你,跑不了你们!”说话的是刘明泉:“县里一个项目一个项目引进来,这一片的核心就是你们吕家村,早晚附近都得并到吕家村里面,你们有的,我们早晚都有。”

  吕振甲直着脖子,说道:“这事你说了不算,我们吕家村,还就不收你们这些。”

  刘明泉又说道:“我说了不算,你说了不算,你们吕家村说了也不算,这种事县里压下来,不行也得行。”

  听着老爹跟吕家村的人吵喝,刘琳琳放慢脚步,不想去触霉头。

  看眼旁边的吕冬,她问道:“真要并村?”

  花溪村和南山村等发展模式,都是走的兼并周围村庄的路。

  吕冬说道:“吕家村的人不想并。”

  并村必然产生巨大的矛盾,吕家村不可能给他们同等的待遇,后来的人绝对不甘心做二等公民。

  这是个解不开的死结。

  刘琳琳已经毕业转正了,提醒吕冬一句:“我听到过一点风声。”

  吕冬点点头:“我知道。”

  “嗯。”刘琳琳应一声,不说话了。

  那边不吵了,她过去叫刘明泉,回头冲吕冬招了下手,跟着刘明泉走了。

  吕冬回家去吃饭,饭还没吃完,接到吕涛打过来的电话。

  “冬哥,不好了。”吕涛说得很急:“地下密室出来的文物,有几件找不到了!”

  通过手机,隐隐约约听到那边有点乱。

  吕冬说道:“我这就过去。”他放下饭碗就往外走:“妈,老学校那边出了点事,我过去看看。”

  胡春兰塞说道:“你三爷爷和建设都出差了,你赶紧过去看看。”

  吕冬出门,正好七叔从家里出来,也是刚刚得到通知,干脆上了七叔的切诺基,叔侄俩一起赶去老学校。

  进到学校,李文越和李会计已经到了,范教授这几天回了省大,这边带队的是他的一个研究生,也是马明的师兄,帮着吕建仁和吕振丁联系过业务的那个,跟吕家村这边关系匪浅。

  小学校的办公室里,放着两个从村支部办公室运过来的大型保险柜,平时东西都是存在里面,需要研究处理的那些,再从保险柜里面拿出来。

  钥匙分别在李会计和李红星手里。

  李会计一直在村委那边,这边有钥匙的只有李红星。

  吕冬问道:“都丢了啥?”

  李文越看眼马明的师兄,见他没有开口的意思,说道:“一个金簪子,一对金手镯,都是镶嵌宝石的那种。”

  吕冬看向李红星,李红星说道:“钥匙我一直随身带着,没给过任何人。”

  马明的师兄这时候说道:“不是在保险箱丢的,今天我们拿出一些做工精美的饰品出来拍照,做物品详细登记,就放在这个办公室里,期间没断过人,刚准备下班的时候,收拾东西发现少了三样。”

  他跟着范教授的时间比马明长,了解一些处置规则:“我一发现东西不对,就让办公室里所有人都留下,不准任何人出去。”

  李红星说道:“我第一时间过来,只有进没有出的。”

  吕建仁插话道:“办公室里都找了?”

  “都找了。”李红星说道:“连几条墙缝里都找过了,没有。”

  李文越说道:“师兄他们为了自证,都主动翻出口袋了。”

  大夏天,一个个穿的都很单薄,有东西根本藏不住。

  吕冬说道:“大家伙都再找找,说不定掉哪里了。”

  马明的师兄很理智,这时到吕冬身边,小声说道:“个人感觉,应该是被人偷了。”

  他声音压得很低,虽然长期待在学校里面,但多少有社会经验,这个办公室进进出出人不少,送水送饭加上打下手送其他东西的,来来往往总有二三十号人,全是吕家村的自家人。

  不是吕家村的人,连老学校的大门都进不来。

  吕建仁拿着个手电,加入找东西的行列,专门找不引人注目的地方,还把地上稍微有点松的几块地砖撬了起来。

  吕冬对这个办公室很熟悉,地面铺的老式的青砖,几个窗户全都装了防盗网,进来出去只有一道门。

  如果东西不是掉了,不是让人藏了,就是让人悄悄带出去了。

  吕建仁看完地砖,连空调挂机盖子和出气管的墙眼都拆开挨着看了一遍。

  “冬子……”李文越过来:“报警吧?”

  吕冬说道:“再等等,等找完这一遍。”

  李文越明白吕冬意思,只是掏出手机攥在手里。

  吕冬相信马明师兄这些人的操守,都是不止参与一次文物发掘的研究生,比如说洛庄汉墓,期间遇到的值钱的东西多了去了,而且发掘现场更加人多手杂,想要做点啥根本不会等到今天。

  除去马明师兄这些人,剩余能进入办公室的,都是吕家村真正的自家人!

  吕冬这人,跟七叔犯一样的毛病,打心眼里偏向吕家村,偏向村里的人。

  东西能找回来最好。

  李红星从旁边走,吕冬把他叫住了。

  “你一直在,下午都谁进来过?”吕冬问道。

  李红星想了想,说道:“帮忙的十来个人,都进来过,巡视的人,也来喝过水,少说有二十来个。”

  吕冬说道:“你去列个名单。”

  李红星张张嘴,话到喉咙边上又改了口:“我这就去。”

  等了一段时间,吕建仁挨着问了一遍,过来说道:“没有,肯定叫人弄走了。”

  他脸色难看,自然想的到,若是真有人拿了,只能是吕家村自家人拿的。

  “红星!”吕建仁问道:“确定下午没外人跑进来?”

  李红星正在写名单,停下笔说道:“绝对没有外人来过!”

  吕建仁抓起旁边不知道谁的茶杯,一口把里面的水全都喝了下去,抬手就要摔杯子。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  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现金/点币等你拿!

  吕冬赶紧一把拉住他胳膊:“七叔,安稳会。”

  吕建仁看了吕冬一眼,没有向往常那样说浑话,拉过一张椅子来,坐下了。

  李文越打开手机翻盖:“冬子……”

  吕冬摸出手机:“我打。”

  他直接打了宁秀这边陆所的电话,跟陆所说一遍,又问了他的意见后,给县里负责刑侦的张局,也就是以前的张队,也打了电话。

  这是登记在册的文物,虽然详细信息暂时没有全部录入,但如今文物丢失,以丢失的三件物品可能的价值来说,算得上大案要案。

  自家村里的人吕冬没多说,对马明师兄等人说道:“各位师兄,我报了警,麻烦你们稍微等等。”

  马明师兄等人说道:“没关系,应该的。”

  话是这么说,吕冬做事地道,又拿起手机,打了孙文斌电话,让他准备饭菜,一会送过来。

  打完电话,吕冬叫了七叔、李文越和李会计去一边商量。

  吕冬直接说道:“七叔,三教九流的,你懂的多,你说说看?”

  吕建仁耷拉的肩膀耸了起来:“九成九是监守自盗,但这东西不好出手,没有一定路子,卖都卖不出价来。”

  李会计问道:“啥路子?”

本文标签:他碰到了一层阻碍

上一篇:你吃饭我在餐桌下吃你(突破了最后那层膜)全文阅读

下一篇:少妇下面流水添少妇p-疯狂揉小核到失禁喷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