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奇闻吧

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异事

变态杀人狂魔董文语 慈溪阁楼白骨案十年后揭秘:女子杀前男友分

作者:admin 时间:2020-05-18 11:10:33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慈溪阁楼白骨案—当年案发时轰动一时,但对此案的一线侦破人员,媒体一直没有机会深入采访,对案情的细节也没有详尽披露。

十年前,慈溪某村徐家,独门小院三层小楼,徐妈妈在清理阁楼时,发现一个尘封已久的旧皮箱,拎到楼下叫来老伴一起帮忙打开—赫然是森森白骨。

徐家报警。经侦查:原来是徐家女儿杀了前男友,而后分尸,藏尸阁楼。这一藏就是十年,村里人说:怪不得啊,每次去徐家打麻将,总能闻到阵阵臭味,当时还以为是屋后的臭水沟。

浙江名探、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崔国华回忆说,当年他勘察现场时,阁楼上单单蛆壳都堆成“小山”,一代又一代蛆蝇的孵化消耗的是一个1米75体重130斤的男人。

十年,终成白骨。

当年对于凶手认定过程的细节从未公开过,后来徐家女儿因故意杀人罪被判死缓,她也一度翻供,上诉,最后被省高院驳回,维持原判。

坊间一直有疑问:一个身高不到1.6米的姑娘如何能手刃男友?她有帮凶吗?她吃得消碎尸吗?

归结起来,疑问是:真的是她干的吗?真的是她一个人干的吗?

十年后,钱报《鉴证实录》栏目终于有机会为你独家披露,慈溪阁楼白骨案是如何侦破的。

第一部分

当年案情:十年藏尸,慈溪一独门小院阁楼现森森白骨

崔国华对每一个他办过的案子都留有文字档案、现场勘查图片、案情分析报告,甚至还有当时的媒体报道。现在摆在钱报记者面前的牛皮档案袋,上书“慈溪市浒山镇 2006.3.7 白骨案 ”,我不由深吸一口气,十年,解密的时间终于到了。

2006年3月7日中午11点,慈溪市浒山街道徐家报警,阁楼发现白骨。当时媒体报道:“警方证实,白骨很可能是一个十年前失踪的男子,该男子与徐家女儿谈过恋爱。而多方消息指向,徐家女儿很有可能就是凶手”。

事发是这样的:徐家的房子是一栋二底三楼的独栋别墅,阁楼位于三楼之上,斜顶稻桶状。当天徐妈妈上阁楼清理,发现有一堆叠放整齐的东西,外面用木屑等物遮掩,有恶臭。

别墅在1994年建成后,家人就再没上过阁楼。

徐妈妈觉得这堆东西很奇怪,拨开木屑,露出一只红白蓝相间的旅行式编织袋,打开编织袋,里面是一只木箱子,打不开。这时正值午饭时间,徐妈妈把木箱拎下了楼,老伴来帮忙,盖子一掀—横七竖八的骨头,中间还有一把肉斧,保姆在旁失声惊叫:妈呀,人的腿骨!

徐家儿子接到父母电话,赶回家,一商量,报警。

浒山派出所接警后,认为很有可能是一件杀人碎尸案,立刻报告慈溪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当日下午,侦技人员全部到场。

尸骨不止一袋。公安在阁楼西南角又搜到两个装有人骨的编织袋,分别是上肢骨和躯干;东北角又搜出一个编织袋,打开是个枕套,里面是头颅,但已成头骨。

尸体是穿着衣服被分尸的,羊毛衫、西装、棉毛裤、西裤,零碎不堪。同时搜到的还有一张名片和模糊不清的身份证一张,上面的名字皆为“胡某某”。

案发十年前,1996年的12月18日晚上,胡某某失踪。

胡家人回忆,那天晚上,胡某某参加完表妹的婚礼,和一帮朋友去唱歌。在歌厅里,有朋友说:“咦,我好像看到你女朋友和另一个男人去拍婚纱照了呢。”

胡某某不信,冲出了歌厅。从此,便再也没有回来过。而胡某某的女友,正是徐家女儿徐某。当时,胡家人也去徐家问过,徐家女儿说:“是的,那天晚上他是来找过我,我俩吵了一架,他就跑掉了。”而十年后,胡某某的尸体在徐家阁楼出现。

第二部分

浙江刑侦界头面人物崔国华,应邀赶赴慈溪参与侦破

崔国华,公安部特聘刑侦专家、浙江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浙江刑侦界的“头面人物”,当年54岁,入行30年,人人尊称他一声”老崔“。老崔身材高大不怒自威,话少,“在没看到现场前,我不做任何评论”,他的特点是所有判断都建立在现场勘查上。

那个身材娇小、待人温和的姑娘会是杀人分尸的凶手吗?由于案发时间过去太久,许多证据都已灭失;尸体的白骨化以及凶手杀人后分尸等因素,也使得死者的具体死亡原因难以考证,认定犯罪的条件非常有限。慈溪警方请老崔出马。

当年3月9日,老崔赶赴慈溪,他没有去听徐家女儿有没有交待点什么,坊间怎么议论,而是一头扎进徐家小楼,重勘现场……

十年后,在浙江迪安司法鉴定中心,老崔正在为温州一起纵火案求助迪安的图像处理专家,但说起慈溪白骨案,精神仍为之一振,而他的超常记忆力令人惊叹。

第三部分

真凶的锁定,是怎样一步步推理出来的

让我们按照老崔的逻辑来,看看这次对凶手的认定是不是很具说服力—

1,胡某某是徐家的人杀的?还是外人所杀藏尸于徐家?

这是一个独栋小楼,四周均由围墙,北面是一条东西流向的小河,室外没有攀爬条件,要通向阁楼唯有从室内楼梯前往。所有门窗完好。小楼自1994年建成后,一直是徐家人自住,从来没有出租过。

另外,在阁楼发现躯干部尸骨的地面上有一处明显印迹,周围有大量蝇蛹壳,说明尸块被放置此处后,有几代苍蝇被吸引于此产蛹,直至尸块完全腐败,为此留下大量蝇蛹壳,据说装了一大袋编织袋。

而尸体腐败后,体液渗入此处地面,是以形成印迹。印迹完整,与地面其他地方色泽区别明显。

这说明装躯干的编织袋被放置此处直至腐败,直至案发都未曾移位过。

—由此,可以判定不可能是外人行凶。是徐家人所为。白骨是徐妈妈发现的,并与老伴、儿子商量后,即刻报警。如果他们对此事有所知或者参与了杀人,绝对不可能主动报案,所以他们三人不知情,基本可以排除杀人嫌疑。

2,杀人现场在哪里?

阁楼是堆放尸块的地方,那么杀人现场在哪里?老崔下了阁楼,再逐一对各楼层房间进行勘查。

在二楼西北房间的地板上,老崔说他趴下来几乎脸贴着地板细细勘查。有疑点—靠墙处有细微的红色小点,红点上被覆盖了一层清漆。从红点的大小、位置、数量、颜色、色泽等方面可判定为喷溅状血迹;部分红点的边沿有较淡的延伸情况,说明血迹在地板上附着干燥后被水分沾到而有所扩散—这说明血迹被拖把拖过。

正是因为拖过血迹又想进一步掩盖,就刷了一层清漆覆盖。“没想到,正是这层清漆起到了密封保存的作用,使得血迹在十年后仍旧显现出当年的娇红”,老崔印象深刻,可想当年他发现血迹时是何等惊喜。

—《鉴证实录》有一期,我们专门讲过血迹断凶案,不同的血迹情况,比如滴落状血迹说明的是伤者或者尸体被移动的情况,而喷溅状血迹是在砍切的过程中凶器与血迹碰撞所形成,往往预示着这就是第一现场,即行凶现场。

现在还有一个关键问题就是,这个房间是谁的—恰恰是徐家女儿当年的房间。

读到这里,也许你要问,这还用再写下去吗?首先肯定是徐家人干的,又排除了父母和哥哥,继而又在女儿房间里确定了凶案现场,还有必要再探求谁是凶手吗?

当然有必要!我们一定要寻找到更为直接的证据来证明谁干的(这里也包含了“是独自干的吗”这个问题),让尸体说话,这是法医最擅长的。

十年成白骨,骨头边缘还黏连着一些色如褐土形如棉絮的东西,老崔说这是丧失了蛋白质的肌肉残存。

老崔对所有尸骨逐一勘验,重点是尸骨各分离处的砍痕形态。根据之前掌握的情况:整具尸体分四袋分装,分别是上肢、下肢、躯干和头颅。

发现每个分离处都有反复砍切的动作。比如左上肢肱骨内侧有11刀,外侧靠后有10刀,靠前有4刀。

让我们再结合凶器来看,也就是那一把肉斧,那是“专业”的肉贩用的斧头,重量达0.6千克,拿着这样一个自重比较重的砍斧,如果是男人持斧,一斧下去,基本上都是斧落骨断。但是这里,每个砍痕都很浅,只有2毫米左右。

砍痕位置非常分散,不精准,每一斧的落点都很游离。

不过痕迹所反映出的整体手势和力量统一。

——说明是一个人干的,而且力量明显偏小。用老崔的话说是一般女性所为,而且是用尽了所有的办法,唯一的念头就是把尸体拆分掉。

3、凶手指向了徐家女儿,她是怎么杀的?

种种证据分析越来越将凶手的可能指向徐家女儿,严谨的刑警还要回答一个问题:怎么杀的。

如果是凶案发生没多久,尸体完整的话,法医通过尸检一般是能够判断出死亡原因的,比如窒息,比如中毒(安眠药致死等在司法鉴定中都被归为中毒)。但是,十年的白骨显然无法告诉法医这些答案。那么,我们把难题交给老崔。

老崔是这样分析的——

徐某(徐家姑娘),1米57,身材娇小。死者胡某某,1米75,体重130斤。而且从砍痕也分析得出,姑娘力量并不大。那么这样的一个姑娘绝对没有足够力量与男人对抗——排除徐某徒手直接将胡某某杀死的可能性。

再者,从尸骨上的伤痕分析,可得出都是死后分切形成,但又没有能使胡某某迅速丧失抵抗能力所必然形成的外伤痕迹——排除徐某突然袭击的可能性。

尸体外衣衣着完整,可判定他并不是正常睡觉,如果正常睡觉应该脱了衣裤,说明他并不是真的想睡觉,而有可能被药物控制。

另外在编织袋里还发现了电话线,从整个编织袋的内容物来说,除了尸块就是工具,比如砍斧等,那么可推断,电话线也正是凶手当时用到过的工具之一,那么电话线的作用很有可能就是勒颈。

——综上,杀人手段,很有可能是先通过药物使其丧失抵抗力,再用电话线勒颈杀死。

杀人后,次日分尸,分尸后曾拖扫地面并上过漆。

老崔的结论是,慈溪“06.3.7”杀人分尸案为徐某一人所为。

第四部分

娇小女子杀人分尸案,动机起源于爱情

最后,钱报记者要说一说凶案究竟为什么会发生,刚才是案情,而动机则是起源于爱情。

徐某的妈妈在当地是一位很有威望的老师,教书育人30年。徐某一开始也是做教师的,后来调至教育局。

徐某和胡某某是初中同学,关系很好,1990年胡某某去当兵的时候,徐某还去部队看过他,大家都觉得他们是一对。

1996年12月18日晚上,胡某某去参加表妹的婚礼。婚礼后,他和一群年轻人一起去唱歌。正是在歌厅里,有人说:徐某和别人去拍了婚纱照了,她还是你女朋友吗?

酒后的胡某某听闻怒气冲冲来到徐家小楼前。

小伙子丢了个石子到二楼姑娘房间的窗户上。也许这是他们一贯的联络方式。姑娘下得楼来。

接下来,大致的对话是——

小伙子问:“你要结婚了?”

姑娘:“是的”。

小伙子:“我不让你跟别人结婚!”

姑娘:“我哪怕不跟他结婚,也不会跟你结婚”。小伙子一拳打在姑娘脸上(后来有证人说第二天见徐某顶着乌青的眼眶来上班)。

姑娘叫男人上楼去谈,怎么谈的,我们就不清楚了。后来姑娘把安眠药融在水中,男人喝下遂倒在了床上。

根据徐某在警方处留的口供:在安眠药的作用下,胡某某再也不动了。然后她用电话线勒住了他。之后她在胡某某身边坐了整整一个晚上。直到天亮她才确定,他,曾经的男友,真的死了。她把他藏在床下。

次日,徐某买了砍斧,买了一把衣服剪,这一点老崔也勘查出来了,因为在后来装尸体的编织袋里也找到衣服剪的盒子,连包装都在,说明这很有可能是后面购置的。

再接下来,就是一个弱小女人竭尽全力分尸。而正是因为死亡多时之后再分尸,所有没有大量的血迹。

在分尸后,姑娘根本就不敢在自己房间睡。此后,她也再没有上过阁楼,也不敢把尸体外藏或者挪动。之后的几年,她还编织了不少谎言,骗胡家人:胡某某跟我吵了架,一气之下外出打工了,他让我给你们带句话……

案件经过一审,上诉,二审,徐某被判故意杀人罪,死缓。一般来说,故意杀人,并分尸属于情节恶劣都会判死刑的,此案是考虑到胡某某在获悉徐某放弃他之后,深夜赶到徐某家里质问,引发争执,对本案的引发应负一定责任。

白骨发现时,徐某家庭幸福,丈夫是当地的一个乡镇的小干部,儿子都已9岁了。

第五部分

刑侦专家根据重塑现场后的分析,和徐某口供的杀人过程不差毫厘

正如之前钱报记者所说的,在勘察现场得出结论之前,老崔没有去过问徐某交待了一些什么,坊间议论了一些什么。

老崔说,他的职业习惯和职业天赋,使得他在抵达每一个新的现场时,大脑会迅速清空,然后像一张白纸一样,敏感而精准地接受来自这个现场点点信息,每个有效信息都会在白纸上树立起一个标记,最后综合这些标记,老崔就能“重塑现场”。

这个案子也不例外,后来根据徐某的口供,她的杀人过程和老崔根据现场建立起来的分析居然不差毫厘。

当年慈溪阁楼白骨案发时,钱报记者肖菁正供职于其他一家媒体,指挥记者采访,并一手编辑了两个整版刊发此案,即便有这样深入的介入,当时也和其他人一样对案情的细节也有疑问。

一晃就是十年,终得解惑。

写出来,也是给当年和钱报记者一样对凶手认定有疑问的人一个交代。

感谢老崔。

老崔在办完慈溪白骨案后没两天,又接到求助电话,赶赴金华,等待他的是又一件轰动全国的案件,变态杀人狂魔董文语。

杀人狂杀害6人并奸尸制造恐慌 自称恨社会(图)

第1页:栽在一根电视线上第2页:“我恨社会、社会也恨我”

“杀人者恨社人”

3月11日,杀害何瑞寅和张明燕后,董文语用死者鲜血在墙上写下“杀人者恨社人”6个字,令人毛骨悚然。在董文语的“杀人日记”中,写有“我恨社会、社会也恨我”的话语。

他的“恨”从何而来?

似乎应该从他的家庭谈起。然而在他的家乡浙江温州平阳县龙尾乡百尖村,如果不是犯下了惊世大案,董文语这个人已经从村民们的记忆中消失。即使如此,村民们对董文语也只能说出只言片语。

百尖村,在平阳西北部的大山深处,十几户人家相隔很远,近似原始生态的树木把鸡鸣犬吠之声掩盖了——一个闭塞的村落。村里没有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只留下老人。村中的人不会说普通话,也听不懂普通话,在当地司机的帮助下,记者了解到董文语儿童时期的一些经历。据村民董关顺说,董文语很小的时候母亲就精神失常离家出走,也有人说是改嫁到外地,他的父亲董希定平时就有小偷小摸的行为。据悉,董希定在2006年1月因故意伤害致人轻伤负案在逃。无父母管教的董文语和奶奶一起生活,乡邻认为家庭的悲剧让董文语性格变得孤僻。

“他这么高的时候就出去了。”董关顺把手放在腰间以示董文语当时的身高。董文语离家漂泊是小学三年级,11岁的时候,从此没有回来,乡邻们对他的记忆,也就停留在那个时候,直到今年8月份,村民们才提起作为通缉犯的董文语。

村民说,董文语有一个哥哥,自从其奶奶十几年前去世后再没有看见过他家的人。在村民的指点下记者找到了董文语的家,路边的一间房屋,已经倒塌一半,满是乱石杂草。

董文语的“杀人日记”中还记载着他对某些人的不满。他曾有个女友,但后来离开了他。董文语在笔记本中写道:“没和她道个别,我想没这个必要。如果不是她……不要我,我想我不会走今天这种地步。”下面写了个大大的“恨”字。

董文语把他的恨施加于其他无辜的人身上。

“像董文语,河南杨兴海,内蒙古集宁孙鑫等杀人强奸犯,他们都有共同的心理特征,也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变态。这种变态心理源于恋爱、婚姻的挫折,不被异性看重,对异性有自卑感,没有渠道与能力与异性发生性行为,于是用奸尸来实现一种代偿性满足。”中国政法大学青少年犯罪研究所副所长马皑这样解释董文语的变态行为。

而江西一位刑警人员则说,董文语个子矮小,只有158厘米,他没有完成强奸行为的能力,所以才先杀后奸。“杀人日记”的另一页,董文语写道:“真没想到我的人头直(值)10万元,以前自以为是烂命一条,没想到还有人出钱让我死。今天,我来到云南边境,本想逃去缅甸,可一想身边的钱已所剩不多,出境后也是死路一条,还不如再回浙西杀个痛快。”浙西即是金华。对于3月11日在杀人现场留下的“杀人者恨社人”,金华警方估计,凶手如此嚣张,对金华似乎特别仇恨,可能曾被他们抓获过,凶手是在挑衅警方。有消息说董文语在案发前曾受到过金华江南公安分局的非善意对待。

根据警方资料,董文语1998年因犯故意伤害罪被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判刑1年6个月,1999年4月刑满释放,1999年9月10日因犯盗窃罪被杭州市滨江法院判刑2年6个月,在服刑期间多次违规,表现较差,2002年3月9日刑满释放。后在浙江金华江南、东阳、福建等地有多次违法的行为。

全国蔓延的恐慌

据已知案例,董文语今年所犯的系列案依次是3月4日在江西上饶信州,3月11日在浙江金华西关街道,3月29日在福建福鼎,4月9日在金华开发区,5月26日又在上饶县。金华警方的材料显示,6月底董文语可能来到福建莆田一个小寺庙出家,几天后失踪。

8月中旬,董文语出现在桂林火车站。据警方一位人员说,警方截获了董文语用手机给他哥哥打的电话,他哥哥焦急地对他说:“你怎么还在打电话,你不知道你已经被通缉了吗?”

可能就是在那个时候,董文语找到了那张夹在他笔记本中的通缉他的报纸,而警方也获知他在桂林。但董文语还是在警察的眼皮底下跑掉了。

10月23日,董文语在浙江瑞安出现。11月16日董文语在四川宜宾落网,据其交待来宜宾已有9天,是从云南昭通来的。

“神出鬼没、有很强的野地生存技能还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的连环杀手董文语带来了极大的恐慌。“自案发以来,‘3·11’系列案件就成了人们心头挥之不去的梦魇。‘特种兵杀手’、‘变态杀人狂’、‘红衣女子的天煞克星’……种种谣言如洪水泛滥般浸漫在大街小巷。一时间,人们谈‘3·11’色变,金华市区陷入了一片人人自危的恐慌之中,人们不禁自问:这样的悲剧还会不会重演?下一次悲剧的主角又该轮到谁?”董文语落网后,金华警方这样描述当时的情景。

金华艾克医院不远处,是金华大学城,若干学校坐落其中,恐慌自然也在学校里蔓延开来。

4月25日,金华职业技工学校的学生“半山腰的火焰”在各大论坛发表《金华惊现多起连环杀人案,犯人尤其喜欢杀女性!!!》的帖子,敬告各位网友晚上早点回家,锁好门窗,居住地不怎么安全的地方,应多加小心,尤其是两个或两个以下女性。“半山腰的火焰”说,他发的帖子“决非危言耸听,更加不是制造恐慌”。帖子还说,“金华市公安局局长楼志浪称,如在本月底破不了案,他将辞去局长一职。”

4月27日,“半山腰的火焰”被金华江南分局拘留。警方说他“严重扰乱了社会公共秩序,危害了群众安全感。”“重大案情不应该由个人来发布,因为扭曲和夸大不能得到控制。但一个案件尚未查清之时警方应不急于辟谣,人们产生焦虑也是正常的,这就要求布控,给民众以安全感,最重要的是及时破案,命案必破才是最大的安全感。”马皑说。

8月份,董文语通缉令下发后,董文语恐慌更是在全国蔓延开来。其传播途径除了口耳相传,最迅速、更广泛的还是来自网络。

8月,董文语在广东的消息更是沸沸扬扬。人们把所听到的杀人案件统统与董文语联系起来,高尔夫山庄杀人案被说成董文语干的,三灶女工自杀也说成是董文语所为。

警方也是宁信其有不信其无。7月26日、27日,海南海口两乡镇发生一起“疯子”袭击村妇并强奸一名幼女的案件,警方初步判断该强奸犯与公安部A级通缉犯董文语体貌特征相似。当地媒体报道说“A级通缉犯董文语逃到海南?海口500警民包围甘蔗林抓捕”。

谣言止于事实,没有人被拘留,东莞的企业得到“嫌疑人董文语有可能流窜到东莞,望企业的企管人员做好招工把关、宿舍管理及安全防范教育”的提醒。

江西上饶的江宗狗,董文语光顾后他把房子卖了,据他说亏了20万;浙江金华江南开发区西关街道董宅社区上坞街53号203室,命案发生后,房主打扫粉刷后出租给了附近大学城的一对学生情侣,秋滨街道秋高村的出租屋,同样打扫粉刷后出租给同样来自贵州的一个打工家庭。他们之前不知道他们所住的地方曾经发生过命案,当他们知道后不禁心中一紧。

杀人狂董文语跨三省作案 逃窜期间多次探望母亲

公安部通缉令上的董文语照片

董文语在平阳县的老家如今已破败不堪。 丰鸿平

董文语,2006年的“杀人狂”之一。跟邱兴华的“疑妻红杏出墙”连杀10人相比,跟石悦军的“猪肉被没收逼急眼”连杀12人相比,董文语在跨越三省连杀6人的途中,时不时地留下恨社会、恨世人的痕迹。然而,恨的同时他也许在渴望爱。2006年3月,在连续作案的间隙,董文语到温州去见了他7年未见的母亲,和她共同度过了平静的7天。

这大约是成年后的董文语第一次如此亲近地跟母亲在一起。不知,在这短暂的7天,董文语可曾感受到片刻的天伦之乐?

12月2日早上9点,温州鹤溪镇缸窑村的半山腰,阴冷的风飕飕地刮过金美珠家没有院墙的院子。她穿着水红色的雨靴踩着屋前的烂泥调拌鸭饲料,一顶绛红色的旧线帽顶在头上,有时她隔着帽子抓几下头发。

51岁的金美珠有两个儿子,都不在跟前。大儿子在上海打工,小儿子,就是被称为“杀人狂魔”的董文语。

2006年3月至5月间,身高不到160cm的董文语,在江西、浙江和福建先后作案五起,身担六条人命,他作案时的残忍,让人们毛骨悚然。

12月20日,杀害6人的犯罪嫌疑人董文语被金华市婺城区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强奸、抢劫罪被批准逮捕。这一天,吉林连杀12人的石悦军,被执行枪决。12月28日,陕西杀害10人的邱兴华,同样也被执行枪决。等着董文语的,也许将是与他们一样的前路。

对于小儿子董文语做下的事情,及即将面临的命运,没有人敢告诉金美珠,她至今都蒙在鼓里。村里人说,金美珠以前得过精神病,如果她知道了董文语的事,“病又发作了怎么办?”

久别重逢

金美珠最后一次见到董文语是今年3月。这之前,她已经7年多没见过他。而且,当亲生儿子站在眼前时,她都不认得那是自己的骨肉了。

3月21日早上8点半左右,金美珠在屋前砍柴。村委会旁边通往自家的路上,走来一个年轻小伙,他穿着牛仔衣,黑色毛衣套在里头,背着个黑色双肩包,一言不发,站在金美珠身后。

阳光很好,照在身上。金美珠回头看了一下,觉得有点奇怪,年轻人只是站着看,不说话,她想:“这人站在这里干吗?”然后继续砍自己的柴。

大概过了“有半小时”这么久,年轻人终于打破沉默叫了一声:“妈,我是董文语。”

“董文语是我儿子啊!”金美珠扔掉斧头站起来,用她关节粗大略为粗糙的双手,抓住了儿子的手。

她已经认不出儿子的容貌,却还清楚地记得他的生日是在1978年11月26日,生他的时候天在下雨,一直下了7天。

金美珠现在住的这间房是村里的集体资产,原来是村窑厂的房。房子年月已久,大小不一窟窿像眼睛一样张开,从各处透进来光亮,即使屋内用红白蓝棚布绷在四周的墙上和房顶,也挡不住冷意入骨。

5年前,她离开了她的第一任丈夫(也就是董文语的父亲)流浪到缸窑村,改嫁给了村里的老单身汉余祥顶。佘家境贫穷,是村里少有的几个盖不起房子的村民之一。为了他结婚,村里将这间房借给了他。

余祥顶有吸烟的习惯。几年前金美珠也有了烟瘾。两人有时一起坐在床边,默默地吐着烟雾。

讲起董文语,这个自己“很挂念”的儿子时,金美珠拿起了烟盒,她一根接一根地点着,有时想得入神,烟夹在手指里,长长的烟灰终于坠落在地上。

嫁到缸窑村以后,金美珠从没见过董文语,她只听说,董文语在外边打工,跟人说“父母都没有了”。她听了只是难过,难过自己当年不能好好照顾孩子。

事实上,从董文语10岁以后,作为母亲,金美珠的角色就在儿子们的记忆里隐退了。

金美珠17岁时由父母包办,嫁给了平阳县龙尾乡百尖村的董希定,两人同岁。23岁时,她生下了小儿子董文语。不久,就开始跟着姐夫出外跑松香生意,包了500棵树,一年能卖8000斤松香。都是自己挑自己卖,卖到江西弋阳县化工厂。丈夫那时也跟着一起做松香生意,孩子们跟着爷爷奶奶,家里的环境还过得去。

但89岁高龄的爷爷在董文语七八岁的时候去世了,世界上最疼董文语的人又少了一个,爷爷是在睡梦中离开的,董文语去推爷爷,爷爷再也没醒来。

30岁的时候,金美珠说,董希定跟村里“别人的老婆”好上了,她还记得那个女人叫美玉,比自己年纪都大,可是董希定跟美玉在一起9年,什么活也不做,回到家里打老婆打孩子,还不让金美珠吃饭不让她睡觉。

金美珠去找美玉闹过一次,换回来的是更严重的打。

大儿子懂事,小儿子调皮。金美珠记得,7岁的董文语曾经抢过别家小孩东西吃,别家大人到门口骂:“也有父母,都没教的吗?”金美珠关起门来,打了董文语一顿。她一辈子打了董文语三次,7岁时打了两次,9岁打了一次,捆起来打。金美珠说:“董文语现在很乖了,会挣钱了,现在不会打他喽。”

从33岁开始,金美珠开始有了精神病,“跑掉了”,离开了家。一直到46岁她被计生干部解救,跟董希定解除了婚姻关系。而董希定却因故意伤害罪负案在身,逃掉了。

再说起前夫,金美珠不恨他,她只觉得现在应该“自己管自己”。

那天她拉着董文语的手时眼泪流下来了,她想到没有妈妈的儿子过得很苦。董文语跟妈妈金美珠说:“妈妈不要哭!你哭我就走了。”金美珠赶紧把泪抹掉:“我不哭,我不哭,那你就留下来陪妈妈。”坐在凳子上,董文语说:“好。你不哭我就不走。”

说这句话的十天前,他在金华杀了一男一女,割喉,对女死者的尸体还实施了侮辱性侵害。做完这些,他在房间里找了支毛笔,蘸着血写下了“杀人者恨社人”的大字,滴血的大字旁,是一张异国情侣的海报。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