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奇闻吧

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异事

张扣扣杀人案_张扣扣杀人案最新情况_张口口杀人案详细

作者:admin 时间:2020-12-16 10:02:10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张口口杀人案详细图片

张扣扣杀人案最新消息图片

本来我对张扣扣事件不感兴趣,因为事件刚爆出来后,已了解了事件的真实细节,觉得把张扣扣当做义士和英雄来歌颂完全是混淆是非,或者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故意带节奏、把舆论引向对司法与体制的不满,当然,也有许多人是对真实细节不太了解人云亦云的缘故。

前几天曾一直犹豫要不要就这事件写一篇与大多数舆论不同观点的文章,后来有些顾虑就放弃了。

前天,看到李北方先生的文章也认为张扣扣案的判决事实清楚,使用法律明确,不值得争论,跟我观点相近,可能因为我们都是记者出身,比较讲究客观事实与证据。

这两天,因为有些事耽误了更新,今天就把这事拿出来说一说,因为感觉这事一直会误导很多人,会成为很长时间内的一个重大议题,觉得还是有必要给读者澄清一些真相。

笔者认为,张扣扣为母报仇真的上升不到义士和英雄的高度,张扣扣被判处死刑符合事实和法律依据,不存在不公。

关于张母致死案当年对王家的判决,笔者看了大量资料,感觉除了经济赔偿确实有点低外(王家当时共承担丧葬费8139.3元,经济赔偿1500元,共计9639.3元。张家当时要求10万元赔偿),量刑基本是符合事实和法律依据的。

我们先还原一下1996年张母致死案的关键细节。

张扣扣杀人案最新情况图片

02

张扣扣的母亲汪秀萍1996年8月死于与王家的一场邻里冲突之中。那年,张扣扣只有13岁。

根据张母案的判决书陈述的事实,以及后来媒体采访当事人及目击者陈述的事实,案发时的基本事实细节是:

张扣扣的母亲汪秀萍去沟渠洗脚,路过王家门前时,向王家的二儿子王富军吐口水,王富军忍了,后来王富军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知道汪是一个“疯婆子”不跟她一般见识。

十几分钟后张母返回来时,张母直接把口水吐在王富军的脸上,年轻气盛的王富军(时年22岁,中专放暑假在家)忍不住扇了张母一巴掌。

张扣扣杀人案始末图片

双方开始打作一团。张扣扣的姐姐回家拿了扁铁给母亲汪秀萍,张母汪秀萍用扁铁打在王家17岁的三儿子王正军头上,导致王正军头破血流。

被打伤的王正军接着从柴垛里捡了一根木棒,一棒子打在张母太阳穴上,挨了致命一棒的张母当晚就咽了气。

03

要追踪张母为什么会被人打死,我们先了解一下张母的为人及张王两家冲突缘由。

张母汪秀萍是怎样的人呢?

根据界面新闻记者走访多位村民与知情人说法,张母汪秀萍算作一位“恶母”。

虽然死去22年,村民大多数仍然记得张母的特征就是“爱骂人”,“爱撒泼耍赖”。

张扣扣最好的发小也接受过界面新闻记者采访,跟其他村民说法基本一致,以下引用自界面新闻记者刘向南采访村民及张扣扣发小对张母的印象:

“他妈太爱骂人了,她与周边的邻居几乎都吵过架。她死的头一天,还跟他们家对过的一个小伙子吵过架。”

“如果村里有10户人家,她起码跟8户吵过架。”

张扣扣杀人案图片图片

张扣扣家

很多村民包括张扣扣关系最好的发小都举过如下例子:

扣扣他家的房子在外边,他叔叔们的房子在里边,扣扣他妈就可以在中间修道围墙,把人家关在里边,里边的人家只能把厨房或者猪圈那里的墙挖通,再买前边另一户人家的一点地,绕着走。

扣扣他妈还跟王自新隔壁那一家打过架,之后她就赖到人家堂屋口,弄个被子往地上一铺,铺上点草,就睡在人家家门口。

持续个把月,吃喝拉撒都在人家家门口,她说是被人家给打了,弄得这一家没办法在家里住。

“那时候我还是小孩子,我记得扣扣他妈在这一家的廊檐下睡了很长一段时间,起码有个把月,屎都拉在这家的院子里,路上人来人往,她都不怕。”张扣扣的发小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如是说。

村民接受媒体采访时都一致说张母“嘴不好”,“她骂人时,拿一个暖水瓶坐在那里,边骂边喝水,可以一天到晚地骂。骂人的话也很脏。”

通过以上村民对界面新闻记者还原的张母印象,读者应该基本了解了张母属于哪类人,绝对不属于好母亲,按我们今天的说法,属于“垃圾人”之列。

04

张家与王家如何产生纠纷的呢?

张王两家本来是邻居,关系曾很好,张扣扣的父亲张福如曾是王自新父亲的干儿子。

据王家人和一些村民回忆,王自新和他人曾一起做贩猪卖肉生意,他们一度把张福如带上一起做,后来他们对张福如不满意,就不带他了,这导致汪秀萍对王自新家有了意见。

按张母汪秀萍性格,隔三差五对王家人指桑骂槐,太正常不过了。王家母亲与张母为此多次吵架。

焦点访谈张扣口杀人案图片

从张扣扣家的二楼可以看到王自新家的院子

而王家当时是什么情况呢?

王家只有三个儿子,没有女儿。大儿子王校军25岁,刚中专毕业两年,在乡政府上班;二儿子王富军22岁,正在读中专;三儿子王正军刚初中毕业,准备上高中,17岁。

二儿子和三儿子当时放暑假在家。

一个平时喜欢惹是生非、耍泼撒赖的女人,与一个正在上中专的年轻小伙子打架,而且这个小伙子还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中专生,算作文化人。

大家想一想,如果不是惹得小伙子忍无可忍,哪一个有文化的小伙子会主动去招惹这种“泼妇”?

我们从上文村民反映的张母的“光辉事迹”中,就可以看出,一般有阅历的人就躲着这种“女人”了,绕道走,即使被她欺负得忍无可忍。

但是王家是两个年轻气盛的儿子,是还在上学的年轻小伙子,没有阅历,忍不住就爆发了,跟垃圾人一般见识,导致后来双方的悲剧发生。

而且,打架过程中,张扣扣的姐姐先回家拿了武器扁铁交给母亲。

正因为张母先用扁铁把王家三儿子头打破,王家三儿子才捡起棍棒一棒子打在张母头上。

17岁的小伙子在盛怒之下,那种气力该有多大?而且打的正是致命的太阳穴。

不作死就不会死。

张母被激怒了的17岁小伙子一棍子失手打死,也是作死者的必然下场。

所以,张母属于被王家三儿子失手打死,由于双方都有过错,且张母过错在先,后来法院以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判处王正军有期徒刑7年是符合事实依据的。

本来就不属于故意杀人罪,且王家三儿子还没有年满18岁,张扣扣家要求判处王家三儿子死刑的要求是不合法的。

05

22年前的张母致死案法院没有判处王家三儿子死刑,是符合法律依据的,只是法院判决的经济赔偿额确实有点低,张家在法庭上要求的是赔偿10万元。

虽然1996年的工资水平平均二三百元,又是陕西这种经济欠发达地区,但是连丧葬费在内共计9639.3元的经济赔偿,确实有点低,毕竟死了一个人。

据当地法院说,是按当时的职工死亡丧葬费标准1500元及当时工资标准确立的赔偿额。

但是当时法院判决书下达后,张家并没有书面上诉。

22年后,因为张扣扣故意杀害了王家父子三人一案,张扣扣被舆论炒作成为母报仇的大英雄、杀人应该被赦免。

很多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因此被舆论引导到对法院判决的义愤情绪中。

张扣扣案被带节奏的方向基本上就是“仇官、“司法不公”,“有钱有势的恶霸仗势欺人”等等。

而事实真相呢,读者根据上文介绍的事实细节应该能大致判断。

王家也是普通农民家庭,当时王家的大儿子刚刚中专毕业两年。

一个刚在乡政府上班两年、出身农家,通过读书跳农门的年轻人,他有多大能耐能干扰县级法院的判决?且1996年的中国,司法腐败还没有今天这么恶劣。

而王家的另外两个儿子还在上学,王家并非有钱有势的人,如何影响干扰司法?

如果张家对当年判决不服,可以上诉,但是张家当年并没有书面上诉。

媒体采访村民,王家口碑较好,有舆论引导说,因为王家属于官,村民为了讨好王家。

实际情况如何呢?

王家并非有钱有势仗势欺人的恶霸。

大儿子王校军中专毕业二十多年,也才混个副镇长,被杀死前刚刚升任当地风景区管委会主任,正科级,大儿子是王家唯一混得比较好的人。

二儿子三儿子混得都比较差,经济条件都不好,且都离婚。

据界面新闻采访邻居,王家三个儿子经济状况都不好,都多次向外人借钱。

二儿子是林场普通工人,前些年由于林场效益不好,曾去广东打工多年,做过保安、工厂流水线普工。

近两年由于国家重视环保,林场效益好转,才刚刚重新回到林场工作不久,工资3000元左右,44岁才刚刚通过单位集资买了房,买房的钱都是借的。

三儿子出狱后在外地打工,后来在西安与人合伙办厂连续亏损,欠下一百多万元外债。

王家的父母一直住在破旧的老屋。王家的房子差不多是村里最破旧的。而张扣扣家住的是二层新楼房。

1996年张母被失手打死后,张母的尸体被张母娘家人停放在王家堂屋里一周,当时是夏天,尸体的腐臭味全村都能闻到。

如果王家兄弟混得好,真是有钱有势的人,绝对不会让自己的父母继续住在这种恐怖的凶宅里,早都买房搬走了。

王家

张扣扣残忍杀死王家父子三人,二儿子由于那天有事没回老家,侥幸躲过。

读者根据上文介绍的事实,张扣扣到底是义士还是心胸狭隘的暴徒应该一目了然。

那么,谁才是张扣扣及王家父子悲剧的导演者?

06

张扣扣无疑是个悲剧人物。

少年时丧母,青年时期奔波,35岁未婚,连杀三人而被判处极刑。

张扣扣困顿的人生悲剧是谁造成的?张母!

张扣扣最好的发小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也如是说:

“我经常会说,扣扣就是被他妈弄到这条路上来的,扣扣等于是被他妈给害了。

他妈太爱骂人了,她与周边的邻居几乎都吵过架。她死的头一天,还跟他们家对过的一个小伙子吵过架。”

有张母这个“爱骂人”的“因”,才有张母被王家三儿子失手打死的“果”,这个“果”又成了张扣扣不幸人生的“因”;

失手打死张母的“果”也成了王家父子后来并不快乐如意人生直至父子三人被残忍杀死的悲剧的“因”。

性格决定命运!

张母本身的性格是张扣扣事件里所有牵涉人物悲剧人生的总“因”。

量变到质变!象张母这种极端的恶劣性格,长期与邻里惹是生非、耍泼撒赖,迟早要被人打死,王家父子比较倒霉地撞了“头彩”。

张母并非冤死,张母案的判决也并非“冤案”,基本做到了以事实和法律依据量刑。

张扣扣之所以留下长期“为母报仇”的心理隐患,笔者认为,与张母死后被当众解剖、给张扣扣造成的心理刺激脱不了关系。

一个13岁出于成长叛逆期的少年,自己的母亲被赤身裸体暴露在大厅广众之下解剖,少年与周围几百个乡里乡亲都在旁边围观,那么血腥残忍的解剖场景,就印在少年脑海中,而且这个被当众解剖的人是少年的母亲,不论母亲在外人眼中如何,毕竟是自己的母亲。

13的少年张扣扣,仇恨的心理种子在母亲尸体被解剖的现场就深深地埋下了,任何正常的人用脚指头都能想得到。

张扣扣的性格应该从母亲尸体被当众解剖那天已经发生了根本改变。

母亲惨死,本来对一个13岁的少年来说,是人生一大悲剧。

成年后,外出求职就业一直不顺利,学技能被骗,还被骗去传销,出国打工也没赚到钱,可以说,张扣扣的人生一直充满辛酸坎坷。

更不幸的是,35岁了,一直没结婚。家里只有一个老父亲,唯一的姐姐长期在外做生意,从没有乡亲上门为张扣扣说过媒。

在男多女少的今天,农村青年没有人说媒,基本很难找到对象。一般是母亲张罗子女婚事。

如果张扣扣有婚姻子女的羁绊,或许仇恨的种子就没有破土而出的机会。

张母的性格不仅直接导致自己的惨死,也一手毁了儿子的人生。

张扣扣连杀王家父子三人,不论“为母报仇”的理由多么堂皇,也无法摆脱为泄私愤的“凶残暴徒”形象,无法摆脱法律应有的制裁!

正如张扣扣自己早已经作好了“死”的准备一样,他主动自首,他知道自己活不了,他只是用杀死王家父子抹平自己长期的心理阴影。

坎坷的人生经历成了他与王家父子同归于尽的催化剂。

张父张福如

张母不仅毁了自己的儿子,也害了自己的丈夫张福如。

老婆性格不好,与人吵架被打死。

一个男人中年丧妻,一手拉扯两个孩子,够辛苦了,在老年时,唯一的儿子也因为报仇杀人被判死刑。

中年孤独,老年更孤独无依,这一切悲剧源头就是张母。

不作死就不会死!说的就是张母这种人!

07

我们再看看王家。

王家本来是值得乡邻羡慕的人家,三个儿子,已经有两个考上了中专,跳出了农门,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中专学历还是很吃香的。

三儿子正准备上高中,不出意外,三儿子也应该可以考取大中专继续深造。

但就因为一个偶然,王家所有人的命运都被改变了。

本来,王家的三个儿子都是读书人,基本都会跳出农门吃国家饭,但是就在那个夏天,他们的命运却与一个农村“泼妇”发生了交集。

就因为张母主动挑衅,王家的二儿子血气方刚,没有吸取“好男不跟女斗”的古训,没有克制自己的情绪远离垃圾人,而是主动迎战,进而给自己全家埋下大祸。

王家三儿子王正军不用说了,因为那个夏天的“偶然”,命运被彻底被改写了。

一时激愤失手打死了张母,不仅高中上不成了,大学考不成,还被劳动教养几年。

出狱后,也不敢回老家,长期在外打工谋生,与人合伙办厂连续亏损,多次通过父兄向亲朋好友借债,欠下巨额外债,结了婚又离了婚。

被杀害后,幸存的二哥想联系他的前妻女儿都无从下手,老家家人从没有见过三儿子王正军的前妻及女儿,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结婚离婚,可见王家兄弟平时生活多么疏离,生活状况多么压抑。

王家大儿子是三个里面混得最好的,中专毕业二十多年,刚刚混成风景区管委会主任,正科级,却在47岁的年纪不幸被邻居杀害。缘由就是二十二年前兄弟与一位垃圾性格女人的“偶然“冲突。

虽然王家二儿子王富军在二十二年后侥幸躲过,捡回一命,但是他的人生从那时已经被改变了。

此前他过得一直并不如意,经济条件不好,还离了婚,被杀死的三弟的一些债务是以他的名义帮忙借的,他不仅要背负金钱的巨额债务(他的工资只有3000元),还要背负父亲兄弟惨死的心理创伤和长期自责:如果二十二岁那年,自己忍住一时之气,退一步海阔天空,就不会有家族的悲剧劫难!

据王家二儿子王富军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说,自从1996年的张母致死事件后,王家兄弟从来都没有一起回老家齐聚过,平时相互之间也是很少联系。

王家兄弟都是各自偶尔回老家看一下父母,然后当天晚上匆匆离开,二十多年,王家的三个儿子都提防张家的报复,都生活在恐惧和阴影中。

王家父亲王自新就更不用说了,由于那场“偶然”冲突,也由于作为父亲的他没有及时制止自己儿子的“气盛”,不仅使自己的小儿子坐牢,家庭也长期处于压抑中,家人长期处于担心被报复的煎熬中,儿子们生活得并不如意(两个儿子离婚,小儿子还欠下巨额外债),71岁时不仅自己死于非命,家庭几乎被灭门。

张扣扣家

可以说,张扣扣事件就是一位女人引发的六个男人、两个家族的悲剧故事。

这个故事的唯一教训就是告诉人们:尽量远离垃圾人。

这才是这个事件值得人们警惕讨论的地方。

网上舆论引导那么多的关于正义、关于为母复仇,关于歌颂张扣扣为义薄云天的英雄,关于司法腐败、关于仇官、仇富、仇恶霸……

这些与这个案件本身无关,如果你真正了解了事实真相的话。

为什么这个事件一直持续发酵,许多人对真实事实视而不见,而是群情激愤地引向司法不公,引向体制,笔者只能说,要么有的人是别有用心“推墙”,要么就是真的不去了解真相而人云亦云。

如果这篇文章能对以后类似议题起一些抛砖引玉的作用,使大众以后能不被舆论简单操控,而是多一些理性思考与客观评价,将不甚快慰!

张扣扣,男,现年35岁,现已自首。在嫌犯张扣扣十岁那年,其母亲被死者之一打死,死者利用自己的关系网,免于刑责。张扣扣长大后参军入伍,退伍后没有正式工作,至今35岁仍未婚。

看到张扣扣的事件后,心情非常沉重。大年初一,大家都欢庆节日的时候,他却成了杀人犯。谁的过错?他想这样吗?他不想快快乐乐过年吗?他不想阖家团圆吗?他不想美美的吃年夜饭吗?

可是,他能够吗?他有家吗?没有了母亲,就永远没有了家!如果他的母亲是正常离世,也许时间还能冲淡内心的悲伤,可是,他的母亲却是被人打死,就在他面前,可是年幼的他却无能为力!这一幕他会忘记吗?从此后,他还有幸福吗?

往期经典回顾 : 惊天丑闻曝光,全民被震惊!

转文摘:

1、少时经历磨难未堕落不堪,成年成为一名特种兵,本是人才一名。选择大年三十上坟之日报往日之仇。说明重情重孝。

2、不杀女子小孩,目标明确。不伤及无辜,未成不智变态。乃是恩怨分明。

3、此人为特种兵,生存能力自然特强,别说逃脱外地,就算躲进深山老林自然也可。时隔一天交代后事,然且自首,此人敢作敢当。

总结:行为非善,尚可理解,生于乱世,孝义一名。现世不崇,民心尚分,惜其善避其行,追本且溯源才是重要,惩恶于古今乃是正举。

这个时代,最伟大的男子汉之一!

陕西省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汉中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张扣扣犯故意杀人罪、故意毁坏财物罪一案,于2019年1月8日以(2018)陕07刑初37号刑事判决,认定被告人张扣扣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宣判后,张扣扣提出上诉。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经依法开庭审理,于2019年4月11日以(2019)陕刑终60号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本院核准。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复核,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听取了辩护律师意见。现已复核终结。

经复核确认:被告人张扣扣家与被害人王某1(男,殁年70岁)家在陕西省汉中市南郑区××镇××村南北相邻而居。1996年8月27日,王某1三子王某2(被害人,殁年38岁)因邻里纠纷将张扣扣之母汪某伤害致死。同年12月5日,汉中市原南郑县人民法院鉴于王某2犯罪时未满十八周岁、汪某在案件起因上有一定过错等情节,以故意伤害罪判处王某2有期徒刑七年,王某1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某经济损失9639.3元。此后,两家未发生新的冲突,但张扣扣对其母被王某2伤害致死始终心怀怨恨,加之工作、生活多年不如意,心理逐渐失衡。2018年春节前夕,张扣扣发现王某2回村过年,决定报复杀害王某2及其父兄,先后准备了帽子、口罩,自制了8个汽油燃烧瓶,购买了尖刀、玩具手枪等工具,并暗中观察王某2及其家人的行踪,伺机作案。2018年2月15日(农历除夕)12时许,张扣扣发现王某2及其长兄王某3(被害人,殁年46岁)与十多名亲属上山祭祖,便戴上帽子、口罩并将粉红色T恤围在颈部,携带尖刀、玩具手枪尾随王某2、王某3等人至本村村委会门前守候。待王某2、王某3祭祖返回行至村委会门前村道时,张扣扣趁王某2不备,上前持刀朝王某2颈部猛割一下,又连续捅刺其胸腹部等处数刀。王某3见状惊慌逃跑,张扣扣追上王某3,持刀朝其胸腹部捅刺。王某3摔进路边沟渠,张扣扣跳进沟渠继续捅刺其数刀,致王某3心脏、肺脏等多脏器破裂死亡。而后,张扣扣返回倒在路边的王某2身旁,再次捅刺王某2数刀,致王某2右颈总动脉、肺脏、肝脏等胸腹腔脏器破裂大失血死亡。随后,张扣扣闯入王某1家院子,朝坐在堂屋门口的王某1胸腹部、颈部等处捅刺数刀,致王某1右颈动、静脉及心、肺等多脏器破裂死亡。张扣扣回家取来一把菜刀和两个自制汽油燃烧瓶,用菜刀将王某3停放在路边的大众斯柯达牌轿车(车牌号陕××××××)左后车窗玻璃砍碎,并点燃两个汽油燃烧瓶,分别扔在车后排座椅和右后车窗玻璃处,致车后部燃烧,车辆毁损价值32142元。张扣扣逃离现场后,于同月17日7时许到公安机关投案。

上述事实,有第一审、第二审开庭审理中经质证确认的作案工具尖刀、菜刀、自制汽油燃烧瓶及被告人张扣扣作案时所穿戴的棕色夹克、军绿色长裤、粉红色T恤、口罩等物证的照片,打捞记录、银行取款凭证、机动车登记证书、120急救站院前急救病历、兵役档案、出入境记录、海外劳务务工合同、陕西省汉中市南郑县人民法院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和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申诉通知书等书证,证人王某4、王某5、王某6、张某1、张某2、王某7、张某3、张某4、张某5、马某等的证言,尸体鉴定意见、物证鉴定意见、价格鉴定意见、证实从上述长裤上分别检出被害人王某2和王某3血迹、从上述T恤上检出被害人王某1血迹、从王某3家用轿车门把手、左后门和车内菜刀上分别检出张扣扣血迹的DNA鉴定意见,现场勘验、检查、提取、指认、辨认笔录,被告人归案证明等证据证实。被告人张扣扣亦供认。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张扣扣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张扣扣故意焚烧他人车辆,造成财物损失数额巨大,其行为又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被害人王某2因伤害致死张扣扣之母已受到法律制裁,张扣扣却为此心怀怨恨,加之工作、生活多年不如意,在其母被害21年以后蓄意报复王某2及王的父兄,精心策划犯罪,选择除夕之日当众蒙面行凶,持事先准备的尖刀分别切割、捅刺王某2及王的长兄王某3的颈部、胸腹部等处数下,且犯罪过程中有追杀王某3和二次加害王某2的情节,并在杀死该二人后闯入王某2之父王某1家中,捅刺王某1胸腹部、颈部等处数刀致死,主观恶性极深,犯罪情节特别恶劣,手段特别残忍,社会危害性极大,后果和罪行极其严重,应依法惩处。张扣扣杀死王某1父子三人后,为进一步发泄怨愤又毁损王某3家用轿车,造成财物损失数额巨大,亦应依法惩处。对张扣扣所犯数罪,应依法并罚。张扣扣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但根据其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法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第一审判决、第二审裁定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六条、第二百五十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五十条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核准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陕刑终60号维持第一审对被告人张扣扣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刑事裁定。

本裁定自宣告之日起发生法律效力。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推荐阅读:执业药师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