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奇闻吧

当前位置:首页 > 科学探索

二会为什么禁止马云_成为第二个马云_第二个马云是谁

作者:admin 时间:2021-02-23 10:08:28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马云算不上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众所周知,马云参加过3次高考,其中数学这门,第一次1分,第二次19分,第三次终于考到79分。

最后那一次,他离本科线还差5分,全靠英语拉的分。碰巧那一年杭师院(今杭师大)英语系刚升到本科,报考的学生不够招生数,校领导决定让几个英语成绩好的专科生直升本科。马云再次托了英语的福。

其实马云的英语功力,小学时就开始修炼了。

杭州长寿桥小学的退休老教师王虬备,是马云的英语启蒙老师。在马云的演讲征服了华尔街大佬后,许多境外媒体的越洋电话打进了王老师的家。

“其实我没教他多少,我们那个年代,学俄语的比学英语的多,我也是学俄语的,半路出家成了英语老师,口语还不太标准哩。”

但马云对英语的狂热,她至今印象深刻。那时候马云的家就住在西湖边上,他一有空就往西湖边跑,一看到外国游客,就主动凑上去和人家练几句。他经常免费给老外当导游,骑一辆自行车载着他们满杭州城跑。“有时候连老外都以为这个小朋友是从欧美回来的小华侨。”

那还是受了当年一位地理老师的启发。据说那位教地理的女老师长得赏心悦目,牵动无数少年的心。一次她在课上讲起自己在西湖边遇上外国游客问路,熟稔的地理储备,加上流利的英语,亮瞎国际友人。美女老师以此激励同学们:“一定要学好地理,不然外宾问咱们的时候,答不上来多给中国人丢脸呐!”马云认为,光学好地理却不会说英语,不也是没用吗?

“那个年代不是流行找笔友吗,他的笔友都是老外,收到回信就会跑来给我看。”王虬备回忆说。

这点,在财经人物传记作家刘世英写的《马云正传》中,就有提及——1979年的一天,15岁的马云在杭州香格里拉大酒店门口,结识了一对来杭州旅游的澳大利亚夫妇。那对夫妇回国以后,和马云保持着长期的通信往来,“

几乎每个礼拜通一次信”,成了忘年之交。

非常感谢大家!今晚站在这里,我感到非常光荣和谦卑。我从来没想过这一生中会有机会来到联合国。谢谢施静书女士,非常感谢亚洲协会。

我特别想感谢Ellie关于老师的评论。在十二岁的时候,我自己开始学英语,为了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觉得爱上了这门语言。那时,每天早晨5点我会骑车40分钟,到杭州的酒店找外国游客,他们教我英语,我带他们游览城市作为交换。

从此以后,我开始有了个习惯,那就是用我自己的脑子来思考问题,多花几分钟。当所有人都说对的时候,等几分钟,当所有人都说不的时候,也等几分钟,仔细的想一下事情本身。因为当你从一个不同的视角看世界的时候,你也可能用不同的方式做事。

今晚,我深深的被所有这些创变者所鼓舞。在听他们的故事时,我意识到世界上有那么多事情我可以做,有那么多事情我能做的更好,有那么多事情我们能一起来做。今天我不是代表我自己,而是代表所有那些和我一起工作的小人物,小企业。

1995年我离开大学的时候,我告诉校长,我要做个创业者,做互联网。他问我:什么是互联网?我回答:我也不知道,他听我说了两个小时后告诉我,Jack,我知道你想有一番作为,我不懂你做的事情。不过如果十年后你想回来,那就回来。我说:好,十年以后,如果我想回来,我会回来的。作为一个老师,你永远会相信未来。你相信知识会改变人的生活,你相信并希望你的学生比你更优秀。学生是最好的产品。今天我不再是一个老师,但我相信在公司,CEO代表“首席教育官”。因为话很多,同事们不喜欢我。不过,我负责来说,他们负责做。

在我创业的那个年代,在中国做个小企业家非常困难,我花了5个月时间才借到500美元,而公司还是失败了。那时我没有机会,我也不知道怎样运营企业。我去注册第一家公司时,想取名叫互联网,注册办公室告诉我,不行,字典里没有这个词,你必须换个名字注册公司。他建议我使用计算机咨询公司,可是我连计算机是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我的第一个公司叫做杭州希望计算机咨询公司,那时很苦,我当时对科技和计算机一无所知。

过去十五年,我常常说自己是一个瞎子骑在瞎老虎背上,不过那些骑在马上的专家都失败了,我们活了下来。因为我们考虑的是未来,我们相信未来。我们改变自己。我们从不抱怨别人。我在我的公寓里告诉团队,我们必须证明自己,因为如果我们能成功,那中国80%的年轻人就都能够成功。我们没有有钱的父亲,有权的叔叔,我们没有从政府拿过一块钱,没有从银行拿过一块钱,我们从零开始。所以我必须努力工作,不仅是证明我们自己,也是证明我们这代人,证明互联网的力量。这就是我想和年轻人分享的。

另一个我深深相信的事情,小就是美。如果没有帮助小人物,那么我就用互联网帮助小人物。跨国公司被华尔街照顾的很好,只有小企业没有任何人帮助他们。如果我们为他们创造价值,那我们就会成功。我们的哲学是如果你帮助别人成功,你就会成功。我一直是相信未来的人,相信年轻人,相信创新。

就像秘书长说的,今天的世界麻烦很多。今天世界上充满了抱怨。我在20多岁的时候也抱怨。微软、IBM、思科,他们是大企业而我们是无助的小公司,他们太大了。那时,我们也抱怨过。但是现在我不再抱怨了,因为我们也变成大家伙之一了。我想告诉年轻人的是,如果大部分人都在抱怨,那就是机会所在。有些人选择抱怨,而有些人选择改变自己,帮助改变别人。机会就在那些被抱怨的地方。我永远相信这点,我们也是这样一步步走到今天。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个事情,那就是在座的所有人都会被送一件T恤。这是 一件特别的阿里巴巴IPO

的限量版T恤。所有这些T恤都是小人物制造,我们的小企业们。这是要给小人物,小就是美的,小就有力量。印在T恤上的是很少人知道的阿里巴巴成功密码,就像芝麻开门一样,阿里巴巴有一个密码,那就是“梦想要有的,万一有天实现了呢?”

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创业,但创业的前提你知道是什么吗?那就是 目标!方向!

马云当初创业不是盲目的创业,更不是走一步看一步!如果马云当初抱着侥幸和运气来创业那么他是不会成为今天的神话马云。

创业|马云|bat|咸蛋|不再是梦|一线城市---小编总结的本文关键词

成为第二个马云图片

如果不是目标谁能成功?创业什么都可以迁就,就是目标不能迁就,创业模式有两种,一种是垂直另一种是综合模式,而创业者往往做的就是垂直,因为垂直专一而不而用。

创业|马云|bat|咸蛋|不再是梦|一线城市---小编总结的本文关键词

第二个马云是谁图片

这两年,互联网行业改变着越来越多的传统行业,而它们巨大的吸金能量和对人才的巨大需求和渴望,也使得这两年互联网企业的涨薪速度曲线几近陡直向上。一般来说,在一线城市,以BAT为代表的一线互联网企业给的起薪并不高,但只要工作拼命,能力出众就会得到相应的回报。

创业|马云|bat|咸蛋|不再是梦|一线城市---小编总结的本文关键词

梦想就是要敢想,敢做。有了目标对着目标前进,那么你离你的创业行业和目标就一步之遥

运营人员:好咸的咸蛋

推荐

生活

教堂:千古江南的华东秋色,来临安赏最美银杏,体验高山风情油画" target="_blank">教堂:千古江南的华东秋色,来临安赏最美银杏,体验高山风情油画

2020-11-26

白墙红瓦上垂着几支挂满银杏叶的树枝,蓝天白云下好一副诗意人生!在这个海拔近600米阁下的临安太湖泉源之滨,指南村是一座有着数千年汗青的古村寨。固然坐落在浙西深山里,然则却因为它独特而出众的风光,也曾经被誉为华东地区最美的古村。村道蜿蜒回旋,春...

生活

「结婚」取消登山收费!棋盘山重回4A景区,这些项目全变,更美了!" target="_blank">「结婚」取消登山收费!棋盘山重回4A景区,这些项目全变,更美了!

2020-11-26

棋盘山周全经由过程国度4A级景区复核验收。景评专家检查组一致认为: 棋盘山风景区经由过程开展高标准的、“对标对表”的┞符改晋升工作,确保了棋盘山风景区提质进级工作的偏向性和专业性,堪称景区提质进级工作的典范。同时,经由过程开展有理有力的“拆违...

生活

「油菜花」南方的冰,要来感受一下吗" target="_blank">「油菜花」南方的冰,要来感受一下吗

这位被解雇不久的 WeWork CEO 兼联合创始人不乏离经叛道之举:在纽约街头赤脚走路;在办公室播放狂热音乐,以大声喊叫回应客户对音量的抗议;在招股书里公然将妻子列为自己意外身亡的三个指定接班人之一。

图:亚当.诺依曼

更早些时候,他的梦想还包括:成为世界总统、成为全球首个资产超万亿美元的超级富豪,以及,长生不老。

然而,在孙正义看来,这些疯狂还不够。

两人在2017年首次见面时,他告诉亚当.诺依曼:In a fight , being crazy is better than being smart—and that WeWork wasn’t being “crazy enough”. (在战斗中,疯狂比聪明要更好,WeWork 仍然不够疯狂)。

孙正义用真金白银推动了这场疯狂的资本游戏,截至目前,他投下的赌注超过100亿美元, WeWork 估值则一度被推高至 470 亿美元——用烧钱换估值,这是孙正义在互联网时代投资“称帝”的秘笈。

在赛道与选手的判断上,孙正义曾经具备顶级猎人般的精准。

找到2000年的马云让他在中国资本市场一举成名,当时阿里巴巴刚成立几个月,孙正义来到中国寻找互联网投资标的,在北京,他听马云讲了5分钟,就开始请求对方接受自己投资,并努力说服,将投资额从马云提的1-2亿日元增加到20亿日元。

猎人的直觉让他做出了这个决定,他判断阿里巴巴今后会出现压倒性的增长。

“这种预感不是基于数字计划或者演示资料,而是他(马云)的眼睛和语言给我的感觉。虽然我投资美国雅虎的时候也有相同的感觉,但是,他的眼里闪耀着动物的光芒。”

孙正义找到了马云,但他没能找到第二个马云。

他似乎被困在了共享经济的赛道里。

WeWork 、Uber、Airbnb 曾经被誉为美国共享经济三大巨头,孙正义投了前两家,累计金额接近180亿美金。然而 Uber 上市后股价跌跌不休,市值严重缩水,WeWork 更是连进入二级市场的门票都没拿到——随着上市失败,这家公司的估值从470亿美元骤降到200亿美元以下,连公开募股也被迫推迟。

显然,对于共享经济的本质与孙正义的投资理念,资本市场保持了谨慎。

摩根士丹利首席美国股票策略师迈克威尔逊判断,投资机构“为没有实现盈利的企业提供慷慨资金的日子已经结束了”。

不过,在公开场合,孙正义依然表现得信心十足。月初在日本的一场采访中,他谈到 Uber 和 WeWork,“这些公司将在10年内产生可观的利润,与之前相比,今天到处出现的小危机只不过是小孩子的游戏。”

02

“你疯了”,乔布斯说道。

2004年,想进军手机电信业务的孙正义找到了乔布斯,展示一张自己画的具备手机功能的iPod草图。在他看来,乔布斯能造出最强大的武器,助他拿下新领地。

当然,乔布斯拒收了。这在孙正义的预期之内,“好吧,我收起这张低级图纸,但一旦你做出这个产品,就把它交给我在日本销售。”

这让乔布斯大为诧异,当时他还没有与任何外人讨论过手机产品iPhone。

孙正义想拿下独家销售协议,尽管他当时尚未拥有自己的移动电话运营商。当乔布斯提出这点,孙正义回答得很肯定:“史蒂夫,你给我协议,我让日本多一个移动运营商”。

两年后,软银斥资118.7亿美元收购沃达丰日本,后者原本是日本第三大运营商,但网络质量不好,被喻为“快要沉没的船只”。将它改名为软银移动后,孙正义选择在2006年10月大幅降低手机通话资费,发起价格战。

配合海量广告,软银移动推出的套餐用户打电话、发短信免费政策,很快吸引了用户转投而来。第二年,软银移动继续推出“WhitePlan”计划,980日元包月的套餐,远远低于其他两家的4000日元。

平衡就此被打破。

软银移动的市场份额和收入都大幅提升。当iPhone在2008年7月登陆日本市场时,孙正义手中的销售协议真正发挥了威力,这款手机横扫日本市场,并在2009年登上了日本手机销售排行榜第一位。

对未来趋势的精准判断,是优秀投资人的基本功,而孙正义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

当互联网浪潮在美国硅谷兴起时,孙正义抓住了它。

1995年,他在与杨致远第一次见面后,就写下200万美金的支票。雅虎上市后他抛售了5% 股份,获利4.5亿美金。而这只是他的互联网故事的开端,此后,他成立了雅虎日本,又在中国、印度等相对落后的市场找到了阿里巴巴、盛大、人人网、inmobi (全球第二大移动广告公司)等投资对象。

这些名字,在日后源源不断地给孙正义积累了财富和名气。

他的“时间机器”理论也由此被投资界奉为圭臬:先在发达国家开展业务,等时机成熟后带回日本,再去中国、印度等市场——从根本上看,这是一门利用信息差、从高维复制到低维的生意。

事实上,他在年少时就因此得益。

18岁,就读于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时,在学校里卖日本电子游戏;19岁,把美国的袖珍发声翻译器专利卖给日本夏普,赚到人生第二个100万美元,这位年轻人因此放出狂言:

“20岁时打出旗号,在领域内宣告我的存在;30岁时,储备至少1000亿日元(约9.27亿美元)资金;40来岁决一胜负;50来岁,实现营业规模1兆亿日元。”

在通往成功的道路上,孙正义表现出日本人特有的精准与耐力。

24岁那年在日本创立的软银集团,让他在多年后被美国《商业周刊》成为“电子时代大帝”。

而最初选择计算机软件批发业务,是他经过精细调查的结果:他选取了40种项目,分别做出10年的的预想损益表、资金周转表和组织结构图。

他后来回忆,“每一个项目的资料有三四十厘米厚,40个项目全部合起来,文件足有10多米高。”

软银在成立13年后上市,孙正义跻身十亿美金富豪行列,第二年,软银成为日本最大的公司。

显然,本土市场的成功成为孙正义“时间机器”的燃料。当他用于投资的精力占比越来越多,甚至高达97% 后,这位“日本巴菲特”见到了更加辽阔的世界,少年时的狂妄,也逐渐变为现实。

03

孙正义善于寻找“燃料”。

2016年,他宣布成立软银愿景基金,首期1000亿美金募资在2017年5月完成——参照2016年全球风投机构募集资金的成绩:总额640亿美元,或许更能证明他在资本市场的影响力。

首期募资中,325亿来自软银,450亿来自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

孙正义只花了45分钟拿到这笔钱,在时任沙特阿拉伯副王储(现任王储)穆罕默德本沙尔曼面前,他语出惊人:送你一个一千亿美金的礼物。他成功拿到了450亿美金,折合下来,每分钟十亿美金。

愿景基金目前有80多家被投公司,分布在消费、企业服务、金融科技、前沿科技、健康科技、房地产、运输与物流等领域,其中包括字节跳动、Uber、滴滴等独角兽。

根据2019年6月披露的决算数据,愿景基金一期累计投资已达71笔、投资金额达642亿美元,投资回报率达62%。此外,2018财年年报显示,愿景基金在该财年盈利超过1.2万亿日元,同比增长300%以上。

但这样的投资成绩并没有让孙正义满意。

“这让我感到羞愧和迫切”,他在最近接受《日经商务周刊》采访时谈到,软银的投资成绩远远不及预期,自己总在羡慕美国和中国的市场规模,却忽略了诞生于东南亚小市场的热门公司。

话语间,这位62岁投资人难掩焦虑。

比看错赛道更值得懊恼的是错失赛道。他成立愿景基金的原因之一,是曾经因为缺3000万美元而错失收购亚马逊30%股份的机会,他坚信自己当年的眼光没错,资金是他的唯一掣肘。

多数时候,孙正义习惯的操作是:选定公司,凶猛砸钱,推动其规模快速增长,尽快占据市场,用成长性弥补溢价。

如果碰到不愿意接受投资的创业者,孙正义会把筹码提高到对方无法拒绝的数量,或者威胁投给竞争对手——滴滴和Uber 因此分别收下了软银的50亿美金、90亿美金。

这套方法论得以运行的基础和关键,都在于目的物的精准选择,其中最成功的案例无疑是马云,在过去20多年里,马云的阿里巴巴为孙正义赚回1700多亿美金,占其投资收益的80%。

不过,疯狂的孙正义正在渐趋保守。

孙正义投资马云时,阿里巴巴还是蜗居在湖畔花园民宅里的小团队;找到杨致远时,雅虎只有5个人。

他一直渴望找到第二个马云,但他似乎没什么耐心去寻找那位一名不文的年轻人。手握千亿美金后,他很少再做早期投资,入场时机经常缓缓拖至8轮以后。

改变也源于无奈。机遇窗口的出现越来越转瞬即逝——在移动互联网创业鼎盛时期,创业公司的进化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进行着,这个月估值50亿的公司,下个月可能100亿,几年后就可能是天文数字了。然而,愿景基金完成千亿美金募资的2017年,这个最好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04

孙正义的野心还在继续。

2019年7月,软银宣布成立愿景基金二期,预计募资规模为1080亿美金。其中,软银投入的金额为380亿美金。

但资本市场对于这位“东方巴菲特”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成绩显然尚未完成认可,连已经入局的资本方都保持了谨慎——第一期投入450亿美金的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并没有追加资金的打算,只是把投资利润继续投入。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孙正义始终没有找到那种真正有份量的牌,如阿里巴巴那样,能穿越质疑,并在资本市场保持坚挺地位。

但他显然没有打算就此放弃。

日本武士坂本龙马是孙正义少年时的偶像,他出身普通,靠自己成为明治维新时代的活动家和思想家。孙正义把他的画像挂在了办公室,每天早上提醒自己,要做与龙马同样重要的决定。

孙正义的出身与龙马类似,童年在日本南部偏远的九州岛度过。他的祖父辈从韩国移民而来,父亲经营着靠天吃饭的小生意,孙正义从小就打定注意:如果将来经商,一定要自己掌握命运。

1994年,软银公开上市,孙正义跻身全日本最有钱的企业家行业。

比单纯数字更让他骄傲的是自己白手起家的方式,“我大概在日本巨富中排第四,但其他三位可能都是从前辈手中继承了房地产。”

他的身上始终有着日本武士精神的影子:绝不犹豫、无所畏惧、逆流而上。

马云评价他是个大智若愚的人,“几乎没一句多余的话,仿佛武侠中的人物:一、决断迅速;二、想做大事;三、能按自己想法做事。”

质疑声始终存在。

《金融时报》援引市场研究机构Sanford Bernstein 数据显示:在扣除全部债务之后,软银所持有的阿里巴巴股票和其他资产价值超过19万亿日元,而软银的市值仅为9.8万亿日元。

投资方面,华丽开场的愿景基金还没有取得与其出身匹配的成绩,而孙正义的烧钱换规模和估值的模式,也越来越受到质疑,有投资机构甚至将移动互联网的投资泡沫,归咎于孙正义开创的烧钱模式。

还有一种说法是,孙正义成为了愿景基金最大的风险所在——投资者可能会为他不切实际的野心和不再精准的眼光买单。

在19岁发出的那段狂言中,孙正义做出的人生规划还包括:60来岁把事业交给下一代。

但他至今没有明确的退休计划,尽管当年被他选中的马云已经在今年9月以一场摇滚演出告别了自己过去的身份,高调退休。

孙正义做不到。

他仍然在奔走,在寻找,在疯狂、激进与质疑之中,坚定等待着下一个马云的出现。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推荐阅读: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