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被屈辱调教沉沦的少妇-女人高潮喷水小说

2021-07-17 09:19:1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那忽闪忽闪的眼睛,像鬼上身一样,吕建仁忍不住说道:“金库好,还是金库好!墓有啥好的,除了死人就是骨头的。”

  不知道是不是入口开了,突然就有一阵凉风吹过。

  风

那忽闪忽闪的眼睛,像鬼上身一样,吕建仁忍不住说道:“金库好,还是金库好!墓有啥好的,除了死人就是骨头的。”

  不知道是不是入口开了,突然就有一阵凉风吹过。

  风吹动了李文越有点长的头发,他不禁往吕冬身边凑了凑:“七叔,咱别说死人和骨头行不行?”

  吕建仁能在乎这个?说道:“怕个球,你忘了,小时候,你跟冬子从女郎山上捡回大腿骨来,跟张湾的人干仗?”

  这话说得,李文越在衣服上擦了擦右手:“那是猪骨头好不好。”

  吕冬打断七叔的浑话:“行了,咱赶紧看看,三爷爷他们还在上面等消息。”

  马明说道:“也不一定是金库,谁家金库建这么大,有多少金子可装?”

  吕建仁打头往前走去,说道:“你们都跟好,我去哪你们就去哪,别分开啊,一分开,没有我这身浩然正义,小心叫鬼娘娘抓去拜堂。”

  李文越无奈了,这个七叔,能不能说句正话?

  不成想,后面的吕涛当了叛徒:“都跟上,都跟上,没看恐怖片里演的吗?都是谁落单谁完蛋,鬼怪的专门找落单的下手,咱们可不能学电影里的脑残。”

  马明照了顶棚,上面也是青石砌成,又找个刻花刻字的地方,看了下,小声对吕冬说道:“我估计,可能是明末或者清初建造的。”

  这话在理,吕冬个人觉得,年代太近的话,确切信息说不定能流传下来,不至于连个口信都没有。

  他和马明赶紧跟上去,不为别的,怕七叔手痒痒,看见啥到处乱摸。

  吕建仁来到右手边的石门前,往里照了一下,招呼道:“快过来!”

  几个人加快脚步。

  吕建仁知道李文越害怕这些,偏偏就对他说:“文越,你快点,正好有个鬼媳妇跟你配对!”

  跟着吕冬,李文越胆子还大一些,总算没停下。

  吕冬也到了门口,往里一看,手电灯光下,能见到石屋一侧有六口大缸,另一侧堆着麻袋,但年代太久远,麻袋之类的都破破烂烂了。

  正对门口的墙边,摆着一串木头架子,架子分成三排,上面放着陶瓷罐子、盘子、饭碗等一类的东西。

  吕建仁没管两边,朝着对面走去,吕冬赶紧跟上,提醒道:“七叔,这都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别乱动。”

  “我是那种没轻没重的人吗?”吕建仁啥时候都有理,来到木架子跟前,手轻轻碰了一下黑色的木头:“还挺结实,不知道啥料子做的。”

  他再看架子上的东西:“发了啊!青花!青花瓷!”

  吕冬故意打击他:“民窑的不值钱。”

  吕建仁伸出手,想去拿碗,看碗底有没有款,终究忍住了心里的痒痒劲,问道:“马明,青花值不值钱?”

  马明很认真的回答:“我没研究过这个,不知道。”

  除了盘子、饭碗一类的,最底层是些大瓷罐子,吕建仁碰碰吕冬:“冬子,咱打个赌,我猜里面是腌咸菜!”

  吕涛跟过来,好奇问道:“为啥?”

  “你笨!”吕建仁头头是道的分析:“你看,那边的大缸,明显是装水的。另一边的麻袋,装的应该是干粮和粮食,这就存东西或者藏人用的,人在这里面,光吃干粮多难受?不得准备点咸菜?让你光啃窝窝头,你能咽下去?”

  吕涛反驳:“说不定存的是酒,喝一口酒,啃一口窝窝头。我听人说,七叔你年轻时就干过。”

  后面那句话,吕建仁直接忽略了,就听到前面的酒了,盯着大瓷罐子的泥封口,说道:“这要像马明说的,明末的酒,到现在多少年了?”

  吕涛摇头:“我不知道。”

  吕冬说道:“七叔,你别看我,我也不知道。”

  “反正好几百年是有了。”吕建仁心里又痒痒了:“这要能喝一口……”

  吕冬提醒:“有酒也跑没了,就算有,到这也成毒药了。”

  吕建仁终究没有去碰大瓷罐子。

  马明挨着看过一遍,说道:“七叔说的在理,这里就是存水存干粮的。”

  他打着手电,率先去对面另一个屋。

  吕建仁立即跟上,刚到那个门口,就说道:“宝箱!”

  吕涛和李文越呼啦啦全跟了过去。

  吕冬落在最后面,按下对讲机,跟上面说了下情况,让耐心等一会。

  这个石头屋里,放着一张木制的简易床,上面还有些烂的看不出来的碎布,可能是被褥一类的。

  床造型简单,木料撑起来的,有点像吕冬在老家时睡的床。

  床尾还有一个烂掉的木桶,难道是马桶?

  相比之下,另一边的那些黑色木头箱子,倒是一副很结实的模样。



  几个木头箱子上面,还有雕花,马明打着手电看了看,说道:“明晚期的风格。”

  吕冬过去,仔细看了下,又用手拂去上面的灰,非专业人士,除了觉得箱子的木料很硬之外,也感觉不到别的。

  “能打开看看?”吕涛问道。

  箱子有透气孔,不存在密封不密封的问题,本身也没上锁,马明微微点头,轻轻抓住铜制的扣环,缓缓打开箱盖,露出满满一箱子……书。

  吕涛忍不住失望。

  李文越好奇的看着。

  吕冬忍住拿起书看看的欲望。

  七叔皱眉:“哎……”

  马明说道:“都别碰,这些书时间太久,一碰就可能成碎片。”

  李文越认识封皮上的繁体字:“是账本。”

  马明以最轻柔的动作,盖上箱子。

  接着又打开另一个箱子,是古代常见的四书五经一类的书籍。

  几个箱子里面全是书。

  最后一个扁平型的小箱子,里面只有两本书。

  吕冬、吕涛和吕建仁懒得再去看,就马明和李文越两个人在那边。

  李文越有点兴奋:“咱们吕家村的族谱!吕家和李家的都有!”

  吕冬说道:“这还有点用。”

  村里人都知道,李家是后来搬来吕家村的,但具体哪一代搬过来的,就没有明确的说法了。

  吕建仁却盯着放账本的箱子,说道:“咱老祖宗真厉害,躲到下面来,都不忘了带账本下来,这是躲过战乱,继续收账?”

  对讲机这时响,隐约还能听到下口那里有人说话,吕冬放到耳边听了听,让上面人沉住气。

  暂时没说下面发现族谱的事,这要说了,轰隆隆下来一堆人,说不定全碎掉。

  看完这个屋,去最后也是门最大的一个屋。

  这次吕冬走在前面,到门口手电往里面一照,还是床、烂木桶跟箱子,床跟之前的差不多,但木头箱子更多了。

  吕建仁一见,兴致更低了:“不会是俩秀才藏的东西吧?”

  他兴致勃勃的打头阵下来寻宝,找到的尽是些书,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去逮老街上的那个黄鼬。

  吕冬进去,站在箱子边,看向马明,这种事还得专业人士来做。

  马明那是拿小刷子一粒一粒刷土练出来的轻柔慢动作。

  跟前几次一样,缓缓打开箱子,吕涛和吕建仁已经没了兴致,反而在看石头。

  吕冬看得清楚,说道:“真是宝箱!全是钱!”

  吕建仁和吕涛腾的窜了过来,伸出头往里看。

  可不是,箱子里全是钱,满满一箱子铜钱,看摆放的样式,应该是拿绳子串好的,不过绳子已经烂没了,铜钱上面多多少少生了铜锈。

  马明再看第二箱,还是一箱子铜钱,其余的几个箱子,也大都是铜钱。

  最后两个箱子,终于有惊喜了。

  终于见到金银。

  “这是银元宝?”吕涛看着箱子里码放不多的东西:“是吧?”

  马明说道:“明朝的10两船形银,箱子里好像都是统一制式的,上面还有济南府的款……”

本文标签:女人高潮喷水小说

上一篇:白洁与老和尚那节(地铁上的高潮h)全文阅读

下一篇:两个硕大的乳球溢出奶水/在体内横冲直撞 撕裂视频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