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奇闻吧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北京:劲松居民楼起火 火势蔓延三个楼层(图)

作者:admin 时间:2020-05-18 11:59:59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劲松居民楼起火 火势蔓延三个楼层】今日10时15分左右,劲松桥西北角一高层居民楼爆炸起火,目前消防队正在救援中。

在青岛有一栋好好的大楼,除了最下面的肯德基在营业,其上的四层都是没有人入住的,尤其是晚上灯火与黑暗的对比尤为明显,这就是有名的青岛鬼楼,坐落于南京路26号,据说里面有一白衣女鬼,没到半夜12点以后就会发出凄厉的哭嚎,曾经居住在其中的人都纷纷的搬走,之后就无人敢入住了。

青岛鬼楼南京路26号

青岛鬼楼名号不下于沈阳铁西鬼楼和北京劲松鬼楼,这是青岛位于南京路一处著名的鬼楼,由于没有当地人敢买这里的房子,所以房主就将其改成了宾馆,用以接待不知情的外地游客。据传,这座楼里面曾经死过了一个夜总会的小姐,没到半夜12点以后,就有诡异而又凄厉的女子哭声传出,将此地的住户吓得全都搬走了。

经过那晚,楼上住的就剩两家,没过几天又走了一家,仅剩的一家是一位老太太和一位老大爷,两人年近75,对于这些见得多了,并不是太害怕,可是有次晚上,二老的家里突然电视开了,并且怎么都关不上,电话也响不停,接了也响,他们明白是该走得时候了,就这样第二天仅剩的一家也这样走了。

该楼的房间由此大跌,从本来6000到7000一平方跌倒3500一平方,后来跌倒了现在5万一套房子,而房产中介,不能眼中中的看着房子就这样在跌下去,就报了案,警察也很重视这次案件,随后在一次夜晚派遣数名民警,夜晚驻留在房子里,结果晚上哭声响起,民警们,将该楼所有房间查便,但是并没有见到人。

1.东城区美术馆后街大佛寺凶宅1997年,这里曾发生过一起知名的杀人分尸案,这里作为鬼屋又一次活跃在人们眼前,但其实从清朝开始这里就是知名的凶宅了。 民国笔记《洞灵小志》中有记载这么一事儿: 清末,北京有一叫白荣的人,是画家白栗斋的亲戚,当时图便宜买了大佛寺对面一凶宅,就在今天美术馆后街附近,至今这里仍是北京有名的鬼屋。

老北京地图,大佛寺大概就在黄米胡同附近栗斋有次去他家拜访,两人聊的很尽兴,一直聊到晚上。 院子里有一排鱼缸,有一黑衣人在鱼缸边一直徘徊,栗斋以为是下人,谁知怎么叫都不答应。主人便按了铃,一下人从外面进来,而鱼缸边黑衣人仍然在那不动。 栗斋觉得奇怪,便问白荣。白荣回答:“这是鬼,我常常见到,不足为怪。” 一起吃饭的时候,听到侧房有很大的声音,就像鞭子抽打似的,吓得人筷子都掉了。这声音一直持续,栗斋于是对白荣说:“北京好房子那么多,你为何非住这儿找晦气?” 白荣说:“我知道这是凶宅,买的时候朋友都劝我别买。但我觉得这房子实在是便宜,就买了下来。现在既然住下了,搬家也麻烦,就一直住着了。况且福祸天注定,鬼又能奈我何?”栗斋听完便不再劝阻。 谁知没过多久,白荣夫人突然去世了。又过了几个月,白母也逝世了。

大佛寺老照片时间回到现在,1997年5月,就在大佛寺,美术馆胡同14号院,发生了一起离奇的案件,很多细节到现在仍未调查清楚。 有天晚上,警察接到报案,说美术馆胡同14号院斜对门的17号院发生一起奇怪的入室盗窃案,治安大妈发现报的警。 警察前去一看,发现小偷被锁屋里了。而奇怪的是,这个院子7年没人住了,一直封着。三间屋子的门都用大锁锁死,而且锁早已生锈,根本不可能打开,现场也没有破坏的痕迹。 那么小偷是怎么进去的?为何要进去? 后来询问时发现,所谓小偷只是个前来探险的学生,听说有鬼屋,跟同学一起跑来看,被误当成小偷。 学生声称自己和同学头天晚上打算进14号院鬼屋,被一老头拦住。亲自开门带他们进的17号院子,并且说“我救了你一命”。学生独自进屋看完打算出去,才发现门被锁,使劲摇门被治安大妈发现报了警。 学生被救出来时已经被吓的尿裤子,身上还有一股生肉味。 警察录完口供发现院子有问题。院子早已锁死,在没破坏任何现场的情况下,他是如何进去的?所谓老头开门带他们进去只是学生说的,并无任何佐证。老头为何会说“我救了你一命”这种话?为何身上有一股生肉血腥味? 于是当时办案的警察又重点调查了这两个院子,但没任何发现。 后来一老头遛狗,狗走到一处草地突然咬住来一块尸块,老人觉得可疑,于是报了警。 警察在附近又找到几块尸块,但仍没有线索。 过了几天,居委会报警,说14号院某人住的两间屋子特别腥臭,招了不少苍蝇,怀疑有问题。警察前去调查,才发现出了事。 院子极阴冷,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警察进屋后低头发现脚被泡进血里,整个屋子地面全被血泡满了。后来警方在屋子里发现了17块碎尸,分属于两个人的,其中一个人在警方到之前被杀。 整个案子一共有四个被害者。 凶手被抓后,承认是一个女人逼他干的,并且供出了这个女人的详细信息。 但是警方调查女人时,发现这个女人早在6年前就已经在14号院被人用刮胡刀杀死了。凶手根本不可能认识这个女人,更不可能知道这个女人家里的所有事情。 更离奇的是,在警察之前来此调查盗窃案的那晚,凶手刚杀完人。抛尸时同样碰到过那个老头,和学生描述的一样。 然而在调查自称住17号院的老头时,发现根本没有这么个人,线索又中断了。 虽然案件凶手已经抓获,但是一些动机、细节仍然没有调查清楚。当时经过这件事的警察都觉得邪乎,私底下都认为跟鬼有关。 至于真相到底是什么,恐怕也没人说的清楚了。2.东城区东交民巷宗人府夹道凶宅 旧时宗人府那一带的夹道处,有一宅子,就是现在的北京东交民巷,曾经有一清朝官员租住在那里。

东交民巷使馆建筑刚住进去,家里一老妇人就被鬼附身了。鬼说:“我住这几百年了,没人敢打扰我。你们搬进来又是扫地又是点灯,为什么不给我的房间点灯?凭什么让我住又黑又暗的屋子?” 这家人这才知道这房子里闹鬼,赶紧让人把房间都点上灯,以求息事宁人。 谁知鬼又说:“虽然屋子里亮了,但我还是不想跟你们住一起。给你们三天期限,要再不搬走,就别怪我翻脸无情。” 主人不想搬家,就没把这话放在心上。 过了三日之期,客厅里养的金鱼突然一一飞起来,落到地上死了,鱼缸也都碎了,只得让人把鱼缸碎片扫到墙角。 第二天一看,鱼缸和鱼都在桌上,鱼也好好的游着。 可是从此屋子里摆的盘子、瓶子、镜子等隔三差五的就被砸碎了。 主人实在是受不了这样,就仓忙收拾东西带着全家搬走了,留了一下人看门。 谁知隔天回去取家具时,怎么叫都没人开门。破门而入,发现仆人赤身裸体跪在院子里,已经死透了。 这下房子更不能住了,匆忙把家具搬走再也不敢回来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

“劲松鬼楼”本叫“劲松小区”,是北京城里最大的住宅区,贯穿东南地段的二环与三环间,整条主干大街修建得豪华亮丽,二侧高楼耸立,人行道上有法式的洋漆坐椅,欧式的花池、古桐色的造型栅栏,所有的建筑物都被涂上颜色,或是典雅的富贵灰、宝石蓝,或是艳丽的橙黄、砖红,显得生机勃勃,象是七个小矮人的森林城堡。

这么高档的小区一般人当然是住不起啦。据说相声艺术家姜昆、李文华他们都住在这个小区里面。但是有谁会想到二十年前这里还是南城最大的乱坟岗。这里从鬼住到人住,一场人鬼争地大战一直在明争暗斗着。但人怎么斗得过鬼呢,很多人都因为劲松鬼楼的各种诡异事件而搬走了。

84年左右北京发生了件大事,当时人们、尤其是住在劲松附近的,个个都是人心惶惶的。

大家都在传说某幢楼闹鬼,每当天黑,一进那个楼门,就能听到凄惨的哭声,在你耳边萦绕,并可以看到周围鬼火闪烁,而楼道里的照明灯也忽明忽暗,足已吓破人胆。而到了夜深人静家家进入梦香时,门外却热闹非凡,聊天儿的、搬东西的、打架的、骂孩子的声音都清清楚楚,但当人们打开房门,声音骤停,只留下探头观看的邻居面面相觑。

当时的劲松鬼楼是新建不久的,搬进去的住户只有一半左右,发生了这件事,楼里的住家又纷纷搬走了,只剩下空楼。奇怪的是人搬走了,鬼好象也跟着走了,整个空楼安安静静的。

于是有些实在没房住的人家又悄悄搬回来了,开始几天平安无事,直到那天,有一个老太太晚饭后溜弯回来,上了楼梯看到有个披着长发的女人在自家门前站着,老太太纳闷,不认识呀,便问那个背对自己的女人找谁。

问了二遍,也没有回应,老太太便一边叫屋里老伴和儿子的名字,一边上前拉她一把,想把她推到一边自己进屋去。

女人被拉了一下就慢慢地转过身来,就着楼道昏暗的灯光,老太太看见了她的正面,吓叫一声痪在地上晕过去了。她的家人听见叫声来开门,看见母亲不醒人事的躺在地上,马上把她送到医院抢救。

劲松鬼楼 84年左右北京发生了件大事,当时人们、尤其是住在劲松附近的,个个都是人心惶惶的。大家都在传说,说相声的李老住的那幢楼闹鬼,每当天黑,一进那个楼门,就能听到凄惨的哭声,在你耳边萦绕,并可以看到周围鬼火闪烁,而楼道里的照明灯也忽明忽暗,足已吓破人胆。而到了夜深人静家家进入梦香时,门外却热闹非凡,聊天儿的、搬东西的、打架的、骂孩子的声音都清清楚楚,但当人们打开房门,声音骤停,只留下探头观看的邻居面面相觑。 当时那座楼是新建不久的,搬进去的住户只有一半左右,发生了这件事,楼里的住家又纷纷搬走了,只剩下空楼。奇怪的是人搬走了,鬼好象也跟着走了,整个空楼安安静静的。于是有些实在没房住的人家又悄悄搬回来了,开始几天平安无事,直到那天,有一个老太太晚饭后溜弯回来,上了楼梯看到有个披着长发的女人在自家门前站着,老太太纳闷,不认识呀,便问那个背对自己的女人找谁。问了二遍,也没有回应,老太太便一边叫屋里老伴和儿子的名字,一边上前拉她一把,想把她推到一边自己进屋去。女人被拉了一下就慢慢地转过身来,就着楼道昏暗的灯光,老太太看见了她的正面,吓叫一声痪在地上晕过去了。她的家人听见叫声来开门,看见母亲不醒人事的躺在地上,马上把她送到医院抢救。老太太醒了以后还吓得混身哆嗦,断断续续地说了事情的经过,原来那个女人转过身子,老太太看见她的那一面也是个长发披肩的背影!可怜这个老太太被吓得不能下床了,还整天疑神疑鬼,絮絮叨叨不知所云,最后只好被送回乡下老家休养。 375是一路公交车,现在是从北京西直门站开往颐和园北宫门,具体路线是从西直门出发一直向北走学院路,经过语言大学、清华大学等等七八个知名学府,最终到达颐和园。出事的时候,375路还在跑圆明园到香山的线路。 在北四环修建之前,清华大学以西非常偏僻,或者用另外一个词形容更好――荒凉。尤其是到了冬天,北京的西北风一刮起来,真是呜呜做响,街道上经常一个人都看不到,那时375路经过的道路还全都是正反双道的小窄路,过了圆明园以后,马路两边都是荒野,一丛一丛几十米高的参天大树,当然也就少不了乱坟岗子。 具体是哪一天,给关啸讲鬼故事的人已经记不清了。总之,是个冬天,西北风嗷嗷的,地上早就结满了冰。 375的夜班车是22:00从圆明园发车,一般情况下,末班车全程总共不会超过10个乘客。 发车的时候,车上一共有七个人,375是两节的大公共,标准配置是一个司机两个售票员,前门一个后门一个。375前半节座少,后半节坐着四个乘客,一对小夫妻,还有一个老头和一个小伙子一前一后坐在单人座上。车一开起来,寒风顺着门缝窗缝嗖嗖地向车里灌,包括售票员在内所有乘客都缩着脖子。 圆明园出发后马上就是颐和园,接着就是颐和园北宫门,整个375路沿线也就这两站还热闹点,有几片平房还有点小饭店,过了北宫门之后大概是第二站。 突然,司机在前面用京腔骂上了:“操,这他妈的都什么事?平时一路上连个鬼影子都看不到,今天见了鬼了,还他妈的不在车站上等车,跑到这里晃手有个屁用?” 大家顺着车灯一看,在前面一百多米外,有两个黑影冲公共汽车招手。 北京人大部分都是刀子嘴豆腐心,虽然骂骂咧咧的,但是真遇到事了,肯定不会掉链子,前门的售票员也说:“给他们停一下吧,这么晚了,他们也打不到车。”售票员说的对,别说当年那荒僻,就是2008奥运会前后,晚上10点以后想打车去香山,一般的出租车司机都得寻思寻思,说不定还要到派出所备个案什么的。 公共汽车吱――扭――一声停下了。 中门一开,车下上来两个人……哦……不……是三个人,两边各一个人中间还夹着一个人,中间的人披头散发一直垂着头,就这样脚不沾地地被架了上来。 车上所有人包括售票员都被吓坏了,两边两个人竟然都穿着清朝的官服,背后还拖着两根大长辫子,在车厢昏暗顶灯照射下,两张脸泛着惨白。 他们上车后也不打票,三个人一屁股挤在一个两人座上,一动不动向前看。 后门的售票员胆子还挺大,和其他四个乘客说:“大家别害怕,估计是附近拍古装戏,说不定喝多了,也没有换衣服。” 这么一说,车上乘客还真就信了。颐和园和香山之间遍布古刹,不少人在附近拍戏,前几天晚报上还说,黎明主演的《雪山飞狐》还是《飞狐外传》正在西山大觉寺拍戏(距离375路公交线不过几里地)。 就在这时,那个老头突然转身给了后面小伙子一拳,接着就嚷嚷起来:“嘿……你个小东西,你没事你踩我干啥?我不理你,你还三番五次地踩。” “没有哇,大爷,你搞错了吧,我怎么会踩您呢?”小伙子一脸冤枉。 “小兔崽子,不知道你爹妈怎么教育你的,就这么对待老人?信不信我替你爹妈揍你!”老头说话越来越不客气。 车上的乘务人员和后面的小夫妻都皱起眉头,如果不是看是个老人,他们早就替小伙子说话了。 “我真没有!大爷,你别冤枉我!” “还不承认!”老头手脚还挺快,一把就薅住小伙子的脖领子:“你跟我下去,咱俩去颐和园派出所说理去!走!” 谁被人薅住领子也不会高兴,小伙子也激眼了,一把反薅着老头的领子,两个人拉拉扯扯就下去了。 下去的时候售票员还说了一句:“小伙子,看好我们的车号,民警同志有问题,和我们联系。” 375路末班车尾巴冒出一股黑烟,很快消失在西面的山路里。 老头直到这车走远了,才长出了一口气,然后放开小伙子。小伙子还吵吵呢:“走啊,派出所去,颐和园派出所走上就半个小时,走!” 老头瞪了小伙子一眼:“走什么走呀,刚才要不是我,你就死了。” 小伙子还不明白呢。 老头接着说:“刚才最后上去的三个,都不是人,他们都是鬼!” 西北风呼呼一吹,四周又是黑乎乎一片,小伙子一下子吓出了一身的冷汗:“真的假的?大爷,你可别拿我开涮,我胆子小,我们家还是计划生育,就我一个孩子。” “骗你干啥,你这小伙子看事一点都不仔细,你没有发现?他们三个上来的时候,全都没有影子!我在骂你之前,用手指给你比划好几次了,你都不理我。走,快去报案吧。” 一老一小跑到派出所去报案,结果小伙子和民警还挺熟――他是警校的学生,在颐和园派出所实习过。民警同志也就是看在他实习过的份上才没有骂他是神经病,只是让小伙子和老头在派出所专用那种信纸上写了半天情况报告,又留下电话住址7a64e4b893e5b19e31333335323439,把两个人给打发了。 结果,第二天一大早,出事了!公交汽车总站打电话给市局报案,昨天晚上,375路公共汽车末班车和三名司乘人员失踪!后来,根据电话和地址找到了昨天晚上报案的小伙子和老头,也就在同时,失踪的375也找到了,竟然是在100多公里外北京密云一个山沟里。车外是一大堆熊熊燃烧的篝火,车上只有三个死人,才过了不到24小时却已经高度腐烂了,从衣服上能看出是司乘人员。 更让人惊讶的是,375末班车只有很少的汽油,根本不可能一口气跑100多公里。警察敲了敲油箱,油箱竟然是满的,伸进根管子吸了一下,三四个刑侦大队的老警察脸瞬间就变白了――汽车的油箱里根本不是汽油,全都是红彤彤的鲜血。 这事很快就传遍了,后来,晚报、日报、青年报等各大媒体为此事公开辟谣,一再声明,纯属子虚乌有。再后来,在375路公交车司乘人员的强烈要求下,375路改线,也就是后来的西直门到北宫门。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