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奇闻吧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鬼故事之索命画作

作者:admin 时间:2020-12-20 10:02:32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豫州刺史

近期比较出彩的一部恐怖片,前半部分铺垫很好,能够吸引观众,踏入鬼魂禁地。本片将视角对准网络连载漫画本身,酝酿了一个奇幻与现实纠缠,并融合悬疑、惊悚等元素的异色故事。故事的设定是只有含冤屈死的鬼魂才会来讲故事,并且这些屈死的鬼会找事主索命,而谁能够听到鬼魂的故事呢,先是姜知允的好友赵瑞贤,后来姜知允杀赵(赵阻止姜发表)而获得她听鬼讲故事的能力。当红网络恐怖漫画作家姜知允(李诗英 饰)新作接连问世,备受好评。而生活中她似乎越来越分不清现实和虚幻的界限,不仅经常遭遇极度逼真的恐怖噩梦,身上还常出现莫名其妙的伤口。某个夜晚,姜作家的责编徐美珍以极其残忍的方式自虐身亡,而其死亡过程和现场惨状竟与姜作家不久刚刚发给她的新作内容如出一辙。未过多久,又发生了一起和漫画内容相似的殡仪馆杀人事件。盆唐警局刑警琪哲(严基俊 饰)和后辈金永秀(金显祐 饰)介入调查,并慢慢追踪到姜作家鲜为人知的背景。

赵瑞贤同学的父亲赵善奇开殡葬馆,妻子卧病在床多年,赵父不堪负担,终于又一天妻死,但将要入殡礼的时候赵父发现妻子还没真的咽气(不用开死亡证明么),遂狠心杀妻。从此赵父脾气暴躁,常常虐待小赵同学(其实就是和尸体关在一起),小赵遂获得听死去鬼魂讲故事的能力,看到墙面或地面就要画出来。遂被幸福小区居民以随意涂鸦而讨厌。

姜知允同学是个失败的漫画家,偶然一次看见小赵涂鸦创作过程中被欺负,路见不平一声吼,遂与小赵同居。

故事的设定是只有含冤屈死的鬼魂才会来讲故事,并且这些屈死的鬼会找事主索命。

一次小赵画了一个女孩被货车轧死(估计这小孩也错杀过生命,鬼魂告诉小赵说去索命),结果死了,死去孩子家人前来闹事,宣称要烧了她们的小窝。

小姜同学了解了小赵作画的能力,并利用她帮自己作画和创作故事(真实的故事),从而得到了肯定并被告知将要出版自己的画作。知道真相的小赵同学眼泪掉下来,作品不是你说借鉴就借鉴,于是烧了屋子。小姜不忍自己的前程就此断送,遂杀赵取画,并得到了小赵听鬼讲故事的能力(这能力也能传的吗),小赵被列入失踪人口。

讲故事给小姜同学的鬼魂真的如约去索命,姜的组长徐被(鬼)杀,(正常视角为自杀)。主角警察前辈(叫什么?)和他的小伙伴,热血小青年永秀前去调查发现可以炒作一下,恰逢赵父被索命,小姜赶到时赵父已断气,稍后赶到的警察将小姜列为嫌疑人。搜查时热血青年永秀发现了鬼魂讲给小姜关于自己当年误杀女孩珍美的事,并意外发现了姜的秘密工作室(这得有多不小心啊)。

前辈借机向小姜问出了有关小赵同学的故事,断定小赵有嫌疑并一同前去侦查。永秀骗小姜至小区后院击晕,并顺利将自己的行动透露给前辈。永秀挟持小姜至(珍美的家?)屠猪场,并在鬼魂向自己索命时被前辈救下,前辈不小心枪杀了永秀(敢不敢再不下心点)。遂将一切掩饰为永秀自杀。上司觉得炒作过头,遂想就此结案。

事情还没完,前辈无意中发现小姜之前的作品,作品中的死者都是真实事件翻版,于是起疑,在确定小赵已死的前提下,真相只能是小姜杀人(职业精神给赞)。

前辈和小姜在秘密工作室大战,小姜通过心理战揭示了前辈误杀永秀的真相(如我所料),前辈遂被鬼魂永秀索命自杀。

新任知县蔡子西这天早晨接到报案,说是手下捕快头目之一的丁二葵不知何故突然暴死在中。蔡知县于是带了仵作等一干人众匆匆赶到死者宅第,见自己的副手孙县丞已然提前到达,并且正在维持着秩序,免得看热闹的人破坏了案发现场。

蔡知县听过后倒没有现出什么惊异之态,可其他人却瞪大了眼睛面面相觑。尤其是一脸不安的孙县丞凑到蔡知县面前提醒说:大人有所不知,本地老百姓世世代代都信奉蛇神,每逢初一、十五都要摆供焚香,祈禳蛇神保佑全家安康。可一旦有人触怒了蛇神,它就会显灵发威而夺其性命。

不仅众人对此瞠目结舌,就连蔡知县也不禁感到满心疑惑。难道果真是画上的蛇夺去了丁二葵性命?可丁二葵在哪方面冲撞了蛇神而遭致残忍的惩罚呢?尽管蔡知县作了精心地调查和了解,仍迟迟未能解开丁二葵身死之谜。饱读诗文的他并不完全相信所谓的蛇神显灵杀人之说,冥冥之中觉得案情并非如此简单,也许有更多的蹊跷隐藏在幕后。

蔡知县正在苦苦思索如何能查获杀死丁二葵的真凶之际,又一起同样的离奇命案骤然发生。城首屈一指的富户金虎在家中被毒蛇咬死,凶手就是挂在其卧室中的一幅《百蛇图》,画上的数十条蛇居然在夜间悄悄复活爬到金虎床上活活咬死了他。等家人发现这幕惨景时,金虎早已绝气身亡,而那些嘴上沾染鲜血的毒蛇又重新回到画面中,瞪大凶残的绿眼睛看着死者。

由于相继发生两起蛇画夺命事件,整个城变得人心惶惶起来。人们恐惧地认为,惨遭身死的丁二葵、金虎或是没有及时认真供奉,或是亵渎了蛇神才遭致报复的。因此市面上的各种供拜之物竟然出现了脱销现象,人们不吝钱财地买下这些东西,天天焚香跪奉,唯恐惹怒了蛇神而遭来血光之灾。

蔡知县知道如果不尽快澄清案情真相,就难以稳定躁动不安的民心。他于是找来孙县丞,要求其尽快查清那些蛇画的来源。孙县丞领命后,很快回复说那些蛇画是从距城二十里外的青蛇观中购得的。

通过孙县丞的详细讲述,蔡知县晓得青蛇观是一座废弃的前朝道观。据说曾有一位带兵的将军路过并夜宿该道观时,不知什么原因亲手杀死了一条赤练蛇。当夜道观便着了火,烧死了那名将军和许多未来得及逃生的道士。从此,只剩下少许残屋的青蛇观便越发邪气起来,以至于再也没有人敢去供奉香火。但在几年前,从外地又来了一个须发皆白的老道人,居然将那些残屋休憩后不信邪地入住其中。可能是该道人善会驱邪避灾的法术,住在那里倒也相安无事。而就在半年前,那位老道人外出化缘时领回一个叫觉慧的年轻女道人,说是其当年未出家时失踪多年的女儿总算找到了。令人们称奇的是觉慧有一手作画的绝技,尤其是擅长画蛇,其用妙笔丹青绘出来的蛇简直栩栩如生。恰逢本地老百姓几乎家家虔诚地信奉蛇神,因此有许多人听到消息后络绎不绝地前往青蛇观购买蛇画,包括丁二葵和金虎家的两幅蛇画也是出自于觉慧笔下。

蔡知县为了搞清那些蛇画究竟有什么奥秘之处,就和孙县丞一起去青蛇观查访。果然正如孙县丞所说那样,坐落于深山坳中的青蛇观残破不堪,被大火烧过后焦黑的断墙至今犹存。蔡知县等人刚刚进入院落中时,不禁大吃一惊,只见树枝上、草丛间都爬满了大大小小的蛇。望着陌生的来访者,它们警觉地抬起头吐着血红芯子,发出的咝咝声令人感到不寒而栗。

当听说本地父母官来造访,老道人笑吟吟地迎了出来,并把那些吓人的蛇赶到大门外。双方彼此寒暄了一阵子,蔡知县就径直说明来意,要见一见觉慧和她亲手作的画。老道人稍稍犹豫了片刻,实在不敢违背知县大人的意思,于是唤来了觉慧。

蔡知县上上下下把眼前的女道姑打量了一番,觉得对方虽然眉宇清秀,但闪烁不定的眸子里隐隐透着一丝杀机。当着蔡知县的面,觉慧拿来一卷空白的绢布现场作起画来。时间不长,一幅惟妙惟肖的《飞蛇图》就展现在众人面前,蔡知县和孙县丞禁不住连声称道妙绝。

正在这时,一只猴子蹦跳着来到觉慧面前,撒娇似地在其怀里蹭来蹭去。老道人见状微笑说:大人不要见怪,只因为小女为了把画做得更好才养了一群蛇。毕竟蛇这东西犯性子时是要伤人的,故训练了一只对蛇极为敏感的猴子用以夜间防范它们。老道人说到这里对猴子喝令道:畜生,还不向知县、县丞两位大人问安。

当得知蔡知县决意买走此画时,道人父女表示要慷慨相赠。体恤民情的蔡知县莞尔一笑:如今你们正在筹集银两打算重建青蛇观,本官理应全力支持,就留下纹银五十两算是代表心意吧。出于盛情难却,老道人感激地谢过后收下银两。但是令蔡知县再度费解的是,当他领着手下人告辞离去时,总觉得觉慧在用一种愤怒的目光盯着孙县丞。

不管怎么说,蔡知县目前没有任何证据锁定道人父女就是作案凶手,只能叮嘱孙县丞暗中多留心对方动静。蔡知县回到县衙自己的府院书房里,把那幅《飞蛇图》悬挂起来进行仔细观察。画的最上边自然和其它绢布画一样,是根连结布帛的空心竹筒,下边就是绘在布上的精美画面内容了。

蔡知县为了查出觉慧笔下的画究竟有什么端倪,不顾潜在的危险,夜间一个人宿在书房里。时值盛夏,天气甚是闷热,蔡知县夜不能寐时就起来踱步,目光几乎时时不离开画中的飞蛇。就这样一连三天过去了,这幅画依旧还是原样,丝毫没有令蔡知县窥出任何破绽。他不免感到有些泄气,就派人去把孙县丞找来,准备商量下一步该怎么办。

孙县丞来到蔡知县的书房里,见蔡知县满脸倦色,知道他几日来没有好好休息,便劝慰说应保重身体,案子迟早会有水落石出那一天的。蔡知县一脸的无奈,让孙县丞再好好查看这幅画,如果确实没什么破案价值就把它撤掉。

见孙县丞对着该画也是冥思苦猜,蔡知县为了不打扰他,独自出去忙于其它事务了。而就在片刻功夫,有人听见书房里传出一声惨叫。等蔡知县闻讯赶到时,见到孙县丞嘴唇青紫,满眼透着惊恐地指着墙上的画:蛇,蛇,我被画中的蛇咬了一口未等他的话说完,浑身一阵抽搐后闭上了眼睛。

蔡知县目睹此情此景,断定问题就出在蛇画上。命人摘下《飞蛇图》平铺到桌子上,一点一点地再次认真查看。与此同时,他竟然闻到了从画中散发出一股腥臊的气味,而且像极了蛇身上应有的味道。循着气味,蔡知县把目光赫然落到了画上方的那根空心竹筒上,居然发现一端的盖子被启开了,气味就是从竹筒里发出来的。他把整张画立起来用力一磕,从竹筒里倒出一些动物粪便,找来行家一辨认,竟然是蛇粪。

蔡知县带着捕快赶到青蛇观时,果然见到那里空空如也。道人父女早已不知去向,留给蔡知县的只有一封陈述所谓蛇画杀人始末缘由的书信。

原来,在很多年前,城里住着一户姓宋的财主,别看宋员外家资巨富,却有着一颗慈善之心。一年冬天,他在路上救下一个饿昏的小乞丐,见其孤苦可怜,便带回家中收养。那名小乞丐自称叫金虎,因父母双亡生活无着落才出来乞讨,为感激宋员外大恩大德,遂拜他为义父。谁知狼子野心的金虎长大后,觊觎起宋家资产,企图以宋员外没有子嗣而乘机继承。不料宋员外偏偏老年得了一对龙凤双胞胎,金虎的满心期望为之落空,于是便勾结起因敲诈宋员外而蹲过大牢的无业游民丁二葵。两人感觉形单势孤,很难斗过根基深厚的宋员外,又极力拉拢官府中的孙县丞。孙县丞为巴结上司以求升官曾向宋员外借一大笔钱,遭到婉言拒绝后而怀恨在心,于是与金虎、丁二葵串通一气,想方设法陷害宋员外,诬告其勾结绿林匪盗反叛朝廷,最终使宋员外有口难辨落得个抄家灭门惨祸。

就在官府公差查抄宋家时,有一个家人抱着那对龙凤胎中的女婴藏匿起来,因而侥幸躲过了灾难。后来,那个家人带着女婴逃到遥远的外地一座道观,以父女的名义隐姓埋名过着清苦生活。女婴长大后,学得了一手驯蛇与画蛇绝艺,为报深仇大恨,与入道出家的义父悄悄回到城外的青蛇观。以出卖蛇画募款重修道观为名等待仇人上钩。果然通过孙县丞关系升为捕快头子的丁二葵与发了财的金虎先后到青蛇观购买了蛇画。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推荐阅读:知茶网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