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奇闻吧

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异事

成都军区特种部队 成都军区副司令杨金山落马

作者:admin 时间:2020-05-18 10:58:44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杨金山违纪的消息,是通过四中全会首次对外披露。杨金山的原职务是成都军区副司令员。拥有中将军衔的杨金山最近一次出现在新闻报道中是在2014年7月初,据解放军报报道,当时他随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常万全上将访问坦桑尼亚和南非。资料图:西藏军区司令员杨金山看望慰问日东哨所官兵。

和徐才厚被调查三个月之后才公布消息、一公布便是开除党籍的流程类似,由中央全会首次透露的杨案,也着实令人察觉军队反腐之严密与复杂。

而此前外界预期的周、徐二人的处理结果,此次公报中亦未出现。以此二人为代表的反腐败话题,此次全会亦着墨不多。不过现在下结论仍为时尚早,一方面,全会的《决定》还未公布;另一方面,在全会结束前、任何会议内容都没透露之时,却就已放出了25日将召开中央纪委全会的消息。今后几天,仍需密切观察。

但其实还有一个细节。公报的开始说:“出席这次全会的有,中央委员199人,候补中央委员164人”。我们知道,十八大共选出中央委员205人,候补委员171人——除去已经落马的蒋、李、杨3名中委,以及李春城、万庆良、王永春、陈川平、潘逸阳5名候委,这意味着,还有3名中委和2名候委并未出席,原因目前仍未可知。

细节里的改革方案

公报里干货最多的地方,毫无疑问地落在了司法改革上。毕竟这次全会,跟司法领域关系最为直接。

而从三中全会、中央中央深改组第三次会议一直到四中全会,其改革的议题围绕的目标只有一个:让司法更独立。而要更独立,首先要做的,就是“去行政化”。

比如公报里,最高人民法院的巡回法庭、跨行政区划的法院和检察院、公益诉讼制度等新的制度框架和机构设置,一方面打破司法机构的“地方性依附”,另一方面则对目前没有诉讼主体的环境污染、生态破坏等公众事务加上可行的砝码,很有可能成为下一步司法改革的着力点。

而破坏司法、插手和干预司法的情形,习近平亦早就说过:“一些党政领导干部出于个人利益,打招呼、批条子、递材料,或者以其他明示、暗示方式插手干预个案,甚至让执法司法机关做违反法定职责的事。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里,这是绝对不允许的!”

这是今年1月的中央政法工作会。口气口吻,神态神色,可想而知。

从“法律体系”到“法治体系”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十八届四中全会公报出炉之前,还不是一个让人耳熟能详的提法。此前较为接近的提法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

中国七大军区特种部队专业水平高 名称各有特色

俄罗斯“军事观察网”近日发表瓦列里·博瓦尔题为《中国制造并非都是水货》的文章。文章称,中国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建立和发展特种部队——1988年广州军区成立了首支特种部队。

目前中国陆军的各支特种部队配属于7大军区。每支部队的规模与团相当,由3个营组成,人数为1000人左右。它们分别是:沈阳军区的“东北猛虎”特种大队、南京军区的“飞龙”特种大队、北京军区的“东方神剑”特种大队、兰州军区的“夜老虎”特种大队、广州军区的“南国利剑”特种大队、成都军区的“西南猎鹰”特种大队和济南军区的“雄鹰”特种大队。每一级军事单位都有自己的特种部队:集团军每个军下设特种侦察营(300-400人),每个师下设特种侦察连(约120人),每个团下设特种侦察排(30-40人)。此外,中国的特种力量还包括“蓝天利剑”空降兵特种部队和“蛟龙突击队”海军特种部队。

文章指出,中国特种部队的专业水平非常高。据传“西南猎鹰”特种大队的32名战士曾被派往国外执行解救被劫持中国工人的任务,他们不费一枪一弹成功救出人质,还制服了恐怖分子。中国特种士兵的行动得到了美国情报部门的高度评价。有此水平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中国的特种兵训练体系在世界上独一无二。整个训练计划可分为两部分——专业训练和战斗训练。

战斗训练为一整套体能、灵活性和耐力训练,包括徒手格斗和自卫、野外生存等。报道称,训练过程非常严酷,不是常人可以忍受。特种兵早晨4点半起床,一个半小时后开始长跑或登山。长跑时,每个士兵都要负重不少于10块砖,且5公里的距离要在25分钟内完成。这样的长跑晚上还要进行一次。跑步结束后,就要开始被称为“铁砂掌”的训练,即掌击装满菜豆的沙袋至少300次,然后掌击装满锯末的沙袋同样次数。仅训练第一阶段,每个士兵就要掌击1.5万次,致使手掌布满老茧,变得没有知觉。若是受伤,就用专门的药水浸泡治疗。在后面的训练阶段,肘、拳头、脚和膝盖也要进行这种练习。

特种兵们必须完成的另一项训练是头撞木头。先撞软木后撞硬木。待整个训练完成,每个战士就能用头撞碎玻璃瓶甚至砖头。训练科目还有半分钟内不借助工具爬上5层楼高的墙,1小时20分钟内负重游泳5公里,腿绑4.5公斤沙袋奔袭10公里,全副武装走3.5公里山路,做俯卧撑至少100个,单双杠练习各200个,举35公斤杠铃60下,投掷手榴弹50米100次。

最有意思的是野外生存训练。训练模式通常是,一个六七人的小分队要在7天内急行军200公里。他们出发前只能带必要装备和最少数量的食品。穿越的地带到处是毒蛇和昆虫,饮用水需自己寻找,食物不够吃,常常只能以蛇、鼠和蚂蚁充饥。在如此复杂的条件下,小分队还要完成至少20项不同的任务,如突击、抓俘虏、判断并避开敌人埋伏。

中国高原“猎豹”特种大队揭密

在中国西南,有一支素以“猎豹”著称的特种部队,它就是成都军区某特种大队。这支部队自诞生之日起就带着几分神秘。高新装备广泛应用,军事行动神秘莫测,特种训练惊险刺激:飞车捕俘,攀登绝壁,擒拿格斗,踏冰卧雪,涉水泅渡特种作战更令人惊诧:侦察谍报、秘密渗透、袭击破坏、联合作战、解救人质记者有幸走近“猎豹”,撷取了 他们训练的一组真实镜头。

《突出重围》展风采

看过电视连续剧《突出重围》的观众,都不会忘记剧中特种兵的出色表现。可很少有观众知道,剧中绝大部分士兵演员都是由这支“猎豹”部队扮演的。

1999年3月,成都军区某特种大队接到上级指示,开赴红土高原的热带丛林地进行野外驻训,并协助拍摄电视剧《突出重围》。当官兵听说这是一部反映现代作战思想的战争题材的电视剧后,劲头鼓得足足的,纷纷表示:我们一定要把平时最真实的训练实况展示给观众。

紧张的驻训和拍摄开始了,剧本本身对有关现代特种作战、数字化小分队、战场先进的侦察系统的介绍比较粗浅,对有些演习场面的描述过于简单,甚至还有不贴实际的情况;导演及剧组人员对部队的演习也缺乏深刻认识。因此,在拍摄过程中,剧本的多处细节采纳了该大队官兵的意见进行修改。导演在观看了官兵的训练后,当即决定,有关演习场景的情节,不用排练,脱开剧本,直接拍摄部队训练的场面。这样,抵近侦察、渗透侦察、敌后破袭等等,部队只是按纲训练,摄制组只管跟随拍摄。后来,导演听说部队平时训练演习都拍有资料片,干脆从资料片上直接剪辑了许多镜头。结果,《突出重围》中的数字化小分队、机降作战、战场信息电视传输,“红、蓝”双方前沿侦察等很多镜头都是从这个大队平时训练资料片中剪辑的。

拍摄结束后,许多官兵感到,拍电视和以往的训练没有多大的区别。这一年,他们不仅圆满完成了参加拍摄电视剧的任务,在荧屏上塑造出了良好形象。而且,野外驻训也上了一个新层次,训练质量有了很大提高。此外,通过拍摄《突出重围》电视剧,吸引了许多官兵阅读现代军事书籍,形成了浓厚的学术研究氛围,活跃了官兵的思想。大队根据拍摄电视剧过程中受到的启发,立项研制“头盔式侦察监视系统”。经过1年多时间的攻关,体积小、重量轻、具有昼夜间对多目标侦察监视、实时处理传输等特点的“头盔式侦察监视系统”便研制成功。它可以与作战指挥自动化系统相连接,能将一线战场景观实时传输到各级机关,大大延伸了现有侦察装备的触角。

特种演习显神威

初冬的西南山区,虽然没有北方那样寒冷,但也有几丝凉意。劫持了两名重要“人质”,逃窜至离某机场不远处一条山沟中的几十名“恐怖分子”正在做着他们的“美梦”。突然,一架武装直升机飞临“恐怖分子”设在山丫口的警戒阵地,强大的火力顷刻间便把“恐怖分子”的简易阵地摧毁,早就潜伏至“恐怖分子”阵地前的地面攻击分队也发起了全面攻击。几乎同时,又有两架武装直升机直扑“恐怖分子”扣押着“人质”的地方,16名戴着黑面罩和“侦察头盔”的侦察兵如神兵天降,从两架武装直升机上沿溜索滑下,分别向各自的目标猛扑过去。“恐怖分子”尚未反应过来,两名“人质”已被救出,一架直升机迅速临空悬停,放下了带有圆盘型挂索的悬梯,负责解救“人质”的小组,带着“人质”、悬挂在悬梯上后,直升机便迅速离去。留在地面的侦察兵与从地面攻击的分队密切协同,在空中火力的支援下,很快就肃清了残“敌”。8分钟的“战斗”干净利落而又漂亮。让观看演习的人感到,似乎是在看一场电影。

原来,这是成都军区某特种大队进行的一次特种作战演练。特种作战,是一种非常复杂的作战行动,组织准备工作的内容多、要求高、行动的难度大,具有组织指挥层次高、作战任务紧迫、过程短促,作战风险大,作战时机稍纵即逝、不可重复实施等特点。为了训练好这个课目,成都军区某特种大队的官兵广泛开展学术研究,学习分析当今世界各国特种作战的战法,并充分运用已取得的科研成果,摸索出许多新战法,使特种兵遂行各种任务的能力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雪域高原砺锋芒

“猎豹”栖息的西南战区,有雪山高原、热带丛林、山岳丘陵、盆地平原、都市乡村。特种兵几乎踏遍了这里的山山水水,惟有雪域高原在训练史上还有空白。

初冬时节,“猎豹”奉命出击,千里奔袭。

一场高原高技术特种作战拉开序幕。

拂晓,3架无人机划破都市浓雾,直飞高原。

指挥车内,气氛异常紧张。指挥员注视着电脑屏幕,航拍图片、传感器数据、上级通报各种情况闪现在可视屏上。

“隐蔽接敌,一举歼灭。”上级指令通达全员。

西库隆巴山脉西翼,海拔4300多米,山高坡陡,峡谷纵深,白雪皑皑,高寒缺氧,有“生命禁区”之称。

我特战分队指挥员根据先遣分队提供的确切情报进行沙盘推演,寻找最佳歼敌方案。

此战面临“三难”:隐蔽难———荒山秃岭,隐蔽制盲难度大;接敌难———现有火力系统无法达到远距离、高精度;回撤难———特战队员在“敌”后完成任务后如何撤退?

这是我特种队员在生命禁区面临的一场考验;也是一次综合战斗力的实际检验。

指挥所召开“诸葛亮会”,发扬军事民主,集中群众智慧,迅速形成“猎豹行动”方案:深入虎穴,牦牛阵、电子鼠并用。

战斗打响了,山谷间“牦牛”喷火,“老鼠”爆炸,特战队员深入敌后,敌营四处开花。

“猎豹行动”1小时内摧毁“敌”5个重要目标,活捉“敌”指挥官一名。

一场特种兵远程奔袭战斗结束的信号,拉开了成都军区某特种大队长达两个月雪域高原驻训的序幕。在高原寒区,首要的是野外生存。这支在热带丛林地无数次进行过野外生存训练的部队,在雪域高原遇到了新问题:冰天雪地,如何栖身?如何生存?

驻地的百姓成为官兵们的老师,大雪覆盖的山野成为广阔的实验场,山洞、树洞、地窝子成为官兵们的栖身之处;被当地百姓俗称为“雪猪”的一种动物,成为广大官兵果腹的最佳食物。这种棕褐色、酷似野兔的动物,小的二三斤,大的则有十几斤。官兵们抓住“雪猪”后,饮其血、食其肉,依靠它就可以生存于雪域高原。

两个月来,官兵们战风雪、斗严寒,完成了高原寒区特种兵十几个课目的训练,填补了该特种大队高寒区训练的空白,从而使其成为一支能全方位遂行任务的全能型特种作战部队。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