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奇闻吧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女巫的椅子 欧洲猎巫运动——巫术、性虐与黑死病

作者:admin 时间:2020-05-24 06:44:48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之前讲过中国、印度、中东、非洲的摧残女性的风俗及其成因,那么“文明”的欧洲人会表现得更好一点吗?非也。欧洲人对女性的摧残,人口覆盖面可能稍小一点,但从惨烈程度上而言却冠绝全球——那就是持续上千年、风靡三百年的猎巫运动。

在中世纪晚期至近代早期,大量女性被指认为女巫,从而被烧死,也有男巫被处死的,但总体数量要少得多。西方学者对死难者数量的估计有很大差异,有6万、10万、20万、50万、100万、400万、900万等多个版本,因为大量在基层发生的猎巫运动并不会留下文字记录,所以准确统计是很困难的。运动覆盖整个天主教、基督新教、东正教地区,东至俄罗斯,西至美国,北至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南至大半个非洲,都有女巫被批量处死,而中欧和西欧则是最严重的地区。

对于女巫而言,仅仅被烧死已经非常仁慈了,事实上,大量女巫在被处决前,会经历一系列公开、残酷、持续的性虐待。审判女巫往往成为当地居民的节日,大量民众会聚集观礼,欣赏女巫的血肉和尊严被酷刑和火焰逐步吞噬,并陷入集体性的宗教狂想当中。

审判女巫有一套规定动作。首先,把女巫的衣服全部扒光,让她一丝不挂;然后,把女巫的毛发刮干净,主要是指腋毛和阴毛;接着,用特制的针在女巫身上扎,全身都得扎遍,但重点部位是阴部、乳房和腋下。所有操作都是在大庭广众下进行,而这套操作的目的就是寻找所谓的魔鬼的印记(Devil’s mark),也叫女巫的印记(Witches’ mark),其中有一大类又被称为女巫的乳头(Witches teat)。

在文艺复兴时期,人们普遍奇怪地认为,女巫是魔鬼的仆人,而魔鬼勾引和控制女巫的主要手段是与其性交,在性交之后,就会在女巫身上留下一个印记,这个印记也是女巫魔力的来源。按照宗教的理解,这个印记往往是黑色的,并且即便是用针刺上去,也不会疼痛或流血,因此需要把女人扒光并剃光毛发,以使得印记无法隐藏,还需要用针来刺探寻找,以辨别某个印记是否是魔鬼的印记,以及发现隐藏在皮肤之下的印记。这是一个悠久的传统,直到今天,在欧美片中都能看到大量用针穿刺的场景,而部位当然是以三点为主,因为魔鬼在性交后更喜欢在性器官上留下印记嘛,虽然也有可能留在其他地方。这种血腥的手段,是日本的变态们都敬谢不敏的,因为这与捆绑、滴蜡什么的不一样,是一个纯粹西方的传统。剃除毛发裸体示众这一手,连二战后的法国都仍然在大规模采用,那些与德军有染的女法奸,被民众驱赶着走街串巷,这一点与猎巫时代何其相似,也不知这些看客心中是愤怒多一点还是兴奋更多一点。

在实际操作中,女人身上任何深色或硬化的部位都可能被当成魔鬼的印记,比如痣、疤痕、胎记、纹身、赘皮、乳头状增生物和一切不敏感的皮肤斑块。最危险的是两种情况,一种是疣状物,无论任何原因导致的凸起增生物均会被认为是Witches teat,而我们今天知道,很多类型的皮肤病变都有可能产生疣状增生。因为很多女人的乳头和乳晕并不是特别规整,会有一些多余的小小的凸起,这些凸起就会受到审讯者特别的“关照”,用针反复穿刺。具体情况实在难以描述,能出去的可搜索breast torture自行了解,但想来老司机对这一幕不会陌生。

—— 馬太福音 4:9注:本文有剧透内容,内含大量图片,建议在WIFI环境下阅读。由于此游戏及同名电影是恐怖题材,因此图片中可能会含有惊恐要素。

Opus 37​music.163.com

一、女巫女巫,在多数人的印象中,都与扭曲,邪恶有关。

游戏《女巫布莱尔》与1999年的同名电影《女巫布莱尔》使用了同样的背景,布齐兹维尔(Burkittsville)附近的山林,与女巫有关的失踪传说,以及从头至尾都未曾露面过的女巫布莱尔。

游戏《女巫布莱尔》截图,可以在轨道车附近找到的字条。女巫,即掌控了魔力与巫术的女性,一直是世界各地民间传说中所特有的一个群体,不论其外貌及形象如何,这些女性都具有共同点——即,她们都是与众不同的女性。她们拒绝顺应潮流,这让她们成为人们所恐惧、嘲笑,抑或是尊重的对象,但在更多是情况下,这些女性通常会遭受暴力的对待。

—— 出埃及记 22:18爱尔兰的女巫传说源自不列颠群岛地区的凯尔特精灵信仰(Faerie faith),在基督教传入之后,凯尔特的多神崇拜文化逐渐式微,与之相联系的巫术也被认为是异端行径。在15世纪至18世纪的女巫猎杀运动中,大量的无辜女性被认定为女巫并被处死。

在电影中,艾莉·凯华德是否犯下过她被控诉的“吸血”罪行已不可考,但当地人显然已经习惯将怪异事件与她联系起来。

关于《女巫布莱尔》的女巫元素,除了女巫本人的背景,我们可以先来对比一下电影及游戏中的女巫图腾与现实中的威卡教(Wicca)图腾。

我们都知道在中世纪,欧洲弥漫在黑暗与残暴之下,宗教战争,猎杀女巫,以及英国的绅士制度,无论哪个现在看来都令人发指,尤其是猎杀女巫运动,十万女子死在残忍的施暴者手下。而相对当时的中国古代,因为女子地位十分低下,所以也诞生了很多专门针对与女子的刑法,那么这些刑法到底有什么异同之处呢?

投河辨女巫是中世纪时辨别女巫的一种刑法,说是辨女巫,其实就是折磨。被怀疑女巫的女子被赤裸着绑在笼子里,仰面朝上投河。而浸猪笼则是女子被发现偷情之后被绑在猪笼里,被扔进河里,轻则没过脖子,重则溺死,但是不会裸体。

魔女之楔是在被确定为“魔女”之后,把该女子的阴部至于楔形物之上,然后把女子两脚绑上重物,使该女子遭受身体撕裂之痛然后失血而死。骑木驴又被叫做刺马,另女囚骑在一个木制或者金属的铁马上面,让铁制品或者木制品刺入阴部,裸体游街,一般在中途,女子便会因为内脏破裂而死亡。这两种刑法异曲同工。

女巫的椅子是像老虎椅一样的刑法,是让女巫赤裸身体绑在充满利器的椅子上,看着那些坚韧进入身体,最后失血而死。而幽闭则是中国的一种刑法,并不是把人关在密室,而是用锤或者木棍敲打女子的下腹,致使女子的子宫脱落而达到“人道永废”的目的。很多女子都因此而死。

欧洲火刑大家都知道,当年十万女巫大部分是被除以火刑,因为欧洲人认为火能洗涤污浊,所以便把被认为妖魔的“巫女”赤裸的烧死在木架上。裸刑则是把女子衣服扒光施以刑罚,它起的更重要的是侮辱的作用,因为中国的思想是衣服是一层“遮羞布”,女子无衣是最令人不耻的行为。

他说,山上的城堡里有一个女巫,她把我们的队友全部喂猪吃了。此地不易久留,我们赶快坐船逃走吧。

奥德修斯听后感觉受到了羞辱,对大家说,我的人设可是荷马史诗中的人间英雄奥德修斯。最为你们船长的男人,不能让任何同伴不明不白的死去!(解析:1,自恋受损;2,可见奥德修斯由母性象征的包容的世界,进化到父亲象征社会的世界是人格育很不错的。他身上有一些父性的特征,比如规则和责任)你们大家在海滩上待命,我去山里的城堡找女巫讨个说法。如果三个时辰我还没有回来,你们大家就开船逃命吧。奥德修斯也向山上走去。他遇见了一个非常英俊青年,希腊长袍下露出健康的八块腹肌,他带着一顶有翅膀的帽子,脚上穿着有翅膀的凉鞋。他就是我们大家都喜闻乐见但望而却步的(爱马仕)Hermes,(爱马仕的名字来源于希腊神话,众神之父宙斯的第二个儿子,商业,农牧,偷盗之神赫耳墨斯Hermes)他对奥德修斯说,我知道你要去哪儿,要做什么,(因为神什么都知道)。我可以告诉你,你的小伙伴们,大吃大喝女神半女巫的喀耳刻的饭菜,被变成了一群猪,而不是被猪吃掉。喀耳刻 Circe是我的老朋友了。我知道,如果你去他那里,也会大吃特吃——喀耳刻 Circe会让人饥饿,而太饥饿的人是没有愿望能品尝到食物的真正滋味的----所以估计你也会被他变成某种动物。那我该怎么办呢?奥德修斯问。爱马仕,哦,不,是男神赫耳墨斯Hermes,弯下腰,就像随手一般,在地上揪起一朵小白花。完全没有存在感的一朵小白花,奥德修斯甚至完全没有注意到,曾经在杂草中有它存在过。这是一朵有魔力的花,赫耳墨斯郑重的递给奥德修斯,说,这种花人间是没有的,只有神才能找到。如果女巫给你任何饮料或者食物,你在放进嘴里之前,先闻闻这朵花的香气。奥德修斯闻了闻,然而并没有什么特别,并不沁人心脾。如果不是男神一本正经的样子,他觉得他甚至也许是在开玩笑。他继续独自朝前走,也遇到了泰迪狗般的豺狼虎豹们。美艳的喀耳刻依然站在门口,当她眨动着明亮的双眼,奥德修斯感觉仿佛如同面对深潭漩涡,马上要被卷入其中。她让奥德修斯住在椅子上,椅子上有金色的软垫,当然了,作为大阳神的女儿,她知道如何把阳光流淌在眼眸里,也知道如何把阳光织进椅垫里。她递给奥德修斯一杯金色的气泡开胃酒。他先闻了闻手里的小花—--它是那么没有存在感——女巫完全没有注意到,但小白花有一种他熟悉却说不出来的气味,让他突然有一种奇特的感觉———不仅嗅觉变得特别敏锐,而且各种感官都被无限扩张了。这时,他注意到杯子上雕刻的图案,他向女巫真心称赞,这个杯子本身就是一件艺术品呀,我想,这一定是您珍贵的收藏或者家传。他喝了一口溢着气泡的酒,感觉成熟葡萄的气息在口腔里炸裂。再喝一口,清凉的甜蜜流淌过喉咙,他想起童年,跟着父母在山谷看见溪水流过葡萄园。夫人,真的非常美味。奥德修斯感谢女巫,你一定很精心的准备了很久。女巫见奥德修斯依然坐在那里,好像更英俊了。她的脸色有点发白,问,是不是饭菜不和胃口?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奥德修斯想了想,说,如果不麻烦的话,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特别想念一道家乡小菜,Moussaka(希腊炖茄子)。

(这道菜其实我做的还不错-----厚颜无耻的作者注)那个绿色头发的女仆端出了一道菜,奥德修斯拿叉子取了一小块儿放进嘴里,细细的嚼着,土豆饱含淀粉的醇厚,带来舌尖和胃的安定。他闭上眼睛,想起来和妻子曾经一起走过开满白花的土豆花田。月光下花朵近乎透明。茄子经过烘烤,柔软细腻。大蒜的味道,与绞肉一粒一粒融合在一起,是牛肉,有脂肪。在嚼一下,是番茄与薄荷一起煮成的酱。有盐粒。接着他尝到了山羊奶酪。家乡。妈妈做奶酪的时候,她的掌心像羊毛一样暖且软。他掰开一块小麦面包配着菜一起吃。就像你在餐馆点了一份鱼香茄子,或者地三鲜,会跟着米饭一起吃一样。当天烘烤的新鲜面包会说话。掰开的面包清脆的爆裂声,小麦粉发酵,在燃烧着葡萄藤中的烤箱里慢慢烘烤。他听到了家乡阳光里麦田风吹过的声音…他慢慢感受着食物在唇齿之间的气息。小白花本身没有味道,但它让各种食物的味道更加细致清晰。女巫愤怒而恐惧,她看着越吃却显得越发优雅的奥德修斯,她举起了魔杖,喊道,我从来不把任何人变成动物,但是会把人还原成他该有的原型。你怎么敢还坐在这里,快成为你该成为的那只野兽吧。然而,奥德修斯依然坐在那里。他站了起来,抽出腰间的剑,放在女巫的脖子上,说,我,是要注定成为海贼王…哦,错了,要航海回到家乡的男人,怎么可以死在这里。快把我的猪队友们变回来,不然我不会放过你。女巫摆出了她最妩媚的表情,说,奥德修斯,我的英雄,我只不过是想用美味的食物,或者是我的性感躯体,能够把过往的水手们永远留在岛上。永远不要再去远行,不要离我而去。但是我过去只懂的占有,不懂得真正的爱,我第一次觉得有男人真正征服了我,让我们一起去卧室共享欢乐吧。奥德修斯说,如果我们现在去卧室,享受你所说的欢爱——虽然我并不太相信你能真的在性的其中享受到真正的乐趣,就像被你变成猪的我的队友们,我也不相信他们真正在这张餐桌上,享受到和我一样的进食乐趣,不然他们就不会变成猪了。———但你叫我去卧室,这是对过去的强迫性重复,或者是你紧急的防御方式,然后我们都会为此后悔而痛苦,所以。我拒绝。女巫把水手们变回了人形,奥德修斯去海滩上接来了自己的水手们。他们制定了健康的饮食计划,学习享受着吃喝和各种其他的乐趣,在岛上住了整整一年,然后在女巫的帮助下,去冥府问过了先知,又继续航海了。当然,这是下一个故事。如何对抗暴食呢。第一,一定要吃饱,千万不要让自己挨饿。第二,有一种仪式感的吃饭。第三,享受食物的乐趣。当然,最重要的是,灵魂和情感的饥饿。还有生理的饥饿,非常容易让人混淆,但两者是完全不一样的。

因为即使是法力最高强的女巫也没法凭空变出金币来,总得搞点副业才能勉强维持的了魔药研发和生活开销。

借贷的方式通常很简单粗暴,倘若有人前来借什么东西,比如一面会说话的镜子、一支冰天雪地里的玫瑰,或者一颗不当季的新鲜莴苣,女巫就算上利息报个需要偿还的总价给人家,答应就借,不答应就拉倒。

理论上任何东西都可以用作抵押物,个人的美貌、梦想或者寿命都有估价标准,全行业统一执行,不用担心吃亏上当。

曾经有些借债人,他们本身没有任何可抵押的东西,只能拿自己未来新出生的孩子当做抵押物,契约签的都很是爽快。

许多女巫因此摊上了一笔收不回来的烂账,亏空只能自己担着,偶尔有女巫气不过,非得把当做抵押品的孩子抢来,最后也要么被自己辛苦养大的孩子弄死,或者被爱上长大后的孩子的人杀死,总之没什么好结局。

久而久之,女巫借贷这一行就有了条不成文的规定,为了从业者的人身安全着想,不收还没出生的孩子当抵押品。

毕竟那是一个新文化时期的开端。医学和科技的进步,原本是为了让人们生活更美好,然而在维多利亚时代,创新发明和怪人怪事层出不穷,要想生活好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你首先得具备一颗强大的心脏来面对那些奇怪且令人毛骨悚然的物品,它们有些自称医疗设备,却能让你生不如死;有些是余兴表演工具,却让人不寒而栗。

19 世纪以前,放血疗法是欧洲最高端大气的疗法。那时的放血工具也很简单,一根止血带加一把锋利小刀就欧了。这还算精致,可折叠便于携带,据说还可以用来撬锁。

2. 脚趾假肢

这尸体上的假肢脚趾,是在坟墓中发现的。本以为那个时代假肢的胳膊和腿都做的不太灵活好用,看上去这个假脚趾倒是坚固又形象呀。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