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奇闻吧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半夜床边站两男人 你喝醉酒后闹过什么笑话

作者:admin 时间:2020-05-18 13:10:15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亲,咱差不多,有一次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半夜里突然睁了一下眼睛,就看见一个穿白体恤,肩膀很宽的男人坐在我的床尾,他的脸扭向一边,似乎要向我这边看过来,我吓坏了,赶紧把眼闭上,就这样又睡着了,但第二天copy醒来,晚上看到的画面zd在脑海里还是那样的清晰,至今都忘不了,我想可能是,不经意间或者睡眼惺忪时是人最接近自然的时候,就像小孩子容易看到不干净的东西一样,没什么,科学解释不了的东西我们只能相信一半,别给自己造成困扰就好。

接到铃兰电话,多少有点意外,以前她跟我在一个楼里上班,不过不是同一家公司,公司楼下就这么几家饭馆,中午吃饭时总能遇见,所以后来互留了手机号。离开那家公司很多年了,电话从没有打过,只是过年时大家短信拜个年。她想约我出去坐坐,不巧的是我刚做完手术,走路都还走不利索,她说来家里看看我,我拒绝了,我这形象还真不太敢见人,我们相约下月见个面。

铃兰说她最近遇到一件事,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心里有点小波澜,想找人说说,因为事件中的那个男人我曾听她说起过。男人和她有些工作上的往来,比她大十来岁,她对男人确实很有好感,而且男人看她的眼神也有点不对劲,但铃兰知道他是已婚,所以一直保持着安全距离,两人只是偶尔吃饭喝茶,都没一起看过电影,记得那会儿铃兰跟我说这些的时候,我还夸过她理性。

铃兰说前些天某个晚上,半夜她接到男人的电话,从说话的语调里能听出男人喝大了,男人说想见她,她让男人别胡闹赶紧回家,说完就挂了电话,她说不喜欢跟喝多的人多说话,太费劲还扯不清。电话铃再次响起,想不接又不忍心,还是接了,男人说他无家可归,正坐在马路牙子上发呆,说想到她那里坐会儿,铃兰说当时很犹豫,她从没想过要做小三这种角色,她不知道男人为何会大半夜不回家,担心喝了酒会出事,最后还是把住址给了男人,之前从没告诉过男人她住哪里。

半个多小时后男人来了,铃兰给他倒了杯水,她就在沙发上坐下来,没想到男人跟过来一头倒在沙发里,脑袋枕着她的大腿,铃兰说想站起来,男人说他只想就这个姿势躺会,让她别动。男人说晚上有无法推脱的应酬,喝酒也是免不了的,没想到喝完酒后对方要去KTV,他只能硬着头皮陪着,搞定了那帮人回到家,不料钥匙怎么也打不开自家大门,上楼前他看见房间的灯亮着,还以为老婆睡着了,电话打了很久老婆不接,才明白自己是被老婆关在门外了。

男人说老婆之前跟他最后通牒过,要是总这么半夜回家就把他关门外,没想到老婆动真格的,他说折腾了一晚上累的够呛,站都站不动,很想使劲踹大门几脚,又怕半夜扰了左邻右舍,只能悻悻的下楼,没想到家里房间的灯熄了,心里那叫一个窝火,走出小区就给铃兰打了电话。男人说完这些,咬牙切齿的说了句:“算你他妈的狠,竟敢真把老子关在门外”,说完竟然睡着了。

铃兰说她就这么坐了一个多小时,一种幻觉从心底划过,她希望这一刻能够永恒,低头看着男人,心变得很柔软很柔软,只是,最终还是把所有不该有的念头都收了起来,他给男人把大腿换成靠垫,给他盖上被子,她自己去床上躺着看电视,没想到天快亮的时候她也迷糊着了。7点多的时候被男人的手机铃声吵醒,电话明显是他老婆打来的,她听见男人恨恨的说在大街上游荡呢,说完男人挂了电话。

我有一个小表妹,在省会城市读大学时,只要有假期,就会去我舅家,我会和几岁的表妹一起玩,晚上也会一起睡,她很可爱,也很黏我,我回学校,她会哭。她父母在她一岁多时离婚,抚养权归我前舅妈,假期我舅舅会把她接家里,我在的话,会陪她玩。

后来,小表妹每次回来玩几天都眼泪汪汪的,我非常心疼她。小表妹读初中了,回来时我们会聊天,她喜欢玩手机,总是很晚睡觉。我们一起睡觉,第二天我轻拍她喊她起床,她会突然吓得惊起来,之后好几次都如此,我就跟我舅说了这件事,因为我知道小表妹过得非常不容易,后妈很严厉,我担心是因为这个原因。我舅说,小表妹一直如此。

表妹那时很信任我,我和她作了沟通,她告诉我,说她小时候,母亲找的那个继父很不待见她,还说了非常下流的话,让她舔下面之类的话。

我听到很震惊,现在想起来心也很痛,从没想到那时五六岁的她竟然遭受过这些,我当时故作淡定但心里想着:劳资要把这人找出来,想尽法子整他。

我表妹说那人已经死了,我前舅妈生完孩子,没多久就丧了夫。表妹也没告诉我她为什么一有人在她睡觉时碰她就会惊跳起来,但我猜想,应该与那个继父有关。

我很疼这个妹妹,可我没能帮到她,有时想起她,心里痛得要命,也愧疚得要命,总想着,如果我当时是个性格硬,是个有主心骨的人,一定可以给她一个不那么痛的经历。

浙江在线02月09日讯(钱江晚报通讯员 蔡伟华 记者 朱丽珍)老公在外喝酒,小娟给他留了门。晚上9点多,一个醉醺醺的男人回来了,对着她又扯又摸,借着手机充电的微弱灯光,小娟发现,上床的是老乡罗某。

2月1日午饭后,阿洪先是和老乡罗某等人到东阳市江北街道一家台球室边打台球边喝酒,之后又一起来到阿洪的弟弟家继续喝酒,一直到晚上8点多,因为喝高了,他就躺在弟弟的床上睡着了。

原来,当晚,小娟带着才7个月大的女儿上床休息,女儿睡着后,小娟还躺在床上玩手机,但房间里的灯已经熄掉了。

大约到晚上9点左右,小娟听到客厅防盗门开了,她以为是阿洪回来了,就没问。接着,卧室门也被推进来,并轻轻地反锁上。“阿洪”没有说话,摸黑直接躺到小娟的身旁拉过被子睡下了。

没多久,满嘴酒气的“阿洪”搂着小娟又亲又摸起来。小娟想推开他的手。在推的时候,小娟发现他的衣服毛绒绒的,她记得阿洪出门的时候穿的是件皮衣服,就起了疑心。

床头边上,小娟的手机正在充电,充电器一闪一闪的。小娟转过身来,借着微弱的亮光,猛然发现睡在自己身边的并不是老公,而是罗某。

凌晨安静的夜晚,或许是这么多年我和妈妈一直渴望而不可及的,然而真正到来,总是让人唏嘘又无法适应。这夜又失眠,突然思念起她来,我不知道会否有来生,但愿她有,但愿她健康,幸福。

我的姥姥,一位资深的精神病患者,在今年9月1日的凌晨,安静走完了她全部的悲哀人生。

-------------------------------------原答案——2015-2她患病近40年,我6岁起与她同住。她是我姥姥。 我想说:不要同住!尤其是家中有孩子。

6岁时,姥姥发病满街疯走谩骂,寻回后,子女4人里,我妈于心不忍,回家乡照顾她。 同住多年我收获如下: 骂人专业8级,出口成脏 姥姥经常性骂人,没人对吵就一个人捡着人名挨个的骂,小的时候经常听一听就有自己的名字,那时候不懂,长大了,才知道是多难听的话。耳(毒)目染多年,现在脏话说的及其顺溜。

神经衰弱,脱发 你试过睡一睡觉起来上厕所,床边站着一个人不开灯盯着你好久的感觉么。好多次。好刺激。分分钟吓尿。 初三,有一次晚上我妈还没回家,我睡着了让我姥拽醒,然后拉着我头发到水龙头那,冲洗。好在是夏天阿。我疼还力气小,冲完了她一乐把我松开了,我就一个人猫起来哭,我妈回来,问我,我不说话,后来断断续续说了,我姥估计是过劲了,在我妈面前特别老实,也不说话。老老实实的样子,我妈只能回来哄哄我就了结。 后来我上大学,可能是终于离开家了,添了个毛病,那几年我室友都很辛苦,我睡睡正做梦呢,就叫唤,她们说声音很惨渗人。那时候,又不能跟人说家里有病人,怕被当异类,觉得很对不住室友。

11、2岁的事情,和我姥起了冲突。那时候还是我姥做饭给我吃,有段时间她特别关注就是家里放在水池防堵的能过滤残渣铁片(这货的专有名词叫什么来着!!)一没有就非常激动,老问我要。(我妈上班去了我放假)我说没有,还要一遍一遍要。我不说话了,她把一盘菜呼我身上了,我挺不理智的我就把喝的米粥抓一把糊她一脸(哈里路亚)你一下我一下,她突然就激动了。抄起菜刀就过来了,喊,你把不把东西给我(就刚刚那铁片),不给就砍死你,然后就朝着我比划。我家厨房门离大门非常近,我哪见过那阵仗,夺门而出,我姥就追出来了,我边跑还边喊,杀人了,杀人啦。(我现在写出觉得好喜感哈)同楼层住了6户人家,隔壁大娘大爷知道我家情况马上就出来了,领着我站挺远,把我护身后,然后她大喝一声(路见不平一声吼唉嘿唉嘿伊而呦)我姥拎个菜刀,也没有冲过来,可能是有成人在吧,她没那么嚣张(我怎么写的跟黑道小说是的。)就骂着××,小B子,把东西给我,mlgb~砍死你个B崽子!一类的低调华丽的小词汇~大爷问明我情况,说,老太太孩子没拿你东西。回去吧!又说了两句,我姥骂骂咧咧的回去了。我是死活不敢进去了,大娘让我上她家呆着,我说想去找我妈妈,然后就下楼找小卖店打电话,哭的特别凄惨说,妈妈你快回来吧,我姥拿刀要砍我,弄的小卖店的爷爷一直看着我,说让我在他这坐坐,坐下才发现当时穿的个小毛裤。都湿透了(惭愧阿,吓尿了)我妈回来以后就找我姥兴师问罪,我不敢进屋我妈说没事,跟着她不怕,一进屋一片狼藉,(之前我和我姥打斗的)我姥挺怕我妈的,然后我跟我妈详细恩描述了一下,我妈问我姥,咋地了,我姥说我胡说八道,说根本就没有要砍我,她说是要给我做饭,还说她自己不是有病么?糊涂了,啥啥的。我妈也说是不是我反应过激了,我当时就崩溃了,不知道有没有人能理解我那时候的心情,我以为我妈回来是替我撑腰的,替我出气的,结果我妈问我,是不是我反应过度了。我就哭着喊,我说你去问我大娘阿,他们都看到了,她就是要砍我,就是要砍我的,我说你是不是我妈妈呀,她要杀我阿,我说你心里就只有你那个疯妈,疯妈!我不当你闺女了。(本来写上一段心情还好,写这段特别难受,大半夜的哭)

据报道,韩国娱乐圈又一对复假戏真做的情侣诞生啦!《今生第一次》女主角郑素敏和李准被爆热恋ing,由于男方目前在当兵,所以都只能趁着对方休假约会,即使如此全身上下还是散发着粉红泡泡气息。

李准和郑素敏曾在2017年12月29日于首尔板桥区被目击到约会现场,当时他们一起逛着百货公司的L品牌,甜蜜地挑着要在冬天围上的温暖围巾。而其实李准目前正在服制兵役,当天更是新兵慰劳假第一天,一休假就只想和对方见面的热情,也很明显地表现出来,对于旁人的视知线不是很在意,享受于约会之中,休假的5天4夜几乎都给了女友。

事实上,郑素敏和李准去年曾一起合作《爸爸很奇怪》,当时在戏剧中就是扮演情侣,2人也都透过这出戏获得了演技上的肯定与好评。而他们热恋中的事情身边的人知道以后也都给与热情祝贺,希望这对2018年爆出的第二对情侣能够道走得长长久久、幸福美满。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