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奇闻吧

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异事

台湾雾社事件_台湾雾社事件日军伤亡_台湾雾社事件图片

作者:admin 时间:2020-12-18 10:01:27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台湾的原住民没有土地所有权的观念,他们采用游耕,打猎的时候又跟着猎物跑,所以重视的是土地的使用权。

而日本是个现代体制的国家,他们认为土地的资源如果认定不是私人所有,就要成为公有,这样一来,原住民生活的空间日渐狭窄。雾社事件的爆发并非偶然,而是此前长愁短恨的多年积怨所致。

雾社位处台湾中部,风景优美,交通发达,曾经是日本的山地模范部落,也是日本人控制中央山脉的重要基地,不过在日本人的眼中,雾社的赛德克族人无非是蕃族蛮人,化外之流。

1930年10月27日,是台湾神社大祭典,雾社地方照例举行一年一度的盛大运动会,日本人会全部穿上传统和服,便于和华人、山地人区分。赛德克族人认为这是起义的最好时机。第二天,赛德克族人利用运动会,升旗唱国歌为信号,冲进会场,发动总攻击,杀死日本妇孺儿童共计134人。

事件发生之后,日本人立即调动大批警察与军队,在日本正规陆军及警察的进攻之下,抗日雾社的泰雅人退守断崖绝壁,地形险要的山林洞窟。然而他们最终还是为日军所攻破。

参与雾社起义的六个社总人口共计1200余人,有作战能力的壮丁仅300余人。事件致使六社644人死亡,其中290人自杀。

赛德克族人是以上吊的方法自杀的,从当时日本人所拍摄的照片可以看到,一棵树吊了很多人,以至于树枝都弯曲下垂。有的妇女为了让男子没有后顾之忧而勇敢作战,就自己先自杀,十分地悲壮。

雾社首领莫那·鲁道看到大势已去,把妻子打死,也在山洞中自杀,他的尸体没有完全腐化,有一半变成了木乃伊。

1933年他的遗骸被日本人意外寻获,日本人将其送至台北帝国大学,土俗人种研究室作为学术标本。1974年,国立台湾大学在其族人和长老强烈的要求下,莫那·鲁道的骨骸,方返还雾社的“山胞抗日起义纪念碑”下葬。

有没有原住民的湾湾出来说一下或者外省的也可以,为何台湾论坛上很少讨论对这个事件的看法,或者你们现在的教科书里面有吗?为何抗日在台湾不能成为一个话题或者根本很少人愿意回顾?

埔里消息:雾社事件抗日遗族,五月五日,在南投县仁爱乡互助村清流派出所前广场,举行了“雾社山胞抗日事件后裔迫迁清流部落六十周年”纪念会。

参加纪念会的是雾社事件后裔,他们为缅怀祖先们的壮烈精神和建村精神,举行了这一纪念会。

雾社事件是一九三零年十月二十七日,在今南投雾社,由马赫坡(Mahebo)社酋长莫那鲁道(Monaludao)领导的六个社共同抗日事件。

马赫坡社本来被日本人推许为最进步的模范山地部落。但是,由于日本警察作威作福,乱搞男女关系,使山地女性减少,男性难以择配,自多不满,生出所谓“番妇关系”。日本人又侵夺山地部落土地,又因缴械后,打猎不便,生活受到威胁等种种原因,引发高山族不满。

一九三零年十月二十七日,当雾社小学运动会仪式开始,日旗高升之际,忽然一名高山族闯进,砍杀台中州理番课嘱托管野政卫。高山族以此为信号,即时抽走自族幼童,场内日本人全被杀死。旋即取得雾社,将电信电话切断。莫那鲁道并率族人杀了雾社分室所属警察驻在所的日本警察和家属。

日本人得讯,从各地调集大批军警,进攻雾社。十月二十七日至二十九日间,高山族获胜。三十日后,日本人以军队加入警队,利用现代化武器发动攻势,并采以高山族制高山族的策略,悬赏捕杀;各社头目一百五十圆、壮丁一百圆、妇女儿童五十圆。十一月六日起,日军完成包围形势,为减少牺牲,以山炮、飞机,与投降的高山族出面诱降;并且擅自违反国际禁约,施放毒气。高山族因此伤亡重大,濒于绝境,莫那鲁道等均自杀。抗日活动,于是告终。前后历时两月,日军出数千人。

结束事件后,日本人先集体屠杀一阵,然后将残余俘虏二百九十八人,押解至川中岛,听其自生自灭。川中岛在雾社北港溪右岸,被押解的高山族每人分得水田不到一分地,生活艰苦,加上他们不谙耕种,且劫后余生,悲愤自杀,时有所闻。到了一九三五年仅剩七十三户、二百三十人。

雾社事件,高山族敌友分明,他们专杀日本人,“台湾人”被杀的,只有两个(一为一个小孩穿日服被误杀,一为中流弹)。

雾社事件,日本人被杀一百三十四人,受伤二百一十五人。高山族死了五百一十八人。但在日后集体屠杀中,又死了二百一十六人。

二百九十八名残存的高山族,在一九三一年五月五日被迫迁居川中岛后,日本人废除了抗日六个社的社名。到了台湾光复后才易名清流。

本月五日,他们的后裔在仁爱乡互助村清流派出所前的纪念会,就是因此而来。

高山族是真台湾人,他们比“台湾人”上路得多。他们在日本人统治下,挺身抗日,其壮烈,远非“台湾人”所及。他们有本领,去对付日本人,并不对中国人二二八。雾社事件,是他们给所有外省人、“台湾人”的最令人脸红的教育。

李敖研究网wjm_tcy制作并发布,仅供敖迷交流,不做任何商业目的!

台湾雾社事件史实图片

赠金笔

殖民当局得到起义消息后,立即倾巢出动。日军司令部、守备司令部的头子亲自出马,调来了台中驻屯军、台北步兵、台南步兵、基隆重炮兵队、花莲港宪兵队和屏东飞行队,共1000多人,加上各地日警5000多人,对人口仅2000多人的雾社进行扫荡。当天晚上,飞机在雾社上空狂轰滥炸。第二天上午,高井警察一队到达埔里,但在湄溪一带遭到起义军伏击,不能前进。台南警察大队沿着浊水溪缓慢前进,直到30日,才进占雾社村庄。进村后,日寇开始烧杀抢掠。然后,他们用山炮猛轰半天,把村庄全部摧毁。更为狠毒的是,日寇竟对雾社山区施放毒气弹,许多起义战士被毒死。山林谷地毒气熏天,到处尸首累累。事隔半年之久,人们仍不能进山。

起义战士面对凶残的敌人毫不畏惧。他们用竹枪、大刀和从敌人手中夺过来的少量步枪,与数十倍于自己的、拥有先进装备的强敌血战一个多月,共杀敌4000余人。

在激烈的战斗中,不少高山族妇女,为了激励丈夫和儿子勇往直前,她们不惜悬梁自尽。在敌人大炮、毒气的轰击下,起义者抱定战死的决心,拒绝了敌人的劝降。

敌人集结全部兵力攻击莫那鲁道坚守的岩窟。莫那鲁道集中余下的起义者,把指挥权交给了长子达拉奥,命令他战斗到底,自己则带着家人走入深深的森林。8年后,猎人才发现了他的尸骨。

由于日寇的血腥镇压,雾社的6个起义村社共有700多人牺牲,占总人口的58%。日寇对幸存者采取了新的屠杀手段。他们在雾社几个村庄抓捕了十多名高山族部落的首领,诬蔑他们是起义的主谋,监禁于警察局,后用铁丝绑住双手,用刺刀杀害后偷偷埋掉。接着,日寇以“保护”为名,强迫幸存的561名群众迁往川中岛(现清流乡)。日警强迫15岁以上的人去参加所谓“和解典礼”,但他们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当时的川中岛疟疾蔓延,留在川中岛的寡妇和孤儿,不少都死于疾病。这就是日寇实施的斩尽杀绝的第二次“雾社事件”。

雾社起义是台湾人民反抗日本殖民统治和压榨政策的一次大爆发。雾社起义的枪声震惊了台湾,也震惊了日本,它宣告了日本殖民统治者对原住民“理蕃”、“日化”政策的破产,标志着高山族同胞民族意识的觉醒。雾社起义也向世人宣告,即使当时台湾已沦陷了35年,但台湾人民反抗日本统治的斗争一直没有停止。

74年过去了,高山族同胞浴血抗日的英雄壮举,至今仍被后人传诵。如今,烈士们的英灵已化作了不朽的山魂,萦绕在雾社这片浸透着血与泪的土地上。现在,雾社已重建为“大同村”,成为台湾省重要的文史遗迹之一。为纪念雾社起义者的英雄业绩,1953年,台湾人民建起“碧血英风”纪念碑,供后人凭吊。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