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奇闻吧

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异事

搭便车的女子_搭便车的原因_搭便车的行为

作者:admin 时间:2020-12-26 10:02:31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每次出差去拜访外地的客户,客户们都会说,小强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因为每次出差总是带着美女。这些美女,其实都是我手下的业务员,有着不同的项目要负责,我们仅仅只是同事关系。不过客户看到,艳羡不已,我也没办法。只是上次带着三位美女出差,经历的那次惊魂之旅,到现在想想,都在后怕!

就是在不久前,我带着手下“五朵金花”里的三员大将:丽丽、青青和芳芳一起出差,因为分别有她们负责跟进的项目,一起跑可以节约费用。先是去了信阳,回来又路过驻马店。由于第二天还约了客户在临颍要谈项目,我们就在驻马店住了下来,没想到这一住,就出了问题。

我们住的酒店,在驻马店的天中山大道,叫白鲸酒店。这个酒店恰好有三人间,她们三位美女住一间,我自己住一间。开车跑了一天,都很累,就各自回房间早早休息了。我们的房间,在十一楼,这个白鲸酒店,总共也就十二层。

我一向不太习惯睡太早,就无聊地看书,看得昏昏沉沉正想入睡的时候,突然听到楼上,传来很大的响声,听动静是一男一女正在打架。我的睡意一下子就没了,竖着耳朵听起来,是一个男人正在殴打一个女人,边打还边骂着,女人在哭在喊,还模糊的听到女人说再不敢了什么的,我的心里有点难受,心想这男人打女人,也不能下手这么狠啊,楼板都是震的。他们的劲也真大,感觉打了好久,有半个小时左右,在我几乎忍不住想起床,到楼上劝架的时候,打架声突然停止了,我也就没管那么多,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蒙蒙亮,我就起床了,因为九点之前还要赶到临颍,那边约好了客户的时间。使劲拍美女们住的房间门,她们不情愿的磨磨蹭蹭起床,一起下楼退了房间,准备上车出发。

走到停车场,就看见我的车旁边,站着一个脸色苍白,衣着单薄的女人。我们好奇的看了她一眼,没想那么多,我按了下车钥匙的解锁键,车灯闪了两下,就准备去开车。没想到那个女人很着急的样子,拦在了我的车前,急切的问我,大哥,我看你的车牌号是郑州的,你们是不是要回郑州啊?

我点点头,说是啊,今天我们是要回郑州,不过我们要先去漯河那边办点事。说话时候离得近了,才看清楚这个女人,刚过三十岁的样子,比较漂亮,就是脸太白了,没有一丝血色。这个女人脸上露出了微笑,说能不能帮帮忙大哥,我老家是临颍的,现在有急事要赶回去,这会车站也没车,能不能搭个顺风车啊?我出点过路费油钱也行。

还没等我说话,那边热心的丽丽就接上了,说没关系啊,我们四个人,车上还有一个位置的,刚巧我们也是要去临颍。我扭头瞪了丽丽一眼,她冲我调皮的伸伸舌头,真拿她没办法。我说好吧,那就上车。过路费油钱什么的,就不用了吧。青青和芳芳异口同声的说,我们强哥最喜欢美女啦,可不会找你要钱的。

我摇摇头,这帮美女,就知道挤兑我。发动了车子,青青坐在前边副驾驶位置,丽丽和芳芳陪那个搭便车的女人坐后边。三个美女很高兴的样子,都说强哥这个人最闷了,跟他出差好无聊,这次好了,有你陪我们聊天,美女你怎么称呼啊?

那个女人淡淡的笑了一下,说我叫小珍,很高兴认识你们。你们都是郑州的吧?看你们衣着打扮就很有气质,不像我们小地方的人。这下子三个美女高兴了,马屁拍得正好,叽叽喳喳争先恐后,和这个叫小珍的女人聊了起来。

青青问小珍,是不是你昨晚也住这个酒店啊?要不怎么会在酒店停车场。小珍点点头说是的,我昨晚住在十二楼。我心里一动,说昨晚你听见十二楼有打架的声音了吗?我在十一楼听的很清楚,是一个男人在打一个女人。三个美女都说,哪有什么打架,怎么我们没听到呢。我没好气的说,我问的是小珍啊,你们睡得死猪一样,哪会听到。小珍沉默了许久,说不瞒你说大哥,我就是那个挨打的女人。坐在她身边的丽丽啊了一声,说不会吧,你男人还打你?都什么年代啦。小珍似乎流下了泪水,哽咽着说,算我瞎了眼,怎么会嫁给他,简直不是个人,经常去赌,一输就打我撒气,怪找了我倒霉。昨晚他又在这个酒店赌,输了好多,让我回临颍娘家去给他借钱还赌帐,我不同意就往死里打我。说实话我已经回老家给他借过五六万了,各种瞎话都编尽了,实在是没脸再回去。昨晚他打我打的实在太狠,我只有假装同意了,这次我想得很清楚,回娘家找爹娘要点路费就去深圳找姐妹们打工,再也不回来!

三个美女听到这样的情况,一个个都是义愤填膺,纷纷出主意,有的说咱找妇联,有的说咱找黑社会教训他,还有的说要报警抓那个没良心的赌徒。小珍抽泣着说,各位姐妹的好意,我心领了,那个男人是个混球,他说过我要是背叛他,他一定打死我,也不会放过我的家人。我这次回老家,就是要通知家人赶紧搬家,不让他找到,我也再不会让他找到我。我们纷纷要给她凑点钱,买去深圳的车票,小珍坚决的拒绝了,说家里还有钱,能搭我们的顺风车,就已经很感激了。真是个善良的女人!

开车倒也很快,不到两个小时,就到了临颍。高速下站往东走不远,到了107国道的交叉口,小珍就说快到她家了,要下车,邀请我们去她家坐坐。我们是急着还有事,就婉拒了,三个美女俨然已经和小珍成了好姐妹,依依不舍,互留了手机号和QQ号。小珍边向我们挥手边走,那瘦弱的身影,很快消失在早晨的雾霭中。

临颍办完了事,就回郑州,一路上三个美女还在为小珍的遭遇而唏嘘,说千万可不敢嫁错男人,要不真是像小珍这样有的受的。刚把三个美女分别送到家,就接到驻马店客户李总的电话,说原来给他们的那个销售合同他们已经看好了,让我第二天赶回驻马店,把合同赶紧过去签掉。

我勒个去,刚从驻马店回来,这又要回去,没办法,这就是销售人员的辛苦。我给负责驻马店业务的芳芳打电话,她说她已经约好了外地的客户在郑州见,没办法,我自己去吧!

第二天一早,我就赶回了驻马店,路过天中山大道那个白鲸酒店的时候,看到停车场附近拉的有警方的警戒线,我心里暗忖,出什么事了?不会是丢车了吧?幸好我是昨天走的,车子没丢。到了李总的办公室楼下,打给李总,他说要我等一小会,他要半小时后才能回来。我就买了一份《天中晚报》,坐在车上,无聊的看了起来。

翻到了当地新闻版,突然一个配照片的大标题新闻吸引了我的注意:《白鲸酒店发生命案,一女子跳楼丧生》。我一看照片,不会吧?一张是昨日遇到的小珍微笑的面容,一张是在停车场地上躺着的女尸。新闻里说,秦小珍,临颍县人,因与丈夫口角不和,昨日凌晨三点从白鲸酒店十二楼顶层跳楼丧生。不会吧?我分明昨天早上七八点钟让她搭顺风车回老家的啊?她怎么可能是昨天凌晨三点就跳楼死的?难道,昨天搭我顺风车的,是她的鬼魂?看着窗外的阳光,我突然觉得不寒而栗,脊背上一下子冒出了凉气。

我镇定的给芳芳发了个短信,要来了小珍的手机号,打了过去,果不其然,里面的声音是您所拨的号码已经关机。回到郑州后过了几天,又遇到三个美女,都叽叽喳喳给我说,强哥,那个小珍怎么就不上线呢?我们三个都加她好友了,到现在也没通过。我心里想,她永远也不会上线了,嘴上却说,肯定是到了深圳打工,那边哪里能够上网。别去担心小珍了,好好忙你们的工作吧。

哄着她们的同时,我在内心已经决定,事情的真相,永远不要告诉她们,要不,以后谁还敢跟我出差呢!苦命的小珍,用一跳结束了自己的痛苦,但愿她的灵魂,能够早日安息吧!

搭便车的例子图片

赠金笔

一辆出租车正在伊犁州的伊昭公路疾驰,路旁一个上身穿牛仔褂,下身红裙的二十多岁的女子伸手拦车,出租车司机李大齐已经约好到安格列大阪去接客,这可是笔大单,他本不想停车,可正在他往后视镜里瞟得了一眼之后,他决定把车倒回去。

“师傅,你能拉我一程吗?我把钱包背包都落到朋友的车里了!”女孩甜甜地冲他微笑着,又是这,没钱旅什么游,不好好在家呆着!哼哼!她幸亏穿了件长的红裙,要不,怎么求都没用!

女孩上了车,坐上了后座。从后视镜里瞄着她,白白净净,一看就知道从大城市来的,这样的女孩只这样前后距离最好,她们可不像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傻妞,肚子里满满的花花肠子。

这时正是八月的下午,阳光充足照进车里,后座上一个婴儿正在熟睡,甜甜地笑着,阳光的火热被车玻璃滤去,剩下的是柔和温柔,像是母亲的目光一样。小家伙小腿不时蹬几下,想跟谁打架,女孩笑了,轻轻地用手将长发捋到耳后,抱起了可爱的小家伙。

李大齐第十三次往后视镜里瞄,常常的窥视并不影响他开车的速度,反倒使他更有激情。唉,什么时候她手上多出来一个孩子?他的吃惊可不小,不由自主地喊出了声,那女孩暖暖地抱着怀里的孩子,冲他暖暖地瞅了一眼,并没有责怪的意思。这让他的奇怪消失了,他的意识里孩子已经自然地就在女孩手上,反射进来的光让女孩头顶的头发闪着神圣的光芒,他心里寻思,这就是母性的光芒吧!

脚下他的油门不由自主地收了一小丢丢,路上有石子千万别颠簸,影响到熟睡的孩子。还有六十七十公里,他就把母子送到位了,还不知道她怀里抱得是男是女,还是别问了,在聪明女孩跟前少说话为妙。

车子继续行驶着,突然路面上出现了一个坑,车子震动了一下,也许是受了惊吓,也许是睡得差不多了,孩子被这突如其来的刺激弄得哭了起来。女孩怎么哄也无济于事,从那哭声里,李大齐听出来这孩子是个男孩。

他不禁失笑,一看就是新手,连孩子为什么哭都不知道,或许她想给孩子喂奶,又觉得不方便吧。

嘎地一声,车停到了路边,李大齐下了车,关上车门,走到车后五六米外抽起烟来。孩子还在哭,从车后窗的影子里,她像是解开了孩子的纸尿裤。“师傅,孩子尿了,有纸尿裤换吗?”女孩头伸出车窗外喊道。

“纸尿裤,没事儿我带那玩意干啥?”李大齐手里夹着烟没好气地回到!这城里人真会玩,那我开涮,车钱不给,还要东西,当自己是七仙女啊!也不是什么七仙女了,都当孩子他妈了!

“你这个爹咋当的?”女孩从车窗里怼了一句,“我怎么当爹还要你管?”李大齐气得想骂,突然间他醒悟过来,他跑到车后门外扒着车窗问,“这孩子不是你的?”看着司机睁圆的大眼睛,女孩气不打一处来,“你这人怎么这么说话?我有那么老吗?”女孩翻了他一眼。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推荐阅读:恋爱必修课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