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奇闻吧

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异事

西安第一悍匪魏振海简介

作者:admin 时间:2020-05-18 13:20:31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张启祥,今年40多岁,长得尖嘴猴腮,是个不折不扣的魔鬼。一旦他恨起某个人来,必欲碎尸万段方肯罢手,就连朋友、长辈也从不轻易放过。几年前,在监狱劳动改造时,他结识了犯人张三,,两个人臭味相投,好到不分彼此的程度。每当张三家送来吃食、香烟等,都要给张启祥留一份。有一次,同监一个犯人因为怠工受到管教干部的批评,张三为了讨好逞能,上前扇了那犯人一个耳光。这事被张启祥看见了,他当时没说什么,二人继续哥儿们一样来往。出狱后,他把张三叫到家里,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刀。张三捂着伤口问他为什么,他只阴沉地说了一句:"你打人家耳光,算个啥呢?!"说罢,又将张三连捅数刀,直到断气。他把尸体肢解后抛到垃圾埸,成为西安市久破不下的一桩无名碎尸案。

就在结果了张三不久,一次在街上他又偶遇一位过去的狱友。对方向他吹嘘自己在新疆贩羊哩,他便认定人家一定有钱。加之此人过去曾与他发生过小小的磨擦,他便将对方引到家中,乘其不备用铁饼砸死,肢解后抛尸。此外,还有一位在火车站新结识的安徽青年,也没逃过他的魔掌,糊里糊涂死于非命。

由于他长年不务正业,直到40岁也没娶上媳妇。弟弟、妹妹可怜他,花钱从老家山西省万荣县给他找了一个老婆,并腾出房子让他安家。可谁知,正是这间低矮的平房,竟成了他杀人碎尸的屠宰埸。

此时,在审讯室里,他的表情麻木而慵懒,望着面前的梁培勤、卢振田和曹楠华。

梁培勤首先发问:"张启祥!知道为啥抓你?"

"不知道!"

"那我来告诉你,去年10月20日你伙同郭振平、魏振海在小寨东路军区家属院一号楼杀死魏文华,重伤廖苇丽,抢劫现金3万多元;紧接着为了灭口,又于10月22日在你家连杀三人……"

张启祥露出惊奇的神色:"咦,这是谁讲的?"

梁培勤微笑道:"总之是你的同伙供出来的,你是想讲呢还是不讲?"

张启祥看看这个,又望望那个,抱着头思考了一会儿:"……给我支烟。"

卢振田给他点上一支烟,他低头吸着,内心在激烈地斗争着,权衡着利弊。

卢振田说:"张启祥,你干的这些事不要讲对不起受害者,你连你自己的弟弟、弟媳和妹子都对不起!你也是四十多岁的人了,他们把新房子让给你,给你从山西老家娶回了媳妇,是盼着你走正路,你就是这样报答他们的……?!"

张启祥突然举起双手,制止道:"不要讲了……!"他抬起头,两眼直盯盯地望着天花板:"弟弟呀,妹子呀,我对不起你们,我对不起你们呀……!"说着竟放声痛哭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看样子很是伤心。

蓦地,就象他的眼泪来得异常突然一样,其哭声不久也就嘎然而止。他在脸上胡乱抹了一把说:"我的事跟我弟没关系,你们不要难为他……"

梁培勤回答:"一个做事一人当,你坦白了,你弟弟的包庇罪可以不究!"

张启祥似乎放了心,他坐直身子,用理直气壮口气说:"我饿了,我想吃点东西。"

"好说。"大伙儿说着,掏出身上的钱,王爱军出去给他买吃的。

张启祥的态度明显地轻松起来,他套近乎道:"我看你们这些人还不错,讲老实话,我这次进来就准备卸条胳膊掉条腿的,没想到你们不打不骂还给我买吃的,对我还好。"说着,凑上身子,故作神秘地小声问:"你们告诉我,是不是小黑出卖的?"

卢振田道:"你问这干啥呢?你只管讲你自己的事情嘛。"

西安大追捕(九):乘胜追击

经过10个多月的艰苦努力,五名罪犯已有四人落入法网,专案组当前的工作,就是将最后一名罪犯赵永胜抓捕归案。

可是,无论是老瘫还是张启祥,谁都不知道赵永胜现在何方。据他们说,那天晚上,在抛尸回来的路上,赵永胜就借故离开了,从那以后就再也没谁见过他。只是后来魏振海曾经夸口,说他把赵八斤给干掉了,也不知是真是假。

刘平把查找追捕赵永胜的任务又交给了梁培勤,指示尽一切努力,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因为这不仅关系到全案是否完整告破,也关系到对魏振海的定罪量刑。

转眼已是11月初了,梁培勤了解到,赵永胜的妻子刚刚生完孩子,近日有人给她捎来一些白糖。会不会是赵永胜呢?为了从赵妻口中获知赵八斤的下落,老梁和贺键再次来到赵家。

赵妻刚出满月,头上裹着毛巾,虚弱地靠在床头上,脸上带着冷漠的神情。她出身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却鬼使神差地嫁给了赵永胜这么个文盲。为此,家里人跟她闹得不可开交,一气之下她搬出家门租房另住,与父母兄弟也不经常往来。眼下,她更是只身一人,只与嗷嗷待哺的婴儿相与为伍,心中的愁苦自不待言。

梁培勤从赵妻姐姐处了解到这些情况,决定攻心为上。因此他进门就说:"咋样,身体可好些?你这里也没有个人照顾,我们给你带来一些贾三包子,还热呢,吃吧。"说着将手里的包子放到桌上。

赵妻不满地说:"你们还来干啥呢,我都讲过了我不知道的……"

梁培勤耐心道:"你有顾虑,这个我们能理解,但这是人命关天的大案子,你不讲对你自己也没啥好处。"

赵妻头一歪:"我不知道,有啥讲的?"

"你的情况我们也都知道,最近有人给你送来20斤白糖,可有这事?"

赵妻垂下眼皮,不再吱声。

"你讲一下,是谁送来的?……我对你讲过多少遍了,知情不报是要犯罪的。希望你不要继续错下去,我保证不难为你,咋样?"

赵妻还是一言不发,梁培勤站起身:"咳!我就不明白,你咋就对他这样死心呢?!你对他好,可知道他对你是个啥样?"

也许任何一个女人在这种情况下,唯一支撑她的就是丈夫的那点感情了,所以她听了这话,不由得抬起头,显出困惑的神情。

梁培勤在屋里走了几步,停下来说:"他在外面胡搞呢。你怀了娃,他跟汪立琴,一个野鸡,蚌,胡来呢!"

赵妻惊问:"真的?!……我不信……"

"咋就不真呢?!要不是他跟这蚌胡整,也就没有这一串串杀人案了!"

赵妻楞了片刻,突然埋下头,放声大哭:"我过的这是个啥日子呀!我是一门心思对他好啊……"哭声甚是悲伤,梁培勤和贺键交换一个眼神,叹了口气。

西安大追捕(三):惨案惊心

寒风撕打着寂静的冬夜,发出"呜呜"的吼声。新城公安分局审讯室里,灯火通明,屋子正中放着一只用大铁筒改装的煤炉,两只硕大的搪瓷缸在炉子上冒着热汽。桌上摊着一大包茶叶和成条的香烟,大概是为了取烟方便,烟盒被撕开了,成堆的烟卷摊在桌面上。

郭振平戴着手铐脚镣,勾头弯腰坐在椅子上。他脸色灰白,却带着轻蔑的笑意,一望就知他属于那种不见棺材不掉泪的老油子,抱定了"只要不开口,神仙也气走"的对策,打算顽抗到底。大概是为了保持清醒,他不时变换着坐姿,使劲地摇头,眨巴着眼睛,留神听着每一句问话,试图从问话中猜出于已有利的内容。

卢振田用手捂着嘴偷偷打了个哈欠,随手抓起一大把茶叶投到搪瓷缸里。用筷子搅了搅,然后从炉火中抽出烧红的炉条,点燃一支烟,在屋里来回走动。

新城分局副局长吴金彪也亲自参加了审讯,他不会吸烟,只好靠浓浓的茶汁提神。此刻他心平气和地说:"郭振平,如果我们没有证据,你钢口硬还有点儿道理,但是人证物证都摆到你面前了,还死不认账就没啥意思了。"

郭振平眨巴着眼睛说:"我讲过那根撬杠早就丢了,信不信由你。"

"我当然不信!那么人证呢,你以为干得很利落,把当事人全都杀死了,但是老天爷是有眼的,你是跑不掉的!"

郭振平犹豫片刻反驳道:"那是她认错人了。"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