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奇闻吧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郑州白庙灵异事件_泰国白庙黑庙灵异事件_阜阳白庙灵异事件

作者:admin 时间:2021-01-13 10:04:45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郑州的东大街是一条老街,新中国成立以前郑州只是京汉铁路上的一个小火车站(那时还没有陇海线),整个城市也只有车站前的两条阴暗的街道,东大街就是其中之一。

当时住在东大街南北两边的全是小手艺人、干力气活儿的、铁路上的、拉三轮车的等。东大街路南,靠近文庙附近有一家,老两口是黄河发大水从山东逃荒过来的,四十多快五十的样子,带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儿,靠拉水车卖水为生。

女大当嫁,当时十七八岁已经是年纪比较大了,因为家里穷,一直想找个家境好点的人家把闺女嫁出去。

但没有想到的是,女儿的肚子忽然慢慢大起来了,老两口整天送水,没有在家,不知道女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问女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对方能够明媒正娶,谈婚论嫁也是父母意愿之中,可女儿就是不说,老两口开始还能和言悦色,后来就开始打骂。当时这是一种没脸见人、非常严重的丑事,不止左邻右舍,整个东大街都沸腾着,等着看笑话。

可那个女儿始终不说一个字,后来有一天晚上,吊死在文庙东边的一棵槐树上。老两口可能觉得伤心或是丢人,后来就不知下落了。但到底是谁把女儿的肚子弄大的,女孩至死也没有说,也没有人知道。东大街的人都觉得女孩死得冤。

直到现在,郑州人还比较爱吃槐花,女孩死那年估计也是如此。她死的时候是冬天,转眼春暖花开,槐花盛开,一股股甜香吸引了很多小孩来够(郑州人不说摘,说抅,摘的意思)。大家都忽略了女孩吊死的事。因为树高,小孩把低处够完以后就叫大人帮忙。有一个裁缝,姓张,20多岁了,小孩够的时候他站在树下看,没想到有棵树枝忽然被小孩拉断,一下子戳到他的眼里,把眼珠挑了出来,血乎乎地弹到天上。大人小孩全吓傻了。张裁缝过没几天就死了。

一个张字音没落,只见槐树上顶上突然劈下来一道闪电,把拉三轮的从头到脚瞬间劈成一截黑炭。槐树下的人虽然个个胆战心惊,但全都没事。

连出了两起意外,大家就觉得这槐树邪门了,后来想到吊死在树上的女孩,就有人提议把这两棵槐树除掉。

建议归建议,这事要文庙的人说了算,但大家都躲着槐树走。不过文庙一直没说要除树。

雷劈人之后秋天很平静,到了冬天,有一天刮大风,当时郑州还没有黄河防护林,一刮大风,飞沙走石。一列运兵车在火车站停靠,有队士兵下来转车,当天晚上走不了,军官让士兵自由活动一会儿,在市里吃完饭再集合。有两个新兵,转悠到东大街上,那天风大,街边的小摊全收了,东大街上冷冷清清的,这两个新兵心想这么冷,连个避风的地方也没有,一眼看到那两棵槐树了,他俩就站在槐树下避风。站了一会,心想不如砍点枯树枝,生个火烤烤,暖和暖和,就把刺刀拿出来了,树高,他们拿枪上的刺刀去砍,没想到有个新兵的刺刀没上好,他一使劲,刺刀飞到天上,直直地落下来正扎进自己头顶,当时就头破血流,咽气了,说是死的那个士兵也姓张。

发生这件事以后,东大街的人啥也不说直接把那两棵槐树出掉了,但那两棵树原来的位置种什么也活不了。

这件事我不敢乱讲,只能点到为止,刚才去网上搜索,已经搜索不到相关内容,好在这件事发生没有几年,很多人都会有印象。

作为一个文物大省,河南省收集贮存展览这些文物的地方就是河南博物院。我们说的文物只有两种来源,一种是传世,就是祖祖辈辈世代相传,这种文物一般都在主人家里保存着,不会献出来给你;另一种就是考古挖掘,其实就是挖墓,更恶的说法是刨人祖坟,这是文物的主要来源,所以存放文物的地方气场一定要足够强大,绝对要压得住。

博物院的人整天和死人鬼物打交道,当然比我们寻常百姓更明白这一点。

那现在的博物院靠什么镇住阵脚呢?靠它的外形----金字塔。金字塔是一种非常神秘的建筑,但它给我们的第一印象是国王的陵墓,用国王陵墓的外形存放文物再合适没有了,但博物院的金字塔是上下两个一大一小一正一反结合在一起,下方大金字塔的塔尖做了改动,用一个小金字塔倒扣过来加在上面,它的作用是汲取宇宙的能量,同时把下面的大金字塔向宇宙发散的能量凝聚起来,这样在金字塔中工作的生人就不会受到影响。强调一下:博物院还有很多地方采用金字塔外形,也颇有深意。

后来,当时押解的两个人都到银行的金库干起了保卫,就在老头死的二七广场旁边的大金库,白天休息,晚上值班。

老头死的第六年,打死老头的保卫晚上和平常一样去上班,路过老头死的那根电线杆,路灯啪地响了一声,灯泡炸了,他突然觉得胃里辣得难受,一个劲地打嗝,眼泪直流,感觉像有人不停地往他嘴里塞辣椒。他闭紧嘴,咬紧牙,可感觉象有一双巨大的手撕开他的嘴,用一个大棒棰,向他的肚子里使劲杵辣椒,胃里象火烧一样,疼得满地打滚,满嘴吐血,牙齿竟然也带着血一个接一个地吐出来。血吐完了,人死的时候捂着肚子捂着没牙的脸,蜷成一团。

当晚,另一个打过老头的保卫并不知道同伴死的事情,还和平常一样晚上值班,金库一直很安全,从未出过任何事情,值班也就是睡睡觉。

当晚,他想睡睡不着,没有吃任何辣的东西,但胃里就是觉得辣得难受,辣得眼睛充血,不停地喝水,一闭眼睛就看到一个穿着破烂的老头站在一片坟地里向他招手,看场景怎么象是老坟岗?折腾了半夜,他实在受不了了,想站起来,突然头一晕,象挨了一枪托,一头栽在地上,头烂了一个大洞,人事不省。

当晚,金库莫名其妙丢了九根金条,因为他解释不清自己头上的洞怎么来的,别的值班人员都放了,他作为最大的怀疑对象,被关押了很长时间。吃了一些苦,但命保住了。

1975年河南板桥水库垮坝,打捞到的尸体10万多具,后续因缺粮、感染、传染引起的死亡14万,共24万多人死亡,与次年的最大自然灾害唐山大地震死人数相仿,比埃及阿斯旺水库垮坝还更祸害人。

板桥水库大坝,位于多灾贫困的河南驻马店地区,三门峡水库大坝之西南,是大跃进的产物,工程质量粗劣,又无正常维护,至灾害发生时,17个泄洪闸只有五座 能开启。1975年8月初,一场台风引发了当地历史上千年一遇的特大暴雨。河南泌阳县境内汝河上游的板桥水库水位暴涨,水库管理人员在没有得到上级命令的 情况下,不敢大量排水泄洪,而外地区石漫滩水库的大量洪水急骤流入板桥水库,加快了板桥水库水位暴涨的速度。

8月7日19时30分,驻守在板桥水库的34450部队军内的通讯设备向上级部门发出特特急电称:“板桥水库水位急遽上升,情况十分危急,水面离坝顶只有 1·3米,再下300毫米雨量水库就有垮坝危险!”仅仅7个小时后,8日零时20分,水库管理局第二次向上级部门发出特特急电,请求用飞机炸掉副溢洪道, 确保大坝安全。

可是,同第一封急电一样,这封电报同样没能传到上级部门领导手中。40分钟后,高涨的洪水漫坝而过。水库管理局第三次向上级部门发出特特告急电,并开启尚能移动的五扇闸门,此时水库已经开始决口。4时,当地驻军冒着被雷劈电击的危险,将步话机天线移上房顶,直接在房顶上与上级有关部门取得联系,报告了板桥 水库险情。同时,为及时报告水库险情,让下游群众紧急转移,在无法与外界沟通的危急情况下,驻军曾几次向天空发射红色信号弹报警。可是,由于事先没有约定 危急时刻的报警信号,下游群众看到信号弹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8日凌晨,洪水像脱缰的野马,冲出板桥水库的决口,以每秒6米的速度夺路狂奔,铺天盖地地向下游冲去。仅仅6个小时,板桥水库就向下游倾泄7·01亿立方 米洪水。至遂平县境内时,水面宽10公里,水头高3—7米。昔日人欢马叫的遂平县城,俄顷之间一片汪洋。沉睡在梦乡中的人们,在浑然不觉中被埋在水底,变 成水底的冤魂。

河南境内历史上发生过哪些大事件?【仲丁迁敖】商代中期后,商王仲丁将国都自毫迁于嗷(今郑州商城)。根据考古发现,郑州商城城垣周长近7公里,面积3.43平方公里,城东北部有大面积宫殿建筑遗址。在城内外还发现许多手工业作坊遗迹,并出土了中国最早的瓷器--原始青釉瓷尊。1974年发现的商代大铜方鼎高1米,是商代前期王室重器。郑州商城是当时全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也是我国城市发展到一个新阶段的标志。

1975年中国淮河上游,发生板桥、石漫滩水库群垮坝事件。垮坝水库计52座,死难人数超过20万,「压垮」全球同类事件。遗憾的是,真相被当时的中国当局严密封锁,郑义披露了当时骇人听闻的实况,以下为简要摘录。

1975年八月四日,淮河上游河南省驻马店地区连降特大暴雨。暴雨中心板桥水库一带,最大24小时降雨量为1060公厘,最大6小时降雨量为830公厘。前者刷新中国纪录,后者更是破了世界纪录。但因板桥水库素称「铁壳库」,无人对它的安全产生怀疑,事前毫无心防。

八日凌晨,板桥水库终于漫坝,当坝顶溢水深0.3米时,大坝溃决,6亿立方米的库水骤然倾下……溃坝时,形成一片水头高达5~9米、水流宽12~15公里的毁灭性「洪流」!前后几小时之内,驻马店地区沿著淮河兴建的52座大小型水库相继垮坝溃决,在直立如壁的高大水头下,60亿立方米的洪水如出匣猛虎,狂奔无阻,田园、村落、集镇瞬间化为乌有。

灾害造成的死亡数字众说纷纭,官方说2.6万,中国经济学家张建雄说有15万,中国水利专家孙越崎等八位全国政协委员发表文章说有23万。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推荐阅读: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