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奇闻吧

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异事

湖北石首群体性事件_湖北石首事件教训_湖北石首群体性事件分析

作者:admin 时间:2020-12-23 10:02:42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湖北石首群体性事件是一起严重的因为数万群众的起哄而导致的一场扰乱社会秩序的案件,湖北石首群体性事件还惊动了中央领导同志的高度重视,这起事件的起因到底是什么呢,跟随51区小编的脚步一起去看看吧。

湖北石首群体性事件教训图片

湖北石首群体性事件:2009年6月17日至6月20日,湖北省荆州市石首市发生因酒店厨师涂远高非正常死亡导致的数万群众围观起哄,围堵道路骚乱事件,夜间至21日凌晨,事态已逐渐平息,停放在事发地永隆大酒店内的尸体已送往殡仪馆,围观群众全部散去,2009年10月17日上午,湖北省石首市人民法院对2009年6月17日发生的涂晓玉等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案依法公开进行了一审宣判。

湖北石首群体性事件下载图片

湖北石首群体性事件起因:2009年6月17日玩八点半,石首市公安局接到报案称石首市笔架山街道办事处永隆大酒店发现一具男尸,民警赶到现场后进行全方位的勘察,法医也对尸体进行了初检并无致命伤,民警在所住房间排查时发现一封遗书,大概内容就是厌世轻生初步认定为自杀,民警多次与家属进行沟通,必须解剖尸体才能查清真相,家属拒绝导致尸体停放在酒店内,导致围观群众越来越多引发大规模群体性事件。

湖北石首群体性事件剖析图片

湖北石首群体性事件调查结果:死者涂远高,男,24岁,石首市高基庙镇长河村5组人,初中文化程度,生前为该酒店厨师,通过法医专家解剖、检验、毒物化验、X光拍片等技术方法检验,并结合现场勘察、调查走访的结果,警方认定石首“6·17”事件死者系高坠自杀身亡。经家属同意,遗体已于当日4时许火化,并由家人按当地风俗于9时30分左右入土安葬。

石首市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涂晓玉、陈补生、王传淑、涂远华等人无视国家法律,在明知涂远高系自杀身亡的情况下,为了实现无理要求,组织、煽动群众聚集闹事,对情节严重的首要分子,依法予以从严惩处;对罪行较轻,犯罪后认罪、悔罪的被告人依法从宽处罚,分别适用了缓刑或者判决免予刑事处罚。

湖北石首群体性事件分析图片

湖北石首群体性事件的思考:在网络时代,每个人都可能成为信息渠道,都可能成为意见表达的主体,政府发声和舆论引导需要比过去更高更强的能力,在汶川地震期间,政府一天一场、有时是好几场新闻发布会,主流媒体放开新闻报道,互联网、手机、无线电、卫星通讯等新技术传播媒介也各显神通,保障了灾情和救灾工作的高度透明,极大地振奋了民族精神,增强了社会凝聚力,也提高了政府的威望,加深了政府和人民的血肉联系。

公共领域里最困难的就是集体行动了。然而对石首最近发生的几万群众与湖北地方政府、武警部队对抗的一幕,其组织性与持续性不能不让人对于开头的那个命题打一个问号。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导致今天这样一个原子化的现代社会里,在几乎所有人都主要关心自己生活圈子事情的时代,一个其实与其他人不相干的刑事案件,会演变成为一场发生在建国60周年前夕这样一个敏感历史时刻的群体性事件。因而也显得尤为不够和谐。

起因是一位厨师从工作的酒店坠楼死亡。公安介入调查后,认定为自杀。当局要求家属火化遗体。但家属对于死因的认定却有不同看法,要求尸检。而导致一起普通刑事案件转变为一场街头政治风暴的原因随之而来:据说有关方面通知家属,如果接受自杀认定,会得到该酒店3万元的补偿;如果执意不让火化,那么不但得不到补偿,当局还要强行抢尸火化!这下该怎么办呢,当公安部门与死者家属对事实问题看法不一致时,哪个机关有最终决定权,从而终结整个刑事侦查程序呢?这个机关可以是公安局自己吗?不服的一方能否通过申诉挑战这一结果?本来中国在刑事司法方面,对此有一套明确的程序规范,一旦发生争议,家属可以到检察院提出申诉,要求检察机关对公安机关的侦查行为进行法律监督,纠正其不当的作为或者不作为。如果能问题迅速进入这一法律程序,那么后来的一切冲突就都无从谈起了。但石首事件中,当局的举动却非常值得玩味。夺尸火化,这是他们有权力做的事么?如果还存在争议,而现在就急不可待的要求彻底毁灭重要物证,常人都会立刻在脑海中浮现毁尸灭迹这四个字。对此,群众不可能不对当局这一举动的目的产生质疑。有关方面的暴力抢尸无疑是使普通刑事案件激化为社会群体性事件的关键一步与直接诱因;他们把受害一方逼到了不得不通过法律之外的手段维护自己利益的地步。因为在那个危机关头之下,最为紧迫的除了保护证据、保护现场之外,没有其他了。

因为同情群众的聚集与保护,首次抢尸行动以失败告终;接着人数更多的第二、第三次抢尸也因为群众的阻拦而未能得逞。于是几次抢尸与反抢尸的斗争冲突,期间群众的设置路障、被砸毁的警用车辆、受伤的人等等片段构成了一个完整的社会群体性事件。在这一结构中,参与者是群众与当局双方,焦点就围绕着遗体的争夺。 如果说,到这里我们能得出问题仅仅是由于未诉诸正常的刑事司法程序,那么当局抢尸的反常举动则让觉得这似乎不能只是公安机关不依法办案这么简单。事件在这里已经悄然显露了它预示出的更为严重的地方治理问题。

尽管从冲突的规模、程度来说(千名武警是一个团的兵力,几万群众,三次抢尸,中央过问),石首事件不可小视,但它意义跟它的影响未必相衬。准确讲,他只是一场普通的冲突。真正的政治运动中,参与者往往都是一些利益共同体的成员,有着共同的价值标准和利益诉求,他们高度组织化并试图实现自己的组织目标,有明确的口号。但是石首显然不是这种层次的集体行动,参与者基本上相互陌生,也没有实现组织化,更没有共同的利益基础。因为这件事与他们基本没有利益关系,只是罪犯,受害人,国家之间的关系。然而我们却在石首中看到了最为有力的团结与参与。到底是什么促成了群众参与到一场与己无关的刑事案件纠纷中,使得一个法律问题变为政治问题。事件本身的叙事似乎不能提供答案。我想问题就在于群众对于该事件的认识。在政府面前,当事人总是弱者,弱者会受到同情;但仅仅是道义上的支持还不足以成为公众也走上街头直接对抗国家暴力威胁的理由。理由在于在强弱实力悬殊的情况下,地方政府似乎连公正也像剥夺了:要毁尸灭迹,要隐匿事实,而且还要动用公共暴力实现这一私人性的目的,不给当事人任何以制度途径表达自己主张的机会。这也就不止是冲击所有人心中对于公正最低限度的要求,点燃了集体性的愤怒;更让人觉得当局似乎根本就在为了一些特殊利益而服务。这种公共认识或者舆论的出现、形成,得到如此广泛的相应与认同,其原因无疑在于日常的地方治理实践中,地方政府已经得不到公众的合法性认同与信任了,不相信它会公正的处理问题。而一个政府丧失自己直接面对与管理的群众基本信任、基本认同,并长期积累着不满,政府与其人民的关系之紧张就可想而知会发展到如何的程度了。实际上,石首早有对于该酒店背靠大树,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的传闻。两年前,该酒店就出现类似的案件,以自杀认定结束。想必当地人对于这些事记忆犹新,如今悲剧重现,加之传闻长期以来的发酵,群众对于事件的看法已经有了初步判断,而政府反常地暴力抢尸更是加强了群众对此判断的确信。或许说,造成这场运动的基础,就是这种事实共识与群众长期不满情绪的相互感染。终于集中爆发为一场声势浩大的群体事件。

。这使得地方政府可以在面对他的人民时可以任意妄为、甚至搞公共权力私有化,为私人利益服务而无所制约。政府可以说是人民的代理人,但是现实却提供了一条代理人可以不为委托人利益,而为自己谋利的有利条件。如果在地方治理中不消灭这样只对代理人胡作非为的有利条件,那么石首这样的事件绝对不会是一种个案。中国广大的地方政府都存在这样的问题,地方政府民主性缺失、监督缺失,使得名义上的人民公仆、代理人可以公权私用,这也就意味着那种不安定、不和谐的因素正普遍性地在不知不觉中酝酿发酵着。今朝暗流涌动,明日就可能洪水滔天。

这场普通的刑事案件,最终以政治而非法律的途径得到解决:中央到湖北省领导过问批示,尸体得到尸检,群众退去。如果说法律的缺失,或者有关单位不依法处理是事件的诱因,没有这个诱因就没有让公众表达其愤怒的行动舞台;而地方治理中积压的民主性缺失问题才是把事件推向政治化的根本动力。地方治理中,已经似乎存在着越往下,群众与政府关系就越紧张的情况。对中央,公众似乎还是赞赏支持的;一旦涉及本地则颇多不满。地方政府本应该是为其直接面对的人民服务的,但如果不能给人民评定这一服务、选择服务提供者的机会,那么很难保证,目前实质上的单纯垂直管理能够有效地遏制公共权力异化为领导个人或者某些利益集团工具的趋势。在建国60周年的这个特殊时刻,几场群体性事件似乎令政府不能对前60年有一个满意的交代,地方政府中出现的颓势、乱象,甚至黑帮化,都必须使有关方面格外警醒、小心,思考地方治理方式的改革之道。

6月21日凌晨,停放在湖北石首永隆大酒店内的一具男尸被抬上殡仪车,送往殡仪馆,围观的群众全部散去,一起因该酒店厨师非正常死亡而引发的群体性事件得到处置。

6月17日晚8时许,石首市公安局接到群众报警,该市永隆大酒店门前发现一具男尸。

经查,死者涂远高,男,24岁,系该市高基庙镇长河村人,生前为永隆大酒店厨师。法医对尸体进行了初检,在对死者所住房间进行检查后,发现死者所留的一份遗书。家属对死者的死因表示怀疑,将尸体停放在酒店大厅,引来众多的围观群众。

6月19日,不明真相的群众在该市东岳路和东方大道设置路障,阻碍交通,围观起哄,现场秩序出现混乱。

6月20日凌晨,事态开始恶化。少数不法分子借机制造事端,在停放尸体的酒店内纵火滋事,并煽动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袭击前来灭火的消防战士和公安民警,造成多名警察受伤,消防车被掀翻砸坏。

事件发生后,中央领导同志高度重视,明确批示对处理事件的要求,公安部、武警总部、湖北省、荆州市的党政主要领导迅速成立了事件处置领导小组,并亲临现场指挥。一方面,全力做好家属的安抚工作,保护家属安全,通过多种途径迅速向社会公布事件真相;另一方面,加强对事发地段的警戒,防止事态扩大,疏散围观群众,维护现场秩序。经多次协商,死者家属同意将尸体运往殡仪馆,将进行尸检。

邓玉娇事件,全国网友齐心协力利用网络为邓玉娇多少讨回一点公道,湖北石首人民,以自己的实际行动为死者捍卫尊严。

石首事件已经基本平息,我要向英勇的石首人民群众致以崇高的敬意,你们是全国人民学习的榜样,你们是见义勇为的英雄,你们没有犯自由主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自私自利的错误。你们实现了空前的大团结,向腐败分子展示了人民的力量和反抗腐败的意志和决心,特别是许多妇女儿童也参加其中,有这样的群众就不难想象人民解放军队如何在淮海大战中战胜国民党军队。

你们守住的不是一具尸首,你们守住的是人民群众所能够容纳的腐败的底线,守住的是民族的良心,道德的底线,让腐败分子在站起来敢于反抗人民面前发抖把!

你们在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反抗腐败构建和谐,让腐败分子不敢为所欲为。

石首事件是一个生动的教材,教育了人民群众,教育了广大公安武警,和基层干部,极大的震慑了腐败势力,他们在敢于反抗站起来的人民群众面前不过是纸老虎。

对于在冲突中受伤的公安武警,你们实在是受了委屈了,我对你们表示深切的同情和安慰。人民子弟兵吗,父母兄长打一下弟弟儿子那是在正常不过的了。况且你们是被腐败分子利用了。你们在一段时间执行打不还口,骂不还手我都从视频上看到了。至于你们怎么打骂群众我暂时还没有看到。我相信,只要你们发起冲击,那些老百姓根本招架不住的。因为你们在执行一个并不光彩的任务,所以大家不很卖力气。既无法向黄继光那样奋不顾身,也不能像邱少云那样为了纪律全局咬紧牙关,只能自己忍气吞声。

你们的战斗任务抢夺一具尸首,这个任务极不光荣也不神圣,所以大家士气不高,群众也不欢迎,影响到大家的积极性。

为的是毁尸灭迹。为什么要毁尸灭迹?因为尸体是证据,证明好多腐败势力,草菅人命,毁尸灭迹可以帮助腐败分子渡过难关。所以武警同志抢夺尸体就是保护腐败,保证人民的利益长期无休止地受到腐败分子的侵害。我想这些简单的道理大家稍微动动脑子都可以想通。

我希望各位武警战士公安干警回去后好好讨论一下,执行这样的任务意义何在动力何在,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情应当怎么办?

我看这个事件最后达成了双赢的结果,老百姓终于捍卫了一个生命的尊严,尸检的结果很快就会出来。公安武警也最后顺利的完成了任务,最重要的是受到现实生动的教育。背后的腐败分子最后会追查出来的。

我相信党中央的反腐决心,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腐败分子要一个个抓,一个地方一个地方来。好多地方腐败已经深入到公检法,看来毛泽东当年提出夺权,砸烂公检法是有一定道理的。你看现在有些腐败分子,不惜搬来军队来维护自己的腐败权益,欺骗军队人民群众一时半会还可以奏效,时间长了就会不灵的。

马克思说过生活在共产主义社会的是这样的一群人,他们既不欺骗别人,也不被别人所欺骗。所以广大的党员干部,公安,武警,战士,军官已经要经常学习,要让自己的行为符合共产主义理想,为崇高的理想而战斗,不要被长期被腐败分子所利用,长期站在人民的对立面。一个小小的石首群众起来了,尚且要调动那么多的武警。如果湖北省,乃至全国人民都起来了,你能有多少武警军队可调?所以我个人认为痛下决心,打击腐败是全国和谐之本。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推荐阅读:扫地机品牌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