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奇闻吧

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异事

731部队头目成美军高级顾问:在美国进行人体实验

作者:admin 时间:2020-05-18 11:13:34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日本战败投降后,理应受到法律制裁的731部队战犯在美国的庇护下,非但没有受到审判,反而继续着恐怖的人体实验。

1945年8月苏联红军出兵中国东北,731部队匆忙放弃人体实验,逃回日本。731部队头目石井四郎在逃跑前下达杀人灭迹的命令,炸毁设施并杀害所有供实验用的犯人。他还要求731部队每个成员“把秘密带到坟墓中去”。尽管如此,苏军还是捕获一些731部队成员,但石井四郎和北野政次等关键战犯逃脱了苏军追捕。

石井四郎逃回日本后在老家千叶县导演了一出自己的葬礼。但没多久他和其他多名原731部队成员被美国逮捕。1945年9月,美国著名微生物学家默里·桑德斯中校抵达日本横滨,此行他代表美国生物武器中心秘密调查细菌战活动。桑德斯找到日本一些原731部队成员,这些人怕被送到苏联受审,写了一份日军细菌战进展的资料。桑德斯立即上交给驻日美军最高统帅麦克阿瑟,麦克阿瑟对此事很重视,他想通过给予原731部队成员免予起诉来换取基于人体实验的细菌武器资料。

石井四郎及其部下对美国的意图心领神会。1946年石井四郎等人设法同美方谈判,最终获得免于被推上东京审判战犯席的待遇,为此他们得向美方交出关于人体实验的全部资料。另一方面,美国不想让其他国家尤其是苏联获取有关细菌武器的资料,原731部队成员的活动受到严密监控。日本作者青木富贵子撰写的《731——石井四郎及细菌战部队揭秘》一书称,一个是自我标榜为民主自由楷模的美国,一个是自诩崇尚武士道精神的日本,这两个国家二战期间殊死战斗,但战争刚结束就为了细菌武器迫不及待地秘密合作起来,而细菌武器是《日内瓦议定书》明文禁止使用的。

与此同时,苏联展开对战时日军细菌武器实验的调查,经过深入调查,苏联发现日军在1939年诺门坎战役期间曾使用细菌武器以及731部队疯狂研发细菌战武器的事实。出于复仇和掌握日军细菌战技术资料的双重考虑,苏联向美国索要原731部队战犯。但美军细菌武器研究机构极力反对交人,德特里克堡(美国生物武器项目研究中心)负责人埃德温·希尔博士在报告中称,原731部队成员的资料“绝对是无价之宝”,由于美国对人体实验有顾虑,美国自己不可能研究出这样的数据,而通过这些原日军实验人员,美国可以非常廉价地获取这些资料。1947年1月24日,美国发布“WX95147”号训令指示麦克阿瑟,要他获取并保守731部队的秘密。同年5月6日,麦克阿瑟致信华盛顿方面,他在信中婉转地说,石井的陈述只会作为情报,而不会被用作战争罪行的证据。据了解,石井四郎同麦克阿瑟在日本镰仓酒馆达成保护原731部队成员免予起诉的书面协定——《镰仓协定》。《镰仓协定》有三点重要内容:秘密报告仅限于美日少数人知晓,对苏联绝对保密;保护日本研究人员不受起诉;美日人员商量建立细菌战实验室。

生化武器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当中起到了强大杀伤性的作用,但是由于生化武器杀伤性过于强横,影响面积过大,再加上死在生化武器下的生物是极其痛苦的,所也在现在战争当中基本是禁止使用生化武器的。

但是就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中国战场上,日本的建立的731部队顶着饮用水净化,研究防御疾病为名研究可怕的生化武器,各种细菌弹。对于中国人和日军的战俘,731部队就宛如地狱一般。现在我们就来看看黑太阳袭731部队做过哪些见不得光的事。

扩展资料《黑太阳731》是中国香港导演牟敦芾拍摄的“黑太阳”系列电影中的第一部,由王刚、田介夫等主演,1988年上映。

影片系统揭露侵华日军发动细菌战罪恶,大量的日军细zhidao菌战罪行被披露,对日民间索赔也从无到有,开始了艰难的历程。

图:祖国人民普天同庆

三天后,日本内务省就谄媚地发出公告,要求各地警务部门为占领军设立提供特殊服务的慰安所。

那时,著名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还没有开庭,作为日本的陆军中将,如此凑巧的死亡难免令人怀疑。

图:石井四郎

在他的家乡千叶县山武郡千代田村,石井家族是当地有名的豪族,石井四郎可以称得上是“官二代”加“富二代”,家境优沃思想正统。

刚一毕业就下定决心成为一名陆军军医,为天皇效力,还嚣张地把:“我非晋升为大将不可” 作为口头禅*。

图:京都帝国大学医学部全景

参军后,他转到东京第一卫戍病院,因为沉迷酒馆和艺伎,在那里获得了色鬼、夜游神、酒鬼等“美称”。

石井四郎在阅读了二等军医原田撰写的关于细菌战的报告书后,对细菌武器产生了巨大的兴趣。

16日,89岁的平井润一随“日中口述历史文化研究会”访问中国长春,以历史亲历者的身份向中日两国人士口述日军侵华时期的罪行。

平井润一提及的是让他一生无法忘记的一幕,1940年9月到11月,日本扶持的伪满洲国“首都”新京(今吉林长春),发生了鼠疫。

1928年生于日本直属殖民地朝鲜的平井润一,5岁来到中国。1934年至1943年间,他一直生活在“新京”。

几年前,全日本医疗机构联合会(民医联)的学者调查研究了伪满洲国旧资料和文献后,终于解开了“新京鼠疫之谜”。

平井润一介绍,据民医联学者的调查,为了解细菌武器的效果,侵华日军“731部队”在“新京”附近的农安秘密进行了鼠疫实验,“新京”因此受到波及。

“作为实际经历"新京灾难"的一个日本人,我对日军侵略中国的残虐有着强烈的愤怒。”平井润一说。

随着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被日本侵害多年的中国,终于可以站在正义的法庭面前,宣读日本在中国犯下的滔天罪行,其中有一支罪恶滔天的日本部队也展示在了世人面前,这支部队的名字叫731部队 ,它的全名叫“日本关东军驻满洲第731防疫给水部队”,对外宣称这支部队是专门用于研究疾病和净化水为名的,其实就是对中国进行惨无人道的活人体实验。据说当时中国有将近10000多人被用于活体实验,当然大多数的人,最后是在残忍的实验中被折磨死。其中有几种非常残忍的实验,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一是活体解刨,解刨的对象都是从当地的中国人当中抓来的,但是他们不叫试验品,而是有一个蔑称那就是“马路大”,在日语中的意思就是圆木,也就是说日本人不拿这些中国人的当人看,在当时日军的眼里,这些中国人和实验小白鼠没啥两样,然后就是进行活体解剖,但是解刨不能打麻药。这是因为,日军认为如果将这些人麻醉后,反应出来的实验数据可能有误差,所以必须保持清醒,但是对于那些中国人来说,简直就是生不如死的感觉。

是火焰喷射器实验,这就是个“娱乐”实验,没有任何意义,日军就是为了乐趣,将中国人赶到一个大的废弃装甲车里烤,看着被烤的惨叫的那些“圆木”,日军哈哈大笑。四是鼠疫实验,就是将鼠疫注入到活人体当中,看人的反应,很多人在鼠疫发作后,痛苦的把自己活活的挠死。

五是人与马血互换,就是将人体内的血液抽出大部分,这时候日军在注入马的血液,因为不同物种之间会出现排异反应,血型不匹配人体就会出现生命危险,果然参加实验的200名“圆木”全部死亡。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