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奇闻吧

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异事

入戏太深!会计挪用930万打赏女主播 自己工资每月才2000

作者:admin 时间:2020-05-18 12:47:11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站长之家(Chinaz.com)5月17日消息:网络直播平台很多粉丝会通过给喜爱的主播打赏虚拟礼物来表达对主播的喜爱,然而在动辄成千上万的打赏背后,一些疯狂的粉丝却触犯了法律的红线。

镇江某公司会计王某迷上网络直播,为了在打赏女主播时“拔得头筹”,月薪只有 2000 元的王某,不断利用公司财务上的漏洞,从几万到大几百万,一年多时间里挪用公款 930 万,全都用来打赏女主播,而自己的家人分文未得到。

据悉,几名涉事的女主播迫于舆论压力,曾经表示,将视情况退还打赏的费用。但截至本案宣判前,并没有任何女主播主动归还。

王某最终因职务侵占罪获刑 7 年,并责令退返所有钱款。宣判后,王某表示不提起上诉。法官表示,随着网络发展速度的增快,网络直播这个新兴行业正在飞速发展,但直播平台的打赏功能易导致人产生攀比心理,因此需要相关部门加强监管。

国民老公、富二代王思聪或许没想到,这世上还有比自己更土豪的主,打赏女主播一次也就40万,而这位假土豪,只是工薪阶层,收入并不高,却给女主播打赏930万。

王某从2015年底接触直播,并开始打赏主播。收入并不高的王某,当时单位主办会计辞职,身兼出纳会计和主办会计两个职务,便动起了歪脑筋,开始挪用公司保险箱中的几万块钱。一段时间后没人发现,王某的胆子就大了起来。

而对女主播的打赏,“大家在网上都觉得我是富二代,就让我很有自豪感。”就因为这点虚荣心,一年内侵吞公款930万元,主要用于打赏“斗鱼”“熊猫”等直播平台的女主播,打赏金额在10多万到100多万元不等。

王某不断的“砸钱”,让自己成了“富二代”,王某于是瞒着妻子家人,以出差为借口定期到外地与部分女主播线下约会。约会地点都是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并与个别女主播迅速发展成男女朋友关系。

2017年2月,就在就职的公司准备进行年终审计的前一天,王某感到事情即将败露,便来到上海和数次约会的“熊猫”TV主播余思瞳告别,并在上海一家宾馆内割腕自杀,后被余思瞳发现,送到医院抢救。事后王某投案自首。

今年5月15日,王某犯职务侵占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并处没收财产20万元,责令退还所有侵占被害公司的款项930万元。

以法律为武器,通过合理合法的方式向公权机关抗争,以维护社会公共利益和当事人合法权益,这是法律人的职责!

据央视新闻报道,江苏镇江会计王某侵占公款打赏女主播一案作出宣判,29岁男子王某因犯职务侵占罪获刑7年。央视报道称,被告人王某系镇江一房地产公司的会计,月薪3000多元,王某沉迷网络直播,侵占公司930万元,以打赏的方式博取网络女主播的欢心。王某每周都瞒着妻子,以出差为借口到上海与女主播线下“幽会”,每次多则挥霍数十万元。在央视的报道中,出现了女主播的资料照片和视频,尽管被打了马赛克,但还是被很多网友认出是号称“主播一姐”的某冯姓女主播。办案民警称:会计王某给冯某打赏160万元、余某130万元、娇某140万元。

冯提莫:线下主播聚会见过一次王某 希望执法单位联系她退还礼物_网罗天下_腾讯视频​v.qq.com

有人在接受采访时被问及160万礼物是否合法,称“因为该女主播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接收礼物的,所以算合法收入,不会强制要求退还。除非主播主动归还。”作为法律人,我想说的是,这个说法是错误的,至少是不全面的。

我的结论是:女主播当然应当退还巨额打赏。但有一种特殊情况(购买服务),女主播不用退款。

是否应当退款,其实核心法律问题在于,会计王某用赃款打赏女主播,到底是属于购买服务?还是赠与?如果是购买服务,且女主播不知情,则适用“善意取得”原则,可以不退还。如果是赠与,不论女主播是否知情,都应当作为赃款退还。

打赏女主播不是购买服务有人认为,打赏女主播是一种购买服务,即对女主播提供唱歌跳舞的购买。我认为这种理解有误。

首先。现在的网络直播,都是免费的,并不需要购买门票才能进入。另有一种专业性的直播,比如在网上直播的课程,需要事先付费才能进入直播界面,这才是购买服务。而网红女主播显然不是。

其次,如果是购买服务,应当有一个被市场认可的合理对价,而打赏却没有。会计王某说,他一开始打赏一两百元,女主播对他爱理不理。而他开始侵占公款打赏,金额加大,女主播就主动联系他了。也就是说,打赏根本不存在合理对价,不能认为是对女主播线上互动服务的购买。比如,假设会计王某给你女主播打赏1万元,女主播就主动联系他,但如果当天有个真的富二代打赏10万元,女主播马上不搭理王会计了。如果当天有土豪打赏100万元,女主播连富二代都不搭理了。

这么一笔巨款几乎是月薪三千的小会计一百多年的收入总和,他拿了这笔巨款窜逃去了哪里呢?

在警方的拘留室里,这位互联网上的“富二代”,现实生活中的挪用公款罪犯终于说了实话。

在任何一间网络直播间里,光鲜靓丽的主播们都会竭尽所能的催促粉丝刷礼物,而这礼物可都是人民币充值而来。

为了维持富二代的人设,他隔三差五会以出差的名义去上海私会女主播,住最高级的酒店开总统套房做爱的鼓掌。

虽然电视台在提到女主播时,只点了会计最后要求见面的女主播姓余,被人认出是熊猫直播平台的女主播余思瞳。

见惯了大风大浪的女主播,并没有在关心这位侵吞公司公款,如今在监狱服刑的前粉丝境遇如何。

据央视新闻报道,江苏镇江会计王某侵占公款打赏女主播一案作出宣判,29岁男子王某因犯职务侵占罪获刑7年。央视报道称,被告人王某系镇江一房地产公司的会计,月薪3000多元,王某沉迷网络直播,侵占公司930万元,以打赏的方式博取网络女主播的欢心。王某每周都瞒着妻子,以出差为借口到上海与女主播线下“幽会”,每次多则挥霍数十万元。在央视的报道中,出现了女主播的资料照片和视频,尽管被打了马赛克,但还是被很多网友认出是号称“主播一姐”的某冯姓女主播。办案民警称:会计王某给冯某打赏160万元、余某130万元、娇某140万元。

有人在接受采访时被问及160万礼物是否合法,称“因为该女主播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接收礼物的,所以算合法收入,不会强制要求退还。除非主播主动归还。”作为法律人,我想说的是,这个说法是错误的,至少是不全面的。

我的结论是:女主播当然应当退还巨额打赏。但有一种特殊情况(购买服务),女主播不用退款。是否应当退款,其实核心法律问题在于,会计王某用赃款打赏女主播,到底是属于购买服务?还是赠与?如果是购买服务,且女主播不知情,则适用“善意取得”原则,可以不退还。如果是赠与,不论女主播是否知情,都应当作为赃款退还。

有人认为,打赏女主播是一种购买服务,即对女主播提供唱歌跳舞的购买。我认为这种理解有误。

首先。现在的网络直播,都是免费的,并不需要购买门票才能进入。另有一种专业性的直播,比如在网上直播的课程,需要事先付费才能进入直播界面,这才是购买服务。而网红女主播显然不是。

其次,如果是购买服务,应当有一个被市场认可的合理对价,而打赏却没有。会计王某说,他一开始打赏一两百元,女主播对他爱理不理。而他开始侵占公款打赏,金额加大,女主播就主动联系他了。也就是说,打赏根本不存在合理对价,不能认为是对女主播线上互动服务的购买。比如,假设会计王某给你女主播打赏1万元,女主播就主动联系他,但如果当天有个真的富二代打赏10万元,女主播马上不搭理王会计了。如果当天有土豪打赏100万元,女主播连富二代都不搭理了。

据央视报道,挪用公款打赏期间,王某每周都瞒住妻子家人,以出差为借口到上海与女主播幽会,期间挥金如土,多则挥霍数十万元。

2015年底,在镇江市某房地产公司担任会计的王某因为无聊,接触到网络直播平台,随后又发现了自己心仪的美女主播,并第一次给账号充值500元用于打赏。为了得到女主播的关注,王某开始不停地向直播间“砸钱”,这一“砸”就是10多个月,前前后后累计总额超过930万元。其间,王某送出去价值500元的“火箭”礼物,一次性就打赏200个,个别女主播最多被打赏超过160万元。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