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奇闻吧

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异事

对德国总统下跪道歉的400字评论?

作者:admin 时间:2020-05-18 12:08:12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对于德国发动二战给全世界带来的灾难,如今的多数德国人都有着强烈的忏悔意识,战后德国的表现赢得了世人的称道,令人感到这个民族经过浩劫之后更加成熟起来。

事实上,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德国人在经历了很短的感情反复之后,就对本民族应该承担的责任有了比较客观和清醒的认识。联邦德国的历任总统和总理奥多尔- 豪斯、阿登纳、赫尔佐克、约翰内斯、科尔、谢尔等人都在不同的场合和时机代表德国人民进行了反思、道歉和忏悔。

联邦德国首任总理阿登纳上任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宿敌”法国真诚道歉,因此赢得了法国的宽容,为法德和解奠定了基础,也为欧洲和平做出了贡献。

1970年联邦德国总理勃兰特访问波兰,跪倒在华沙犹太人殉难者纪念碑前,他面对的是600万犹太人的亡灵,他是7a64e59b9ee7ad9431333337616533“替所有必须这样做而没有这样做的人下跪了”。

1995年6月,科尔总理继勃兰特之后,再次双膝跪倒在以色列的犹太人受难者纪念碑前,重申国家的歉意。

残酷的二战导致无数家庭分崩离析,曾经繁华的都市也化为一片焦土。虽然二战已过去了这么多年,但世界各国从未忘记它给人类带来的沉重伤痛。而这种反思并非每个国家都有,尤其二战中伤害中国军民最深的日本。

作为二战发起国的德国,德国人对于战争的反思是极为统一的。他们一直都承认自己民族在二战中犯下的罪行,作为子孙也并未有过抵赖。德国战前的纳粹主义教育也被全盘否定,并不断修改历史教科书,将当年的罪行真实展现在下一代面前,让每一代德国人都警惕纳粹主义。

1970年12月7日,联邦德国总理勃兰特对华沙犹太人死难者的纪念牌的惊天一跪,不仅让他获得了第二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更是让世人明白了德国人对二战的反思是多么的诚恳。

反观二战中德国的盟友日本,他们不仅没有过真正的道歉,还从未停止过对当年罪责的推卸。德国人修改历史教科书是为了让下一代继续反思二战之罪,而日本人修改历史教科书是想让下一代忘记当年日军在战争中的累累罪行。至于下跪反思一事,日本各届政府成员中,前去“拜鬼”的倒是每年都会上新闻,一次次挑战中国人民对日本这些行为的忍耐底线。

二战结束后,作为二战轴心国的两个国家,德国和日本在战后的表现完全不同,德国总统向其他受害国道歉,并且德国的几任总统都曾经在犹太人墓前下跪过,并且对于其他受害国的赔偿和道歉都很全面。

德国国内还对纳粹思想进行了严格的处理,然而和德国的表现不同的是日本,战后的日本,非但没有道歉,并且还否认了自己的侵略历史,那么为什么德国总统能下跪道歉,日本却死不承认呢?

实际上问题很简单,当时德国是将德国军队和纳粹军队分开来的,在他们看来,纳粹不仅伤害了其他国家,也伤害了本国,所以作出这些恶行的只是这一部分纳粹,所以他们是替那些纳粹士兵向其他国家道歉的。

编者按:应邀访日的德国总理默克尔,9日在东京发表演说后回答有关提问时指出:德国战后正是因为认真直面过去,才获得邻国的宽容和国际社会的接纳。这与日本国会议员多次参拜靖国神社的态度截然不同。新华军网为您对比战败后的德日对待历史问题的态度。

新华网东京3月10日电(记者冯武勇、刘秀玲)正在日本访问的德国总理默克尔10日敦促日本尽早处理好“慰安妇”等历史问题。

默克尔10日上午与日本最大反对党民主党代表冈田克也举行会谈。日本媒体报道,大约40分钟的会谈中,有30分钟围绕历史认识问题展开。据冈田向媒体透露,默克尔主动提到“慰安妇”问题,表示妥善处理好“慰安妇”等历史问题对日本实现与邻国的和解很重要。

冈田在会谈中说,今年是二战结束70周年,但日本与中、韩等邻国的和解尚未达成,希望了解德国战后是怎么与邻国达成和解的。对此,默克尔以德国清算纳粹历史为例表示,虽然完全解决历史问题不大可能,“但必须始终正视过去”。

冈田则指出,加害者想早点忘记过去,但受害者不会轻易忘记,日本有必要在此认识基础上处理和解问题。

勃兰特以此举向二战中无辜被纳粹党杀害的犹太人表示沉痛哀悼,并虔诚地为纳粹时代的德国认罪、赎罪。

二战结束后,作为二战的主战国,德国和日本对于二战的反应完全不同,而两个国家对于战争的不同态度也造成了国际上对于他们有了不一样的评价。

当时的德国总统勃兰特上位后访问波兰,跪在了犹太人纪念碑前,向二战中被德国军队杀害的犹太人道歉,这一举动可以说是震惊了大半个世界,连德国高层都措手不及 对于德国总统下跪这一事件,有人在德国国内展开了调查,询问德国公民都是什么想法,这其中有41%是赞成的,他们认为,虽然勃兰特本人不必要跪,但他这是替德国下跪的,下跪的是勃兰特,站起来的是德意志。

三、1990年德国政府发布官方道歉文告。四、德国总统约翰内斯·劳2000年2月16日在以色列议会发表讲话,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德国的大屠杀暴行表自示道歉,并强调应该教育年轻一代汲取历史的教训。五、2014年,德国总理默克尔为此发表谈话,宣称zd对纳 粹罪行“用久担责”。

华沙之跪发生在1970年12月7日,指西德总理维利·勃兰特在华沙犹太隔离区起义纪念碑前下跪一事。当天西德与波兰签订了华沙条约。 勃兰特在纪念碑前敬献花圈后,突然自发下跪并且为在纳粹德国侵略期间被杀害专的死难者默哀。

这就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华沙之跪”。在此,勃兰特总理为德国战后历史上属写下了极其重要的一章。“华沙之跪”也成为联邦政府与东欧重归于好之路上的一座重要的里程碑,并为联邦德国在1973年9月加入联合国铺平了道路。

华沙犹太人死难者纪念碑历史瞬间——这一跪!惊天地!泣鬼神!真是个铁铮铮的男人!每一个局外人都会流泪的! 1970年12月7日,大雪过后东欧最寒冷的一天。刚刚对捷克、波兰进行国事访问后,当时的联邦德国总理维利·勃兰特冒着凛冽的寒风来到华沙犹太人死难者纪念碑下。他向犹太人死难烈士纪念碑敬献花圈后,当他伫立凝视一幅幅受难者浮雕时突然双膝跪在死难烈士纪念碑前湿漉漉的大理石板上,并发出祈祷:“上帝饶恕我们吧,愿苦难的灵魂得到安宁。”勃兰特以此举向二战中无辜被纳粹党杀害的犹太人表示沉痛哀悼,并虔诚地为纳粹时代的德国认罪、赎罪。在细雨蒙蒙中,这一超出礼仪的惊人之举感动了成千上万的波兰人,使在场的来自世界各地的外交官和记者无不动容。勃兰特的这一跪,胜过千言万语。一个朋友曾经问过当地的犹太人:你们恨德国人吗?他们说不恨,因为德国是一个光明磊落的民族! 照片左上角是奥斯威辛集中营的幸存者安妮小姐。当年她仅是个17岁的女孩,惨遭德寇强暴后被剃了光头,换上黑白条的“号衣”,受尽了非人的折磨。她目睹了法西斯匪徒摧残人类文明的暴行———打活人靶、枪杀、电刑、绞刑、剥人皮、毒气、人工干馏(把毒死的人推进平盘式干馏炉炼人油)。安妮因年轻无病留在集中营里服劳役才幸免罹难。 1944年1月27日,苏联红军解放了这座欧洲最大的人间地狱时,安妮·费兰克亲眼看到从仓库里搜出的400多公斤人发、900多公斤人皮、1200多公斤人油!她无意中发现她男友罗宾右臂刺有红色玫瑰花文身的人皮,她惨叫一声,哭得昏厥过去…… 嗣后,安妮辗转来到华沙,并结婚生子。当她得知勃兰特总理来华沙赎罪的消息时,百感交集,热泪盈眶,特派小女儿莎莎为勃兰特献上法国“黄和平”玫瑰。勃兰特接过鲜花,含泪亲吻了小姑娘的面颊,连声道谢致歉,并祝福安妮夫人健康长寿。这时,纪念碑前广场欢声雷动,人们不禁高呼:“历史悲剧不能重演!” 奥斯维辛集中营忏悔:德国两任总理下跪道歉 对于德国发动二战给全世界带来的灾难,如今的多数德国人都有着强烈的忏悔意识,战后德国的表现赢得了世人的称道,令人感到这个民族经过浩劫之后更加成熟起来。 ★ 战后两任总统真情跪倒 事实上,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德国人在经历了很短的感情反复之后,就对本民族应该承担的责任有了比较客观和清醒的认识。联邦德国的历任总统和总理奥多尔- 豪斯、阿登纳、赫尔佐克、约翰内斯、科尔、谢尔等人都在不同的场合和时机代表德国人民进行了反思、道歉和忏悔。 联邦德国首任总理阿登纳上任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宿敌”法国真诚道歉,因此赢得了法国的宽容,为法德和解奠定了基础,也为欧洲和平做出了贡献。 1949年12月7日,联邦德国第一位总统特奥多尔·豪斯在一次集会上谈到纳粹对犹太人的罪行时说:“这段历史现在和将来都是我们全体德国人的耻辱。” 1951年9月27日,联邦德国第一位总理阿登纳发表一项政府声明中表示:“新的德意志国家及其公民只有感到对犹太民族犯下了罪行,并且有义务作出物质赔偿时,我们才算令人信服地与纳粹的罪恶一刀两断了。” 1970年联邦德国总理勃兰特访问波兰,跪倒在华沙犹太人殉难者纪念碑前,他面对的是600万犹太人的亡灵,他是“替所有必须这样做而没有这样做的人下跪了”。当时的联邦德国总统赫利同时向全世界发表了著名的赎罪书,消息传来,世界世界为之动容,各国爱好和平的人们无不拍手称赞。 1971年12月20日,勃兰特因此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 1973年勃兰特接受意大利著名女记者法拉奇采访时,谈到了自己当时采取这一出人意外的行动的感受。他说:“我明确区分罪过和责任,我问心无愧。 1985年5月8日是e799bee5baa6e997aee7ad94e78988e69d8331333234323030德国投降纪念日,当时的西德总统魏茨泽克发表讲话,认为德国在战后四十年一直将这一天定为“战败日”是不妥的,“今天我们大家应当说,5月8日是解放的日子,它把我们大家从国家法西斯主义的统治中解放了出来。” 1994年8月1日,当时的德国总统赫尔佐克在波兰纪念反法西斯起义纪念大会上,再次向波兰人民谢罪。他说:“我在华沙起义的战士和战争受害者面前低下我的头,我请求你们宽恕德国人给你们造成的痛苦。” 1995年6月,科尔总理继勃兰特之后,再次双膝跪倒在以色列的犹太人受难者纪念碑前,重申国家的歉意。 1995年8月,联邦总理科尔出席了在莫斯科举行的纪念战胜纳粹德国50周年的活动。他在致词时也表示:“我向死难者们,请求宽恕。” 1998年11月,赫尔佐克在纪念犹太人惨遭纳粹屠杀和迫害的大会上指出:“60年前,对犹太人的屠杀是德国历史上最恶劣、最无耻的事件,国家本身成了有组织犯罪的凶手。” ★ 心甘情愿偿还“战争债” 在战后60多里,德国一直在心甘情愿地进行彻底的赔偿。1998年,现任总理施罗德在获得大选胜利后发誓,要对那些还没有获得赔偿的纳粹受害者进行赔偿。德国的一些大公司如西门子、奔驰、大众等,提出了为“纳粹劳工”设立巨额赔偿基金,一共拿出50亿美元,对遭受纳粹迫害的100多万劳工幸存者进行最后一次赔偿。 此外,德国还先后向波兰、俄罗斯、捷克斯洛伐克等受害国家尤其是受害的犹太民族赔偿近1100亿马克,约合550亿美元。不仅如此,德国还在法律上严格规定了反犹太行为的非法性,而且不准为二战的侵略行径翻案。 ★ 道歉从“娃娃”抓起 为让子孙后代牢记奥斯维辛集中营无辜牺牲者们曾经有过的不幸遭遇,德国政府将多处纳粹集中营遗址辟为纪念馆,供国民参观;他们还在教科书中增加揭露法西斯罪行的内容,以起到警钟长鸣的教育作用。除了语言道歉和精神忏悔以外,德国议会还通过了《反纳粹和反刑事犯罪法》,防止纳粹沉渣泛起。 德国的一系列言行向外界传达着明确的信息:德国政府和人民不断肃清纳粹的影响,勇敢而严肃地承担起历史的责任。就像德国副总理兼外长菲舍尔24日在第59届联大纪念奥斯维辛集中营解放60周年特别会议上发表讲话时所说,德国绝不会忘记发生在纳粹集中营的种种可怕的野蛮行径,并将始终致力于建设没有偏见的宽容与开放的社会。 勃兰特在波兰犹太人纪念碑前下跪谢罪,被誉为“欧洲约一千年来最强烈的谢罪表现”。现任德国总理施罗德曾经亲自去波兰,为刻有下跪谢罪情景的勃兰特纪念碑揭幕。德国还在首都柏林著名的勃兰登堡门附近建立由2700根方柱组成的纳粹大屠杀受害者纪念碑,这使得希特勒后裔也因为强烈耻辱感而决定永不结婚生育,让那个罪恶家族断种绝根。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