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奇闻吧

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异事

徐步高枪击案_徐步高枪击案纪录片_徐步高枪击案视频

作者:admin 时间:2020-12-09 10:02:12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徐步高枪击案是发生在2001年到2006年之间连续杀害4名警察,上演一场正真的警察杀警察的事件。徐步高枪击案也是香港十大恐怖凶杀案之一,和中国十大恐怖凶杀案有的一比,不过至今也还不知道徐步高的杀人动机是什么,也让该事件成为一件未解之谜。

徐步高枪击案疑点多图片

2001年在香港的荃湾石围角邨地区发生了一起枪杀警察的案件,警员梁承恩当场死亡,据目击者称,当时听到枪声过后,里面出来了看了,就看到,一个警察已经是倒在血泊当中,当时周围没有任何人。和当时发生在美国的卢刚事件(连续枪杀6人)相似,徐步高枪击案的第一起行凶。

徐步高枪击案第四个人图片

在同年的12月5号,又发生了一起银行的抢劫案,荃湾丽城花园恒生银行劫杀案,事发地也是发生在香港的荃湾地区,第一个案件有没有破,第二次的凶案又发生,该事件导致两名警察一名银行护卫死亡。一下子引起了香港社会的广大关注。这就是徐步高枪击案的第二案发现场。

徐步高枪击案的真相图片

经过上两次的案件之后,徐步高一直是沉寂了5年时间,因为他本身就是警察,所以反侦察能力特别强,现场没有留下一点线索。倒是案件一直是悬而未破,直到2006年的尖沙咀警员枪杀案的发生,才知道了之前的2起都是由徐步高所犯。最后和警员曾国恒同归于尽。此次的3次案件被称为,徐步高枪击案。下面就来看看徐步高枪击案的具体调查经过。

虽然说真正意义上的“完美犯罪”很难在现实中上演,但因为警方和技术的局限性,一些高智商的犯罪,却经常会完成接近“完美”的世纪大案。

徐步高枪击案纪录片图片

2001年3月13日中午12时,香港梨木树警署接到电话,一名自称姓陈的男子投诉受到大厦电视声所骚扰,并留下手机号码。巡警到场发现并无噪音问题,回电未能接触投诉人后离开。

翌日(2001年3月14日)中午12时,荃湾警署报案室一个供内部使用、没有录音装置的电话,接到一名自称姓曾的男子投诉石围角邨的音响噪音;由于石围角邨不属荃湾警区,值班警员遂转告投诉人致电梨木树警署。中午12时05分,梨木树警署接获一名曾姓男子的电话,投诉石围角邨“石桃楼A座552室”有音响噪音。值日室警员按当值表,通知与梁成恩同属梨木树警区巡逻小队第3队的警员陈子坤前往。

当日早上,梁成恩因为处理一宗袭击案而留在梨木树警署替一名女证人录取口供,并没有出外巡逻,并且与陈子坤调换了午膳时段。梁成恩在警署用过午膳,准备到石围角邨为袭击案录取另一份口供,听到同僚被召唤,就主动透过无线电通话器回应报案室:“是否有任务?”报案室警员重复了指示,当时身在警车的梁成恩决定接手,让拍档陈子坤可以原车回到警署午膳。10分钟后,警车到达石围角邨石翠楼巴士站,梁成恩与陈子坤有短暂的交谈后,单独上楼处理噪音投诉。12时20分,梁成恩抵达石桃楼,但未有发现,于是以手机回复报案室:“已到石桃楼552室,但听不到有声音,不如给报案人的手提电话派,我直接联络他。”值班女警于是根据资料告知梁成恩该投诉人电话号码。其后,梁成恩受到袭击。

案发现场遗留大片血迹,梁成恩在近黄色防烟门被凶徙袭击,他的警帽则跌在552室门外。12时30分,警方收到居民报案,在石桃楼B座发现一名警员躺卧在血泊中,其后又接到居民听到枪声的报案。控制中心调派附近巡逻的警员前往支援及召救护员到场。陈子坤在警署枪房门口退还装备时收到有关讯息,即时取回佩枪及子弹等装备,自行乘搭的士赶赴现场。最先抵达现场的警员,发现梁成恩身中多枪,躺卧在五楼552室旁梯间的防烟门前,背部留下一片血泊,警帽及手提电话散落一地,并发现佩枪(编号为RHKP-7215)和快速上弹器(含6发子弹)失踪,于是通知上级增援。由于不能排除凶徒仍在附近,大批警员着上避弹衣及头盔,配备雷明登霰弹枪、MP5冲锋枪封锁现场,所有离开大厦的住客,警员都以枪口对准,喝令转身及举手缓步走出,并逐一搜身检查。当时到场的陈子坤由于没有配备避弹衣,因此被指挥官拒绝准许上楼[5]。穿上防弹衣的救护员由多名持枪警员掩护下再次登楼重返现场。

当日12时38分,梨木树分区第3巡逻小队主管林荫民督察抵达现场,发现身中五枪(分别击中左肩膀、后颈左方、左胸腔下方、左眉骨及头盖骨中央)的梁成恩面部朝天,“左眼凹陷,面色苍白,没有呼吸”。梁成恩其后被往送荃湾仁济医院抢救,下午1时41分证实死亡。

当日下午2时,警方破门进入遭投诉噪音的552室单位,证实空无一人,其后再破门搜查五个无人应门单位。警方追查该投诉电话,证实由手机打出,并无正式登记机主。由于嘈音投诉证实虚报,而且警员枪袋有特别的防抢枪装置,因此警方认为凶徒是存心布局犯罪行凶,并可能是熟悉警方内部运作者所为。

由于没有目击者,警方必须依靠环境证据及科学鉴证技术搜证。有住户供称,凶案现场附近的545及547室外,案发时有3个可疑的白色垃圾胶袋。在听到枪声前,听得有人在走廊拖行垃圾袋,怀疑是凶徒假扮清洁工人的道具。而鉴证人员在现场的门框、后楼梯位置发现血渍,偏偏在右边一道防烟门不见血渍,因此估计当时凶手将右门打开,并埋伏在右门袭击梁成恩,鉴证专家从门口及梁成恩的颈部套取到怀疑属于凶手的衣物纤维。在梁成恩身旁发现一个怀疑属于凶手的口罩,法证专家则找到死者和一名不知名男子的DNA样本。

警方曾经寻遍全港共1160间出售口罩的店铺,甚至联系内地公安助查,但都找不到口罩的来源。警方亦对梁成恩的背景作全面调查,接见逾350名梁成恩生前朋友同僚,包括同学、警区同事,和一同在警察机动部队受训的同学。警方亦检走在石围角邨8座大厦、地铁大窝口站及荃湾站的闭路电视的闭路电视片段,调查疑凶的逃走路线。

徐步高枪击案过程视频图片

大半年之后,第一场案件逐渐远离众人视野,这时,第二件案子发生了。

2001年12月5日中午12时10分31秒,香港丽城广场,有人闯进恒生银行打劫。

打劫者身穿鲜红色长袖上衣、黑色便服长裤、戴白色手套及墨绿色飞虎队头套、手持左轮手枪。

徐步高枪击案知乎图片

匪徒步步进逼,向护卫大喝两声:“放低枪!”(把枪放下!)但护卫没反应,贼人遂向他身上开了两枪。

徐步高枪击案揭秘图片

匪徒其后攀上柜台的玻璃屏风,此时护卫虽中枪,但仍企图还击,站直身子,举起霰弹枪瞄准贼人。贼人见状,就从窗口跃下,快速去到护卫身后,将他按在地上,瞄准其后颈近距离再开一枪,护卫最终不支倒地。

徐步高枪击案动机图片

匪徒最先由4号柜台的抽屉取出现金,然后发现5、6号柜没有放置现金,再搜7号及3号柜台,迅速掠去49万2880港元及1091美元[,匪徒于12时11分49秒离开银行,全程仅1分18秒。其后匪徒进入丽城广场,经商场后门逃往丽城花园第6、7座平台,然后沿行人天桥往海安路方向逃去无踪。

警方通过来福线测试,发现打劫者所用的左轮手枪,正是被杀警员梁成恩丢失的警枪!

警方请专业人士通过面部轮廓素描出了凶手的样貌,向全港市民通缉。恒生银还开出了100万港币悬赏!

徐步高枪击案杀人动机图片

现场还留下3个鞋印。鉴证人员将鞋印与现场闭路电视录影比对后,确认现场遗下的鞋印,同属一只穿上美津浓男装27号半(日本尺码,即鞋身长度为31厘米)的波鞋所留下。该款波鞋在港出售共800对,而尺码为27号半的仅有130对,并于2001年底全部售出。匪徒案中留下美津浓运动鞋的鞋印,探员调查得悉全港共有40个出售同款鞋的零售商,而警察俱乐部及机动部队亦有出售该鞋款。

由于相信是警员所为,探员曾经透过警队内部刊物《警声》及在各区警局张贴海报,呼吁在警队内部购买4款指定波鞋的同僚,可以用旧鞋换领300元赠券,而其中一款相信就是为凶徒所穿着。然而,最后有12名警员更换旧鞋,但全部都并非当日犯案的同款运动鞋,有关行动亦徒劳无功。

从2001年到2006年,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就是港片里常说的“O记”)在警队秘密进行大规模调查。O记每天向3名警务人员问话,一共调查了3667人,可惜毫无进展。

不料,2006年,凶手再次犯案,这次他选择了在行人隧道动手。

徐步高枪击案视频图片

2006年3月16日晚上11点,隶属尖沙咀分区巡逻小队第一队警员冼家强,与一星期前由九龙城警区调职的警员曾国恒,在尖沙咀警署接受15分钟工作训示后,乘坐警车抵达尖沙咀天星码头开始巡逻,当日他们的巡逻路线是“第19咇”,由天星码头出发,沿广东道北行,经海洋中心、新港中心、彩星中心及中港城至柯士甸道的交界,再经行人隧道(即案发地点),右转往丽泽中学折返。两人途中曾于海防道附近截停及盘问一名男子,其后证实无可疑并放行。

3月17日凌晨1时12分,两人走到柯士甸道行人隧道,并在隧道中央的警员签簿处签到,当时情况平静,亦没有发现其他人。两人在隧道内向港景峰方向前进,走在前头的冼家强正准备沿隧道楼梯拾级而上时,突然看到梯间左边靠墙位置,有一名神情非常可疑、古怪的男子站在高一级,该名男子戴着款式古旧的啡色胶框眼镜,黑色假发,双手放在腰间,当冼家强想截停盘问该名男子之际,该男子突然从腰间拔枪,并向他开火。冼家强脑海空白3至5秒后意识到自己中枪,并拔枪指向该男子,但对方试图用右手捉著冼家强持枪的双手,冼随即开了一枪,并与该男子进行纠缠。接着见到对方的手枪从左手跌下,冼再开第2枪“却没有声响”,故再开第3枪。两人纠缠期间,双方互相拉扯,该男子曾试图屈曲冼家强的双手,令枪管指向冼,冼发力还击将枪管指向对方。然后,冼听到一轮枪声,并且感到该男子身体开始乏力,随即用力将他按在地上,两人双双倒地。

冼家强负伤倒地之后,右手紧握警枪指向该名男子,左手按动无线电通话器通知总部,直到听到增援警员到场才松开紧握的佩枪。在枪战发生后,中枪倒地的曾国恒曾经以低沉声音要求一名正准备进入隧道的途人替他报警,当时该名途人面露惶恐,收起使用中的手提电话,立刻攀过铁栏越过广东道,朝尖沙咀方向不顾而去。

警察指挥及控制中心在凌晨1时14分12秒,首先接到曾国恒按动通讯器的紧急掣,2秒后收到冼家强按动紧急掣,并尝试与两人联络,但没人回应,只有背景杂声。1时14分22秒,冼两次通知中心:“广东道行人隧道,开枪”;1时14分55秒,冼再向中心报告:“广东道行人隧道OpenFire,救命呀!”;1时15分07秒,冼向控制中心报告自己中枪。控制中心在1时15分派遣冲锋队到场支援,1时15分20秒,警长黄志强最先赶到现场,发现曾国恒、冼家强和可疑男子倒卧在隧道内。当时冼家强左手还执住俯伏在他身旁的疑人衣领,并向黄求救。另一名赶到现场的警长林镇雄则替疑人扣上手铐,并翻开他的身体检查,发现他右胸压着一支已生锈、枪嘴有血渍,而且以黄色胶纸包裹枪柄的手枪。

疑犯徐步高及警员曾国恒于凌晨1时40分送抵伊利沙伯医院救治,分别于1时45分及1时47分证实死亡。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