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奇闻吧

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异事

揭秘罗布泊双鱼玉佩事件终于真相大白

作者:admin 时间:2020-06-01 06:43:46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双鱼玉佩事件——中国建国以来最神秘的事件,然而相关资料却少之又少,与消息被封锁的说法相比,双鱼玉佩本身就是一件未被揭开的古老秘事,所以无解的可能性远远大于消息被封锁的可能性。

早在十年动乱之前,大概是1957年到1962年之间,我国大西北地区发生了一些事情,据说当时罗布泊发现了一个古城遗址,一些青年想去淘些古物,后来不知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些青年死的死,疯的疯。

据说那些疯者看起来像是鬼上身,但又不是。那些疯者行为异常活跃,最后全都筋疲力尽而死,验尸后发现他们身上有未知毒素、胃中残留未知植物,就是因为食用了此植物才使那些幸存者发疯。

这些疯者脚部已经磨烂,也就是说他们毫无知觉。更令人震惊的是,他们带回来了一些拓片和一些古代装饰品的碎片还有一块玉镰),当时已经开始进行了一些调查,但不够充分。然后文革爆发,国家行政机构实际处于瘫痪状态,此事就搁置了。

文革结束后,军方首先提出继续调查(所以彭加木综合考察队的队员组成其实是很微妙的,主要成员是军队里的一些人,还有很多方面的专家,包括民间的专家,大家可以猜到是什么人。

但最大疑点是文革之前那些去淘古物的青年的出事原因,而又在其胃中发现未知植物,军方将此事故断定为未知生化事故,其实是为了培养特种部队),所以最后选定为彭加木领队,罗布泊之行的主要任务就是调查古城遗址、事故源头、采集植物标本。

罗布泊位于新疆东南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中国最大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最东缘,是世界上著名的干旱中心。历史上的罗布泊是我国第二大内陆湖(第一大为青海湖),湖水面积最大时有20000平方公里,因为丰富的水源,在它周边诞生了许多小的西域国家,最著名的是古丝绸之路咽喉楼兰古国,位于罗布泊西北侧。1940年代罗布泊湖水面积3000平方公里,1960年代只剩660平方公里,罗布泊最出名的是1964年中国在这里第一次核爆实验成功,1970年代,罗布泊彻底干涸,曾经水草丰茂的罗布泊只剩下一望无垠的盐碱地。1972年,美国曾经通过卫星拍摄罗布泊照片,其形状宛如一只耳朵,不但有耳轮、耳孔,还有耳垂,被誉为“地球之耳”,流传这里曾经发生过许多神秘事件,因此又被称作“死亡之海”。罗布泊除了因楼兰古国、中国第一次核爆、湖水消失气候干燥炎热等出名以外,还绕不开一个人,这个人就是科学家彭加木。彭加木1925年出生于广东番禺,1947年22岁毕业于中央大学(现为南京大学)农学院,新中国成立后在中科院上海生物化学研究所工作,从事植物病毒研究。他曾经放弃出国留学的机会,主动向郭沫若写信说“我志愿到新疆去,我要从荒野中踏出一条道路!”从此,他在20多年时间里,跑遍新疆、甘肃等十几个省,其中15次进入新疆进行科学考察,3次进入罗布泊进行探险,1957年身患恶性肿瘤的他回上海治疗,用坚强的意志战胜了病魔,在病情好转后他又投入到科考中,1979年,彭加木任新疆科学院副院长。第一次罗布泊探险是1964年初,彭加木带着几个科学工作者绕着罗布泊一周,采集了水样和矿物标本,经过测验认为这里是块宝地,里面存在着核反应所需的稀缺物质重水。第二次罗布泊探险是1979年,彭加木作为中日两国摄制组《丝绸之路》的顾问,对罗布泊周围再次进行考察,为国家找到许多稀有宝藏,许多重大发现填补了国家科研领域多项空白,同时还为摄制组提供了地理帮助。第三次罗布泊探险是1980年,彭加木带领其他9名科考人员开始了第三次探险,正是在这次探险中,彭加木因独自一人外出找水神秘失踪,至今成谜。10名科考人员名单:中科院新疆分院(6人):彭加木、汪文先、马仁文、阎鸿建、沈观星、陈百泉司机(3人):陈大华、王万轩、包纪才驻军某部队的无线电发报员(1人):肖万能1980年5月3日,10名科考人员带着4大桶水、2大桶汽油和汽车、帐篷、通讯设备等若干物质出发,进入方圆450公里的无人区罗布泊。在干燥、炎热的罗布泊里,考察历时一个月,收获颇丰,突破重重艰难险阻,史无前例的第一次由北向南成功纵穿罗布泊,于6月5日到达罗布泊南岸的米兰农场。6月11日,在米兰短暂休息五六天后,考察队一行从米兰出发,准备沿古丝绸之路南线再次横穿罗布泊,然后取道敦煌去乌鲁木齐。6月16日傍晚他们艰难的来到罗布泊东岸的库木库都克附近。此时,科考队从米兰农场补充的汽油一路已经消耗殆尽,带的水也只剩下可怜的十几公斤,而且装在高温下的铁桶里,几天过去,水已经变质,颜色和酱油一般,散发出臭臭的铁锈味,根本没法饮用。彭加木派专搞水文地质的副队长汪文先等出去找水,可汪文先找了几个地方,挖下一米多深,不见丝毫水气。得出的结论是,科考队驻地附近没有水。严重缺油、缺水、缺食物,队员们疲惫不堪、弹尽粮绝,此时陷入了绝境。在这生死关头,大家开会商量,一致要求给驻地部队发出求救信号。当晚9点过,彭加木亲自起草,向马兰基地前沿指挥部“720”发出求救告急电报:“我们今天到达库木库都克以西大约十公里,我们缺油和水,请求紧急支援油三百公斤,水五百公斤,现有的水只能维持至十八日。请转告乌市扑获一头小骆驼。”6月17日早上,部队回电:“同意送物资,就地待命。”确定科考队位置后,部队决定派直升机先送500斤水过去。得到回电后,彭加木却犯嘀咕了!考虑再三,他召集队员们到帐篷里开会,他说,直升机送水代价实在太高,一斤水要耗费十几块钱,500斤水就要7000元。不要轻易给部队找麻烦,此次科考已经给他们添了负担,能自己解决的尽量自己解决。为了给国家节省这笔不菲的经费,大家开车出去找水。队员们说,“720”既然已同意送水,科考队困境已得缓解,另外,开车走那么远,单程就有120多公里,汽油本来已十分紧张,要慎重为好,再说,开车出去也有危险……为此,彭加木和队员们发生了激烈的争执。和队员产生矛盾,彭加木决定自己亲自去找,他自信一定能找到。在沉闷的气氛中,彭加木离开帐篷,来到越野车里,他打开自带的军用地图,看到离库木库都克不远标有“红八井”、“红十井”,稍远一点还有“八一泉”,不远处又是疏勒河古河道,他充满信心的断定:附近肯定有水!心情同样沉重的队员们有的在帐篷里打扑克,有的在睡觉,等着部队送水过来。接近中午,部队发来电报,说给他们送水的时间是18日,让他们呆在原地不动。副队长汪文先拿着电报高兴的去报告彭加木,结果没找到,以为他在沙包后面方便,就回到帐篷。过了半小时,司机王万轩去越野车里拿衣服,看到了那张军用地图,在地图旁边发现了半张16开带红格的信纸,上面用铅笔写道:“我往东去找水井 彭 17/6 10:30”彭加木临走时,带有装两公斤水的水壶,一袋饼干,一架照相机,还有毛衣和自卫用的匕首等野外工具。以彭加木的经验和意志,是有可能在两天内走出那一带45公里的戈壁沙漠,到达有水草的疏勒河故道的。下午4时,还不见彭加木回来,科考队员开始着急了,他们开着越野车往东搜寻。走了一公里多,发现了一行脚印,科考队员认定这就是彭加木的脚印,于是继续沿着脚印搜寻。在行驶了6公里左右的沙包上,依然清晰地看见彭加木的脚印,至此再也没有发现任何踪迹。科考队员又往东开了十几公里,天渐渐黑了下来,队员只得返回库木库都克宿营地。当天夜里10点,科考队员在附近的沙丘上,用红柳枯枝点起两堆火,每隔一小时打三发信号弹,信号弹可以打100米高,周围15公里范围内可以看到。司机王万轩还把越野车开上沙丘,朝东方向开亮大灯,他们期望彭加木看到火光、信号弹、汽车灯光,会朝着宿营地方向走来。然而到了凌晨2点,仍不见彭加木回来,科考队不得不把“彭副院长17日10时一人外出未回”这一重要情况告知驻军部队,并请驻军部队转告中科院新疆分院。6月18日,部队送来500公斤水,寻找1个小时,没有发现彭加木身影。6月19日,部队再送来三桶油,和队员们一起再次对彭加木进行搜救,这次在东北方向十公里外的一个芦苇包上科考队员马仁文终于有了重大发现:芦苇包上有人坐过的痕迹,坐印很清楚,旁边的脚印与昨天发现的相同,都是彭加木穿的42号翻毛皮鞋的脚印。他还发现一张椰子奶油糖的糖纸夹在芦苇秆儿上,这奶油糖是彭加木在米兰农场休整时买的。他们沿着脚印继续找了十几公里。脚印从沙地延伸到盐壳地消失了。从此,再也没有任何线索,彭加木神秘消失,至今未找到!彭加木失踪后,国家曾先后安排四次搜寻,动用数千人进行地毯式搜寻,都没有结果:1989年6月18-19日、1980年6月20日、1980年7月7日、1980年11月20日-12月20日。2005年,科学家们在罗布泊考察时发现一具干尸,距离彭加木失踪位置不到20公里,很多人认为这句干尸就是彭加木的尸体,但在DNA鉴定时,因缺乏专业知识,且后期保存不善,导致DNA鉴定失败。而且在这具干尸附近没有找到彭加木随身携带的物品,如果找到这些遗物也基本可以确定是他,然而遗憾的是,并没找到。因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这具干尸被放进博物馆,只有等今后更先进的科学来验证了。彭加木神秘失踪,到底去哪了,主要有五个传说:一是双鱼玉佩、镜像人传说。二是遭遇外星人,被外星人接走。三是逃到苏联或美国。四是被科考队员杀害。五是遭遇流沙遇害。笔者认为,第一种和第二种纯属扯淡,第三种和第四种可能性很小,第五张可能性最大。彭加木的失踪,是我国的一大损失,也是上世纪80年代的一个社会热点事件。他到底去哪里了,只有等今后更先进手段来揭开了。

1980年,科学家彭加木在罗布泊考察时神秘失踪,至今未归。前几年一部非常火的电影《鬼吹灯之九层妖塔》中,留下纸条“我往东面找水去”随后在沙漠失踪的杨教授,影射的正是1980年彭加木失踪事件。彭加木出生于1925年,是我国著名的植物病毒学家,曾在中国科学院上海生物化学研究所工作。

说到彭加木事件,除了传闻中被队友背叛杀害的说法,还有就是诡异的罗布泊双鱼玉佩事件了。这已经不再是一则案件,而是上升到了灵异事件。据说这个双鱼玉佩能够复制生物,一条鱼复制成两条鱼,一个人复制成两个人,而彭加木也卷入了这场诡异的事件,而彭加木失踪之谜也与此有关。

在1957年~1962年,一些探险者以及考察人员在罗布泊发现了一些古城遗迹,有一些探险的青年就想去淘一些古董,可不知道他们在这里发生了什么,全都死的死疯的疯,看起来就像是被鬼上身了一样。那些疯者行为异常活跃,最后全都筋疲力尽而死,验尸后发现他们身上有未知毒素、胃中残留未知植物,就是因为食用了一种植物才使那些幸存者发疯。

当时已经开始一部分的调查了,但是文革爆发,国家行政机构实际处于瘫痪状态,此事就搁置了。在文革结束后,军方首先提出继续调查,所以最后选定为彭加木领队,时间是1980年,罗布泊之行的主要任务就是调查古城遗址、事故源头、采集植物标本,彭加木的旅程就是从罗布泊双鱼玉佩事件开始的。

彭加木失踪其实没那么简单,当时彭加木带领考察队确确实实找到了古城遗址,但是他们在此遇到了什么发生了什么都是绝密级的东西。彭加木当时肯定保留了那个植物的标本,这植物上有着一种病毒,而就在考察队要将植物病毒带回去的时候,彭加木却连人带植物的失踪了,国家4次派出飞机车辆和大量人手都没有找到彭加木的踪迹。

而除此之外,这只考察队还找到了一块双鱼玉佩,这并不是因为它的外星是两条鱼的样子,也并不是网上流传的那些双鱼玉佩恐怖的图片,而是研究人员在实验室里初次发现它灵异的功能时,是用一条鱼做实验的时候,玉佩突然启动,一条完全相同的鱼被复制出来!而彭加木失踪也并不是这个人找不到了,而是出现了两个彭加木!在此情况下只能对外宣布彭加木失踪。

时间跳转回1956~1960年,当时新疆出现了大量的镜像人(复制人),部队和百姓都被复制了。为了解决罗布泊复制人事件,毛主席把原子弹的靶场选在那里,直接全部解决了。罗布泊经常出现异常,经常有目击者发现根本无法用地球科学来解释异类生命,随着影响面的越来越大,政府开始介入,最后由于相互之间的缺乏了解,与某些异类起来冲突。

我们国家的历史文化博大精深,源远流长,在探索历史与未知的征途中,从来就不缺难以解答的谜题。著名的罗布泊双鱼玉佩事件,被传得神乎其神,真相扑朔迷离,相关资料屈指可数,前去探索的考察队又离奇失踪,故而被称为中国的十大未解之谜之首,为世人留下了永恒的谜题。

首先要解释的是,这次事件虽然叫双鱼玉佩事件,可是和鱼没关系,跟玉佩也没关系,只不过是这次事件中出现了与卫斯理的科幻小说中有相似的情节,科学家在对生物进行研究时,意外触发了双鱼玉佩的特殊功能——复制,它可以复制出一条一模一样的鱼,不仅如此它还可以复制一切其他的生命体。据传罗布泊的这次事件也有复制的功能,所以被称为罗布泊双鱼玉佩事件。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时候,在罗布泊一带,有牧民发现当地的气象十分反常,据说当时是发现了一个古城遗址,一些当地的青年们想去古城中淘些宝贝,他们进去古城之后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没有人知道,只知道后来那些青年死的死,疯的疯。那些发疯的人就像是鬼附身一样,双目无神、亢奋异常的手舞足蹈,最后力竭而死,这些人的脚步已经被磨烂,但是却无法停下,就像是童话中不停舞动的红鞋子。

经过验尸,在他们身体中发现了未知的毒素、胃中也残留某些未知的植物残骸,很有可能是因为他们食用了这些未知的有毒植物,才导致发狂去世的。

不仅如此,他们带回来了一些拓片和一些古代玉饰品的碎片。古城里到底隐藏着什么,这些青年又遭遇了什么,令人猜测纷纷。

当时虽然已经进行了部分调查,但是因为一些原因,调查中断了一段时间。等到调查恢复之后,就组建了彭加木综合考察队,由彭加木领队,考察队的队员都是一些考古精英,生物等其他方面的专家,为了安全起见,还带了军队的人,罗布泊之行的主要任务就是为了调查古城遗址并且要采集那些未知植物的标本。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