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奇闻吧

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异事

如何评价巴勃罗·埃斯科巴?

作者:admin 时间:2020-05-18 13:21:38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最近看了会毒枭,一开始的巴勃罗挺真实的,搞慈善,赢得了民众的爱戴

从政失败开始疯癫了,这一招真的是个昏招。 何必自己去做总统,自己扶持一个总统不就行了。 政客还不是得向资本靠拢。

可惜本来是一个英雄枭雄,把自己搞成了疯子,变态。

巴勃罗·埃斯科瓦尔:一代毒枭的传奇岁月(二)

巴勃罗——“人民”的毒枭(上)麦德林集团在上一章讲到,巴勃罗除掉毒枭法比奥·雷斯特雷波后,组建了麦德林贩毒集团。短短几年内,这个起初很小的帮派就征服了整个国家。这伙人包括:奥乔亚兄弟,“红宝石”,卡洛斯·雷德和冈萨洛·罗德里格斯·加查。其中以卡洛斯·雷德最为残暴和神秘,被称为“哥伦比亚黑手党教父”。

这伙人没有一个队巴勃罗“要钱还是要子弹”的做法有任何抱怨,因为他们正是靠着巴勃罗的这种方式获取了大量财富。

麦德林贩毒集团成立后不久,“红宝石”就回到美国继续读大学。1981年他回到哥伦比亚,那时麦德林集团羽翼正丰,大多数毒枭过着奢侈的生活,斥巨资购买了别墅、跑车、直升机、私人飞机还有豪华摩托等。

图:巴勃罗和他的私人飞机

麦德林的这些人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钱。从1976年到1980年,哥伦比亚四大主要城市的银行存款暴涨了一倍,而时任总统洛佩兹·迈克尔逊默许这些不义之财流入哥伦比亚,甚至让哥伦比亚央行专门开通了绿色通道,允许无限制地将这些贩毒来的美元换成哥伦比亚比索。

有了大量金钱后,为了贩卖更多可卡因,巴勃罗开始到秘鲁、玻利维亚和巴拿马等,整个整个地买下很多企业。

那时,巴勃罗一点也没把哥伦比亚政府放在心上。在1976年至1980年间,巴勃罗组建了牢固的贩毒线路和关系网,所有业务都进展顺利。他修建了几条飞机跑道,订购多架货运飞机将可卡因运往美国。

有传言称大多数政府官员都接受巴勃罗的资助,巴勃罗也想法设法维持这种现状。巴勃罗经常导演戏剧性的一幕:他的可卡因运输车队被警方查收,然而消息刚登上报纸,这些被没收的毒品就顺着原路照样运到了美国

巴勃罗知道,他就是麦德林的地下皇帝,而哥伦比亚就是他的跑马场,他可以为所欲为。

不是美国的头号敌人巴勃罗的势力之所以能迅速膨胀,是因为美国一直没有插手。那几年里,美国根本就没有关注过打击毒枭的事情。彼时正值冷战时期,美国正忙着对付更危险的敌人。20世纪70年代,“共产主义幽灵”仍然笼罩着拉美大陆,许多左翼游击队正奋力推翻受到美国支持的本国政府。

在这种威胁之下,美国开始为拉美国家提供武器装备、情报资源和军事培训等以剿灭游击队,比如FARC(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和ENL,M-19等,可卡因当时并不在美国的问题清单上。可卡因主要是被美国的上流社会吸食,这些人已经到了对其离不开的地步。在同哥伦比亚签署了引渡毒枭的协议后,美国相信已将毒品交易处于掌控之下。然而,随后发生的事情却完全出乎意料。

图:哥伦比亚游击队

时任哥伦比亚总统图尔瓦伊·阿亚拉支持对毒枭的引渡协议,但这只是他试图维持和平局面的一个手段。事实上,图尔瓦伊·阿亚拉对贩毒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正如之前所讲,所有“被查收的毒品”最终的结局还是被运到美国供美国富人吸食。

图尔瓦伊·阿亚拉也被质疑接受了多个毒枭的贿赂,但这些事情既没有被媒体披露,也没有引起骚乱,因为哥伦比亚民众已经习惯了毒品生意,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多么可恶的事情。大多数人都明白,那些市政工程、公共工程等等都受到了毒枭的资助。

那时,巴勃罗的小舅子马里奥·埃纳奥是个深受左翼思想影响的人,一直努力抵抗美国对哥伦比亚“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的影响”。他告诉巴勃罗,将毒品贩往美国,是爱国主义的表现,也是获得尊敬的途径。

马里奥的话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深深影响了巴勃罗。

那不勒斯庄园在距离麦德林市80英里处,巴勃罗拥有一片私人王国,位于马格达莱纳河河边。他花费了6千3百万美元买下了这片土地,又花费巨资建造了许多宫殿般的建筑。同时,巴勃罗还建造了一个异常豪华的动物园,巴勃罗从世界各地空运来几百个动物:斑马、犀牛、大象、骆驼和鸵鸟等等,比哥伦比亚国家动物园都要大。

巴勃罗将这片土地命名为“那不勒斯庄园”,雇佣了700个佣人打理。那不勒斯庄园有足以容纳一百个宾客的套房,装有台球厅、弹球机、酒吧、电视点唱机等等当时的奢侈物件。甚至还有一个斗牛场,多个网球场,六个可以玩水上摩托艇的湖。正是在这里,巴勃罗举办了多场奢华派对,吸引了众多哥伦比亚的实权人物。

作为麦德林集团里一百多号毒枭的头目,巴勃罗偶尔也会邀请这些人到庄园里快活。他们会花钱找一帮年轻女孩玩一些色情游戏。这些毒枭让女孩们裸身爬树、赛跑等等,甚至会强迫她们剃掉头发、吞虫子。

巴勃罗尤为喜欢少女的事情就是从这时传开的。

图:巴勃罗和他的那不勒斯庄园

有时候巴勃罗也会借着开这些派对的机会给手下人一点颜色瞧瞧。一天晚上,他的人逮住一个仆人偷了几个银勺子。这个仆人被带到巴勃罗跟前,他用绳子困住那人的手脚,然后立马高声告诉那些客人这就是偷他东西的下场。巴勃罗把那仆人按进游泳池里,亲手活活淹死了他。

巴勃罗认为自己就是法律,他也并不指望靠法律获得保护。他始终认为在他的那些“生意”中使用暴力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麦德林的大部分人都接受了他的这种“私法”,因为他们知道,反对巴勃罗是件很愚蠢的事情。

巴勃罗决定改变世界:社会事业巴勃罗·埃斯科瓦尔为何会这么强大?答案很简单,他拯救了那些被哥伦比亚政府抛弃和忽略了的群体。在那个时代,这是个数量极其庞大的群体,然而拉美上流精英们却从未意识到真正的力量来自普通大众的手中。就在哥伦比亚政权对劳苦大众羞辱蔑视的时候,巴勃罗却在努力结束他们的悲惨生活。

终于,巴勃罗决定将他儿时的梦想变为现实。

巴勃罗热爱哥伦比亚的穷人,甚至将他们列为头等大事,为了使他们受益而多次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巴勃罗决意改变哥伦比亚社会的不公,不管是谁反对,都要承担后果。他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巴勃罗·埃斯科瓦尔就是哥伦比亚,而哥伦比亚就是巴勃罗·埃斯科瓦尔”。

这里是他大力推动的一些社会事业:

广播电台:爱国主义进行曲(Civismo en Marcha),1979年1月。

巴勃罗所做的一切都有种反对寡头政治的调调。1972年,受环境保护运动的驱使,联合国在斯德哥尔摩召开了一场会议,警告说工业正在导致一场不可修复的损害。

1979年,巴勃罗参与发起了“爱国主义进行曲”这一社会事业,号召贫民社区种树。每个周日,这些社区都会举办集会,高唱国歌。有时巴勃罗会出现在集会上发表讲话,鼓励社区居民努力保护环境,一再强调种树和保护绿地在提高人民健康水平上的巨大价值。

新闻:麦德林人民报

“麦德林人民”最初是由巴勃罗的叔叔费尔南多创办的一家报纸。费尔南多曾是共产主义政党的军事人员,所以这份报纸主要宣扬左翼思想。当巴勃罗日渐强大后,他开始利用这份报纸为哥伦比亚穷人寻求公平发声。

在哥伦比亚的贫民窟里,摆脱这种地狱般生活的最快途径就是通过练习体育。巴勃罗注意到了这一点,于是修建了排球场、篮球场和足球场等。他甚至给这些球场安装了点灯,这样社区里的人在晚上也能玩球。

巴勃罗意图通过哥伦比亚最流行的运动:足球来振兴这个国家。他买下了足球队“国家竞技”,在职业训练和设施建设上投入大量金钱。正是如此,哥伦比亚足球队达到了国际水平, 并两度打入世界杯。

图:巴勃罗和他成立的足球队

“无贫民窟的麦德林”项目

当时哥伦比亚社会的不公堪称毫无人性:3%的人拥有全国97%的土地和财富。在麦德林,有数不尽的贫民窟,穷人们住在那里,终日生活在垃圾场里,靠捡垃圾为生。巴勃罗曾到过其中一个在马拉维亚的贫民窟,被那里可怕的生存环境震惊不已。

几周以后,马拉维亚社区发生火灾,几乎被毁灭殆尽,然而整个国家似乎对此毫不在意。巴勃罗很同情生活在这里的人,于是他发起一个叫“无贫民窟的麦德林”项目,建造了数千所房屋。

马拉维亚社区即是如今的“巴勃罗·埃斯科瓦尔区”(Barrio Pablo Escobar),有1万2千多名居民。

巴勃罗做了其他人没有做的事情。每个政客都承诺对此施以援手,却从未现身。巴勃罗是唯一一个兑现承诺,给了麦德林穷人们应得的尊严的人。

自此之后,巴勃罗陆续修建了多所学校、公园、足球场等等。

“我们建造学校的时候,似乎重遇了我们当年所渴望的东西。因为这个国家的冷漠,我们痛心地看着孩子们坐在砖坯上,坐在摇摇欲坠的破房子里,老师们的生活没有任何保障。我们热爱哥伦比亚,现在也有能力回报曾赐给我们一切的美丽祖国,而这也是我们现在所做的事情”——巴勃罗·埃斯科瓦尔

巴勃罗一直认为哥伦比亚政客以及那些诋毁打击他的人都是美国的“仆从”,是哥伦比亚人民的敌人。

这一切在巴勃罗心里慢慢形成一种世界观:没有人规规矩矩地行事,每个人都在追求自己最大的利益。任何反对他的人,都被他简单归为“不忠诚”,不只是对他自己,更是对哥伦比亚的不忠诚。

了解麦德林穷人的想法甚至直到今天,哥伦比亚政府仍然对巴勃罗·埃斯科瓦尔这个“恶犯”被尊为圣人而感到惊恐和困惑。然而事实上,麦德林的穷人们认为,他们的政府让那么多人饿死、那么多穷苦孩子生活在垃圾场里,这种罪恶远超巴勃罗。

和其他任何政府一样,哥伦比亚政府在获得统治权利和使用暴力的权利后,打着“权威”和“民主”的旗号隐藏了他们的过失犯罪,将质疑这一切的人杀害或者关进监狱。巴勃罗·埃斯科瓦尔站了出来,对抗这一罪恶的体系,将穷人们应得的“正常公平”。巴勃罗曾说,“政客的态度与人民的想法和愿望相差太远。”

麦德林的穷人热爱巴勃罗,他是真正在乎他们,努力将他们融入哥伦比亚社会的人。

图:麦德林的老人手拿巴勃罗的照片缅怀

涉足政坛成为政治人物,成了巴勃罗的下一个野心。

图:巴勃罗竞选议员

1978年,他当选为麦德林市的议员。1980年,他资助了由前司法部长领导和成立的一个新政党:新自由党。1982年,他支持和搭档恩维加多代表加里奥·奥尔特加参选国会议员。在加里奥当选后,旋即辞去议员职务,由巴勃罗接替。这样,巴勃罗摇身一变成了哥伦比亚国会议员。

当选为国会议员这一年,巴勃罗带着家人前往美国度假。他和儿子胡安·巴勃罗在白宫前合影留念,那一刻,巴勃罗认为自己应该成为哥伦比亚的总统。

而当选为国会议员,也成了巴勃罗一生中名望和权力的巅峰时刻。

图:巴勃罗和儿子在白宫前

扩充实力20世纪70年代至80 年代,哥伦比亚军队一直忙于与游击队作战。哥伦比亚有钱的地主和资本家一直资助军方剿灭游击队,并借此成立私人武装。巴勃罗也想这样。

机会来了。1981年,奥乔亚家族的玛莎·尼维斯·奥乔亚被游击队M-19绑架了。随后巴勃罗便和奥乔亚兄弟迅速组建了私人武装,同游击队作战。这支武装被巴勃罗称为“绑匪之死”(Death to Kidnappers),异常凶猛残暴,经常将FARC,ELN 和M-19打的望风而逃。而同游击队作战,进一步让巴勃罗和麦德林集团的那帮毒枭在一些哥伦比亚人眼里成为“正直的人”。于此同时,巴勃罗开始收买一些记者和机构,鼓吹将可卡因和贩毒合法化。

图:哥伦比亚M-19游击队员

在这期间,巴勃罗变本加厉地贩毒,购买小型潜艇、大型波音727系列飞机,将越来越多的可卡因贩往他国。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他。

然而一切开始转变。巴勃罗的确是哥伦比亚一个声名显赫的人物,但他终究是靠暴力和贩毒攉取财富和地位。于是当他试图获得哥伦比亚精英阶层的尊敬时,他们拒绝了他,一些传统上层人物的俱乐部也对他关上大门。这一切直到一年后引爆一场政治风暴的那场国会风波。这场风波将巴勃罗获取社会地位和政治权力的美梦击得粉碎,也引发了哥伦比亚几十年来最昏暗血腥的一段历史。(未完待续)

下一章讲述暗杀司法部长、出逃巴拿马、美国介入剿毒等。

对巴勃罗·埃斯科瓦尔想有更多了解的话,可以看看哥伦比亚文豪加西亚·马尔克斯写的这本《一起连环绑架案的新闻》。

《百年孤独》作者马尔克斯遇上大毒枭埃斯科瓦尔,会发生什么?

这是一起比小说更魔幻、更离奇的真实事件!

史上最嚣张的哥伦比亚大毒枭——巴勃罗·埃斯科巴

巴勃罗·埃斯科巴,1949年出生在哥伦比亚第二大城市安蒂奥基亚省首府的麦德林。从小家境贫寒的埃斯科巴,在麦德林这座城市有着十分坎坷地经历。起初以偷盗和倒卖墓碑为生。十几岁时,仰慕黑手党头目阿尔·卡彭,并以他为榜样,做了一名职业杀手,甚至买下了阿尔·卡彭当年乘坐的著名防弹车。

他是第一个把可卡因生产变成大规模的出口贸易之人,从中赚取了30亿美元。这也让他为30万人提供了就业机会,还为穷人修建了教堂、医院和房屋,被誉为“拉丁美洲的罗宾汉”,成为毒品王国真正的国王。

埃斯科巴曾被《财富》杂志评选为全球7大富豪之一,拥有装备精良的4万人的私人军队,专机“云雀”原属哥伦比亚海军,这架战斗直升机配有多管火箭筒及响尾蛇导弹,号称“空中坦克”。是他出动3架战斗机把“云雀”迫降在自己的机场,成为他的私人专机。

埃斯科巴是有史以来最为嚣张的毒枭。逮捕他的警察,不出3天被暗杀,审判他的法官的妻子被轮奸后,沾满精液的乳罩和内裤寄到了法官的办公室,通缉他的哥伦比亚总检察长,反被他悬赏1亿美元捉拿,最后横尸街头。1987年,他的兄弟奥乔亚被捕,负责审判的哥伦比亚最高法院院长先后辞职,司法部长没办法只好取消逮捕令。

然而,埃斯科巴在当地人眼里却是一个英雄。他曾对媒体说:“哥伦比亚人民终于拿起了打击美帝国主义的有力武器,我们对美国社会上的2500万吸毒者不负任何责任!”

展开全文

美国政府很讨厌埃斯科巴,一直想除掉他,但这并非易事。1984年3月,在美国驻哥伦比亚军事顾问的指挥下,5000多人的哥政府军,乘坐大力神运输机直捣麦德林集团的老巢。在数十架美制F-16战斗机和阿帕奇直升机的空中支援下,打死150名毒贩,俘虏了千余人。

埃斯科巴对此作了强力的反击。仅过1个月的时间,哥伦比亚禁毒总指挥、司法部长拉腊被枪杀。5月,有50多名毒贩冲入哥伦比亚司法部大楼,想要绑架司法部、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和缉毒警察局的高级官员。与400多名军警一度形成对峙局面。紧接着,携有地对地导弹的贩毒300名前来增援。战斗持续到深夜,直到哥伦比亚正规军加入,毒贩们才带着5名法官和1名警察局长撤离,留下45具警察和法官的尸体。

对如此猖狂嚣张的大毒枭,在1989年美国动用了最先进的“大鹏”侦察卫星和红外热像仪来定位麦德林集团的准确位置,哥伦比亚政府发动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缉毒行动。由美国训练的200名特种队员空降毒穴,国防军精锐数千名官兵两侧包抄合围,切断陆地和海上逃跑路线,之后组织由50架F-16战斗机组成轰炸机群,对基地实施毁灭性的精准轰炸。就这样还是让埃斯科巴和他的手下奇迹般地逃了出来,继续跟哥政府军周旋。

无奈的哥伦比亚政府在1991年,接受了埃斯科巴提出的三项招安条件:一是保证他的个人财产合法化;二是惩办侵犯过毒贩及其家属人权的警察;三是建一座由正规部队看守的专门监狱以确保他们的生命安全。

此后由于他担心会被引渡到美国受审,便于1992年7月22日成功越狱逃跑。1992年,哥伦比亚警方成立了一支特别行动组,专门跟踪、逮捕、追杀埃斯科巴。1993年12月2日,在他44岁生日的第二天,军方击毙了埃斯科巴,其恐怖时代终于结束。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