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奇闻吧

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异事

出租车司机的日常工作是包括哪些?它的发展前景如何?待遇如何?

作者:admin 时间:2020-05-18 13:04:53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成都的出租车司机的工作时间是这样的:通常一辆车由两个司机来轮流开。具体怎么轮流可以自行商议,或者在公司内部把工作时间能组合的司机组合合开一辆车。通常的轮班情形是,每日7点交接班,一个司机可以从当天7点开到次日7点,第二天休息,第三天7点再接班,依次类推。当然这24小时都可以开,但大多数司机通常就工作到晚上2点左右,也就是连续开车近20小时。另一种轮班情形是:两个司机,一个开白天的7点到晚7点,另一个开晚7点到次日7点。当然,一般的上晚班的司机也不会连续开12小时。通常也是晚上2点左右。太疲惫了也可能晚上12点过。当晚运气不错,也许会直接开到早7点。

司机收乘客的车费扣除燃气费(成都的出租车烧天然气)并不是司机的收入。每台车每天还的交金额不菲的规费。视公司不同(成都出租车约有100多个公司,11000多台车),每天的规费在340元左右。规费太高一直是司机抱怨的一个原因。前几年在重庆就有因为规费过高司机集体罢工的事件发生。成都还没有遇到。340左右的规费怎么分配呢?如果是连续上24小时班的司机就简单了,当日谁的班谁扣除规费。如果是白班晚班的,一般协商,通常是上白班的200-210一天,晚班的120-130一晚。

根据前面的介绍,司机待遇大致就可以算出来了。上24小时班的,一个月收入在3000~6000左右都是有可能的。只上白班的在成都确实比较头疼,实在太堵车了,下午4点一环高架堵,晚上10点三环堵,地铁2,3,4沿线等路段只有凌晨不太堵车。所以只上白班的虽然空车率比较低,但规费相对高,堵车严重,收入可能还会偏低。唯一的好处就是生活作息更规律一些。只上晚班的一般都是比较强悍的司机,喜欢开夜车。视线好啊,跑得快,计价器也嗖嗖翻得快。虽然空车率比较高,很多时候要看运气,也需要到一些娱乐场所,机场、车站去守客,但是规费低,所以可能一个月的收入还要高些。一个司机的例子,晚上7点开到早上5点,净赚了400多,直接回家睡觉了。出租车司机通常不是开车时间越长就会赚的越多。应该熟悉市区道路,知道哪些地方堵车,知道更多的小路,熟悉单行道,潮汐道路,熟悉道路改造、地铁建设路段。

出租车司机整体普遍感觉非常累,待遇也不算高,因此很多司机也在想一些如何在允许范围内增加收入的方法。有的城市可能组合车的现象比较严重。不过在成都,这种现象非常少,但是在机场、车站还是有出现。另外,有的出租车司机专在长途车站拉省内长途旅客,有时一天跑一两趟内江、泸州、宜宾等地,就和在市区内工作一天的收入差不多了,还不堵车。

成都出租车司机小圈子化严重。通常是一个公司,或不是一个公司但很熟悉的,几个或者几十个司机组成一个小圈子。一直开着对讲机说话。问好、路况通报、问路(新修的小区很多司机不见得熟悉,还有次有个新手拿地图问我的)、闲聊等等。我曾经在上课有说过:的哥是个好职业。我有驾照的话都非常想去体验。一天可以接触到100多位不同的乘客。看见漂亮的MM的开始搭讪,不感兴趣的就开始玩自己的对讲机。

成都的司机文化层次不见得特别高。有很多上了年纪的司机都是之前有在沿海打工,后回来。还有不少司机以前做大货车长途拉货的司机,普遍觉得开出租车要轻松些,但收入明显要低了。另外,成都的司机也有不少戴眼镜的年轻人。

现在开夜车是极其平常的事,特别是货车司机和出租车司机,经常要开夜车,但是在荒郊野岭的夜路上,你真的敢独自开夜车吗?接下来就跟大家说说关于小编自己亲身经历的灵异事件。

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突然想起来数年前的一次真实事件。当时打算搭一辆货车朋友的便车回家,但是货车出了毛病,直到傍晚才修好。货车司机的性格相信大家比较了解,是和时间争分夺秒的那种人,于是他毅然决定通宵赶路。

司机健谈,一路上我们有说有笑的,虽然周边同行的车寥寥无几,但并未感觉到丝毫异样。直到车刚出一段隧道后,看到路边有个人在招手,似乎想要搭便车。那人穿着白的T恤,黑色牛仔裤。司机善良热情,便停下车了。那人上车后一句话也不说。而且面无表情。

我心想这人也太没有礼貌了,基本的谢谢都不说吗?我转念又想,觉得或许是他太累了,并不想说话而已。凌晨3点多的时候,我有些困了,想看看后面的那个人睡了没有。

迷迷糊糊想后座瞄了一眼,发现那个人没了。我吓坏了,顿时睡意全无。我连忙看向司机,示意他看后面。司机二话不说连忙加踩油门,飞快的驶去。

事情过去多年,现在想想仍然心有余悸。如果当时只有我一个人,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呢?后果不堪设想。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晚上一个人坐车。

夜车司机的灵异故事

最近我的出租车朋友也跟我讲了他亲身经历的一件事,那天夜里大概10点多左右,他送一个客人到郊区回来。送完客人回来,还有十多公里到市区了。由于生意不错,他心情挺轻松的,就把碟子开了,放汪峰的《怒放的生命》,音量调得很大,高兴地跟着狂吼。

突然有点急事,需到百十里外地方,晚上十点多,没有公交车与长途车,只好拦辆面的前往。因为太晚,面的车师傅不愿跑,不一会儿,又过来一位面的车,司机问了我的目的地后,很痛快地说了声上,然后就出发了。 车子二十分钟后驶出了市区,市区外的路上没有路灯,路在车灯的照射下显得凹凸不平,看不见树的风姿,唯见硕大的躯干,急速地向后退去。车上就我们俩人,气氛很沉闷,我拿出烟给司机点上,他深吸一口,然后将烟捂灭道:“开车不能吸烟,太危险了,司傅,这么晚了,去王沟什么事?”“家里亲戚有点急事,我得赶回去”,我说。“我们出租车一过晚十点,就不出市,现在治安太乱,晚上出远门不太安全,本来我不愿意拉你去,但现在出租车生意实在难做,你又是一个人,到的地方不算太偏,我就走一趟,现在出租车生意太难了,一个月单管理费就耗去收入的一大半,加上油钱,落不了几个钱,还得应付违章”,司机说。“你干出租车多久了?每月有多少收入”“到年底正好五年,每月净收入不到三千元,很累很累,车子一天也不能停,停一天没有利润还得付管理费”(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你以前是干什么的?”我问“说来话长,我94年大学毕业进了财政局,98年被挤了出来,好在我有C照,后来又增B照,跑起长途货运,从深圳往北京拉货,不赚钱,太辛苦就转入出租车行业”“财政局不是事业单位吗?你是不是嫌收入低?” “不瞒老哥,咱是被挤出来的。在财政局办公室呆了一年多,局里要办三产,我和许多人离开机关,后来公司没办成,人家都回去了,我回不去,咱上面没人,找局领导说事,让人顶了回来,后来咱就跳人,跟他们没理可讲,局长的一句话让我终生难忘,我对局长说,他们为什么都回局里,为什么我回不去,我是在编人员,而回去的多没编制,这如何解释?局长说:‘现在全国各地都在改革,要打破干部与工人的界限,尽管他们没有事业编制,但他们回局里符合改革的方向’,我一听很生气就说:‘我可是国家正规院校毕业,到咱局里也是专业对口,这次回局里的有几个有文凭?’,局长一听就发了脾气:‘不要拿文凭说事,你是什么文凭,不过是大专文凭,人家北大毕业的学生还在街上卖肉呢!’,咱一看说不成事,心想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于是二话没说就走了”。 “后来我就借钱买了辆大货车,也是不赚钱,运输成本太高,过路费、油费、超载罚款、违章罚款,跑了几年,落了辆车钱就不跑了,开货车太累,货主要求太紧,为了赶时间,一天二十四小时除了吃饭外连轴转,有时e68a84e8a2ad7a686964616f31333337616630我一个人跑车,有时带一个跑车,如果两个司机轮流开还好些,如果一个人开,就很危险,一次我开着车在路上睡着了,说来你可能不信,是睁着眼睡着的,幸好车速不是很快,撞上了绿化带,为了克服瞌睡,就得不停地抽烟,一支接一支,哪一天也没低于五包烟,嘴都是苦的,舌头麻得失去味觉,真不是人过的日子,最怕的是遭遇车祸或者丢失货物,有一年车在湖南境内坏掉,修了半天也没修成,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就在那地方休息一晚,早上一看,大事不妙,车上的货被人偷走,一查丢了十余件,大彩电呀,那时一台彩电市值三四千呀,十余台就是三四万,没办法,认栽!还有一次在山东境内,晚上十一点多了,我有点困,发现一身影在车前一晃就不见了,赶紧下车,原来撞倒一位骑自行车的,连车带人卷入车下,货主下来一看对我说:‘老弟,人恐怕不行了,这样,要么咱赶快窜,要么车再倒一下将人彻底压死,否则咱俩这一辈子算完了’,我一下就懵了,他跳上车将车发动,然后对我说:‘车是你开的,人是你轧的,是跑是轧,你自己做主’,这时我冷静下来,决定先将车倒一下,看人轧的咋样,车倒后,我发现自行车双轮已合在一起,人在地下躺着,分明有血流了出来,赶快跑也许是上策,再轧人家一次良心上过不去,正在犹豫时,被轧的那个人有动静了,货主赶紧说,快,再轧呀,否则就来不急了,这时我的主意已经拿定,不能再轧,跑为上策,我两刚上车,准备开车逃离,突然发现一个在拍驾驶室门,边拍边喊:‘下车,轧了人还想跑’,坏了,估计是路人发现了,得,跑不成了,我赶紧打开车门,当时就给吓了个半死,刚才还在地躺着的那个人不见了,面前这位一脸血,车门上还留有血手印,这个人揪着我的衣领挥拳就打,货主赶紧过来将那人拉开问道:‘你没事吧?’那人说:‘你们两个咋开的车,把我的自行车给压扁了,老子刚买的车!’说完他又晕倒在地,我赶紧将他抱到车上往回开,记得刚才路过一卫生所,到了卫生所,医生一检查,没事,脸上头上胳膊上擦破点皮,流了不少血,那人此时醒了过来,不一会儿他的家人也赶过来,将我们两个暴打一顿,未了让我们陪钱,张口一万,货主一听,立刻答应,我们扔下一万块钱开车就跑,在车上,货主说今天真是感谢上帝,咱把人家卷入车底,自行车都轧成那样,人没事,花两儿钱值,如果等到天明,他们七嘴八舌地一说,一万块钱肯定不行,如果惊动交警部门,钱可能陪不了这么多,但事故处理没有十天半月结束不了!后来,我把货车卖了,在家里没事,又结识了一批哥们,不瞒你说,都是些游手好闲的无业游民,不过很够义气,他们带着我闯社会,出场子,也很消遥”,他从旁边拿出水杯喝了一口。“什么叫出场子?”“这是行话,你听不懂,说白了就是黑社会,替房产商、歌舞厅看场子,在这行混就两个字狠与智,我上学那阵连鸡都没杀过,但是经过几场打斗后,我的胆子就大起来,开始时下不去手,你下不去手就吃亏,我们头儿说了,只管往死里打,出事他负责,后来我就成了我们圈的老大,谁有什么事,打个电话,百八十人不成问题,当然,每人出一次场的费用不一,象老刀,李三,他们在我们那一片最有名,出场费最高,每出一次场大约得一两千,其他人管吃管玩另有一百到三百的出场费,你看我这脸”他将头偏过来,一处刀疤自太阳穴直到嘴角。“我们都是拿命拼来的。我加入圈子第一件事就是找局长讨说法,我带几弟兄在他家门口等着,他一下车,我们就将他拦着,他妈的,在单位飞扬八扈,这阵成了孙子,吓尿一裤子,我们几个将他架到河边,先是一顿暴打,打得他跪在我面前向我求饶,他说明天我就可以回单位上班,编制什么全包在他身上。此时我早对上班失了兴趣,他说可以给我一笔五万元补助,未了,把他放了,谁知这货不服,他回家后就报了警,我们老大本身就是警察,这件事不了了之,后来这货又纠集了几十个黑社会对我进行报复,这几十人大多认识,毕竟是一条道上的,我对他们说局长给你们多少钱,我再加价给,他们就走了,这下我火大了,又将局长架出来打了半死,直到他承诺给我十五万块钱为止,这家伙不缺钱,他缺命,就乖乖照办。那几年,我承包土石工程赚了一大笔钱,现在上年纪了,孩子也大了,有了责任心,不再参与黑社会,弄辆面的开开,就当玩了”。“你上大学学的什么专业?”我问。“财会专业,但没搞过一天财务,不过专业一直没丢,现在又考了会计师证,在好几个公司搞兼职,一个月去几天做做帐,收入还可以,当初从财政局出来,咱就没把它当回事,咱知道饿不死,但我有个信念,谁要欺负我,我决不饶他,老局长搞腐败咱管不了,但他对我不公,我决不饶他,就这么简单”“当时你为什么不通过组织渠道解决?”“各种渠道都试了,没用,最后才出此下策,现在局长见我可乖了,叫他叉开他叉开,叫他仰摆他仰摆,你给他们玩正统那一套,没门,他们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就是天,他们怕死,你不怕死,他们就怕你了,老哥,前面就到了,如果你办事时间不长,我等着你,回程免费”“不必了,我今晚办完事,明天再回去”“这是我的名片,你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找我,黑道白道都行,不过需付费,本次车费二百八十八,收你二百八,八块钱就当我请你抽烟”我上车后,他调转了车头,冲我摆摆手,车一溜烟似的消失在夜幕中。

20年前,我以开出租车为生。那是一种西部牛仔般的生活,一种适合我这种不想头上有一个老板的人过的生活。当时我还没有意识到,其实那也是一种责任。

我负责开夜班车,于是我的出租车成了个流动的忏悔室。那些不知姓名的乘客们坐上车,坐在我身后,对我讲述他们的人生。我遭遇过各式各样的乘客,让我吃惊的、让我高尚起来的、让我开怀大笑或者伤感流泪的。但让我感触最深的,是在8月的深夜搭我便车的一个女人。凌晨2:30,我开车到一座大楼前,那座大楼一片漆黑,只有一楼的窗户透射出一点微弱的灯光。在这种情形下,大多数司机都只是按一两下喇叭,等待片刻,便开车离去。但我曾见过太多疲惫无力的人,出租车是他们惟一能依靠的交通工具。除非我确实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否则我都要走去敲门。我告诉自己,那个乘客可能是某个需要我帮助的人。于是我走过去敲了敲门。“等一下。”门里传来一个虚弱、苍老的声音,我听出什么东西在地板上缓慢拖动。经过好一阵等待,门开了,一个八十多岁的瘦小女人站在我面前,身着一件印花裙,头戴一顶贝蕾帽,帽上别着面纱,活像20世纪40年代电影中的人物。她身旁放着一个很小的尼龙手提箱。那间公寓看上去就像多年没有人住了。所有的家具都用布覆盖着。墙上没有挂钟,敞开的橱柜里空无一物。墙角有一个纸盒子,盒子里堆满了照片和玻璃器具。“你能帮我把箱子搬到车里去吗?”她说。我把箱子放到车里,然后返回去扶那个老人。她挽住我的手,慢慢走向车子,不停地感谢我肯帮助她。“这没什么,”我告诉她,“我只是这样对待我的乘客,如同我希望别人这样对待我的母亲一样。”“噢,你真是一个好男孩。”她说。我们坐进车后,她给了我一个地址,然后问道:“你能够开车经过市中心到那里吗?”“那不是最近的路线。”我不假思索地回答。“噢,我不介意。”她说,“我不着急。我正在去一个收容所的路上。”我看了看后视镜。她的眼中有什么在闪烁。“我在这个世上没有亲人了,”她继续说道,“医生说我的日子已经不长了。”我平静地伸出手,关掉了计价器,问她:“你想走哪条路线?”后面的两个小时里,我们驱车穿过整个城市。她指给我看一座大楼,她曾经做过那里的电梯管理员。我们经过了一个社区,她和丈夫新婚时就住在那里。她还让我在一个家具仓库前停了会儿车,那里曾经是一个跳舞场,当她还是个女孩子时,曾在那里翩翩起舞。有时她会叫我在某栋楼房或者某个街角减速,然后只是沉默地坐在那里,盯着窗外的一片黑暗。当太阳的第一缕光芒刚露出地平线,她突然说:“我累了,我们走吧。”我们沉默着驶向她给我的那个地址。那是栋疗养一样的低矮建筑,门廊下有条车道。我们刚停车,就出来两个服务员,走向我的车,他们表现得热心而又急切,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我想他们肯定一直在期盼着她的到来。我打开车箱,取出那个小小的箱子,放到门口。那个女人已经坐在轮椅上了。“我应该付你多少钱?”她一边问,一边伸手去掏钱包。“1分钱都不用付。”我说。“你也得过日子啊。”她回答我。“我还会碰到其他的乘客。”我告诉她。几乎是不假思索的,我弯腰拥抱了她。她也紧紧抱着我。“你为一个衰老的妇女带来了片刻的欢乐,”她对我说,“谢谢。”我握了握她的手,走向那朦胧的黎明曙光。在我身后,门“砰”地关上了。那个清晨我没再搭载别的乘客。我漫无目的地行驶在大街上,陷入深深的思索。那一天里,我几乎一言不发。假如那个女人碰到一个脾气糟糕的司机,或者一个因为夜班即将结束而显得不耐烦的司机呢?如果我拒绝载她,或者当时只是鸣了一次喇叭就扬长而去了呢?我的思绪飞快到回到了过去,我想这一生里还没发生过比这个夜晚更有意义的事情。我们习惯于认为,生活的意义在于那些精彩的时刻。但精彩的时刻总是穿着旁人看来很不起眼的外衣、不知不觉来到我们身边的。人们可e79fa5e98193e78988e69d8331333363376436能已记不得你曾经做过什么,说过什么了……可他们会记得你给他们带来了怎样的感觉。稍微停下你的脚步,品味那些你已拥有的回忆。那些发生在你身上的小事,虽然只是小事,却让别人的那一天与众不同。

据了解,《出租车司机》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哦。片中的外国记者,全名叫Jurgen Hinzpeter。1980年9月,zhidao他来到光州拍摄纪录片《十字路口的韩国》。这个纪录片,向全世界公布了全斗焕政权的暴行。当年,他在韩国采访时,曾被便衣警察带走严刑拷打,颈部和脊椎受到了永久性的伤害。

拍摄电影时,本片导演曾采访过这位记者。记者表示,这么多年,他曾多次寻找金四福,但是最终音讯全无。最后一次访谈,他表示,如果找到了金四福,他一定马上飞到韩版国。他想看看如今的韩国,变成什么样了。

可惜,电影还没上映,记者就因病去世了。而现实中的金四福,长得这个样子。据他的儿子说,1980年5月某天,父亲在外地夜宿后回家,向來光亮的出租车,出现了很多凹痕。与平时不同,金四福变得相当权沉默。

他与家人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人怎么可以这样杀害自己的同胞?」这句话,也出现在电影中。这句话,也给我带来很大的感慨。不管怎样,这个电影五星推荐哦!!!一定要去感受下。

https://www.zhihu.com/video/1141643020532355072伊朗卡尚

人上一百,形形色色。我想讲述几位出租车司机的故事,通过这样一个切片,来观察一下普通人的命运。

大概三年前,我在伊朗出了个长差,待了差不多30天。中间实在想念中餐,便从我住的酒店打车,到avin hotel大堂的群英会中餐厅去吃饭。

由于第2天,我的两位工程师忙完了在bam工厂的工作,要返回中国,我便问这位出租车司机,明天有没有什么事儿?

他说没什么事儿。我便问他,想请他帮我接一下从巴姆过来的两位工程师,然后带他们在德黑兰市内玩一天,下午6点左右送两位工程师到德黑兰国际机场。

第2天早上10点,他按照约定的时间来我的酒店,我便和他一起去德黑兰国内机场接从巴姆过来的工程师。

然后我们去了azadi 广场,milad塔,逛完milad塔,已经是中午了,我们便在塔下的餐厅吃东西。

我当然否定之,但司机追问,我只好说自己是记者,正在调查与医疗系统相关的事。对方很兴奋,说终于找到这样的人了。我问他什么情况,他说自己的岳父因为医疗事故,被同仁医院的外派医生(到昌平卫生院做手术)弄瞎了眼睛,自己一直跟医院打官司呢。我听着有点料(职业本能判断),就给了他名片。

我在药监局的调查结束之后,这名和气地出租车司机找到我单位,带了很多材料,向我说明案子情况。事实上,官司很简单,因为碍着医院和卫生局的关系,昌平法院一直不给判决,后来我去了一趟昌平法院,两个小时之后,判决书就下来了,还是胜诉。

我对这名出租车司机感兴趣,是因为他维权的方式。用知识武装自己,把自己的出租车厢当做“知乎”。他在长达两年的维权过程中,没有上访、闹事,而是专心学习法律、医学、信息、政治知识,而他的老师们,就是乘客。

比如案子中他发现,那位同仁医生的医师资格证书有问题,与另外一名医生号码重复,有可能造假,卫生局的答复是计算机数据库录入出错。他不信,就专门在中关村科技园附近拉人,最终在上地遇到一位数据库专家,中国信息管理中心的工作人员,给他详细讲解了数据库原理,并告诉他,不可能是数据库录入出错。

又比如,他对眼睛致瞎的原因不清楚,就专门到医院附近拉活,后遇见一位北大人民医院的眼科主任,主任跟他详解眼病原因,并看了他随身带的病例和材料,并确定地告诉他,医院和医生的责任在哪里。在讲解过程中,主任到家了,又在小区门口,多讲了半个多小时。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