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高中的男孩子吃男孩子的捷豹/听话,让我做1[电竞]

2021-07-17 09:38:5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一曲唱罢,包厢里终于安静下来,空气里弥漫着诡异的气氛。

  “赶紧都愣着啊,鼓掌干嘛?”

  “哦,对对对,愣着愣着。”

  不知是谁提醒了一句,在场的众

一曲唱罢,包厢里终于安静下来,空气里弥漫着诡异的气氛。

  “赶紧都愣着啊,鼓掌干嘛?”

  “哦,对对对,愣着愣着。”

  不知是谁提醒了一句,在场的众人才似反应过来,全都奋力的鼓掌,不禁热泪盈眶,没想到时隔多日又再一次享受到这种听觉盛宴。

  林义微微鞠躬致意,脸上抑制不住的开心,“献丑献丑。”

  起身环视一周,发现其他人都在鼓掌,唯有小白一言不发,呆呆的坐着丝毫没有动作。

  包厢里太过昏暗,头顶的七彩魔幻灯来回闪烁,林义也看不清她的表情。

  凑过去一看,这才发现她紧紧抿着唇,小脸微微发白,一双漂亮的眸子里也失去了往日的灵动。

  这样的情况让林义不由一怔,连忙坐下来,攥住她的小手,另一只手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

  语气带着几分急切:“小白同学,你怎么回事,醒醒,快醒醒。”

  “嗯?”

  发出一声无意识的鼻音,小白的眼神中慢慢有了聚焦,逐渐回过神来。

  看着她略带迷茫的表情,似乎依然没有从自己的歌声中走出来,林义轻轻捏捏她的小手,问道:“怎么样,我唱歌是不是很好听?”

  面对着林义期待的目光,小白微微有些发怔,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说,她有些犹豫,自己要不要说实话。

  她感觉自己似乎对林义有了新的认识。

  如果林义今天没有唱歌的话。

  她可能永远也想不到,一个人的歌声到底能到达怎样恐怖的地步,又究竟可以造成怎样的破坏力。

  只是她有些想不明白,一个人说话时的声音和他唱歌时的声音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距。

  当林义的歌声响起的那一刻,不知为何,她突然想到一首前几天听过的歌。

  其中有段歌词。



  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你就这样出现......

  猝不及防,措手不及。

  看着林义期待的目光,小白吭哧吭哧的憋了半天,决定还是折中一下,“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林义挠头,他有些纳闷,这妮子虽然傻乎乎的,但也不至于听不出好坏吧。

  “没事,你等着,我再给你唱一个。”说着,林义欠身就想去取扔在茶几上的话筒。

  见状,小白心中一颤,还没来得及阻止,就听到一道急吼吼的声音。

  “快,按墙上的呼叫铃,咱们退包!”

  ..........................

  晚上十点多。

  映着满天星斗,小区里隐隐约约可以听到广场上广场舞的声音,街道两侧是昏黄的路灯。

  林义牵着小白的手晃晃悠悠的踱着步,感觉依然没有尽兴,自己刚唱了一首,还没来得及唱第二首,一帮人就个个家里有事,全都跑路。

  就好像很害怕自己唱歌似的。

  想到这,林义的脚步不由顿住,他突然想到一个可能。

  难不成,我林义唱歌其实……很难听?

  虽然杨铭他们都说过自己唱歌难听,但自己从来都没有信过,总觉得这帮人是在嫉妒自己的唱功。

  可如今细细一琢磨,貌似确实有点可疑。

  林义扭头看向身侧的少女,问道:“小白,我问你件事。”

  “什么事?”

  “你觉得我唱歌难听吗?”

  闻言小白一怔,有些不敢面对他询问的目光,扭头看向别处,违心的说道:“挺,挺好听的。”

  她害怕自己如果再说什么不知道之类的话,林义会在这给她唱上一首。

  而如果说他唱的难听的话,说不定林义会恼羞成怒,最后还得唱上一首用来反驳自己的观点。

  这个人类明显就是对他的唱功有种蜜汁自信,根本就没有清晰的认知。

  只是骗他会不会有些不好?

  “嗯,我也这么觉得。”林义认同的点点头,顿时放心下来,这妮子这么单纯,肯定不是骗自己的。

  又往前走了一段,眼看单元门已经遥遥在望,林义扭头看看小白,见她表情带着纠结,不由疑惑的问道:“你又在想什么?”

  “你唱....”

  小白下意识的想说你唱歌的事,又突然觉得再挑起这个话题有些不妥,看到地上两人的影子之后,急中生智道:“你长长的。”

  哈?

  面对这种疾驰而来的车辆,林义不禁愕然,犹豫半天,才小心翼翼的问道:“你又没见过,你怎么知道我长长的?”

  “见过什么?”小白一怔,有些没太明白,只是隐隐觉得这个人又在说一些不好的事情。

  “哦,没什么,咱们赶紧回去,我这会儿有点累。”

  “嗯。”

  两人牵着手走进楼道,乘上电梯,再上到十五楼。

  回到家里,林义往沙发上一瘫,扭头看看,见小白坐在太师椅上打开电脑准备玩游戏,忍不住出声道:“你先别急着搬砖,咱们聊会儿天。”

  “聊什么?”

  林义拍拍身侧的沙发,“你坐过来,别离我那么远。”

  “哦...”小白点点头,站起身走到沙发上坐下,盯着林义问道:“你想聊什么?”

  “嗯...”林义沉吟片刻,将她上下打量一番,又指了指她脚上穿的白色短袜道:“你穿着袜子不热吗?”

  “不热。”小白摇头,又见对方一直打量着自己,不由蹙起秀眉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就是随便聊聊。”

  “随便聊聊是聊什么?”小白的表情越发古怪,犹豫一下说道:“我觉得你今天有点奇怪。”

  “奇怪吗?”林义挠挠头,想了想也不知道应该聊什么,索性问道:“今天体验过夜生活之后,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没有。”小白认真的摇摇头。

  “不可能,你再仔细想想,一定有。”林义表情严肃。

  “哦,我想一下。”闻言,小白稍稍抬起脑袋开始回忆起今晚上发生的事情。

  认识了一些林义的朋友,还吃了好多东西,就是刚开始的时候觉得很吵闹,直到林义唱歌之后,又突然觉得之前的吵闹根本不算什么。

  总体来说,算是一次记忆很深刻的夜生活。

  想了半天,她突然想起林义介绍孙岩时给自己悄悄说的话,心里的疑虑再一次翻涌,不由问道:“舔狗是什么?”

本文标签:听话   让我做1[电竞]

上一篇:秘书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双腿架开h)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黑人入室人妻痉挛喷水-啊~在上课呢,轻点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