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男主自闭症只黏女主有肉-清冷美人受被下药强迫

2021-07-16 17:39:0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午后的吕家新村静悄悄的,天气实在太热,外面连个人都看不见,吕兰兰虽然心里好奇,但终究是个小姑娘,不是七叔那种没脸没皮的货,昨天卖猫钱挣的不少,担心人家来找她算后账。

  至于

午后的吕家新村静悄悄的,天气实在太热,外面连个人都看不见,吕兰兰虽然心里好奇,但终究是个小姑娘,不是七叔那种没脸没皮的货,昨天卖猫钱挣的不少,担心人家来找她算后账。

  至于到手的钱,肯定不能还回去,还得买好吃的呢。

  吕兰兰顺着墙根,一手捂着裤子口袋,溜溜的往南边跑。

  她家就在南边一排,隔着很近。

  快到家门口,正好铁婶开着帕萨特从车库出来,吕兰兰问了一句,听老娘说要去大学城银座商场,连忙说道:“我也去!我也去!我要去逛超市。”

  没心没肺的小姑娘,上了车满脑袋都是超市里的好好,立即将摩托车和人扔到了脑后。

  另一边,吕建平打开屋里空调,招呼自家老婆子上茶。

  “平哥,这房子忒俊了。”

  说话的人四十来岁不到五十的样子,走在客厅中,仔细打量屋里的装修摆设:“京城那些买小别墅的,还不如你家房子好。”

  吕建平喝了点酒,人捧一句,难免自得,说道:“房子一分钱没花,拿村里老房子置换的,也就装修家具稍微花了点钱,村里还给了补助,以前咱在京城的时候,都羡慕住的城中村里的人躺着赚钱。”

  他一屁股坐在厚实的沙发垫子上:“现在不用羡慕了,以后我也是躺着赚钱了。”

  这人转着看,问道:“看你这装修和家具,村里有补助,也花了不少吧?”

  吕建平笑了笑:“可不是嘛,连家具带软硬装,还有院子里那一套,十来万是有。”

  “平哥你那点家底,也快干净了?”这人的话里带着几分试探。

  吕建平有节奏的怕打着沙发扶手,嘴里不禁哼起小调,带着股满足和自得:“等年底分红钱就回来了。”

  来人又问道:“不买个车?在京城的时候,平哥你可是说有了钱,一定要学个本子,买辆车。我瞅着,你村里买车的人可不少了。”

  在村里公司上班的人,大部分都买车了,毕竟除了分红,还有相当不错的工资和奖金能拿,但吕建平一直在京城厮混,今年才回来,只有户口的分红。

  俩闺女倒是在食品厂里上班,但都结婚了,平时给个生活费还行,钱要给多了,婆家那边就有意见了。

  老兄弟提到车,吕建平心里也是一片火热,表面上一点都没表现出来,就像年轻的时候在村小学教书,人品有口皆碑一样。

  但心底下,终究有些不平衡。

  他教的学生里,学习最差的吕冬开上了奥迪A6,村里有名的混账玩意吕建仁,也开上了切诺基。

  昨天在老学校看到吕建仁的切诺基,吕建平心下疙瘩的慌,现在想想,心里越发不平衡。

  但他始终没表现出来,就跟过往一样,村里多年,人都觉得他人品好。

  吕建平问道:“老孙,大热的天,你咋有空过来?”

  “这不听说你村出了宝贝,专门跑过来看看。”这人叫孙万峰,昨天吃了个小亏,干脆换个门路:“你又不是不知道,干我这一行的,一听说哪里有好东西,这好奇压不住。”

  他跟吕建平沾亲带故,算是个比较远的表弟。

  吕建平指了指他:“京城还没干够,跑回来继续?”

  “这不没办法吗?”孙万峰笑:“平哥你躺着都能赚钱,我还有一大家子要养活,京城混了这几年,哪落着啥东西了,还不是都给老板混了。”

  这个收古董的,不会因为一只猫就被打击的回去,听说有好东西,心里就像住了一窝子猫,根本忍不住,问道:“外面传的邪乎,说是发现一人高的金人,眼上镶嵌红宝石,还有十几大箱子金银珠宝?”

  吕建平摆摆手:“假的!假的!”他喝了酒,面对自家亲戚,说道:“出的啥,我能不知道?我这几天,就和村里十来个人在老学校里面,给那些省大考古的打下手,地下密室里出的所有东西都看过。”

  手又开始痒痒了。

  孙万峰一听,就知道找对人了,问道:“真有金银珠宝?”

  “有。”吕建平说道:“明朝的铜钱四五箱子,十两的银元宝大半箱子,各种金银首饰和摆件啥的,大半箱子,按照省大专家的说法,有些是那时候达官贵人家才用得起的,我们吕家祖上,估计做过没本的买卖。”

  说到这,手痒痒的厉害,那股难受劲又上来了。

  光摸摸不过瘾。

  孙万峰故意说道:“这是一笔不义之财啊。”

  吕建平端起茶杯喝茶,没有接他的话。

  孙万峰问道:“你估摸着有值钱的吗?”

  “有。”吕建平打听过:“有好几样,上面镶嵌着石头。”

  他比划一下:“有金簪子,上面镶了五块红蓝石头,一看就不是凡品,我听个学考古的大学生说,我们祖上一批人,要么劫了一伙大盗匪,要么直接搞了个富商或者大官,明末那个混乱的世道,啥烂七八糟的破事没有?”

  越听吕建平说,孙万峰的心就越痒痒,明朝不少红蓝宝石从东南亚过来,镶嵌五块红蓝石头的金簪子,不用看也知道做工精良,这玩意不止能进潘家园和大栅栏,要是能洗白了,上佳士得或者苏世比都没问题!

  这玩意,再编个来历,能值几位数?

  如果能收到的话,几万块钱也划算!

  但孙万峰听到吕建平刚说了,有省大的考古专家在这里。

  这就不可能正常收到了。

  哎,不能捡漏了,真是麻烦!孙万峰不禁拍了下腿。

  做这个行当的,尤其跑乡下收古董的,良心基本都喂了狗,看到普通人家值钱的好玩意,想的永远是最低的价格弄到手里,不花钱最好。

  得手了,还到处炫耀,说是怎么怎么捡漏了。

  至于挖坟的,销赃的,更是数不胜数,挂着文化人的头衔做着绝户的事。

  像吕冬遇到的那种公司,都快成普遍情况了,其他像制假卖假一类的,那叫行业行规……

  都说做买卖的心黑,做这一行的心格外黑。

  孙万峰没做过多大的买卖,但大栅栏和潘家园是进过的,英雄山文化市场和旧货市场,跑过很多回,贪便宜惯了的,就昨天买个猫,都敢给假钱。

  又问了些其他物品的事,孙万峰终究忍不住了,看眼院子外边,见到吕建平老伴在院子的菜地里拔草,说道:“平哥,这么多好东西摆在面前,你就光看着了?就光过个眼瘾?就光吞个口水?”

  吕建平茶杯端在手里,用茶杯的烫压着手上那股莫名的痒:“不看着还能咋地?县里都登记在册了。”

  “你平哥糊涂!”孙万峰往他那边凑近一些:“这么一笔不义之财,见者人人有份!”

  吕建平手紧紧握住茶杯,好一会才说道:“老孙,你糊涂了,我回来是养老的。”

  孙万峰却说道:“这可不是你平哥的作风,平哥你在咱们一帮兄弟当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去逛个婴幼儿店,都不走空的!”

  吕建平用力攥住茶杯:“那是在京城,这是在老家!”

  在老家里,他名声顶顶的好,就连老七和吕冬这些混小子,哪个见了不得带着尊重叫哥叫大爷?

  孙万峰说道:“老家的东西又不是没动过,平哥你真忘了?你还在当老师的时候,那一大俩小仨铜钟,就你学校大影壁上挂的那俩小的,办公室门口敲上课铃的那个大的,谁弄出来的?那仨玩意还是我帮你卖出去的,不是那笔钱,能去的了京城?”

  吕建平盯着孙万峰:“老孙,你啥意思?想威胁我?”

  “不是,平哥你别误会。”孙万峰脸上堆满笑:“咱兄弟俩这么些年了,我能威胁平哥你?我是那种人吗?不就是有财一起发?这种祖上干没本的买卖得的不义之财,留下来遭报应!咱不为别的,总得为吕家村想想吧?总不能让吕家村糟了报应不是?咱这是做好事!”

  吕建平看着孙万峰,不说话。

  孙万峰又说道:“平哥,按照你的说法,咱随便弄点啥出来卖掉,不够你平哥买个车的?还能买个好车!说不定咱能杀回京城开店去!这些年咱没少认识人,就是缺本钱,有了本钱,咱不比那些开店的孙子差,收东西倒腾东西,不比你窝在这么个犄角旮旯里,每年干巴巴等那点分红强?”

  他知道,吕建平回来不甘心,更知道吕建平手有种痒痒病,不碰一些东西过段时间就难受,又说道:“刚刚你也说了,学校里面打下手的就十来个,昨天我去门口看了眼,连进进出出加上看门巡视的,每天少说也有十几二十个,以平哥你的手段,神不知鬼不觉!以平哥你在村里的名声,谁会想到你身上?你负责拿出来,其他的就交给我,四六分成还不行?你六我四!”

  吕建平还是在犹豫,毕竟在老家这边,只弄过一大俩小那仨铜钟。

本文标签:清冷美人受被下药强迫

上一篇:吃饭连在一起,边吃边做(美妇粉红肉蚌蜜汁)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用力揉捏两颗硕大的爆乳(侵犯小男生h文公车)全文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