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奇闻吧

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异事

癌症将死之人靠它多活了39年 保罗《当呼吸化为空气》笔记

作者:admin 时间:2020-05-18 13:18:08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1》你在死亡中探究生命的意义,

你见证生前的呼吸化作死后的空气。

新人尚不可知,故旧早已逝去:

躯体有尽时,灵魂无绝期。

读者啊,趁生之欢愉,快与时间同行,

共赴永恒生命!

——福尔克·格莱维尔(布鲁克伯爵)《卡伊利卡》

2》韦伯斯特被死神紧紧抓住,

他看见头皮下的头盖骨;

地底下的无胸生物

没有嘴唇,龇牙一笑,向后退去。

——T.S.艾略特《不朽的私语》

3》几个星期以后,我就要离开这个亚利桑那州的小镇了,一点也没有要去闯荡事业、节节高升的感觉,反而像一个忙碌嘈杂的电子,即将达到逃逸速度,要飞向一片陌生而星光闪烁的宇宙。

4》“做第一很容易:找到那个第一名,然后比他多得一分。”他可能在内心对自己有所妥协,做父亲,可以做得“短小精悍”,和孩子们相处时间虽然短,但高强度(又真诚)的爆发完全比得上……比得上其他父亲做的所有事情。而我满脑子想的都是,如果这就是当医生的代价,那简直太高了。

5》从这个荒凉的高原,我能看到家里的房子,就在市区边缘,瑟巴特山脉脚下,周围是绵延的红岩沙漠,零星点缀着一些豆科灌木、风滚草和船桨一样的仙人掌。在这个地方,尘土如恶魔,不知来处,腾旋而起,模糊视线,继而又不知所终。

6》我学习的最大动力,不是成就感,而是一种求知欲,我非常认真地想要探究,是什么让人类的生命充满意义?我仍然认为,文学是精神生活的最高境界,而神经系统科学则探索大脑最为优雅的规律。

7》The unexamined life is not worth living.(浑浑噩噩的生活不值得过)

8》在高山、大地、宇宙这无限的辽远广阔之中,你情不自禁地觉得自己是渺小的一粒微尘,然而还是能感觉自己的双脚踩在大地上,确信自己存在于这庄严宏伟的天地之间。

9》当下便是风口浪尖,人生积累的经验,被生存的细节磨损消耗。我们智慧的高峰,便是生活的当下。

10》从道德的角度来讲,比起行动,思考实在是微不足道。

11》解剖实验中,死者被具体化,真正被分解成器官、组织、神经、肌肉。第一天,你的确无法否认尸体身上的人性。然而,等到你给他们的手脚剥了皮,割开碍事的肌肉,拿出肺脏,剖开心脏,摘除一片肺叶,你很难再说这一堆东西是“人”了。最终,你会觉得,与其说解剖实验是对神明的冒犯,倒不如说这是欢乐时光中一件不那么愉快的事情。这种意识令人产生挫败感。很偶尔地,我们可能会反思,大家都在默默地向尸体道歉,并非出于罪恶感,而是出于我们没有罪恶感。

12》死亡既带着浓烈的个人色彩,同时又丝毫不带个人色彩。这种截然相反的特性,无论从死亡的体验,还是从其生理表现上,都表现得很充分。

13》有一天我们诞生,有一天我们死去,同样的一天,同样的一秒钟……他们让新的生命诞生在坟墓上,光明只闪现了一刹那,跟着又是黑夜。——塞缪尔·贝克特

14》有时候,这种沉重感非常明显。压力与沮丧弥漫在空气中。一般情况下你都注意不到,只是将这愁云惨雾呼吸进去。但在某些时候,比如闷热潮湿的日子里,它本身的力量就能让你窒息。有些日子,我在医院的感觉,就像酷暑之中被困在没有尽头的丛林,大汗淋漓,浑身湿透,死者家属们的眼泪就像大雨,倾盆而下。

15》我以为,在生与死的空间中,我一定能找到一个舞台,不仅能凭怜悯和同情来采取行动,自身还能得到升华,尽可能地远离所谓的物质追求,远离自我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事,直达生命的核心,直面生死的抉择与挣扎……在那里,一定能找到某种超然卓越的存在吧?

16》作为一名住院医生,我的最高理想不是挽救生命,而是引导病人或家属去理解死亡或疾病。要是一个病人脑出血,救不了了,送到医院来,神经外科医生与家人的第一次谈话,可能将永久决定他们对这场死亡的感觉,有可能是平和地接受(“也许他该走了”),也有可能是痛苦的遗憾(“那些医生根本不听我们说!他们都没努力去救他!”)。要是手术刀没有用武之地,外科医生唯一的工具,就是言语。

17》围绕在床边的家人,看着他们亲爱的人头部面目全非,脑子完全伤成一团糨糊,他们通常也看不到完整的意义。他们看到的是过去,是点点滴滴累积起来的回忆,因为当下遭遇而感受到的更深的爱,全都由眼前这具躯体所代表。我看到的是病人可能面对的未来,通过手术在脖子上开个口子,和呼吸机连在一起;肚子上开个洞,黏糊糊的液体一滴滴流进去;可能要经历很长很痛苦的恢复过程,还不一定能完全恢复;有时候,更有可能的是,根本变不回他们记忆中的那个人了。在那样的时刻,我抛弃了平时最常扮演的角色,不再是死神的敌人,而是使者。我必须帮助这些家人明白,他们所熟知的那个人,那个充满活力的完整的人,现在只存在于过去了,我需要他们的帮助,来决定他/她想要的未来:轻松地一死百了,还是一袋袋的液体这边进,那边出,尽管无力挣扎,也要坚持活下去。

18》在我与她当下的空间里,她是个人,不是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19》如果是一大碗悲剧,最好一勺一勺慢慢地喂。很少有病人要求一口气吃完,大多数都需要时间去消化。

20》我觉得,当不能准确判断的时候,说出具体时间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行为。那些把具体时间说出来的庸医(“医生说我还能活六个月”),我一直想知道,他们都是谁啊?统计学是谁教的?

21》英语里的“病人”,“patient”这个词,最初的含义之一,就是“毫无怨言地承受苦难的人”。不管是出于自尊还是震惊,一般都是一片沉默。

22》不切实际的乐观往往下一秒就是排山倒海的绝望。

23》一勺一勺地慢慢喂。开诚布公地与别人联结,并不意味着要一下子打开天窗把亮话全说了,而是要注意病人的接受程度,站在他们的立场,尽量引导他们走得远一些。

24》我没有哪一天哪一秒质疑过自己为什么选择这份工作,或者问自己到底值不值得。那是一种召唤,保卫生命的召唤,不仅仅是保卫生命,也是保卫别人的个性,甚至说保卫灵魂也不为过。这种召唤的神圣之处,是显而易见的。

25》日子很长,但年岁很短。

26》海德格尔曾说过:无聊,就是感受到时间的流逝。那么,手术的感觉是完全相反的:全神贯注的工作让时钟的指针失去了意义,随便怎么走都行。两个小时也可能就像短短的一分钟。

27》我们背负着无形的枷锁,肩负着生死攸关的责任。也许病人鲜活的生命就握在我们手中,但死神总是最后的胜者。就算你是完美的,这个世界却不是。秘诀在于,支撑我们继续下去的秘诀在于,明白打从发牌的那刻起,你已必输无疑,你会手滑,你会判断失误,但即便如此也要拼尽全力为病人奋战到底。你永远无法到达完美的境地,但通过不懈的努力奋斗和追求,你能看见那无限接近完美的渐进曲线。

28》如果我编书,就要汇编一部人类死亡记录,同时附上以下注解:教会别人死亡的人,同时也能教会人生活。——《探究哲理即是学习死亡》,米歇尔·德·蒙田

29》我不再是牧师或牧人,可以协助生死的过渡;我发现自己就是那茫然困惑、不知所措、需要度化的绵羊。重大疾病不是要改变人生,而是要将你的人生打得粉碎。感觉仿佛神迹降临,强烈的光突然刺进眼睛,照射出真正重要的事情;其实更像有谁刚刚用燃烧弹炸毁了你一心一意前进的道路。现在我必须绕道而行。

30》我之前的人生一直在积累潜力,现在这些潜力都将是无用的了。我本来有那么多计划,那么接近事业巅峰。现在我体力不支,重病缠身,我想象的未来和个人的身份认同轰然崩塌。我面对着我那些病人曾经面对过的,有关“存在”的窘境。

31》我开始意识到,如此接近自己的死亡,好像什么都没改变,又好像一切都改变了。查出癌症之前,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会死,但不知道到底是哪一天。查出癌症以后,同样地,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会死,但不知道到底是哪一天。不过,我对死亡的感觉变得更尖锐和强烈了。这个问题已经不是科学层面可以解决的了。死亡临近的事实令人坐立不安,但也没有其他办法可以绕道而活。

32》英语里的“希望(hope)”这个词出现在大概一千年前,融合了信心与渴望的含义。但我现在渴望的是活下去,有信心的却是死亡,这两者可是截然相反的啊。那么,当我说起“希望”的时候,是不是“为没有根据的渴望留下一些空间”的意思呢?不是的。医学数据不仅仅会显示平均存活率这一类数字,也会测量我们对这些数据的信心水平,测量工具包括置信度、置信区间和置信域等。

33》病人们寻求的,不是医生们没说出口的科学知识,而是那种必须靠自己才能获得的稳妥的真切感。过于深入地谈论数据,就像给干渴的人喂太咸的水,无异于饮鸩止渴。

34》如果死亡的沉重感不会减轻一分一毫,那么至少,能不能变得更习以为常一些?

35》如果我的人生是由很多句子组成的,那我已经从每个句子的主语,变成了直接的宾语。

36》热力学第二定律:一切的热量都是要衰落,减退。

37》生活绝不是要一味地躲避痛苦。

38》多年前我就发现,达尔文和尼采有一个观点是一致的:生物体最重要的特征就是奋斗求生。没有奋斗的人生,就像一幅画里身上没有条纹的老虎。多年来与死亡并肩而行的经历,让我更深刻地懂得,最轻易的死亡有时候并非最好的结局。

39》医生的工作就像把两节铁轨连接到一起,让病人的旅途畅通无阻。

40》我回想更年轻的自己,胸怀大志,要将“人类尚未产生的道德良知锻造进自己的灵魂”;现在,我审视自己的灵魂,才发现锻造的工具太脆弱,锻造的火焰太微弱,就连锻造自己那点小小的良知都有限。

41》我无法前行。我仍将前行。(I can’t go on. I’ll go on.)

42》人一旦遭遇顽疾,最需要小心的,是价值观的不断变化。你努力思考自己到底看重些什么,答案也会接踵而至。

43》死亡也许只是一生一次的短暂事件,但与绝症共存则是个长期的过程。

44》我突然惊觉,自己已经经历了悲痛的五个阶段,就是老生常谈的“否认→愤怒→讨价还价→消沉→接受”。

45》我独有的顿悟:医者的职责,不是延缓死亡或让病人重回过去的生活,而是在病人和家属的生活分崩离析时,给他们庇护与看顾,直到他们可以重新站起来,面对挑战,并想清楚今后何去何从。

46》人类生命本身就是独特的,主观的,无法预测的。也许在组织和研究重复出现的经验主义数据时,科学提供了最有用的方法,但另一方面,科学却无法用来解释人类生命中最为核心的方面:希望、恐惧、爱、恨、美、妒忌、荣誉、软弱、奋斗、痛苦和美德。这些核心的情感与科学理论之间,总是存在一道鸿沟。没有任何思想体系能够完整地包含人生所有的体验。

47》古老的圣言已经灰飞烟灭,人类终于知道,自己是这冷酷无情的广阔宇宙中孤独的存在,而自己在这宇宙的诞生,也是偶然的。——雅克·莫诺

48》毫无疑问,我们每个人最终能看到的,都只不过是生命的局部。医生看到一个方面,病人看到另一个方面,工程师、经济学家、潜水采集珍珠的人、酗酒的人、有线电视修理工、牧羊人、印度乞丐、牧师……看到的都不尽相同。没有什么人能完全包揽人类所有的认知。认知产生于我们所创造的,我们彼此之间的关系,以及我们与世界的关系之中,永远不可能完整全面。而终极真理凌驾于一切之上,在其存在之处,播种者与收割者可以一同欣喜狂欢,正如礼拜天的《圣经》布道的最后。

49》我既不愤怒,也不恐惧。本来就是如此。这是大千世界中的一个事实,就像太阳与地球的距离。

50》然而,癌症的一个残酷之处,就是这种病不仅限制了你的时间,还限制了你的精力,极大地减少了你一天里能做的事情,就像一只疲惫的兔子在赛跑。不过,即便我有这个精力,我也更希望像一只乌龟,深思熟虑,稳步踏实地向前。有些时候,我只是单纯地在坚持而已。

51》如果一个人高速行动时,时间会膨胀,那要是几乎一动不动,时间会收缩吗?一定会的吧:现在,每一天似乎都缩短了很多。

52》一天天过得千篇一律,时间似乎也静止了。英语中,“time”这个词的意思多种多样:“现在的时间是两点四十五”,“我这段时间过得不太好”。对于现在的我,与其说时间是时钟的嘀嗒作响,不如说是一种生存的状态。

53》疲惫成为稳定的常态,反而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54》格雷厄姆·格林曾经说过,人真正的生命是在头二十年,剩下的不过是对过去日子的反射。

55》面对生命的界限,人人都会屈服。我想,进入这种过去完成时的人,应该不止我一个。大多数的梦想和抱负,要么被实现,要么被抛弃,无论如何,都属于过去。而我的未来已经不是一架天梯,通往逐步升高的人生目标,而是一路平坦,铺陈为永恒的现在。金钱、地位,这一切的虚荣浮华,都像《传道书》里对其毫无兴趣的传道者所说的:不过是捕风而已。

56》在往后的生命中,你会有很多时刻,要去回顾自己的过去,罗列出你去过的地方,做过的事,对这个世界的意义。我衷心希冀,遇到这样的时刻,你一定不要忘了,你曾经让一个将死之人的余生充满了欢乐。在你到来之前的岁月,我对这种欢乐一无所知。我不奢求这样的欢乐永无止境,只觉得平和喜乐,心满意足。此时此刻的当下,这是我生命中最重大的事。

后记57》露西·卡拉尼什

爱人啊,你留给我两份遗产——

不要枉费你的癌症 转帖

生命辅导 作者:作者:约翰。派博(约翰吹笛者),鲍理森(Divid波利森) 译者:张玫珊

作者简介: 约翰。派博毕业于惠敦学院,并在加州富勒神学院师从博士丹尼尔富勒。于慕尼黑大学修读神学博士后,在美国明尼苏达州伯特利学院任教。1980年起,任明尼亚波里斯浸信会伯利恒教会牧师。 译者说明: 约翰。派博于2006年2月15日癌症开刀前写下本文。稍后,在基督徒辅导教育基金会(基督教辅导和教育基金会)任辅导和教师的鲍理森经诊断,也患了前列腺癌,他就约翰。派博的文章作了一些补充。

约翰。派博:我得了前列腺癌,动手术前写了以下十点想法。我相信神医治的能力 - 借着神迹,也借着医药 - 所以应当同时为这两种医治祷告。癌症若蒙神医治,神得荣耀,我就没有白得这病。然而,得医治并非神对每个人的计划,另有其他方面值得注意,以免枉费了这场癌症。我为自己和你们祷告,盼望我们都不至于白受这苦。 鲍理森:我获悉自己得了前列腺癌的那天上午(2006年3月3日),就着约翰。派博之前的十点思考,补充了一些自己的感想。文中的十个标题和随后的第一段话是他写的,第二段则出自于我。 一,你若不信那是神为你设计的,就将枉费自己的癌症。 如果说神只是使用我们的癌症,并未参与设计安排,这样的说法恐怕站不住。神若允许某件事发生,总有其原因,那原因就是祂的设计。如果神预见细胞分子的演变将形成癌症,祂既可阻止其发生,也可不阻止。不阻止,自有祂的用意。祂是无限智慧的神,我们可以称这用意为一个设计。撒但真实存在,而且带来许多享受和痛苦,但它并非终极。因此当它用毒疮击打约伯(伯二7),约伯便将之归诸于神(二10),约伯记的作者有从神来的默示,也同意道:约伯的众兄弟姊妹和以前认识的人都来见他......因耶和华降予他的一切灾祸都对他表同情,安慰他:(四十二11,新译本)。你若不信是神为你设计的,就将枉费你的癌症。 鲍:知道有神的设计,并非要你坚忍苦撑,假装快活轻省。你可以因此坦诚地向那位千真万确的救主呼求。神的设计乃为引发人的心声,并非让我们闭口无可奈何地忍受。请看许多诗篇中所流露的真实心声,希西家王向神痛哭祷告(赛卅八章),哈巴谷书第三章那么情词迫切。这些人都如此直率,信任,坦诚,因为知道神是神,于是将自己的盼望全放在祂身上。 诗篇廿八篇教导我们可以如此直接,热切地向神求告。祂必垂听。祂将继续在你身上和你的环境里作工。你因迫切需要帮助而发出呼求(1-2节) ,然后将问题告诉神(3-5节),尽可向神陈述具体的情况。你生活中所遭遇的百般试炼(雅一2)虽然和大卫或耶稣的不同,信心的运用却相同。将一切忧虑都卸给那位顾念你的神之后,你就可以大声欢呼了(6-7节):神所赐的平安是超乎人所能明白的。最后,信心总会转化为爱心,你个人的需要和喜乐将延伸,扩展为对其他人的爱心关怀(8-9节)。病痛会令你更敏锐地察觉:神向来都那么全面,周详地打点了你生活中的每一细节。 二,你若认为这是一个咒诅而非恩赐,就将枉费自己的癌症。 所以现在,那些在耶稣基督里的人就不被定罪了(罗八1,新译本)。基督替我们受了咒诅,就救赎我们脱离了律法的咒诅(加三13,新译本)。断没有法术可以害雅各,也没有占卜可以害以色列(民廿三23)。耶和华神是日头,是盾牌,要赐下恩惠和荣耀。祂未尝留下一样好处,不给那些行动正直的人(诗八十四11)。 鲍:恩典是从神为我们所做,与我们同做,借我们所做的一切临到。祂将自己大有怜悯的救赎带上了咒诅的舞台。你的癌症本身,即是我们每个人会遭遇的千万死荫幽谷中的一个(诗廿三4),死荫幽谷包括各种威胁,损失,痛苦,缺憾,失望,罪恶。然而天父在祂蒙爱的儿女身上,却借此成就了极大的美善:有时候是令身体康复(暂时的,直到将来有一天从死里复活,进入永恒的生命),但无论何时,祂始终托住我们,教导我们,使我们更单纯地认识祂,爱祂。在遭恶势力围攻,受试炼的苦地,信心变得深刻,真实,爱心变得坚决,聪慧。见雅各书一章2-5节,彼得前书一章3 - 9节;罗马书五章1月5日节,八章18-39节。 三,你若想从病情的机率中得安慰,而非寻求神的安慰,将枉费了癌症。 神并非要训练你理性地估算病情机率。世人会从中获取安慰,基督徒却不然。有人靠车(可存活的机率),有人靠马(治疗过程中的作用),但我们要信靠耶和华我们神的名(诗廿7)。神的设计在哥林多后书一章9节说得很清楚,自己心里也断定是必死的,叫我们不靠自己,只靠叫死人复活的神。罹患癌症,神的目的(连同其他一千种好处)是要敲掉我们心中原有的各种支柱,让我们完全倚靠祂。 鲍:神本身就是你的安慰。祂将自己给了你。贾特琳娜。席勒格所写的诗歌<我灵镇静>(要还是我的灵魂),很正确地看待人生形势:我们百分之百,肯定会受苦,基督也百分之百,肯定会迎向我们,来找我们,安慰我们,重建爱中最纯净的喜乐。诗歌<稳固根基>(如何事务所一基金会)也是这样估算人生机会:你百分之百,肯定要经过艰难困苦,你的救主也百分之百,肯定必与你同在,试炼成祝福,使你最大困苦化作属灵益处。对神而言,你并非在玩有多少百分比机率的游戏,而是活在确实的把握中。 四,你若拒绝思想有关死亡的事,就枉费了自己的癌症。 如果耶稣迟延再来,我们每个人都将面临死亡。不愿思想有关离世,去见神的事,是很愚蠢的。传道书七章二节说:往服丧之家,比往宴乐之家还好,因为死是人人的结局,活人要把这事放在心上。(新译本)你若不去思想,又怎能把它放在心上?诗篇九十篇12节: 求祢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数算自己的日子,意谓时日无多,总有一天会结束。你若不肯思想这事,又怎能得着智慧的心?不思想有关死亡的事,真是非常可惜。 鲍:保罗描述圣灵是那眼不能见,住在我们里面,可以确实得生命的凭据。主让我们借着信心,略尝真实永恒生命的甜美,享受与神和基督面对面的同在。我们或可以说,癌症即是无法逃避之死亡的一个凭据,让人尝到自己的必死性。癌症像一个路标,指向某个更大的东西 - 你必须面对的最后仇敌。然而基督已经战胜了它:哥林多前书十五章,死已被得胜吞灭。癌症只是仇敌一支在外巡逻的侦察队。你若是基督从死里复活中的一个孩子,它对你没有最终的权势,你可以毫无畏惧地直视它。 五,你若以为胜过癌症,就是保住这条性命,却未视基督为至宝,就枉费了自己的癌症。 撒但和神对于你罹患癌症的设计是不同的。撒但想摧毁你对基督的爱,神要加深你对基督的爱。即使你死了,癌症也没有获胜。如果你未看基督为至宝,它就赢了。神要你断掉这世界的奶,转而赴基督丰盛的筵席,祂帮助你切身感受,并如此说: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因而知道,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腓三8;一21)。 鲍:视基督为至宝,体现了信仰的两大核心:极大的需要,和无比的喜乐。许多诗篇以小调呼求:我们热切地抓住救主,需要祂救我们脱离实际的困境,实在的罪孽,真实的苦难,确实的苦情。也有许多诗篇以大调放声歌唱:我们视自己的救主为至宝,沉浸于祂,以祂为乐,爱慕祂,为祂赐给我们的一切好处感谢祂,因祂的救恩比世上的一切更有份量,因祂是那位最后决定者而欢喜快乐。况且,许多诗篇是以小调开始,大调结束。视耶稣为至宝并非单一色调的,你是与祂一起活在各种人生经验的光谱中。胜过癌症,乃是活着知道天父怜悯祂蒙爱的孩子,因为祂清楚你的身体构造,知道你只不过是尘土。耶稣基督是道路,真理,生命。活着就是为了认识祂,认识祂就会爱祂。 六,若花太多时间查阅癌症资料,而不充分利用时间阅读,认识神,就枉费得了癌症。 想了解癌症并没有错,无知并非一种美德。然而不断被牵引愈发想知道更多,却对更多认识神缺乏热忱,即是不信的一种征兆。癌症临到是为唤醒我们,认识神的真实;为让我们切身感受到以下命令背后的力量:我们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祂(何六3)。为了让我们醒悟但以理书十一章32节的真理:认识神的子民,必刚强行事。为了将我们塑造成不可动摇,不可摧残的橡树: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昼夜思想... ...他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按时候结果子,叶子也不枯干。凡他所作的,尽都顺利(诗一2-3)。我们若日夜查阅有关癌症的资料,却不花时间认识神,真是枉费了癌症。 鲍:在阅读方面固然如此,在与别人的交谈上也是如此。周围的人总会经常问起你的身体状况,以表示关怀。那是好事,但是谈话很容易就卡在那里。所以你尽可以坦率地告知自己的病情,请他们代祷,听取他们的忠告,接着转换谈话的方向,告诉他们,你的神是如何信实地以万般怜悯恩慈托住你。麦契尼(罗伯特默里McCheyne)曾很有智慧地说:你每看自己的过犯一次,就举目望向基督十次。为了校正我们容易沉溺自身过失,忘了恩慈救主的倾向,他将那十与一之比例反转过来。这说法可用于我们的苦难。你每向人说一句有关癌症的话,就用十句话来述说你的神,你的盼望,祂教你学的功课,以及每天生活中的小祝福。你每花一小时研究或讨论自己的癌症,就用十小时来研究,讨论,服事你的主。将你对癌症所学到的一切,联系回到神和祂的旨意上,你就不会钻牛角尖了。 七,若容许癌症令你落入孤独,而未借亲切的表达,深化你的人际关系,就枉费了自己的癌症。 当腓立比教会差派以巴弗提将馈赠送去给保罗,这位使者竟然病了,而且几乎要死。保罗写信给腓立比教会的人说:他很想念你们众人,并且极其难过,因为你们听见他病了(腓二26)。多么不寻常的一种反应!不是说他们因他病了而难过,而是他因他们听见他病了而难过。神正是要借着癌症,为我们塑造这样的心肠:对人有一颗深切关爱的心。所以别缩进自己里面,枉费了你的癌症。 鲍:我们的文化非常害怕面对死亡,却很着迷于医药,并将青春,健康,精力偶像化,设法掩饰任何软弱或缺陷的表征。你若坦然,信任,亲切地活在自己的软弱中,将带给别人极大的祝福。与一般的常理相违,当你在受苦和软弱中,这样进入与人的交往,将会大大激励周遭的人。彼此相交乃是一种双向的慷慨给予,感谢领受。你的需要给了其他人表达爱的机会。而爱始终是神在你身上的最高旨意,当你在最软弱的时候,仍能以一些细微方式,向人表达关怀,你将学到祂要教你的最美好,最喜乐的功课。一个危及性命的大软弱也可以成为一种极大的释放 - 除了接受神和其他人的爱,并且爱神和其他人,你再没有其他事可做了。 八,你若悲伤,像那些没有盼望的人,就枉费了自己的癌症。 保罗对那些有亲属离世者,这么说:弟兄们,论到睡了的人,我们不愿意你们不知道,免得你们忧伤,像那些没有盼望的人一样(帖前四13,新译本)。死亡的确带来悲伤,甚至对于死去的信徒,也有暂时的丧失 - 失去身体,失去世上的亲人,失去在地上的服事。然而这种悲伤却有所不同 - 乃是沁透着盼望。我们... ...更愿意离开身体,与主同住(林后五8)。所以别像那些没有这盼望的人,在悲伤中枉费了你的癌症。 鲍:要让世人看见这种不同的悲伤。保罗说,如果他的朋友以巴弗提死了,他会忧上加忧。他因朋友病了,而感到痛苦沉重,若这朋友死了,他就会加倍的悲痛。然而这出于爱,真诚,向着神的悲伤,也同时与常常喜乐,神所赐超乎人所能理解的平安,真正关心你们的事并存。伤心,又怎能与爱,喜乐,平安,一种坚不可摧的人生意义共存?在信仰的内在逻辑里,这是完全可能的。正因为你有盼望,就可能更强烈地感受到此生的痛苦:忧上加忧。相反的,不带盼望的悲伤,往往因为若要面对现实就难免不抓狂,而选择否认,逃避或忙碌。在基督里,你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你清楚感受到这堕落世界的错与恶,你不认为痛苦和死亡是理所当然的事。你爱一切的良善,痛恨一切的丑恶。毕竟,你是效法那多受痛苦,常经忧患的耶稣,而这位耶稣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甘愿选择十字架。祂活着和死去时,乃怀着前面喜乐都将实现的盼望,祂并未用否认或药物麻醉自己的痛苦,也未给痛苦加上绝望,恐惧,或寻找任何一线希望或能改变自己的处境。耶稣最后的应许,在悲伤中洋溢着坚定盼望的愉悦:我的喜乐存在你们心里,使你们的喜乐满溢。你们的忧愁要变为喜乐,这喜乐没有人能夺去。如今你们求,就必得着,叫你们的喜乐可以满足。我还在世上说这话,是叫他们心里充满我的喜乐(选自约翰福音十五至十七章,新译本)。 九,你若仍像过去那样轻忽罪,不当一回事,就枉费了自己的癌症。 你患癌症之前常容易犯的罪,如今仍那么吸引你么?若是如此,就太糟蹋这病了。癌症临到,乃为了消除对罪的欲望。骄傲,贪婪,淫欲,仇恨,不饶恕,不耐烦,懒惰,拖延 - 这些都是癌症要攻打的敌人。不要只设法对付癌症,也要考虑与癌症并肩作战。上述那些敌人比癌症更坏。不要白白弃置癌症的威力,可以用来歼灭这些仇敌。让永恒的临到,突显出在有限时空中犯的罪真的那么虚枉无谓。人若赚得全世界,却丧了自己,赔上自己,有什么益处呢?(路九25 ,新译本) 鲍:受苦真的是为了帮助你了断,戒除罪,并坚固你的信心。如果你心中没有神,受苦会进一步将罪放大。你在生活中是变得更苦毒,绝望,上瘾,害怕,狂乱,回避,感伤,还是假装一切照常?或是按你自己的方式,与死亡达成妥协?然而,你若是属神的人,受苦在基督的手中总会慢慢改变你,有时候也相当快速。你会按祂的方式,与生和死达成妥协。祂将柔顺你,炼净你,除去你的一切虚荣浮夸。祂将令你需要祂,爱慕祂。祂重新调整你心目中的优先次序,首要的事就常能获得优先。祂会与你同行。当然,你有时候也会失败,被烦躁或郁闷所攫,陷入逃避或恐惧。然而你跌倒时,祂总会将你扶起。随着你不断寻求,寻见你的救主,你里面的敌人 - 那比你身上癌症更致命万倍的心灵癌症 - 将逐渐死去。耶和华啊,求祢因祢的名赦免我的罪,因为我的罪重大。谁敬畏耶和华,耶和华必指示他当选择的道路(诗廿五11-12)。 十,你若没有借此机会见证基督的真理和荣耀,就枉费了自己的癌症。 基督徒身处何地,绝非偶然。我们会来到现在这地步,总有其原因。耶稣曾这样论到痛苦,意外的处境:人为我的名,下手拘捕,迫害你们,把你们交给会堂,下在监里,甚至押到君王和总督面前,结果却成了你们见证的机会(路廿一12-13,新译本)。得了癌症也一样,正是一个见证的机会。基督实在是至宝,如今有此难得机会来证明祂确实比生命更宝贵,不要枉费了。 鲍:耶稣是你的生命。所有的人都将向祂屈膝。祂已一举永远战胜了死亡。祂所开始的工作,祂必完成。让你的光 - 因你住在祂里面,靠祂而活,借祂而活,为祂而活 - 照亮出来。有一首古老的诗歌:基督与我同在,基督在我里面,基督在我之前,基督在我之后,基督在我左右,基督赢得我,基督安慰重建我,基督在我之上,基督在我之下,基督在安宁中,基督在危难中,基督在每一个爱我之人的心里,基督在朋友和陌生人的口中(摘自我结合你们自己的名字 - 我与基督圣名紧紧相连)。罹患癌症期间,你需要众弟兄姊妹见证基督的真理与荣耀,与你同行,在你旁边活出他们的信心,爱你。你也如此待他们和其他所有的人,成为那以基督之爱去爱的心,在朋友和陌生人当中,成为那充满盼望的口。 请记得你并非单独面对,你将获得所需的帮助。我的神必照祂在基督耶稣里荣耀的丰富,满足你们一切的需要(腓四19,新译本)。

当你发现自己已是癌症晚期患者时,你会做出什么选择?

如题 A:无论如何也要手术,哪怕万分之一的机会也要痛快赌一场 B:积极配合医生做治疗,但是会面临很多的并发症(比如肠梗阻禁食、腹水增多…) C: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等待终末期的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D:自我了断 ​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