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奇闻吧

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异事

艾问卢俊卿:独角兽是怎么孵化的?| 艾问企投家

作者:admin 时间:2020-06-14 06:40:11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十年从政二十八年经商,今天艾问要拜访的这位嘉宾是从农民子弟变成总统座上宾的企投家,他叫卢俊卿。他最大的梦想是创建一个庞大的孵化器,源源不断地为国为民来辅佐那些优秀的企业和企业家,艾问卢俊卿,他如何为企投而生?

艾诚:今天来拜访您,是因为您不仅是践行着企投,而且您是为企投而生,在您的心目中“企业+投资”到底是什么?

✧ 卢俊卿:我觉得企业家都应该有投资家的思维,而投资家都应该有企业家的精神,这两者结合,我想这个企业才能发展的很好。

艾诚:您的人生线有三部分,第一部分叫做农家子弟,第二部分叫十年从政,第三部分叫二十八年经商。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变化?

✧ 卢俊卿:我是农村出来的,我也从过政,也经过商,而且是从村、到乡、到县、到省、到首都再到全世界,好像一个坎都没落下,这样对我最大的好处就是让我能够更加深刻地了解这个世界。尤其做企业二十八年,让我能够更加深刻地了解作为一个创业家,作为一个创业者,他们的喜怒哀乐,他们需要什么。

创业是一个充满风险的职业,基本是九死一生。创业家们失败基本上是在四个方面,第一是缺乏经验,第二是缺乏资金,第三缺乏资源,第四缺乏市场。所以我就在想,是不是能够创立一个平台,帮助这些创业者,能给他们赋能,所以在2000年的时候我就创立了企业孵化器。那个时候叫企业家孵化器,现在叫独角兽孵化器,这是个升级版。

艾诚:我很好奇,在您人生的阅历中,第一次知道企业和投资这两个词是什么时候?

✧ 卢俊卿:真正第一个影响我的企业家是牟其中,他当时跟俄罗斯做了一笔生意赚了9000万,在90年代那很厉害了,所以他一度成为中国的首富。我也拜访了他,我记得是在北京的永定路21号。当时聊到他的一些想法,他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叫做“平稳分蘖”,现在来看实际上是一个创投孵化器,一种思维。

“中非希望工程”15亿元善款被一位24岁的小姑娘“掌管”的新闻噱头不胫而走,“卢美美”事件随即爆发。中国慈善已经脆弱得禁不起任何质疑,公众的愤怒似乎已经无法遏制。我也感到十分震惊。然而几天之后,事件水落石出,“24岁‘卢美美’掌管巨额善款”完全是空穴来风。

但是,可媲美“郭美美”事件高度戏剧性的是,“富二代”“卢美美”引来的媒体关注,直接导致了“富一代”卢俊卿及其世界杰出华商协会以一种妖魔化的形象进入了公众视野。

媒体炒作“世界杰出华商协会”与中国高宫、多国政要有“各种密切关系”,描述得耸人听闻。由于我从事的社会活动较多,对高端会议、会展非常熟悉,各种协会的运作流程、经营模式,在我看来也是司空见惯。因此,对于世界杰出华商协会的所谓合法性与来路的质疑,我对舆论的哗然不以为然。

世界杰出华商协会是NGO非营利组织,为企业经营提供交流、合作的平台。NGO的市场化服务部分则由其战略合作伙伴——天九儒商投资集团或国内外政府、企业、NGO负责运作,这在法律上是常见的结构设计。虽然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e4b893e5b19e31333337623430业内能够做到世界杰出华商协会如此高端的机构屈指可数,但大大小小具有相似经营模式的协会则如恒河沙数。

泛滥于网络间的批判,颠倒是非,混淆概念,其逻辑不值一驳。“中非希望工程”是定向募捐,未动用一分钱公众善款;卢星宇24岁“掌管”巨额善款,更是荒唐的造谣,却因此被冠以隐含“坏孩子”意义的“卢美美”称号,举国周知,无从洗刷。

由于事件炒得正热,一些熟悉我的媒体也询问我对相关问题的意见。于是,我撰文就“中非希望工程”定向捐赠与公众善款的本质不同、世界杰出华商协会的法律性质作了说明,这是专业人士向社会、向法的精神负责任的做法。

卢俊卿在接受中新网财经频道专访时表示,中国的慈善环境处于非理性阶段,希望富人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同时希望大众对慈善多一些包容。

中新网12月30日电 曾因“卢美美”事件被推到了舆论风口浪尖的世界杰出华商协会主席、中非希望工程主席、天九儒商投资集团董事局主席卢俊卿,日前由于遭到中国郑和舰队国际资本集团董事局主席严介和的质疑而再次引发关注。近日,卢俊卿在接受中新网财经频道专访时表示,中国的慈善环境处于非理性阶段,希望富人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同时希望大众对慈善多一些包容。而对于严介和,卢俊卿则表示“没有必要回应他”。

卢俊卿对中新网财经频道表示:“(今年)8月18日的募捐,原本打算至少募集2亿元的,本来很多企业家是希望在当天捐款的。但这个事出来以后,就没人敢了。肯定的,换成你,你也不会捐的。”但他同时表示,没有人愿意掏钱还挨骂,希望公众能有更多的包容,而等待舆论回暖需要一个过程,需要一个时期重新树立信任。

他坦承,在做商业的同时做慈善,这时有人说你在利用慈善敛财,很容易会让人相信。“既然有人说我们用慈善敛财,那我们就说清楚我们是怎么做的,我们采取了一个比较另类的办法悬赏1000万。让大家举一个我们利用慈善敛财的证据,举出一个奖励1000万,到现在也没有一个人出来领奖。所以对方要么闭嘴,要么拿证据。”他说。

在谈到“卢美美”事件的影响时,中非希望工程执行主席兼秘书长卢星宇表示,这个事件对捐款影响非常大,目前中非希望工程面临的困难首先就是募捐。她说:“自8月16号"卢美美"事件出来以后,我们8月18日的募捐活动就没有收到一分钱的捐款。”她表示,到现在为止也依然没有收到任何捐款,现在是用以前的捐款做今年的项目。

在谈到如何看待中国的慈善环境时,卢俊卿认为,这与我国社会的发展阶段有关系,在社会发展到一个特定的历史阶段时,就会出现这种现象。“大家什么都不相信,什么都否定,人心比较浮躁。我们和20、30年代的美国状况极为相似,捐款大家就骂,就往死里整,已经非理性了。”他说。

24岁的卢星宇没想到自己会以被质疑的方式走红微博。“做好事还要被骂。”她不喜欢别人叫她“卢美美”,她觉得很委屈。沉默两天后,卢星宇昨日在北京会议中心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卢星宇:我当天连续工作,很晚才回到家。几千条评论都是中非希望工程的事儿。当时我很难过,觉得自己做好事还被说成这样。我就改名为“卢星宇年轻人更要努力”。后来又有很多评论,我就发了感慨,“做好事还要被人说”。又过了几个小时,我释然了,改为“卢星宇加油”。这些名字的变化就是我心情的变化。

卢星宇:我父亲白天的接待工作、演讲报告非常累,第二天还要继续,我很舍不得打扰他。

卢星宇:第一感觉,微博很强大,但也应该有监督。为什么那么多人在没有查证的情况下,把我说成了那样;第二,我觉得把好事做好不容易,我承担的压力比同龄人要大。我有的不是职务,是责任。

卢星宇:我去和他们教育部长谈,参观各个小学,还有非洲的环境、文化。我在非洲还要协调总统、总理、中国驻非洲各国大使的关系,都是我一个人做。

卢星宇:爱心无国界,这是我心里的话。在世界哪里做慈善都是好事。有人说我不爱国,我是纯正的爱国的中国人。我们就选择了非洲,有错吗?和质疑的人没有关系吧?

成都晚报记者注意到,8月20日,《南方都市报》第32版刊登了一篇名为《卢俊卿及世界杰出华商协会八大谎言调查》的稿件。在这篇稿件中,历数了卢俊卿“伪造联合国机构为活动主办单位”“明明大肆收费却说六年没收一分钱”“伪造不存在的出版机构”等八大“谎言”。而卢俊卿昨日发布的这则公告,基本就是在回应这“八大谎言”。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推荐阅读:桶式吸尘器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