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奇闻吧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最新亲历灵异事件_讲讲我亲历的几个灵异事件_三毛亲历灵异事件

作者:admin 时间:2020-11-08 10:01:38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亲历灵异事件图片

上周的星期3,那天我休假,然后约了几个朋友晚上去喝酒,就在一个街边的小摊子上。那晚上有两个妹子,所以喝的比较激进,啤酒那就是一口一罐,瓶装的我们都不喜欢喝,喝的是罐装的百威。我也不知道和他们喝了多久,我中途吐过两回,后来我实在是顶不住了,就和他们说我先走了,那晚非常正常,人也比较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就走到了一个宾馆前,那时候我昏昏沉沉的,左拐右拐就好像我十分熟悉这儿的大街小巷一样,最后摇摇摆摆的停在了一个很老的宾馆前面,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来这儿不回家,印象中就好像这儿就是我家一样。

一进去就闻到一股很陈旧的味道,后面我也记得不是特别清楚了,只记得我好像在柜台随便开了个房拿了钥匙就上去了,好像是在二楼206房间,打开门就算我醉的很死了还是在那清醒了一瞬间,这味道太大了,好像是几十年没人住过的那样,房间里面特别压抑,好像胸口堵住了东西一样。因为我实在是太困了所以只清醒了一小会儿我就躺床上睡着了。

不知道是凌晨几点,尿意把我憋醒了,这会儿头很疼,但还算比较清楚,房间里有灯,那种床头的小夜灯,应该是我开的。也没多管,直接冲向厕所,厕所很小,只有一个蹲厕和一些简单的设备,连镜子都没有。

我直接就是拖脱 了裤子就尿,因为憋太久,所以我在尿的时候舒服的闭上了眼睛,睁开眼睛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看不到任何东西,不知道是不是外面的灯关了,一片漆黑,我摸索着凭回忆往外走,但是我摸到我身后不是门,是一面墙,摸了摸四周,都是墙!没有门!那一刻我直接清醒了,头皮都炸开了,我想到了打火机,于是就去掏打火机,一模兜,没有!什么都没有!

什么 声音 都没有 ..我真的 要崩溃 了 , 要不是我见过的 比较 多, 不然那晚 我 可能 熬不过去 了 。

盆 里面 一点 ,而且 厕所 里面 有 灯的 开关 , 基本 棱棱角角的 设施 非常 多 , 和我 昨晚 碰到 的 完全 不一样 ! ! ! 简直 就是 换了 加家 酒店 一样 ! !

我们村子经常会发生一些无法解释的灵异事件,经常听别人讲,虽然害怕,但是,毕竟不是亲身经历的,所以,也就没有真的那么怕了。

三毛亲历灵异事件图片

可是没想到,这样的心情没维持多久,我就真的遇上灵异事件了。自那以后,那种对于鬼怪半信半疑的态度已经完全不见了。

我深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诡异的东西存在,因为那一次亲身经历的灵异事件让我无法释怀,那种真实可怕的感觉让我现在想起来依然毛骨悚然。

我清楚的记得,02年,也是我刚上初中的那一年,由于我们家是农村,初中也是在镇上的,家里和镇上有点距离。而且路上很偏僻,有一天我同学喊我去他们家玩,当时想着这么远,不敢去,但是隔壁邻居有个好朋友,和我玩的很好,我们都叫他强子!

强子和我玩的很好,我就喊他和我一起去同学家玩,有吃有玩,在我的怂恿下,他同意和我一起去了,,那天白天去到镇上到了同学家,玩了一天,不知不觉到了晚上八点多,感觉晚了,我们要回家,但是想想,那回家路上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

在告别同学家以后,我和强子徒步回家了,!晚上八点多了,那时候天够黑了,好在同学借了个手电筒我们!一路上我是最怕的一个,因为之前我有过和我爸我叔的那段经历,实在是怕的要死。可是强子是个无神论者,胆子很大,鼓励我说,不怕,有我在你怕什么!

1、是否真有魂魄做短暂的驻留?

2、梦魇是否都和特殊境况相关?

玩家亲历的7大灵异事件图片

春节期间,老姨家的表妹终于以32岁的高龄出嫁了。借着我老公当副总的光环,老姨力邀我们出席远在河南的婚礼并让他致辞。婚礼前一天,表妹给我讲了她的故事。 上大学时,她曾谈过一次卿卿我我与吵吵闹闹兼备的恋爱。毕业前的一次大吵后,他们彻底分手。表妹说,那天她情绪非常低落,买了瓶白酒,就着两袋小咸菜,喝了半瓶多。醉意朦胧中,梦见一个男生搂着她说:春暖花开,也要注意保暖啊。表妹说:春暖花开,我也要绽放。男生说:我看着你盛开。表妹对我说,梦中她没看清那个人的长相,却清晰看到了一个地址信阳。

讲讲我亲历的几个灵异事件图片

毕业后,表妹放弃了老姨父安排的工作,抗住了老姨的怒目和泪眼,只身去了梦中的城市河南信阳。那时,我们一致认为表妹因受到失恋的打击而远离故土。表妹是个爽朗而倔强的东北女孩,十年来干过药品推销员、超市收银员、餐厅服务员、社区保洁员等各种与她的大学学历、专业知识不匹配、无关联的工作。她说,之所以在信阳坚守这么多年,就想验证那个梦。 表妹说,去年初春时节,在某社区当保洁员的她,坐在凉亭里休息,看着蒙蒙细雨滋润着满树桃花。正在心旷神怡之际,背后传来一声呵护:虽然春暖花开,也要注意保暖啊。这句梦中的关爱,十年间已不知在她脑海中重现多少遍,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表妹低声说:春暖花开,我也要绽放。那人道:我看着你盛开。 梦中的情景,竟然如此精准地再现,表妹顿觉苍天有灵。 此后,他们相爱了,那人是社区的保安,他说关注我表妹好久了。他们在一起更多的是卿卿我我,而没有吵吵闹闹。表妹向他讲述了自己的梦以及十年来的寻梦,并问他,你是否也做过相同的梦。他诚恳地说,没做过。表妹很失望。他缓缓地说,你和我妈同名同姓,但她已经不在了。

这些年,郑州夏天流行吃螺蛳大虾,但在黄委会这一带从来没见过这种地摊。以前黄河上的人有两种东西是不能吃的,螺蛳就是其中之一。我听我爷爷说过,以前黄河上每年都要淹死很多人,这些人全是夭亡,阴间也不要,还阳也不可能,只能化成冤魂,躲到螺蛳壳里,螺蛳头上黑黑的一团就是那股戾气凝聚而成。不过这只是传说,估计现在说出来都是无机无稽之谈了。但不知道为什么黄委会这一段的确没有卖螺蛳大虾的。

不过有一件是真的,有个解放前就在黄委会的老头,姓吴,最早是河工出身,后来到机关里做后勤,就住在黄委会二宿舍。二宿舍门口有个粮店,粮店前经常有一个夏天卖汽水冰棍的老太太,就是他一家子。老吴有一个儿子,我们给他起的外号叫吴汉(谐音武汉),从小调皮捣蛋,老吴说的话,他都反着来。老吴比较信解放前那一套,不让吴汉吃螺蛳,吴汉偏吃,而且去金水河里摸很多,拿回来还让他爹娘吃。那时候我们都是七/八岁,老吴没办法,有一回说,孩啊,你不听爹的话,过三十年你就知道了。

后来吴汉参军,转业回来又到黄委会,结婚生子,一切平安。其实吴汉不是特别喜欢吃螺蛳的人,但他爱喝酒,郑州人夏天经常在外面喝酒吃螺蛳,所以下着酒,吴汉吃的螺蛳也不少。这一年夏天,吴汉开始头痛,不知道啥原因,去黄河医院全身查了个遍,什么毛病也查不出来,但就是头痛得想打滚,觉得象有个东西在脑袋里爬来爬去。

肯定不是鼻涕!吴汉老婆吓一大跳,还没等她叫醒吴汉,吴汉已经腾地一下从床上蹦起来,捂着脑袋嗷嗷大叫。全家人慌得不得了,赶快送到黄河医院,可还是什么也查不出来,病危通知都下了。全家人24小时不离左右,吴汉的爹自从吴汉媳妇说吴汉鼻子里发现过一个怪东西后比较仔细,一眼不眨地看着,后来发现吴汉只要说不痛,睡着以后鼻子就一躬一躬,好象有什么东西要向外爬,终于有一天,那东西露出来一截,绿莹莹的,身上一道一道环纹,老吴当过河工,眼疾手快,两个手指一捏,把那个东西硬生生地捏出来了,是一条一寸多长的蚂蟥。仔细算算,这事距当初吴汉吃螺蛳正好有30年。

高校扩招以前,河南医学界的最高学府是河南医学院,后来改名叫河南医科大学,虽然现在划归郑州大学了,但很多公交车站还是用医学院这个名字。叫医学院的时候,金水河正好流过整个校区,分为教学区和宿舍区两个部分,当时的女生楼在校区最南端,紧临中原路,现在改成了郑州大学附属的口腔医院。出女生楼就上了金水河堤,河堤自西南向东北穿过校区,到建设东路,一共建有四座小桥,一座大桥。从这段金水河堤走过的人,会发现河堤两边的树高大参天,比其它地方要茂盛许多,但即使是夏天也感觉不到凉爽,而是阴森森的,毛骨悚然。其实树长得高,并不是水源丰足,而是树下面埋了很多人体。

医学院离不开人体解剖,前苏联帮我们建设河医的时候,解剖完的人体就埋在金水河两岸。后来老毛子走了,河左岸埋不完了,又开始埋到右岸,后来,右岸埋得比左岸多,所以从地图上可以看出来右岸的树(用红线标出)比左岸(蓝线)更为旺盛。埋人体最多的地方是红圈标出紧邻教学区的那座桥的左岸,浓荫蔽日,巨大的树冠象一只巨手将整个地区完全覆盖住了,夏天也不见一丝阳光。学医的学生都比较用功,晚上会学习到很晚,这座桥是回宿舍的必经之路。桥边树下有几个小地摊,经年叫卖夜宵。

有一家卖馄饨的小摊,只有一个女摊主,三十多岁,干瘦,寡言,她卖的馄饨皮薄馅厚,汤头有一种奇特的香味,中人欲醉,而且她从天黑开始卖,一直卖到宿舍楼熄灯,别的摊主都走了,她也不走,还把垃圾都收拾到一起,挖个坑埋掉,这样卖了两年多。有一年新生入学以后,有个来自河南西部山区的新生晚上经过这里,发现摊主非常面熟,仔细想想原来是邻村的赤脚医生,就很热情地叫了一声摊主的名字,摊主震了一下,说:你认错人了,我不叫这个名字,也不是豫西的。新生说:怎么会不是?咱俩口音都一模一样。但摊主就是不承认。新生以为可能是怕认了老乡,白吃她的馄饨不给钱,就没有太在意。直接回宿舍了。

回到宿舍讲起这件事,别人告诉她那家的馄饨特别香,校外还有人专门跑过来品尝。都是刚认识的新生,她看时间不晚,就叫上宿舍的人一块去尝尝。一共四个人,要了四碗馄饨,别人的早上了,她的还迟迟没有端上来,催了好几次,心想这摊主怎么回事,不认老乡,吃个馄饨也这么慢,等她的馄饨上桌,别人已经把馄饨吃得只剩下汤了。

别人的馄饨汤上都飘着一层半月型黄黄的油花,大老远就飘出一股酥香,香味发甜,发腻,闻起来全身松软,有点象春末发困,昏昏沉沉想睡的感觉,端给她的却一眼能看到碗底,一点香气也没有。旁边人一看她的馄饨,说:你看你老乡多照顾你,清汤白水,啥也没有,你尝尝我的,多香!她接过别人的碗一看,啊地大叫一声,碗掉在地上,碎了,馄饨汤洒了一地。转身一看,馄饨摊还在,但卖馄饨的摊主已经不见了。后来那个摊主再也没有出现过,但那个女生什么也没有说。

我亲眼看见过灵。我是河南鹤壁市山城区的一个基督徒,我从 十七岁开始信主,至今已17个年头。我所讲的是2007年七月我亲眼看到的,我家是旧楼,南面有幢新建的楼,2007年刚建好,七月正刷 墙漆,那天是个早起七点半我睡醒后,就到阳台祷告,祷告之前很正常没见什么异常,可是我祷告完突然发现南面那幢楼檐上出了个人 形,立体的有三层楼那么高的男人形体,形体非常健美,肩宽腰细,他黑色半透明,能透过他的身子看见南面的蓝色天空,而且我仔细看 出他的胸部中缝,我揉揉眼,不确定,我打开莎窗,看的更清了,他的头朝向西北方向,我看他时他就扭头像东来看我,脖子和下巴清晰分 明,这时他在楼上蹲了一下,之后一跃跳下了楼,我很震惊,当天我把看到的告诉了我的邻居和家人,没人信,第二天不知怎么搞的那新 楼刷墙漆的钢绳断了摔死了人!在之后他就出现在我的梦里告诉我未来的事情,保括512大地震,他知道未来,他是哪里的灵?我很疑问。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八中出过一起著名的杀人事件,一个学生先在教室和人打架,后来又躲在厕所里将老师用猎枪打死。事后,八中从初中、高中兼有的完中改成了初中,在校门口也新修了一座流水的假山,造山是取镇邪之意,水是路,是财,送走邪气,带来新的生机,可惜,这座假山有一个重大的细节被忽略了,山上造了很多松鹤、凉亭、小桥,这就代表了驻留,所以邪气被留住,因此外界传说八中一直有一个杀人鬼,而且八中发展到哪里,这个杀人鬼也跟到哪里。

八中校内有一个塑胶运动场,当时八中本校和分校都在一起,共用一个运动场,只是学费不同。八中没有住校生,家属区和校园是隔开的,所以,这个空旷的运动场在晚上是没有人用的。夜深人静,整个校园只剩校门有一个保卫人员,运动场没有灯光,又离校门很远,从校门望过去只能看到运动场上黑漆漆的一片。但声音可以传得很远,尤其是深夜,万籁俱寂的时候。

五月的一个晚上,一个保卫听到教学楼(见图中红圆)里有声音,而且声音很大,扑扑通通地像有人在搬东西,又像有人在打架,保卫站在校门口向教学楼望了望,没有一丝亮光,保卫以为是隔壁印刷厂里的响动,可印刷厂也是一团漆黑。过了一会,像有人在教学楼里跑上跑下,教学楼的总电源在教学楼一楼西南角,保卫准备过去开灯看看。去教学楼要经过运动场,还没走到运动场,教学楼里就变得和往常一样安静了。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推荐阅读:水过滤吸尘器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