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奇闻吧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八一市场灵异事件_长治八一广场灵异事件_南昌八一桥灵异事件

作者:admin 时间:2021-01-13 10:05:59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中国的首都北京从古至今灵异事件一直没断过,像北京鬼楼之谜、北京故宫灵异事件、1988年北京故宫闹鬼事件、北京公交车灵异事件等等。小编今天要说的是北京朝内大街81号诡异事件揭秘,这个被传的非常神的鬼楼,其实并没有鬼,北京鬼楼之谜探秘志小编觉得谣言比鬼可怕。

长治八一广场灵异事件图片

中国的首都北京有一座有名的鬼宅京城81号,它闻名于世界,相信很多人都听说过。这里曾经是一个豪宅,但现在变成了无人敢靠近的鬼宅,一片荒废凄凉。北京鬼楼被传得非常的诡异,许多慕名前来的探险者也越来越多,北京鬼楼之谜因此也越传越神秘,其实这就是一座空楼,只是被大家以讹传讹,传得诡异。

南昌八一桥灵异事件图片

北京鬼楼坐落在朝内81号,是一座漂亮的三层法式建筑别墅。据当地的传说,这个豪宅是清朝皇帝为英国人建的教堂。1949年,居住在这个豪宅里的国民党官员抛弃了他的妻子,让她自己一个人面对未知的危险。这位太太精神奔溃并在他们的豪宅悬梁自尽了。于是很多人便相信,从此之后,她的鬼魂就一直停留在那个地方,导致很少有人敢在晚上独自进入那个房子。

这个曾经豪华的宅子就成了现在一副萧条的模样,只留下各种警示人们远离此地的涂鸦以及一地的空酒瓶和烟头。尽管这个宅子处在北京的市中心,尽管相同地段的小房产都能价值上百万,但是目前没有任何对这个宅子的改造开发计划。北京鬼楼之谜的传闻吓退了房客,而且这个建筑现在还被列入历史遗迹保护名单所以它不能被拆毁,只能翻新。于是,人们似乎都只是在等待它自己崩倒毁坏的一天。

在70年代人们就认为这个房子闹鬼。一个从小在朝内81号附近长大的北京居民在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时说。小时候,我们在那个房子玩捉迷藏,但是我们不敢自己单独进入那房子。在文革的时候还有红卫兵住在那个房子里然后都被吓跑过。大部分人相信那里的鬼故事,甚至连中国政府在几年前有过拆除计划但很快由于几个建筑工人神秘地失踪而搁置了,北京鬼楼之谜并不是所有人都如此认为。

近日,山西省长治市惊现灵异事件:于1995年死亡的长治市原轴承厂干部潘培香被人发现,在其死亡三年后竟于1998年出来买了房。

1、潘品香在阴间变了性:她与子女形成了“父子”“父女”关系;

2、灵异票据:1998年却开出了两年后:2000年才印刷的购房收据。

3、时间穿越:派出所开出了公元218年的死亡证明。

4、两个户口:潘品香户口在东大街,死亡证明却是长治市西郊派出所出具,典型的死后房嫂。

5、尸首异位:死者死亡家中,却惊现死亡于医院的证明。

以上不是传说,是发生在山西长治市的现实版聊斋。编撰这个灵异故事的是长治市工商银行行长助理、工会 左晓飞——一个在母亲去世后十四年不向自己的父亲尽孝,但在父亲去世后为骗取遗产,却抬出死亡多年的母亲,伪造种种假证据,伙同长治公证处伪造公证书,上演了一出灵异的故事。

1995年是长治体委副主任左福元最悲催的一年。这一年老左的妻子去世,身患高血压三级(极高危)等八种疾病的他开始了孤独的晚年生活。为了能有人随时照顾自己的生活,老左同杨爱菊女士生活在了一起,并于1998年1月13日在长治体育宾馆按传统举行了婚礼。此后,以长治工商局局长助理、工会 左晓飞为首的四个子女在长达14的时间里再也没有来过老左家一次,没有给老左做过一顿饭,洗过一次衣服。期间老左住院9次,子女没出过一分钱为老左看病,没为老左尽过一天赡养义务。

2012年4月13日老左溘然长逝,四子女如约而至,开始了遗产的争夺。当他们得知老左已立遗嘱将共同居住的房屋赠予杨爱菊女士。就串通长治市司法局党组成员、长治市公证处主任程伟军作出了虚假的遗嘱公证,遗嘱公证中老左全部财产由左晓飞继承。公证书及谈话笔录错误横陈漏洞百出,左福元的三处签字各不相同。

1,老左前妻95年去世,公证书却确认老左和前妻“共同”于98年购买房产,人死三年后参与买房,真是天下奇闻。

2,老左2002年取得房屋产权证,公证确认房屋为1995年的死者潘培香所有。人死七年后取得房屋产权,鬼魂保有遗产实属罕见。

3,公证书采用了伪造的购房单据。手写收款时间为1998年12月28日的房屋首付款凭据,经过公安局技术鉴定,印刷时间居然是2001年9月。

4,性别不辨:老左前妻潘培香本应该是女的,但公证书却将其同孩子的关系搞成父子、父女关系。

5,公私财产不辨:将国家所有的公租房认定为私人共同财产。

6,为了补办公证,左晓飞还提供了时间为218年的死亡证明,在证明中居然由并非户口所在地的派出所出具了证明,潘培香本于家中病逝,但却证明是在医院死亡。

1、建议撤销(2010)长证民字第0424《继承权公证书》、(2010)长证民字第0425号《赠与合同公证书》。

2、建议通过本案吸取教训,加强学习,提高公证员的专业素质。

但时至今日,程伟军顶风违纪,拒不改正错误。而左晓飞通过伪造公证、骗取了房屋产权证。杨爱菊女士求告无门,左晓飞听说她上访,嘲笑地说:在长治她翻不了天,就算搬来天兵都没用。程伟军更是疯狂的叫嚣:我是长治司法局党组成员,长治的权威,公证的一把,公安、检察院也管不了老子,纪委也要有求于我,要想改了公证,比登天都难。

民女杨爱菊现已退休,体弱多病,无依无靠。同老左生活14年,老伴死后,遭到强权抢夺。有遗书却不能继承,时刻面临流落街头的境地。望有关部门主持公道。

左晓飞提供的蔡家巷社区公证材料{左福元没有对任何人立过遗嘱及抚养协议}盖章证明,左福元的签字系伪造。领导核实时秦艳称是左福元本人亲自到社区盖章并亲笔签名,山西省警官高等专科学校司法鉴定中心笔迹鉴定的结果,却不是左福元本人的亲笔签名。

98年的冬天。三峡坝区发生了一件异事,尽人皆知。当时我正在坝区一个商场里当保安。最开始的时候,隐隐约约的听别人说起打笳乐,我没放在心上。以为是什么民间艺术的表演。或者说是那个打笳乐的班子,打的好,打出色了,专门演奏给别人听。

打笳乐是一整套乐队,专门为死了人,在葬礼上演奏的,唢呐、钹、平鼓……还有一些我说不上名称的乐器。要说这个笳乐打的好,专门给人表演,我还是觉得奇怪,不过长阳的撒叶儿荷也是专门在葬礼上跳的,也上了央视。说不定,政府有意想保护这民俗文化亦未可知。

那些人说的听打笳乐,并不是听那个演奏班子表演。而是听坟墓里传出的家业声音。

这个事愈演愈烈,三峡坝区的居民,基本每个人都在谈论这件事情。每天晚上都有人去听那个笳乐声音。

听说晚上跑麻木的都不在镇上做生意了,专门载人去听笳乐,生意红火的很。有的人更下发些,包中巴车去听,至于自己骑车开车去听的人,也不在少数。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推荐阅读: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