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奇闻吧

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异事

朱令案新进展:清华高层开始与其父母接触

作者:admin 时间:2020-07-16 06:40:16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清华朱令案是怎么回事图片

孙维,现名孙释颜,女,汉族,清华大学92级物化2班学生,1994年清华大学铊盐投毒案唯一的犯罪嫌疑人。

1994年底清华大学化学系三年级学生朱令出现了奇怪的中毒症状:秀发脱落、面肌瘫痪、发音含混、四肢无力,当时送往北京协和医院,医院束手无策,查不出病因,她的同学把她的情况译成英文发到互联网上求助,他们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回信1500多封,其中不少回信认为她是铊中毒,后经专家诊断证实。但是确诊并没有使她的病情立即好转:昔日相貌秀美、聪慧可人的女孩几乎变成了植物人。尽管当年摄入的铊剂量足以夺人性命,但是这个女孩却顽强地活了下来。

孙维,朱令的同班同学,同宿舍好友,和朱令同属校民乐队的成员。是朱令中毒案中唯一曾被公安局定为犯罪嫌疑人的人,其理由是她是当时唯一能接触到砣的人,和朱令同一宿舍,且有作案时间,其作案动机就是可能是嫉妒朱令古琴弹得好,使得自己没有在清华民乐团当主演的机会。

当时警方对于案件的调查并不积极,其母亲朱明新回忆,公安部门的正式立案调查,是在报案一周后才开始的。就在这一周的时间里,朱令所在的学生宿舍发生离奇窃案,朱令的一些洗漱用品被盗窃。警方在立案两年后,才对孙维实施讯问。

警方对于媒体的采访报道也是三缄其口,从警方一系列举动来看警方似乎已经知道真凶是谁而迫于凶手背景显赫受到阻挠而对外不公布真相。而正是由于孙维与之符合的背景条件使其犯罪嫌疑最大。

清华朱令案孙维背景图片

网称孙维已改名孙释颜为某上市公司老板

2006年初,随着社会舆论的加剧,此案昔日惟一的犯罪嫌疑人孙维更名为孙释颜,将原本1973年8月10日的出生日期更改为1973年10月12日。并用中学时期拍摄的身份照片办理了新的身份证件。孙曾经数次想申请出国,但由于身份问题和学位问题,均未能成功。涉及此事的相关部门和机关均对此事基本不回应或非常低调。

2002年至2003年孙维在诺基亚工作。

清华朱令案孙维照片图片

网传孙维与老公照片

孙维背景显赫:爷爷曾任全国政协常委

孙越崎(孙维爷爷)曾任民主革命委员会副主席,参加过辛亥革命。

孙竹生(孙越崎长子,孙维伯伯)西南交通大学机械系教授,机车车辆专家、教育家。我国内燃机车技术发展的开拓者之一。

孙大武(孙维之父,孙越崎之子)民革中央委员

孙叔涵(孙越崎女儿)冶金部教授级专家

朱丕荣(孙越崎女婿)农业部国际合作司司长,教授级高级农艺师

孙孚凌(孙越崎侄子)历任北京市政协副主席,北京市副市长,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副主席、常务副主席。第二至五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六届、七届全国政协常委,第八届、九届全国政协副主席

孙允文(孙越崎侄孙女,孙孚凌女儿)中国音乐学院图书馆馆长

清华朱令案中孙维是谁图片

如果您还不是科学网会员,欢迎注册

19年前美丽的清华女生朱令100%伤残、全身瘫痪、双目近乎失明、大脑迟钝、100公斤的体重和基本语言能力丧失是她目前的真实状况 图TP朱令,一个19年前被投毒的女孩的名字,在微博上被禁掉,又被放开。

随后,新华社在沉默许久之后发文——七问朱令案。

昨日,朱令的母亲在接受中央广播电台采访时说,“办案组始终说在办,但没告诉我结案了。”她说自己一直没有等到一个答复。

如今,这个因为复旦投毒案而被重新关注的案子,随着网友和媒体的围观,似乎走到了一个节点,就和19年前一样,仿佛“就差一层窗户纸”了,再往前,是水落石出的真相,还是重复19年前的不了了之。我们不得而知。

我们能做的只有等待,等待一个已经迟到了19年、也许永远不会来的答案。

清华朱令案至今尚未有明确结论,有人说,朱令用近乎生命的代价,为人们普及了“铊”知识。

19年来面对此案的种种传言,甚至是直指司法不公的传言,警方并没有及时予以澄清。

警方曾锁定

凶手就在朱令身边

1994年,清华大学化学系女生朱令离奇发病,被证实为稀有的“铊中毒”,中毒导致她全身瘫痪。警方曾锁定凶手就在朱令的“身边”,但最终此案不了了之。近20年来,有关“谁是凶手”的各种猜测和传说,坊间从来没有间断过,尤其是朱令的室友孙维,一直被认为是主要嫌疑人。今年4月18日,在复旦投毒案的风口浪尖上,孙维在网上发帖自证清白:“我比任何人都想将真凶绳之以法。”这一言论再加上其不普通的家庭背景,加剧了种种传言的散播。

当年此案有没有

受到权力的不正当“干涉”

目前这种“全民福尔摩斯”式的以讹传讹,无论对于受害者朱令,还是“嫌疑人”孙维,都是不公平的。警方有责任、有义务向公众澄清并及时回应:

1.朱令案到目前为止十九年悬而未决的局面,究竟是何原因?

2.警方当时掌握了哪些证据?

3.案子卡在哪里?

4.当初警方那些“只剩一层窗户纸了”的表态是否属实,又指向哪个嫌疑人?

5.对朱令家属的询问乃至申请信息公开,究竟为何搪塞、不予告知?

6.玄之又玄的所谓“法律、法规及相关规定不予公开的其他情形”具体指的是什么?

7.特别是公众质疑的,当年本案有没有受到权力的不正当“干涉”?

新华社的七问,不知道警方打算什么时候回答,是需要再考虑19年呢?还是因为所谓“法律、法规及相关规定不予公开的其他情形”而无可奉告呢?

网民“野水横木”说,朱令案凶手没有伏法,对公众心理伤害大,凶手必须抓出来。这起恶性案件,赤裸裸展示了权贵的车轮如何碾过花季少女,让小民们心寒。

朱令父母

绝望的等待

昨天中午12时,朱令妈妈朱明新女士接受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采访。

她回忆说,当年朱令说肚子痛,谁也没想到是中毒。直到协和医院李舜伟大夫怀疑是铊中毒,最后拿到化验单才想到解毒,为时已晚。当时大夫说,不是误服就是投毒。“我当时就去清华报案。要求老师能不能把宿舍封起来,但老师说有困难。后来派出所说朱令的宿舍失窃了,喝水的杯子和洗澡用的小篮子都没有了。但后来她们宿舍的同学又在床底下找到了杯子。”

朱明新说,“侦破小组告诉我们,能做的都做了,现在只剩下一层窗户纸了。但他们一直都是说,已经上报请示了,也许就破了。办案组始终说在办,但没告诉我结案了。”

“2007年,有个政协委员曾关注这个问题。他收到了公安部门回函,这份书面文件说朱令是被投毒的,但因为报案时间晚了,证据不全,尽快办结此案。”她说,“我做了很多努力,但是没有得到一个答复。”

2011年前,朱令偶尔还能坐着轮椅到户外透透气,气管被切开后,她就无法再出门了。因为肺部感染,呼吸不畅,朱令必须随时吸氧,最近几个月,她的活动范围仅限于床。

朱令父亲吴承之说,他和妻子很少回忆过往。经历过大女儿的意外过世和小女儿的被人投毒,这位老人如今的想法是“走了一个,还有一个还活着,就可以”。被问及“恨投毒的凶手么”,这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沉默了很长时间,长叹一口气后缓缓地说:“恨不恨的,你说,什么是恨呢”。

他只是说,“我们一走,她肯定没有希望了,不可能有人像我们这样照顾她”。钱江晚报

最新进展

● 2013年4月16日,随着复旦投毒案的发酵,19年前的朱令案重新回归舆论视野。

● 2013年4月18日,孙维时隔7年再发帖:“等待真相笑骂由人,我比任何人都想将真凶绳之于法。”

● 2013年4月25日,国内的主流媒体开始大肆报道朱令案。

● 2013年5月6日,新华网发布《舆论呼吁及时澄清“朱令案”传闻》文章,央视新闻官方微博也以转载,僵持的事态开始出现转机。

● 2013年5月6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对朱令母亲朱明新进行直播专访,朱明新声称还将继续申请信息公开,“要给朱令一个交代”。

● 2013年5月6日,当日下午4时04分,朱令案白宫官网请愿量突破10万人。

● 2013年5月6日,朱令父母表态称,他们不上网,之前不知道“白宫请愿”一事,如今态度是既不参加也不支持,依然相信正规途径和渠道。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