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奇闻吧

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异事

东北狐仙故事_东北保家仙_东北保家仙视频

作者:admin 时间:2020-12-18 10:02:10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关于童年的故事,我已经写过许多了,乱糟糟的微山湖畔,打渔杀家,招魂借命,颇有《聊斋志异》那种古风。

老读者们会知道,我还有一段时间,在我五六岁的时候,是在东北度过的,以前在故事里也提过。

那是一个很遥远、神秘的地方,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穆棱(县级市)共和乡。

我还记得,小时候,母亲牵着我的小手,去邮局给我姥爷邮寄包裹,以及收包裹。

我很喜欢收包裹,包裹里有时候是几个松塔(红松的果实,有点儿像菠萝,剥开后里面是松籽),有时候是一些晒干的蘑菇(多是榛蘑),有时候是几张狐狸皮,包裹上有浓重的松木味,蘑菇味,那是一种遥远的家乡的味道。

我还记得,那个地址最开始是“穆棱镇”,后来变成了“穆棱县”,现在则成了“穆棱市”。

白云苍狗,沧海桑田啊,想想我当时还是一个小童子,现在都成了一个中年大叔了。

现在好多人一提起东北,就联想到贫穷,落后,愚昧,紧身裤,快手喊麦,带着金链子的纹身大哥。

我们住在大山脚下的一个小木屋里,屋子用松木钉成,很结实,散发着松木味道。

小木屋里,是很大的火炕,火炕对面的墙上,挂着一张巨大的虎皮,真正的虎皮,东北虎的虎皮,这是我太姥爷亲自猎杀的。

我姥姥是满族大族,后来因为给皇帝寻宝,才来的这里(据说穆棱藏着满清宝藏,这个故事以前也写过),后来就衰落了,不过后人也多是勇武的猎人。

小木屋外,用木桩子圈了一圈栅栏,院子里种着极漂亮的花儿,花儿很大,异常娇艳、鲜嫩,在风中摇曳。

因为这个小村子,距离最近的医院,驾着驴车过去,要走一天一夜,所以人要是重伤了,根本不会去医院,就直接换好衣服,躺在床上等死。

当时好多猎人家,都会种些罂粟,把罂粟果实等熬制成黑色的药膏,万一在山上受了重伤,就口服一块,这是止疼的,然后硬撑着下山。

目前,在任何情况下种植罂粟,都是违法行为,这是毒品,请不要以身试法。

老虎,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任何虎制品,除了传承的古董以外,买卖是属于违法行为(我姥爷家的虎皮,后来也上缴了)。

因为我姥姥家,有个近乎诅咒的传统,每一代都会死一个男丁,而且都是莫名其妙死在一个叫做“屁股山”的地方。

后来我才知道,从风水上说,形似人体的山形,都是风水极好的地方,容易出宝贝。

我小时候挺好看的,他们都说,我长得像我二舅,觉得这是极高的赞誉。

他年轻时当兵,野战军,老和人打架,也喜欢泡病号,经常去当地的野战军医院,一来二去,就和一个小医生好上了,后来才知道,这个小医生的父亲是军区大领导。

后来是我父亲棒打鸳鸯,因为他在老家给我二舅找了一个对象(我二舅都不知道),然后带着那个对象去部队闹,让我二舅强制退伍了。

我二舅后来就郁郁寡欢,成天酗酒,后来据说招了狐仙,最后自缢在了东北的祖坟处。

有一年,我姥姥他们说起我二舅的事情(我趴在被窝里装睡偷听),说了许多非常诡异真实的事情。

我记得很清楚,她当时说,年轻时有个瞎子给她算命,说她命中只有二个儿子。

她当时已经生了我小舅(第三个儿子)了,觉得很晦气,就骂了瞎子一顿,还用簸箕照瞎子头上打了一下。

我从小就不爱说话,我甚至和家人都不怎么说话(我写的好多童年故事,我姐姐看过后,大哭了一场,很自责,觉得小时候没有照顾好我)。

我经常一个人坐在水边,随便想着一些很玄妙的东西,往往能想一天。

我还喜欢一个人爬山,后来大一些了,就喜欢一个人打猎,一个人钓鱼,去钻很深的林子,去很荒芜的河水旁。

当时我太姥爷还在,他就派了一个老光棍,成天陪着我玩,我去哪里,老光棍就跟在哪里。

那个老光棍快五十岁了,还没讨到老婆,大家都很看不起他,觉得他游走好闲,不是个正经人。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推荐阅读:养花技巧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