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奇闻吧

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异事

湖口兵变_湖口黄振案判多久_湖口兵变 孙立人

作者:admin 时间:2020-07-14 06:40:23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湖口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湖口县公安局打掉一个恶势力团伙

11月20日,公安局经过近一个月的侦查,成功打掉一个以朱某某为首的恶势力团伙,抓获八名团伙成员。

10月25日、26日、27日,湖口县连续发生多起砸车、恐吓司机案件,犯罪嫌疑人作案针对目标是从景德镇向湖口某企业运送焦炭的货车及司机,案件发生严重影响湖口县经济发展环境和社会治安秩序,湖口县公安局对此高度重视,迅速成立专案组,深挖彻查,依法严惩。经过专案组调查,景德镇一家公司与湖口某企业签订焦炭供应合同,湖口县朱某某为了牟取利益,向该公司提出入“干股”的无理要求,在遭到拒绝后便纠集社会无业人员对该公司运送焦炭的货车进行打砸。一个以朱某某为首的恶势力团伙逐步浮出水面,专案组随即对团伙成员进行布控抓捕,从11月5日至19日,该团伙八名成员相继落网。经审讯,该团伙成员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此外,该团伙成员还涉嫌参与“2014.8.19”寻衅滋事案、“2014.8.19”妨害公务案和“2013.12.3”聚众斗殴案。

目前,朱某某等8名犯罪嫌疑人已全部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来源中国江西网)

蒋介石在江西与蒋经国、蒋纬国的合影(资料图)

延伸阅读:

·蒋介石为何偏爱“养子”蒋纬国?

·蒋介石为蒋经国接班清扫道路:“二陈”去台后即遭开刀

·蒋经国终止蒋氏政治命脉:蒋家后人不能参选“总统”

·蒋介石死亡之谜:宋美龄关键时刻下了道“催命符”

本文摘自《蒋经国与蒋纬国恩怨》,张树德著,团结出版社出版

文史频道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1964年1月21日上午10时左右,台湾装甲兵副司令赵志华在湖口基地主持装甲第一师例行的战备检查。谁也没有想到,赵志华在向部队致词时突然发表了令人意想不到的演说。演说的主要内容是:国际形势不利于台湾当局,世界各国争着讨好中共,国民党“外交”有陷于孤立的危机,当局没有处理“外交”的能力,竟有人逆历史潮流而动,提倡“两个中国”的论调;台湾军队的高级将领,只顾自己生活享受,不顾部队生活,比如“总统府”参军长周至柔养的狼狗,每月吃的东西和花的钱比一个连伙食费还多;台湾小姐选拔,无异鼓励奢靡生活,小姐们本身也沦为高官子弟追逐的对象。面对这种形势,为了台湾的进步,为了台湾军队的发展,装甲兵部队应该挺身而出,前往台北“清君侧”,因为装甲兵是“国军”精锐,曾是戍守台北的“御林军”。

赵志华在台上说得口燥舌干,台下听者一个个瞠目结舌。没有一个叫好的,连一个鼓掌者也没有。这实在是出乎赵志华预料之外。他见人们反应冷淡,不禁有些生气。他高喊一声:“谁敢跟我去?”台下仍然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反应。赵志华见状,不由得掏出手枪,对空连放两枪,再次高叫:“谁敢跟我去?”这一次,台下终于有了反应,可赵志华倒霉的时刻也随之到来。先是一位“老士官”走出队列高喊:“副司令说得对,我跟您一起去!”随后,一位叫张民善的“少尉”也走上讲台,伪善地表示愿意追随副司令。他一边说着,一边向赵志华靠近。赵志华见有人响应自己的号召,心里一阵高兴。他连连表扬这两个人,同时呼吁更多的人站出来“为国效忠”。可就在这时,张民善等人一下子死死抱住赵志华,同时高声叫喊:“抓起来!抓起来!”又有一些人从队伍中冲了出来,协助张民善等人把赵志华制服了。从赵志华开始演讲到被制服,大约经过了1个小时。赵志华被抓后,在场的官兵在师长徐美雄的指挥下,开回各营区。

赵志华被抓时,湖口基地外已经“翻天覆地,乱作一团”。就在赵志华演说之初,基地执勤人员闻听不对劲,就已逐级上报。当“装甲兵谋反”的消息传到“参谋总部”时,“参谋总长”彭孟缉、“陆军总司令”刘安琪不在台北,事实上已接替梁序昭为“国防部副部长”的蒋经国接到报告后,立即下令湖口以北的陆军及装甲兵进入各临时阵地,随时准备阻击任何北上的坦克或装甲车,如阻击不成,即炸毁进入台北市的中兴、中正、台北3座大桥;命令驻桃园、台中的空军机群进入战备状态,随时准备配合陆军阻击“叛军”;设在台中清泉岗的“装甲兵总部”因总司令郭东旸不在职,由参谋长金仲原和政战部主任武宦宏坐镇,并委任前总司令蒋纬国负责联系。

在事变应急过程中,蒋经国的军事指挥才能得到了唯一的一次发挥,可谓“头头有道,井井有条”。只可惜1小时过后,得到的报告仅是赵志华一人“口头政变”,而非“装甲兵谋叛”,这就失去了证明蒋经国军事才华是高是低、军事决策是对是错的实战机会。

以上就是史书所称“湖口兵变”的全过程。

“湖口兵变”名副其实吗?

赵志华鼓动装甲兵向台北进军事件能否算“兵变”,历史上存在争议。

赵志华被捕后,并没有按照陆海空军刑法中规定的“叛乱罪”起诉,而是以“违反军纪案”处理。赵志华如果真是要率领装甲兵叛乱,那台湾当局必置他于死地,绝不会仅判他无期徒刑,14年后又“保外就医”,赵志华的妻室子女获准移居美国。以上处理结果是基本上可以说明赵志华事件不是“兵变”。

1988年3月间,蒋纬国在其兄蒋经国死后仅两个月,就在台湾大学举行的国际学术会议上称,“湖口兵变”绝非事实,全是外界讹传,不足采信。不是“兵变”,那是什么呢?据当时在场的一位将军说:“所谓"湖口兵变",根本谈不上是有计划,有预谋的"兵变",仅是赵志华将军的个人事件。”

赵志华为“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十期学生,后到美国西点军校专攻装甲作战课程。抗战时参加选征军,编入新一军装甲团。抗战胜利后被收编到装甲兵部,成为蒋纬国的部下。淮海战役时已官至上校,作战中被中国人民解放军俘虏。1949年4月间逃到台湾,找到老长官蒋纬国,官复原职,出任装甲旅上校旅长。在台湾军队整编中,装甲兵编为二师四旅,经蒋纬国向蒋介石保荐,赵志华升任装甲一师师长。后官至少将副司令。

赵志华与中国人民解放军作战只能当俘虏,可平时在台湾军队中还真有点“才气”。任装甲第一师师长时,治军严格,管理有条,多次受到台湾军事当局的嘉奖。前任司令胡忻曾夸奖赵志华“深得蒋纬国将军的真传”。赵志华是东北人,为人耿直,说话坦率,对国民党尤其是上层的堕落,对社会尤其是官场的腐败,深有感受。平时积怨甚多,终于导致发表批评时政,呼吁装甲兵责无旁贷地起来“清君侧”、“肃腐败”的“一·二一讲话”。

九江院网讯 8月26日,湖口县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一起恶势力犯罪案件,崔某剑等四名被告人因犯非法采矿罪、容留他人吸毒罪、故意毁坏财物罪、敲诈勒索罪、妨害公务罪,一审分别被依法判处六年六个月至一年四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崔某剑、刘某云、李某、周某亮等人均系湖口县流泗镇人,自2018年以来,经常纠集在一起,以暴力、威胁等手段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百姓,扰乱经济、社会生活秩序,形成以崔某剑为首的恶势力。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崔某剑违反矿产资源法的规定,在未取得采矿许可证的情况下邀集被告人刘某云、李某在湖口县流泗镇棠山村金家湾砂矿擅自采砂,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均构成非法采矿罪。被告人崔某剑、李某、周某亮分别多次容留多人在自己管控的场所吸食毒品,其行为均构成容留他人吸毒罪。被告人周某亮、刘某云伙同他人为达到非法采砂的目的,两次推倒神华电厂周围的围墙,造成的损失数额较大,其行为均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被告人崔某剑为达到控制一方沙山的目的而故意打砸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后又以威胁、恐吓等手段向被害人索取钱财,数额较大,且在公安机关依法传唤时以欲自杀、点燃煤气罐等方式抗拒执法,其行为分别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敲诈勒索罪、妨害公务罪。被告人刘某云伙同崔某剑以威胁、恐吓等手段向被害人索取钱财,其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被告人崔某剑、刘某云、李某、周某亮均一人犯数罪,应当数罪并罚。上述被告人分别系以崔某剑为首的恶势力团伙的纠集者或成员,应酌情从重处罚。综上,根据各被告人在案件中的地位、作用及造成的危害后果,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