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奇闻吧

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异事

男子杀小学生碎尸 韩国仁川小学女童碎尸(上)

作者:admin 时间:2020-06-02 06:44:01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今天给大家讲述一个韩国的碎尸案,此案件在韩国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因为她极其特殊,第一,这是一个未成年及其残忍的杀人碎尸案,第二,这是一个受互联网扮演游戏影响而造成的杀人案件,第三,这是一个没有任何原因的杀人碎尸案。

2017年3月29日是一个晴朗的天气,仁川广域市的8岁小女孩熙美(化名)带着粉红色的发夹,穿着粉红色的裤子,背着粉红色的书包,蹦蹦跳跳的去上学了,上午第四节课结束后,熙美在学校吃完午饭便和小伙伴,像往常放学一样,手拉着手欢快的一起回家……

直到下午上学的时间到了熙美还是没有回家,感到不安的母亲开始到小区公园寻找,找了几个街道,但仍然没有看到熙美的身影,疲惫不堪的母亲一边祈祷熙美不要出事,一边焦急的回到了家中,立刻给学校打电话询问熙美是不是在学校没有回家,得到学校否定的答案后开始和熙美同学的父母打电话,是否是在同学家里面玩耍,但仍然没有找到熙美,感觉到恐惧的母亲立刻和熙美父亲联系,在全力寻找没有结果后,熙美的父母在下午3点左右通知了警方,说女儿熙美在上午放学几个小时候后仍然没有回家,并在寻找后没有结果。

接到报警后警方很快便感到了熙美的家里,一边安慰熙美父母,一边布置警力在附近继续寻找,通过对熙美父母的询问,警方首先怀疑的是熙美被“绑架”了,判断“绑匪”应该很快会打电话过来要求“赎金”,于是在熙美家安装了电话监听装置,熙美父母在家等“绑匪”电话……

意外的是,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仍然没有接到关于“绑匪”的电话,这使得熙美父母更加的焦急……

学校在听到熙美失踪的消息后校长带领很多老师也开始了寻找,并不断有附近的居民和邻居加入到寻找熙美的队伍中……

随着搜索范围的扩大,慢慢的人们觉得熙美可能出现了意外,在“绑匪”没有任何消息的情况下,有居民给警方提议会不会是熙美在放学的路上出现了交通意外,而肇事者携伤者逃逸呢,警方觉得有些道理,也符合熙美失踪没有消息的情况,于是警方调取了周围道路的视频监控,监控显示在这段时间内没有出现任何的车辆事故……

熙美失踪的幼儿园

慢慢的学校下午放学了,熙美仍然没有消息,这时警方开始走访熙美的同学,在和一个熙美同学的对话中找到了关于熙美最后消息:

小朋友中午放学你是和熙美一起放学的吗?

是呀,我们俩一起放学回家的

14岁或将不再是韩青少年犯罪的“护身符”

近年来,韩国副总理兼教育部长官金相坤一直主张降低青少年刑事责任年龄,严惩青少年犯罪。 视觉中国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金慧光

8月31日,韩国副总理兼教育部长官金相坤在政府首尔办公楼主持召开2018年第八次有关部长社会会议,审议和通过了包括“校内外青少年暴力预防弥补对策”在内的多个议题。政府决定与国会保持合作,为严厉打击重大青少年暴力犯罪,将刑事责任年龄从年满14岁下调至年满13岁,并在今年内修改《刑法》和《少年法》等相关法令。

韩国教育部介绍说,青少年犯罪问题是大多数国家都普遍存在的社会问题,也是需要持续关注的社会问题。青少年的成长和发展,关系到一个国家和社会的未来。鉴于从事暴力犯罪的青少年年龄越来越低,韩国政府决定推进降低刑事责任年龄的有关方案。

犯罪低龄化趋势日益加剧

据统计数据显示,韩国青少年的犯罪行为正变得越来越残酷,青少年犯罪显示出手段残忍、后果严重,犯罪恶性高的特点。从2005年到2010年,韩国青少年谋杀、强奸、抢劫以及纵火案件从1549起增加到3106起,增加了一倍。韩国青少年强奸案在上述4类暴力案件中增长最快。

据近年的调查数据显示,韩国14岁至15岁之间的犯罪少年占犯罪少年总数的20%,并有逐年升高的趋势,而18岁至19岁之间的犯罪人数比例则逐年减少。犯罪低龄化趋势日益加剧。韩国司法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05年至2009年的4年间,韩国14岁以下的青少年罪犯人数翻了一番。

据韩国媒体报道,近年来,青少年犯罪恶性事件频发。2014年,4名女中学生连同两名成年男性强迫同龄女生从事卖淫活动,并最终虐待对方致死;2017年3月,高中辍学学生杀害8岁小学生并碎尸;2017年9月,少女施虐案震惊全国。

此外,调查数据显示,未成年人犯罪的再犯率高达30%以上。青少年容易受到同龄人的影响,对外界蛊惑的防御力也较低。另外,从管教所离开后,家境贫寒的未成年很难得到应有的关心与教育。这些原因导致韩国青少年犯罪的再犯率居高不下,同时说明青少年司法制度预防再犯的功能并没有有效发挥。

展开全文

与此同时,韩国的青少年犯罪也呈现出财产型犯罪增加、刑事犯罪增加、集团化、暴行、性暴力等犯罪倾向明显等特点。

有分析认为,韩国社会只关注“物”而忽视了“德”,这才会导致青少年犯罪日益猖獗。首先,韩国父母因为经济问题,通常双方都会去上班,而且早上7时出去后要晚上8时才回来,因此根本没有时间去关注孩子学习和心理的状态。比如,就算孩子犯错误的时候,父母也没有时间去教育孩子,就将教育孩子的任务完全交给了学校或者学部。所以说,青少年犯罪率的上升主要是父母缺少对孩子德行教育而引起的。

其次,学校忽视了对学生进行爱和德行的教育。他们认为辅导学生进入名牌大学就是学校的任务了。很多教师都是怀揣着这种想法,所以他们竭尽所能只为了孩子们能通过应试教育。这种不良风气的蔓延使得学生们的德行有所缺失。

最后,社会通常会将能挣钱的人定义为“成功的人”。社会不考虑一个人德行以及品格的好坏,单纯的认为能给社会带来利益,就会予以认可。

韩国《少年法》的明显缺陷

纵观世界各国,刑事责任年龄的规定应当结合当地的实际情况与文化背景。世界上多数国家与地区的刑法都规定不满14周岁不负刑事责任。也存在一些国家规定刑事责任年龄的起点低于14周岁,但这些国家都存在独立的少年刑法和司法制度,依照成年人刑事程序定罪处罚的只是少数。

在韩国,青少年(未满19岁者)犯罪适用《青少年保护法》(又称《少年法》)的特殊规定,即使法院对犯罪分子作出判决,但量刑较轻,难以对未成年暴力恶性犯罪起到有效惩戒作用。韩国《少年法》制定于1958年,并历经6次修改。《少年法》的宗旨是对身心不成熟的青少年作出犯罪行为时给予足够的保护,具有明显的保护倾向,与韩国《刑法》的惩罚原则相区分。

2017年11月,韩国仁川地方法院对两名未成年人杀害一名小学生案作出判决,分别判处主犯(17岁)以及另一从犯(18岁)有期徒刑20年和无期徒刑。由于此案是一起作案手段极其残忍的恶性案件,并且犯罪人全无悔罪表现,此判决结果一经公布,立即引起韩国社会的不满和热议。

韩国许多民众认为,主犯仅判刑20年,量刑过轻,呼吁法院必须对以残暴手段实施犯罪的未成年犯罪分子予以重刑,才能起到警戒作用。

据了解,2017年3月29日,高中辍学的主犯将居住在同一小区内二年级在读的8岁小学生骗至自己家中残忍杀害后碎尸抛弃。案发后,经韩国警方侦查发现,犯罪嫌疑人在作案过程中曾受到另一从犯的电话教唆。

尽管此案性质恶劣,但法院根据《少年法》等相关法律条款只能作出如上判决。根据现行《少年法》年满14岁至未满18岁的青少年犯罪的相关规定,此类案件只能划归为青少年保护案件予以观察保护或作适当减刑处理,有期徒刑一般不超过7年,如果犯罪性质特别恶劣,也只能给予最长15年的有期徒刑判罚。

即使根据韩国《特定暴力犯罪法》第4条之规定,如果是犯有杀人、抢劫、强奸等特定暴力犯罪的未满18岁的青少年,不能像成年人那样施予死刑,只能判处最高20年的有期徒刑,予以严惩。

该案之所以引起公愤,不仅是由于两位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犯罪手法残忍,而且法院宣判后两位犯罪嫌疑人不知悔罪、无动于衷的表现,让韩国民众更加无法原谅。

在少年刑事案件中,一般而言,韩国刑法和刑事诉讼法关于成人刑事案件的相关规定同样适用,但《少年法》中有特殊规定的,遵循《少年法》。未满18周岁的少年不得适用死刑与无期徒刑,自动降格为15年有期徒刑;已满18周岁,未满19周岁的犯罪少年可以适用死刑与无期徒刑。《少年法》在假释制度、前科消灭制度、劳役刑禁止、少年监狱等方面作出了特殊的规定。

降低刑事年龄引发社会争议

近年来,韩国未成年人恶性犯罪事件层出不穷,其犯罪手段的残暴程度令人咂舌,引起韩国社会的广泛关注,也引发了社会对修改《少年法》的呼声。

据韩联社2017年民调结果显示,9成韩国国民支持修订或废除《少年法》。韩国民众在青瓦台官网“国民沟通”公共栏内发起一次呼吁废除现行《少年法》的请愿活动中,该帖仅登出一天,就得到超过两万多名网友的声援支持。

韩国国民认为,本用于保护未成年的韩国《少年法》却成了纵容未成年人的法律,法律层面对施暴者的处罚可以说微乎其微,成本太低的未成年违法犯罪,导致校园暴力层出不穷。

关于修改《少年法》以更好地保护青少年的权利的讨论由来已久。2017年,韩国共同民主党议员计划向国会提交草案,修改针对未成年人犯罪的量刑标准。当时,韩国副总理兼教育部长金相坤称,修改《少年法》不仅已成为文在寅政府关注的重要国政课题之一,也成为朝野政党等政治圈以及法务部等职能部门积极推动的议题。

而韩国社会的主要争议在于,降低刑事责任年龄或修改、废除《少年法》,增加处罚力度是否能真正降低青少年犯罪率,威慑潜在犯罪人。

首尔私立法学院的教授表示:“并不是强化处罚力度就可以降低犯罪率。比起加强处罚力度,应更着重完善保护处置的方式,重点应该在于如何真正实现‘教化’。”

有议员表示,韩国既缺乏专门预防青少年犯罪的政策,也没有专门机构管理未成年人犯罪。对于应受到处罚的青少年犯罪人员,没有专门用来收容、保护、治疗、教化他们的设施和人力投入,于是导致未成年人犯罪进入一个恶性循环。

也有一些意见认为,降低刑事责任年龄缺乏实证数据支持,会陷入人类文明越进步刑事责任年龄越应降低的悖论。低龄未成年人实施危害行为恰恰说明了他们辨认控制能力依然不足。简单地对低龄未成年人定罪量刑,不仅难以有效遏制未成年人违法犯罪,而且是一种回避问题的做法。

目前,对于修改《刑法》与《少年法》的草案,仍处于审议阶段。在正式出台之前还要经历众多步骤,包括专门委员会审议、法制委员会审议、国会议员表决、总统公布等程序。

韩国法律界相关人士也表示,除了加大处罚力度,也应正视青少年成长过程中出现的各种问题,及时进行正确的宣传教育、疏导,实施综合治理才能达到有效减少青少年犯罪的目的。

13岁少女杀害肢解同学 | “反正我是未成年人,杀人不用偿命!”

前两天,有一则这样的旧闻突然在微博传开。

2012年,广西一名13岁的小学生杀害并肢解同班同学。

她先是用菜刀、啤酒瓶、剪刀等凶器将同学杀死,然后将她的头颅、手臂砍断,装进塑料袋,清理案发现场。

因作案时未满十四周岁,法院不追究其刑事责任,只对其收容教养3年,并判处其父母赔偿10.8万元给受害者家人。

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她作案的原因,仅仅是因为同学比她漂亮。

真是太可怕了,一个还在上小学的女孩子,竟然会用如此残忍的手段杀人,这是怎样的扭曲心理?

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只要用10.8万和3年收容所就能抵换了,网友们都认为这样的代价实在太轻!

这件旧闻被翻出来后,未成年人保护再次成为大家议论的焦点。

未成年人保护本意是旨在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但很多时候,却成了未成年人犯罪的“护身符”。

人们总觉得孩子的内心不会像成人那么复杂,他们心智尚未成熟,犯了错自然要给机会他们改过自新。

但一次次的案件却告诉我们,永远不要小看孩子的恶意,其可怕程度难以想象。

扈强,14岁。2013年7月,将15岁的陈斌捅成重伤,由于未满16周岁,所以案件需要陈斌的伤情鉴定报告。

如果鉴定为重伤,则被移送审查起诉,如果非重伤,则不需要承担刑事责任。

而就在等待结果鉴定的期间,悲剧再次发生了。

同年12月,扈强持刀连捅同学宗磊十余刀致其死亡!

扈强原本被判处17年有期徒刑,但由于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最终改为无期徒刑。

赵某,13岁。2004年,强奸了一名14岁的女孩,因“未到法定形式责任年龄”很快就被释放。

2005年,赵某闯入女孩家,当着女孩的面用刀杀死了她的母亲!

2006年,经省公安厅批准,赵某被处劳教一年零六个月。

韦某,13岁。2010年,掐死了一名4岁男童,因作案时未满14周岁不用承担刑事责任。

2011年,持刀捅伤一名6岁女童并差点把她淹死,被判刑6年。

2015年,韦某减刑被释放出来后,仍旧死性不改,奸杀了一名11岁的女孩!

未成年人犯罪一直是个令人十分头疼的难题。

法院对未成年罪犯的判决结果,常常引起争议。

甚至有人说,现在的法律是在纵容未成年人犯罪。

然而,这样的情况不只出现在中国,全世界很多国家都受此困扰。

酒鬼蔷薇圣斗事件是1997年日本发生的一起14岁少年杀人事件。“酒鬼蔷薇圣斗”是凶手的自称。

由于日本司规定不能揭露少年犯的身份,所以人们统称他为“少年A”。

少年A在1997年连续数月作案:

2月,用槌子攻击两名女童,其中一人重伤。

3月,用铁锤攻击一名女童致其死亡!在逃离案发现场时,被另一名女童看见,用刀把女童刺成重伤。

5月,用绳子勒死了一名11岁的少年并把他的尸体藏起来!第二天又回到案发现场,将他的头部割下,放入胶袋拿回家清洗。

在少年A后来的精神鉴定报告指出,当时他曾向尸体射精,并割开其面部,饮用其血。

2004年,已经成年的少年A获得假释,重返社会。

2015年,少年A出版了自传书——《绝歌 神戸连続児童杀伤事件》,该书在出版前未征得受害者家属的同意,形成了二次伤害,家属强烈要求停止出版。

1993年,10岁的罗伯特和乔恩,杀害一名2岁的小男孩,成为震惊全球的英国最年轻的杀人犯!

当时,他们对小男孩进行疯狂殴打,将电池塞入他的嘴里,用硬物猛砸他的头,向他泼颜料,还脱光他的衣服,伤害他的生殖器……然后小男孩被活活凌虐致死!

最后他们将尸体放在轨道上,想要伪装成一起意外事故。

这件事被爆出来后,全国对其进行强烈声讨,警方不得不公开他们的照片和真名。

最后法院不堪舆论压力,才将原判的10年有期徒刑改为15年。

但后来在欧洲人权法院的帮助下,他们在2001年便提前出狱,还被赋予新的身份,隐藏在人群中……

除了自身的性格,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他们的成长环境。

例如前面所说的英国那两位10岁杀人犯,他们之所以走上犯罪道路,一切皆因有个不幸的童年。

罗伯特从小就受五个哥哥还有母亲的揍打,而他的父亲也有暴力倾向,经常殴打妻子,年幼的他甚至还遭受过哥哥的性侵。

乔恩的家庭环境也很不好,家族有忧郁症史,父母多次离婚又复合。父亲经常在家看暴力类的电影,而他也一起看,并且看得津津有味。乔恩向受害者泼颜料,模仿的就是电影里的杀人桥段。

其实,法律对未成年人有特别的照顾,给他们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我们对此并不难理解。

很多未成年人心智尚未成熟,无法完全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甚至可能没有意识到自己犯下的错。

但是,现在的网络越来越发达,未成年人接触的信息也越来越多。

你有没有发现,现在的孩子普遍早熟,他们的心智似乎比我们想象的要成熟很多。

有时甚至听到某些孩子开玩笑,说自己杀人不犯法。

为什么现在那么多未成年人犯罪的处理结果受到争议,就是因为未成年人保护法的时代滞后性。

而英国的司法部也认为,10岁的儿童已经完全有能力区分淘气行为和犯罪。

或许,人性的善恶跟年龄没有绝对的关系。

况且,单纯以年龄来判断一个人的心智,这合理吗?

人性真的能改变吗?如果可以,那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在被释放出来后,又继续犯罪的未成年人呢?

可怕的事,他们当中有人以自己尚未成年来当免死金牌,一次又一次犯下滔天大罪。

有时候,法律提供所谓的保护,反而成了他人作恶的资本。

他们知道如何利用法律,更可怕的是法律还在保护他们,这样的人渣真的值得被保护吗?

而这种保护,对于被害者,尤其是同样尚未成年的被害者来说,是极大的不公!

有时候,法律保护了未成年罪犯,但却没有保护到未成年受害者,这是多么大的悲哀!

每当未成年人犯了罪,“他还是个孩子啊”就成了人们最不愿听到的辩解理由。

或许,有些错误本不该被原谅,我们不该低估人性的恶。

即便是年龄小,但如果他性本恶,并且毫无悔改之心,甚至继续犯罪,那也应该让他们为自己的恶劣行为付出代价!

姑息未成年人作恶,其实就是对善良最大的惩罚!

希望法律能保护到真正需要保护的人,而不是保护了未成年罪犯,却没有保护到未成年受害者。

惋惜,愿少一些伤害。

我的公众号:有野yeah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