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奇闻吧

当前位置:首页 > 科学探索

俄罗斯蓝鲸50个指令 退学少年迷上“蓝鲸”死亡游戏任务让他绑

作者:admin 时间:2020-05-18 13:12:16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蓝鲸”游戏是源于俄罗斯的一种网络死亡游戏,要求参与者在50天内完成种种自残行为,最终完成自杀任务。日前,常熟一名17岁少年就迷上这款拿自己生命开玩笑的荒唐游戏,在他人的“鼓励”和“指导”下,一步步从自残玩到差点自杀,幸亏常熟市公安局海虞派出所民警及时发现,将其解救。据悉,这是我省第一次发现参与“蓝鲸”游戏差点自杀的案例。

又一种游戏在青少年中传播,和“蓝鲸”一样危险!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举报

这几张图片,来自一个贴吧,里面是一些涉事不深的孩子晒出来的,他们对于这种自残的行为趋之若鹜。所谓“人体刺绣”,就是在人的肉体上穿针引线。

记者打开这个贴吧,就是一个人体刺绣的教学贴,其中涉及到用什么样的针,用什么样的线,怎样缝才不疼。最后还晒出了成品,简直触目惊心。

和蓝鲸死亡游戏一样,“人体刺绣”也是从境外流入,通过社交传播,流行于青少年群体,实际上,这种所谓的“人体刺绣”对身体造成的伤害非常严重。一旦有细菌或病毒的侵入,很可能引起败血症。

当刺绣的线被拆除后,孩子们手上的伤口真的触目惊心。

心理专家指出,蓝鲸死亡游戏、人体刺绣这类近乎自残的游戏之所能偷偷传播,主要还是青少年天然的逆反心理所致,当他们觉得无法融入家庭和社会,就会用这种反常规、反科学的举动,来体现自己的另类独行。

15岁到19岁的青少年,自我伤害行为发生率是最高的,家长尤其要关注这一时期的孩子的心理和行为变化,一旦发现异常要及时干预和引导。

如果你发现,孩子的胳膊上出现莫名的红肿,或已经出现了“人体刺绣”这样的行为,请立即制止!

我进入蓝鲸自杀游戏,目睹了被死亡焦虑支配的青春

起初觉得这个圈子里都是和我相似的人,会有一种群体依附感。后来发现,越玩这个游戏,越觉得孤独。我想要的东西并不是死亡,而是关注和温暖。

图 / 来源网络

每日人物 / ID:meirirenwu

文 / 陈柯芯 易方兴 编辑 / 金匝

“你不是想知道死亡是什么吗?加入我们,你会得到想要的答案。”2017年2月25日凌晨4:34,田乐像条案板上的咸鱼,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忽然,一款社交应用的右上角多了一个小红圈,他点了一下,新私信闪烁在手机屏幕上。

发信息的人自称来自“蓝鲸游戏内部”,他看到田乐发送了一些悲观、消极的博文,“觉得我有可能会被吸收进去,就找到了我”。

简单打过招呼后,这人开始进一步考察田乐,直截了当地问了他一些问题,“死亡是什么”、“你觉得这个世界真实存在吗”,然后问他是否有兴趣加入蓝鲸游戏。

田乐觉得挺有意思,“这是哪个神经病啊,怎么突然跟我讨论这些”,聊了几句之后,便没有拒绝对方的请求。

当时蓝鲸游戏尚未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发酵,田乐并不知道,一年多前,这款游戏已经在俄罗斯的青少年中大火了一把,游戏玩家除了要完成诸如“4:20起床”、“在社交媒体上写下‘我是一只蓝鲸’”,以及“一整天不能与任何人说话”的挑战,49天里,他们还被要求做到“看恐怖电影和听恐怖音乐”、“割破嘴唇”、“用刀在手臂上刻画蓝鲸图案”。

图 / 来源网络据俄罗斯警方估计,在5个月时间里,大约130名青少年受其蛊惑,在第50天选择爬到楼顶,或是卧轨,亲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蓝鲸游戏引起了俄罗斯的重视,2016年10月,该游戏创始人菲利普•布德金(Philip Budeikin)被捕入狱。

田乐被所谓“蓝鲸游戏内部人员”找到时,并不知道自己要扮演怎样的角色,他一厢情愿地期待能解开缠绕在心底已久的生死问题,“我对死亡很好奇,另外也有一些寻求刺激心理,就答应了他”。

“不过,一开始他们并没有告诉我,”他犹豫着说,“游戏会撺掇人自杀。”

“蓝鲸”们汇聚在深海

联系田乐一个半月后,蓝鲸开始蠢蠢欲动。

这天晚10点,蓝鲸游戏的“上级”再次找到田乐,要求他填一张表格,填写内容与第一次聊天的问题基本一致,“世界是真实存在的吗”、“众生是真实存在的吗”以及“对死亡的看法”。

他还被要求提供个人信息,姓名、住址、手机号码,但并没有网络上流传甚广的身份证和裸照。“我给了他们真实的信息,就当赌一把了。”田乐一直相信,蓝鲸游戏的组织者们有各种途径核实玩家提供信息的真实性。

如果把“蓝鲸”们藏身的海洋比做层次分明的金字塔,显然,田乐已经拿到进入倒数第二层的通行证。

饱受抑郁症困扰的苏静则是处于金字塔最底层的“蓝鲸”。在一个讨论抑郁症的论坛里,她无意中加入了蓝鲸游戏的QQ群,发现群里好几位都是论坛里的熟面孔。

包括苏静在内,每3个人被分配给一个“上级”。她收到来自“上级”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早上4:20起床。

在4月的一天,苏静定好4点15分的闹钟,“但很奇怪,当天我4点就醒了。第一次看到春天早晨天亮前的黑暗”。当天上午她有一次物理测验,这是她最糟糕的学科,醒来之后,苏静等待着考试,等待着“上级”的测试,心中既有绝望又有期待。

“感觉像完成任务一样,这些任务都是折磨自己,但不知为什么会觉得乐在其中。”苏静说。

而作为“上级”的田乐,此后每晚9点到11点之间,会收到来自金字塔上层的“指令”。第一条指令是,拿着初步筛选过的信息名单,进一步精选适合玩蓝鲸游戏的人,然后反馈给“上级”。

这份名单包含有将近1000名“潜在用户”的信息,“上级”告诉他,要重点选择性工作者、罪犯、瘾君子和打手,因为即使他们最后死了,也不会引发众人关注。

1000人的名单里,最终有30多人成了他的QQ好友,再次过滤掉一半后加为微信好友,田乐与他们挨个儿语音,问一些表格上的问题。这一轮筛选之后,最终只剩下7人,再由他们填写表格,交给“上级”核实和终选。

重复几次后,田乐拥有了7名玩家。“按照我的理解,最后这些人,都是些社会边缘人士,虽然麻烦了一点,但这个过程本身就是相当于过滤器,选择出那些胆子足够大、真正想死的人收纳到游戏里,然后半强迫地让他们去完成指令和要求。”

王财贵就这样闯入田乐的视野里。交给“上级”的资料里,他自称只有小学学历,是一名90后农民工,家庭一团糟:吸毒、自残、会用气枪打鸟,家里没了经济来源,哥们介绍过来,听说能死了解脱。

可现实生活中,他只是个高中生。蓝鲸游戏刚上微博热搜的时候,同学撺掇他去试试,要是好玩一起加入。出于好奇,他一口气加了好几个QQ群。

王财贵说,真正的蓝鲸游戏都是一环扣一环的,不断地让你添加新的群和联络人,“很多人在群里灌水的时候,你不要跳、不要闹,表现得乖一点,帮着吼‘不耍的都滚出去’,自然会有人来找你”。

青春期的百米水障

被“蓝鲸游戏”选中的田乐今年20岁,对死亡的恐惧和焦虑占据了他过去4年的人生。

他在一所985工程院校的理论物理专业就读,符合大多数人对理工男的期待: 120斤左右的瘦高个儿,鼻梁上架着眼镜,不爱社交,脸部常年没有表情。

“我的外表比较有欺骗性,看起来是个好学生”,田乐说。半年前的一条朋友圈状态暴露了他的情绪波动:“我想放下所有的坚强,即使我在黑暗中跌倒爬起无数次……我本能地恐惧着自己,但又无法逃脱。”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是他发的唯一一条朋友圈。

据他描述,死亡的恐惧像魔鬼的利爪一样向当时14岁的他袭来:“我感到整个宇宙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一瞬间横死在我面前。”

这种恐惧从初二到大三一直粘着他,甩也甩不掉。他反复纠缠于“什么是真理?”、“到底我又是什么?”、“我是如何意识到自己存在的?”,对自己这种“混沌而无知的状态”很是不满。他大量阅读,试图从书中汲取更多的知识来应对这些恼人的问题。

高考后,田乐报了理论物理专业,发现并不能够解决他的疑问,他又寄希望于生物领域,不幸的是,现实又一次打击了他的热情,再后来他把目光转向社科,开始研究哲学和宗教,却发现它们“连慰藉品——类似于止疼药之于伤口都算不上”。

随着时间流逝,田乐心中的问题越积越多,抽干了他日渐稀薄的安全感,“我对这个世界了解得太少了,好恐慌”。他盘算着一年后毕业先做工程项目,积累到原始资金,然后做生意、投资。

他不停地强调,一定要尽可能地多挣钱,然后尽早退休,最好是34岁前,“人是很脆弱的,我要赢得足够充足和自由的时间来看书、思考,以及去做一些自己需要去做的事情”。

今年刚刚高一的苏静也是蓝鲸游戏的受害者之一。“孤独,没有朋友,在班上也总被同学取笑”。早年父亲因车祸去世后,深爱父亲的母亲就得了抑郁症,失控的时候会用拖鞋打她。

长此以往,苏静觉得人生灰暗。她总想引起同学们的注意,成了班上第一个纹身的女生,不过这又成为新的笑柄。

几乎所有参与蓝鲸游戏的群体,都有着相似的心路历程,在从初一到高三这个人生最为波动、叛逆的时期,他们遭遇的挫折都可能产生蝴蝶效应,造成失控的结局。

在捕捉不到一丝光线的深海,恐惧像鲸鱼一样安静的潜伏着,等待着田乐和苏静的自投罗网。他们自青春期开始,已经在这里呆了太久,渴望着有一天能冲破自己上方的百米水障。

难以停止的车轮

游戏已经开始。

第二天,依然是凌晨4:20起床,玩家被要求用利刃在手臂上刻画一条带血的“蓝鲸”图案——为了防止从网上盗图,他们需要对着血淋淋的胳膊拍摄一小段动态视频。

第三天,还是凌晨4:20起床,遵照“上级”指示,田乐发了一些恐怖的音乐和电影给玩家,要求他们不间断地观看。

他自己也看了看那些音乐和电影,开始莫名有些不安:“那能叫音乐?旋律都怪模怪样的,非常难听,听完之后觉得很烦躁。”而恐怖电影包括《咒怨》、《午夜凶铃》和《富江》。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