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奇闻吧

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异事

衡阳天上人间涉黄内幕 美女模特队明码标价卖淫

作者:admin 时间:2020-05-18 11:10:28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在黑社会混,不一定要让人爱你,但一定要让人怕你!”这是尹健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为了把这句话变成现实,尹健在“天上人间”的组织里实施梯级管理:组织内老大只有尹健一人,其余人均为其“小弟”,直接对他负责。

尹健掌控着整个“天上人间”的重大决策和经济命脉,明确了手下组织成员的职责分工,制定了组织规矩和纪律,承担了所有组织犯罪活动的费用开支和组织成员的福利待遇。

尹健的“小弟”众多,主要分为“内保”和“外保”两部分。“内保”为“天上人间”公司内部的管理层和保安,主要是为该组织敛财;“外保”为所谓“消防员”,即“小弟”,主要是保护“天上人间”的安全,在外打打杀杀,为该团伙确立强势地位。

根据尹健的规定,“小弟”们必须尊重尹健“大哥”,鞍前马后服侍“大哥”,比如尹健在“嗨”的时候,“小弟”要主动帮忙擦汗;尹健抽烟时,“小弟”要主动点火;尹健上车时,“小弟”要去开门;走路的时候,尹健必须走第一,“小弟”全部跟在后面。“小弟”必须绝对服从尹健的指挥,一切行动都要听从“大哥”指挥。如果不服从指挥,轻则受到处罚,重则踢出组织。

而“大哥”尹健则切实保护着“小弟”的安全,不管是在事前还是事后,只要“小弟”及时将情况汇报给“大哥”,尹健都会出面帮助“小弟”摆平。2007年,刘某把手枪借给周某,周某开枪打伤了王某。事后,刘某向尹健汇报,尹健花费10万余元出面打点,使得刘某得到从轻处理。

新华社报道称,郑州“皇家一号”国际娱乐会所营业以来,组织年轻女性明码标价卖淫,2013年11月1日被查处。“皇家一号”曾有多豪奢?背后涉及什么内幕?

“皇家一号”仅装修就耗费了一年时间,大厅和走廊的地面多使用人造玉石。“它的硬件,超过北京的"天上人间"。”王杰说。

“皇家一号”房间按照档次,价格从990元到9900元不等,人均消费都会超过5000元。

在“皇家一号”担任过公关经理的刘飞(化名)说,警方从“皇家一号”前台电脑获取数据,发现其一年营业额超2亿元人民币。

“我先后在那里充了200万元,都是客户和经常打交道的政府官员使用。”在郑州从事投资担保生意的齐光(化名)告诉记者。

“他之所以底气这么足,是因为"皇家一号"后台可能是郑州一位"大老虎"。”刘飞称。但之后,喊狠话的执行董事也被抓获。

4.11北京整治后,天上人间小姐自己曝出了当时的内幕。

天上人间小姐在自己的空间中自白: 今天起来打电话给孙哥,问他那晚干嘛那么严肃。孙哥道歉,说这可是市局的集中整治行动。他只能装着不认识宝宝。 孙哥说让我准备好杰士邦、震动环,今天晚上在家等他。他会带礼物给我。最后孙哥还说,王处当场被晴妹喊了名字,显得很尴尬。

覃辉,为卓京系掌门人,覃辉有民营传媒富豪第一人的称号,在北京、上海等地拥有几十家传媒公司,同时还是北京新天地的东魅酒吧和京城曾经有名的夜店天上人间的大老板。覃辉是1995年接手天上人间的,他当时在武汉钢铁公司做进口矿石的买卖,第一次被协助调查,折戟而归。为了找一个挣钱的买卖,向当时的首都机场管理公司的总经理借款180万美元,并由军队一家贸易公司担保,买下原隶属广泰公司的天上人间夜总会。

北京天上人间第一花魁梁海玲被杀害震惊一时,梁海玲在天上人间待了近十年被称作天上人间四大头牌之首最后却惨死家中。2005年天上人间也是最巅峰时期,梁海玲在天上人间风生水起,但是却意外地让人杀死。警方在清理梁海玲的遗产时竟然有千万之多。混迹天上人间的梁海玲10年的财富也与她无缘,但是头顶天上人间第一花魁的名号最终落的下场却是与世隔绝,这或许是梁海玲自己也没想到的结局了。

为了使“天上人间”生意兴隆,尹健曾专门向北京“天上人间”负责人请教。据其财务记载,光一顿吃请就花掉了尹健36万元。

尹健在北京、深圳等地“学习”到经验后,立即付诸实践。重新装修后的“天上人间”除为吸毒、“打K”人员准备打碟机、提供吸毒用的刮板、吸管和嗨服等便利条件外,还特设美女模特队,明码标价卖淫。

模特进入公司后,要扣除10天的工资作为押金,模特统一工号、统一服装,集中住宿,统一管理,外出请假不得超过20分钟,且要交100元押金。每天晚上7点半在公司对模特点名上班,集中在公司休息室内待客;对所有模特制作照片在包厢电视上播放,供客人挑选。据扣押的财务账记载,2005年4月至2007年12月的159张“模特台费统计表”和88份营业收入日报表显示,74名模特共计出台310人次。

在团伙中,26岁的段丽娟是唯一的一名拥有大学学历的人,同时也是尹健的情妇。据了解,两人在深圳一娱乐场所认识。为壮大“天上人间”,尹健将其挖了过来。而段丽娟也为“天上人间”带来了四大“花魁”,成为“天上人间”的台柱子。

毒品交易、性交易在“天上人间”已是赤裸裸的现实。当公安人员、检察人员讯问提起“天上人间”字句时,不少团伙成员条件反射地应道:“天上人间,人间天堂”。

新华社报道称,郑州“皇家一号”国际娱乐会所营业以来,组织年轻女性明码标价卖淫,2013年11月1日被查处。“皇家一号”曾有多豪奢?背后涉及什么内幕?

“皇家一号”仅装修就耗费了一年时间,大厅和走廊的地面多使用人造玉石。“它的硬件,超过北京的天上人间。”王杰说。

“皇家一号”房间按照档次,价格从990元到9900元不等,人均消费都会超过5000元。

在“皇家一号”担任过公关经理的刘飞(化名)说,警方从“皇家一号”前台电脑获取数据,发现其一年营业额超2亿元人民币。

“我先后在那里充了200万元,都是客户和经常打交道的政府官员使用。”在郑州从事投资担保生意的齐光(化名)告诉记者。

“他之所以底气这么足,是因为皇家一号后台可能是郑州一位大老虎。”刘飞称。但之后,喊狠话的执行董事也被抓获。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