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交换美妇系列94部分(透明内内)全文阅读

2021-07-17 09:30:1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两米五六高的桃树直接把马伯谦给'淹'没了。

  马伯谦很奇怪,这里的桃树没有修剪过,呈现的是最原始的自然状态,长的比一般桃林的桃树要高一些,展开的树冠也大,这完全就

两米五六高的桃树直接把马伯谦给'淹'没了。

  马伯谦很奇怪,这里的桃树没有修剪过,呈现的是最原始的自然状态,长的比一般桃林的桃树要高一些,展开的树冠也大,这完全就不像是个人种的桃树林。

  现在种桃树,早已经不像是以前了,讲究的是嫁接,修枝等等技术,现在的技术已经把桃树修的不像是桃树了,只为了结更多更大的果实。

  这些桃树不一样,它们还是桃树原来的样子,枝头的桃花依旧是满满簇簇的,特别的妖娆。

  马伯谦喜欢这样的桃树,也欣赏这样的桃花,但是心下不由为柳树庄的农民们担心,怕这些桃树影响到他们的收成。

  伸手轻轻的按下一株桃枝,把它凑到鼻子前轻嗅一下,桃树的花香并不明显,哪怕是凑到了鼻前,也不过闻出了一些木气,还有春天的绿意。

  就在马伯谦欣赏着桃花的时候,耳中传来了一阵交谈声,交谈的人用的语言还这是中文,而是日语。

  马伯谦是会日语的,不光会日语,他还会法语和英语,作为一名富家公子,马伯谦小时候受到的教育很严格。

  说学贯中西,那有点夸张,但是学通中外,略知古今马伯谦还是配的上的,这些不是天生的,而是来自于幼年家中师长长年严格的教育。

  年轻时候的马伯谦也喜玩,不喜读书,但是当他用到所学知识去理解这个世界的时候,他深深感谢老师的严厉。

  就如同现在这样,不懂日语的人不知道这些人在说什么,但是他却是懂的。

  快步向前,躲开了纷扰桃枝的撩拨,马伯谦看到了两个年轻的男人正坐在桃树林之间,每人的面前摆了一个画架。

  他们在写生!

  马伯谦站到了他们的背后,观摩着他们的画作。

  两人的水平都很一般,天份也一般,看着手上的技艺也就在四五年的功夫。

  对于油画来说,其实四五年已经够了,如果有天份话,这时候已经是大师级别的了。

  当然,这世界上普通人多,大师只属于极少数。

  就像是面前的两人,就是属于大多数。

  绘画如果在像这个问题上抠,那还停留在文艺复兴时代,现在无论是油画还是中国画,都讲究意,而非形了。

  眼前这两人画的桃树具形,而不能彰其意,桃树的那种瑰丽的意没有出来。

  所以这些画只是在复制大自然,要论复制大自然的话,像机比人画的好,而且快,所以画的像,现在这个时代毫无意义,再像也没有价值。

  马伯谦的绘画水平有限,但是眼光却十分好。

  那是因为他祖父在世的时候,与很多文人墨客都有往来,不乏丹青高手,时间一长眼光自然也就养起来了。

  世人都道寒门贵子,其实豪门更容易出贵子,因为先天性的条件太好了。

  两个绘画的人很投入,专注于自己的画作,并没有发觉背后站了个人。

  约十分钟之后,这才有人位看到了马伯谦。

  带着日本人特有的假客套,这位站了起来,先是一躬。

  马伯谦还了一躬,不过腰板顶的挺直:“对不起,我只是看的入神,打扰到你们很抱歉”。

  听到马伯谦的日语正儿八经的关西腔,两人听的都是一愣,然后便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您在大阪住过?”

  “没有,我以前的日语老师是是大阪人”马伯谦说道。

  “喔~!”

  用日语和一个中国人交流,很显然让两个日本人觉得挺有意思,于是两边坐下来便开始聊了起来。

  通过聊天,马伯谦终于知道这些日本人不是过来支援什么建设的,也不是过来搞什么投资的,而是受雇于一个公司,跑到这里来工作的。

  这让马伯谦有点震惊,因为现在国内的情况是看到洋人那就大一头,不说别人,只说大城市国外的领事馆门口,那些巴巴的盼着拿一个外国签证的中国男女,多如过江之鲫。

  现在某些女人要是傍上一个外国人,那走路都得带着风。

  “桑柏先生?”

  马伯谦终于听到了他熟悉的名字,这让他更吃惊了。

  看到两个日本人点头,并且一脸崇拜的模样,让他心中生了探究之心。

  当马伯谦一挑起桑柏的话头,这两日本人就像是打开了画匣子一般,满嘴都是盛赞之词。

  老实说马伯谦已经很久没有从日本人的嘴里听到过对于一个中国人如此盛赞的词汇了。

  听明白了,马伯谦这才知道,原来昨天和自己一起回村的年青人,居然是个漫画大师。

  马伯谦没有看不起漫画的想法,他也知道日本漫画的强大,他从来没有想过一个中国人,其呆在这个村子的中国人,能在这方面折服日本人。

  聊了半个多小时,马伯谦告辞而回,两个日本人则是盛情的邀请马伯谦有时间的话去他们的住处做客。

  马伯谦答应了下来,然后三人分别开来,沿着砖石小道,马伯谦一边赏景一边往自己的住处走。

  沿着河岸往东,一路上看向对岸,时不时的就能见到一两个农民在田间劳作。

  马伯谦见过农民在田间劳作,但是柳树庄的这种劳作给了他一种别的地方没有的全新感受,这里的农民脸上是挂着笑的,同样的锄头,同样的铁锹在他们的手中似乎多了一点浪漫,添了几分从容。

  很快马伯谦发现了最大的不同,山外面的农民别说是下地干活,就算是平常赶集,有几个人的身上没有补丁的,又有几个人的皮肤不是糙的如同老树皮一般的。

  但柳树庄的农民不是这样,他们瘦但并不是皮包骨头,明显露出来的胳膊与腿上都有肉,这是充足营养带来的结果。

  更别时身上的衣服,虽然看不见现在流行的的确良,但是每人身上都是正儿八经的褂子,就算是见补丁,最多也就是拇指大小。

  转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马伯谦看到自家的门口堆了一堆的东西。

  有新摘下来的菜,还有带着水的瓜,甚至有一小袋大米,和一小桶的油。

  就在马伯谦愣神的时候,一位老者正巧经过这里。

  “你是新来的先生吧?”老者看到马伯谦,眼神一亮,立刻热情的打起了招呼来。

  “您是?”

  “我叫季维根,村里就我年纪最大了”。

  季维根很高兴,他觉得眼前的先生和自己想的一样,不像是桑先生,让人觉得有点,怎么说呢,就是超脱感,不像是个先生,但是偏偏比先生还厉害。

  “原来是季老先生”马伯谦立刻微微一躬,这是常年教导出来的,刻在马伯谦骨子里的东西。

  “别那么文皱皱的,叫我老季就行了”季维根咧开嘴笑道。

  马伯谦没有说话。

  “这些东西都是大伙送的,也不值什么钱,吃完了你再和大伙说”。

  季维根一看马伯谦的目光,便猜到他心里想什么了,于是张口便道。

  马伯谦道:“这不好,我来教书也是有工资的,白拿大家的东西不成,等会我给大家都算起来……”。

  “这话就见外了,你是村里的先生,来到村里是教村里孩子的,我们这就是一家人了啊,一家人相互间送点东西,还要算成钱那不是生僻了不是?……”季维根立刻说道。

  “行了,你要是没什么事情,我下地干活去了”季维根说完转头往小桥那边去了。

  马伯谦这时候还能听到季维根嘴里嘀咕:这些东西算的哪门子钱,还不值来回走路呢。



  马伯谦感受到了乡亲们的好意,打开了门把这些东西先挪进了屋里,然后便准备做饭。

  这边是有厨房的,虽会不算是马伯谦的,但是现在也差不多了,因为除了他之外没有人会去用村委会办公室的厨房。

  马伯谦正摆开了架式准备煮粥呢,吕庆尧来了。

  “马先生,你忙着呐?”吕庆尧问道:“昨天晚上睡的好么?”

  马伯谦问道:“从来没有睡的这么好过”。

  马伯谦说的实话,从离开大城市的家,那么些年,他第一次睡觉之前泡了个温泉澡,把身体洗的干干净净的。

  “对了,我想问一下,桑柏家在哪里,我还要问他一下,什么时候去还摩托车”。

  马伯谦问道。

  吕庆尧道:“这你不用操心了,我这边已经安排人骑车去还去了,你啊,就呆在村里吧,要是有什么需要的和我讲”。

  “那学生我可以见见么?”马伯谦又问道。

  吕庆尧一听乐了:“当然可以啊,等会我给你喊过来!”

  说着直接冲着自家的方向吼了起来:“大愉,小乐,你俩过来见见老师!”

  “好嘞!”

  于是没有一会儿,两个女孩出现在了马伯谦的面前。

  “就是她们俩,没有一个适龄的男孩么?”马伯谦问道。

  谁知道大愉这丫头听了不高兴了:“先生瞧不起人,女孩怎么啦?!”

  马伯谦听了先是一愣,然后立刻说道:“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希望能多一点学生

本文标签:交换美妇系列94部分

上一篇:小树林刺激作爱的过程(王府宠妾肉)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同桌上课使劲揉我的奶小说-宝宝我们在楼梯做吧嗯啊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