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奇闻吧

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异事

本拉登是怎么死的 本拉登真的死了吗

作者:admin 时间:2020-05-18 11:04:13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本拉登已经死了。美军海豹突击队2011年5月突袭本·拉丹在巴基斯坦北部小镇阿伯塔巴德的藏身地,特种兵近距离朝本·拉丹额头开枪将其636f7079e799bee5baa6e997aee7ad9431333366303161击毙。随后,他的遗体被立即交由美军“卡尔·文森”号航母海葬。

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新华社快讯,美国总统奥巴马2011年5月1日在白宫宣布,基地组织领导人本·拉登已经被美国军方击毙。

美国东部时间晚上11点36分,美国新闻电视台直播了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进行的有关本拉登被打死的讲话。他在讲话一开始就说,他要宣布,美国的军方已经把基地组织领导人本拉登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外的一所房间当中打死。美国媒体报道说巴方的情报人参与了有关的行动。

另外,奥巴马的讲话中透露出来的信息是,去年8月份美国CIA等情报人员已经得到消息说本拉登很可能已经跨过边界从阿富汗到巴基斯坦;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得到的消息是本拉登在巴基斯坦的腹地;后来的信息是,他就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上周得到的消息是各方情报都已经准备好可以进行行动了。

奥巴马说他是在美国当地时间5月1日下令实施正式的逮捕行动的,有开火,但没有美国方面的人员受伤。现在美方已经控制有本拉登的尸体。

美国其他一些媒体报道也强调,有巴基斯坦安全人员在2日证实,本拉登在一次高度机密的特别行动当中被打死,但是没有透露具体的一些细节。另外从美国媒体的电视画面可以看到,白宫外有一些等待听奥巴马讲话的人也发出欢呼。

2011年5月1日,本·拉登在美国军事行动中,于巴基斯坦喜马拉雅山脉山脚,首都伊斯兰堡以北大约50公里处阿伯塔巴德镇[2]的一座豪宅内,被海豹第六分队击毙,终年54岁。

奥萨马·本·穆罕默德·本·阿瓦德·本·拉丹(7a686964616fe58685e5aeb9313334313636631957年3月10日-2011年5月1日),他是沙特阿拉伯王国利雅得省人,是“基地”组织首领,该组织被认为是全球性的恐怖组织。本·拉丹笃信伊斯兰教逊尼派瓦哈比派。

本·拉登家族是与沙特皇室核心有亲密联系的富庶家族。奥萨马·本·拉登出生于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一个建筑业富商之家(1998年接受采访时,给出的出生日期为1957年3月10日),在52个兄弟姐妹中排行第17。他在吉达接受了中小学教育,之后在KAU大学(King Abdulaziz University)学习经济和工商管理(也有报告称他获得土木工程或行政管理学位)。

2004年3月18日,美国众议院一致通过一项法案,将提供线索导致本·拉登被捕的赏金从2500万美元增加到5000万美元。虽然普遍认为本·拉登藏身于阿富汗与巴基斯坦边境一带,实际上外界没有人知道本·拉登身在何处,甚至指他早已死亡。

2011年5月2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发表声明,指本·拉登在巴基斯坦阿伯塔巴德的一座豪宅里被美国海豹突击队第六分队突袭击毙。其尸体于次日海葬于北阿拉伯海。事后引来巴基斯坦的强烈不满。

2001年9月11日,美国指认本·拉登组织的恐怖分子劫持4架飞机撞击美国纽约世贸中心和华盛顿五角大楼,造成2998人死亡,世贸中心双塔垮塌、五角大楼严重受损,其中一架飞机准备撞击美国国会大厦,被劫持后不久坠毁在宾夕法尼亚乡间。

首先是核心意识形态上的原因。关于这一点, @苏生 的答案已经讲的很好了,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的最终目标是实现绝对的伊斯兰神权统治,恢复历史上在阿拉伯地区一度辉煌的伊斯兰文明。因此,无论是西方的自由主义,苏联的共产主义,还是中东地区有宗教色彩的世俗政权都是基地组织的意识形态上的敌人。

我想补充的一点是,阿拉伯和伊斯兰绝不能混为一谈。阿拉伯的概念更多是语言意义上或地理意义上的,而且阿拉伯国家的穆斯林数量在世界上也并不突出。穆斯林人口排名前五的国家分别是印尼,巴基斯坦,印度,孟加拉,尼日利亚----没有一个阿拉伯国家。

因此,我们必须重审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和阿拉伯民族主义的关系。尽管穆斯林和民族主义者在抵御西方扩张的理念上有共同之处,尽管早期极端分子如库特布曾经是埃及的民族主义者,但后来的绝大多数伊斯兰极端分子的核心目标并不是阿拉伯国家的民族独立,而是恢复伊斯兰作为一种社会制度在圣地乃至全世界的统治,如穆兄会的领导Banna所说的:“伊斯兰的精髓就是统治,而不是被(世俗政府)统治,(我们应该)去将伊斯兰的统治范围扩展到全球。”高票答案将其简单解释为阿拉伯爱国者反对美帝国主义的扩张显然有严重的误导嫌疑,因为实际上,极端分子反对所谓西方势力的理由同民族独立支持者们批判帝国主义的思路是大相径庭的。极端分子将西方(包括苏联)的核心意识形态,政治经济学理论,具有现代性的世界观,文化与生活方式都视为同伊斯兰势不两立的事物(比如女性问题和平等问题),而这对于民族主义者来讲从来都不是必须的。有趣的是,绝大多数二战后从西方殖民统治当中解放出来的阿拉伯国家都是民族主义威权政权。这些民族主义政权一开始还试图和原教旨主义者合作,但后来双方都无法接受对方的政治诉求,于是从纳赛尔处决库布特开始,阿拉伯民族主义者主义者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的裂痕就不可挽回的加深(比如扎瓦希里可能巴不得埃及所有世俗领袖从纳赛尔到穆巴拉克全都下地狱)。

再者就是文化冲击。本拉登所在的沙特在石油经济繁荣之前是一个高度落后和封闭的地区,文化活动之贫瘠是可想而知的。而当西方的“腐朽”的生活方式与价值观(与许多伊斯兰传统十分对立)伴随着资本涌入沙特的时候,对当地的几乎禁欲式的传统思想造成了严重的冲击,使人群中出现了巨大的不适应和失落情绪,于是一部分迷茫的人群投入到了高度保守的瓦哈比教派,希望在传统氛围当中获取认同感和身份感。原本在许多穆斯林心中就是肤浅,低俗,放荡的美国文化在强势的文化扩张之中激怒了更多的保守派,将更多的人推向对立面。

最后不得不说的就是人们常讲的美国的霸权主义。首先,二战结束后的美国是反对殖民主义的主要倡导者之一,这在当时许多寻求民族独立的阿拉伯国家当中极受欢迎,然而美国对以色列的支持是一个重要转折点,这使得无论是原教旨主义者还是民族主义者都感觉受到了背叛,于是美国在当地的形象一下子从民心所向的解放者变成了众人唾弃的幕后黑手,其声誉坠落之速度丝毫不比威尔逊那段时期慢。不仅如此,在海湾战争期间,美国在沙特的驻军给穆斯林群体带来了巨大的羞辱----他们不得不接受一支异教徒军队驻扎在圣地之上来保护他们不受萨达姆侵犯的事实,特别是当美军的女兵行走在高度歧视女性的沙特社会当中来保护沙特时,这种羞辱达到了一个顶峰。羞辱和无力感进一步加剧了当地社会对美国的愤怒,甚至在基地组织的宣传当中,朝美国复仇是洗刷耻辱的唯一办法。这也不难理解,因为对于当时很多愤怒的穆斯林来说,只有反美才能证明自己的力量,将自己从过往的无力感和接受美国驻军的责任当中解脱出来。

最后我说一句,对于极端主义者反美的主观动机,我觉得不适合太多从经济或地缘政治的角度去分析,因为可能极端主义者本来就没想这么多。

2011年5月1日,本·拉登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郊外的一栋建筑内被美军用炸弹击毙的百。

详析:5月1日13时,多名美国情报和国家安全高官齐聚白宫。14时,奥巴马和多名幕僚再次确认度了最终的行动方案。随后,这场结果可能震惊世界的行动开始。美国中情局局长帕内塔和多知名高官在弗吉尼亚州中情局总部兰利大厦即时监视整个行动。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