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奇闻吧

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异事

刘鑫江歌案现状如何 江歌母亲前往日本请愿或许无用

作者:admin 时间:2020-09-04 06:40:25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日本当地时间2016年11月3日就读于日本东京法政大学的中国留学生江歌被闺蜜前男友陈世峰用匕首杀害,就此引发“11·3留日女生遇害案”。2016年11月24日晚间,日本警方对外通报称,以杀人罪对中国籍男性留学生陈世峰发布逮捕令,指控其杀害了中国女留学生江歌。12月11日,此案将在东京开庭审理。下午,江歌母亲江秋莲及众多中国留学生志愿者,在东京池袋西口公园集会,征求民众署名支援。12月20日,在日本东京地方裁判所当庭宣判,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和恐吓罪判处被告人陈世峰有期徒刑20年。2018年10月15日晚,江歌妈妈发文宣布将对其同学刘鑫提起诉讼。

被害的中国女生江歌1992年出生于山东青岛。2015年,江歌到日本语言学校开始留学生涯,2016年入读日本法政大学院硕士研究生一年级,遇害时年仅24岁。

案发前,江歌与刘鑫共同租房居住,两人租住的公寓位于东京中野区中野6丁目。两名女孩的共同朋友曾称,江歌与刘鑫两人感情亲近要好,2016年11月2日两人还曾一起外出,案发之前也是一起回的家。

嫌犯陈世峰25岁,是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在日本大东文化大学就读硕士一年级,是江歌室友刘鑫的前男友。在案发数月前,犯罪嫌疑人陈世峰曾与刘鑫共同居住在板桥区的一所公寓。由于两人之间发生矛盾,刘鑫搬至位于中野的江歌住处。

2016年11月3日凌晨,中国女留学生江歌在其租住的公寓中遇害,案发于日本东京中野区。据日本警方公布,江歌头部遭利刃砍伤,伤口长达10厘米,案发15分钟前,江歌还曾报警称公寓外有可疑人物。但当警方赶到公寓时,看到的却是倒在血泊中的江歌,江歌被送往医院不久后伤重不治而亡。

2016年11月4日(东京当地时间),江秋莲抵达东京,随后便展开了一系列签名请愿活动的准备工作,包括在社交网站与软件上发布信息等,十几位志愿者也加入其中,帮助制作展板、展示牌等用具。

2016年11月7日,陈世峰被警方逮捕,日本警方逮捕陈世峰的理由是他曾威胁过刘鑫。

2017年11月12日,江歌母亲江秋莲对签名现场的华人华侨说,如果没有好心人的帮助,自己很可能已随江歌而去,如今看到有这么多同胞鼓励和支持,她有信心继续走下去。

2017年11月24日,日本警方终于以“杀人嫌疑”对陈世峰发布另一张逮捕令,明确将其定为“江歌遇害案”的嫌犯。

2017年12月20日下午3点,江歌被杀一案,在日本东京地方裁判所当庭宣判,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和恐吓罪判处被告人陈世峰有期徒刑20年。

29日陈世峰撤诉,上诉期限是1月4日,东京地方法院1月5号正式公布陈世峰撤诉消息。此案就此结束,陈世峰被执行20年刑期。

2017年5月21日,江歌母亲在网上曝光了刘鑫全家人的家庭住址、工作单位、车牌号等信息。

2017年11月12日,江歌母亲江秋莲在十几名志愿者的帮助下在东京池袋西口公园举行请愿签名活动。很多人聚集在公园内参加活动,大家有秩序地排队、签名、并慰问江秋莲。

根据属地管辖原则的相关规定,一国公民在他国发生刑事犯罪,应按照犯罪发生地国法律优先的原则进行处理,即犯罪发生地所在国具有优先管辖权。以江歌案为例,该案发生在日本,即使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和被害人同为中国人,也会根据属地原则,依据日本的刑事法律对其行为进行审判。

依据中国刑法第十条规定: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外犯罪,依照本法应当负刑事责任的,虽然经过外国审判,仍然可以依照本法追究,但是在外国已经受过刑罚处罚的,可以免除或者减轻处罚。 就江歌案件而言,刘鑫的前男友如果在日本受到刑事处罚后,中国司法机关仍可依法对其享有追诉权。

依据最高法《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八条规定:由其入境地或者离境前居住地的人民法院管辖;被害人是中国公民的,也可由被害人离境前居住地的人民法院管辖。具体到该案,如果刘鑫的前男友回到中国,在追究其刑事责任时,则由其入境地或离境前居住地的人民法院管辖,也可以由被害人江歌离境前居住地的人民法院管辖。

也许是忘记了那次经历,重新开始他的生活。刘欣改名为刘暖曦。刘鑫改名是否会影响江歌母亲的起诉?律师说,只要被告改名后能证明自己是自己,影响不大,但公安机关需要出示改名证明。”“今天的青岛比2016年11月3日要暖和得多,”江歌的母亲在社交媒体上写道。尽管审判日期尚未确定,但案件已成功立案。我相信正义对我们的母女是公平的!”江歌一家是单亲家庭。江歌和她的母亲和祖母住在一起。蒋秋莲正在努力支持蒋戈去日本留学。江歌即将学业成功,但她死了。这是江秋莲和她的老母亲的生活。江秋莲是唯一一个知道自己在诉讼途中遭受了多大痛苦的人。

生命权是公民依法享有的生命不受非法侵害的权利。生命是公民作为权利主体而存在的物质前提,生命权一旦被剥夺,其他权利就无从谈起,所以,生命权是公民最根本的人身权。保护公民的生命权不受非法侵害,是我国法律的首要任务。

生命权,是以自然人的性命维持和安全利益为内容的人格权。我国《民法通则》第98条规定:“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民法通则》里所表述的生命健康权,实际上是生命权、健康权与身体权的总称。

人身不受伤害和杀害的权利或得到保护以免遭伤害和杀害的权利,取得维持生命和最低限度的健康保护的物质必需的权利。生命权是人权最基本的权利。

最近网络上闹得沸沸扬扬的刘鑫江歌案相信大家都是有听说的,江歌为了保护自己的好朋友刘鑫而失去了生命,即使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呼救刘新也并没有打开那扇门来救她,所以引起了极大地社会舆论谴责,江歌案中刘鑫现状如何呢?下面一起来看看。

江歌案中刘鑫现状如何呢?人们都知道的是,在之前刘鑫还,说她也是舆论的受害者,没有开门、没有作证只是因为害怕,我们恨的是她能像个没事人一样将自己与这件事彻底隔离,导致刘鑫江歌案真相一直未解。

江歌遇害后没几个月,刘鑫就换了微信头像,换了新发型,发着美美的自拍开启了新生活。刘鑫甚至投诉新浪删除微博,向日本警察污蔑江歌妈妈迫害她。7月5号,江歌妈妈亲自到东京见了警察说明情况,日本警察记了电话,说请刘鑫联系她。至今,江歌妈妈仍然没有接到刘鑫只言片语。直到如今,江歌妈妈被逼无奈公布了刘鑫个人资料以后,刘鑫才逼不得已的现身。

采访休息时,刘鑫在自己屋里突然控制不住情绪,大哭起来。之前近3个小时的访问中,她回忆案发细节,接受质疑,刘鑫说,对不起,妈妈!我们家现在骚扰电话,骚扰短信,24小时不间断。就连我上班的地方,都有媒体去,现在我被辞退了!现在我家地址被曝光了,我更不想出门了!江歌案中刘鑫现状曝光后,网友对其依旧是谴责的态度。

如果我能活到年年底,我也想出庭作证。我们这么多天不联系阿姨,是我们的错,可凭什么把我们个人信息公布到网上。刘鑫大哭,始终无法释怀全家信息被曝光,最后刘鑫表示:我们家所承受的,并不比杀人犯家承受的轻,我还不如当时死的是我呢,为什么不把我俩都杀了。

网友努力的小星星对此表示:你一直在说你错了你错了,可是你真的知道你错在哪了么?你哭,可那真的不是因为江歌而流下的忏悔的泪水,你是为自己、为你全家现在的遭遇感觉委屈而流的。刘鑫对记者说,江歌被杀害后,她的第一念头是不想在日本待了,想立即回国。但5天来,她一直和日本警方在一起,配合警方调查的同时接受日本警方的监控保护。

刘鑫对北青报记者表示,由于从11月5日开始,江歌的母亲一直在网络上发布她对于女儿被害一案的各种猜测和怀疑,日本警方目前禁止自己与江歌的母亲见面,警方的理由是担心江歌母亲因过度伤心而散布不确定的信息,导致对办案有影响。刘鑫表示,她现在已经冷静下来了,只有一个打算,就是全力配合警方,亲眼看到警方抓住犯人。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