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奇闻吧

当前位置:首页 > 外星人

在青海有一个外星人遗址,到底是不是真的天外来客?

作者:admin 时间:2020-05-18 11:38:51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没错,不仅有外星人,还有外星人遗址,最重要的是,这里还是个景区。相信很多听说的人都会想起美国的罗斯威尔,在1947年的时候,曾经也发生过疑似外星人事件,虽然后来说是热气球,但还是有很多人相信真的有外星人来过。不过在青海德令哈,却真的有一个外星人的遗址,而且实实在在的吸引着不少人前来参观,其中不少人就是UFO爱好者。

从西宁出发,大概500公里,自驾6个小时,也可以选择坐火车,沿途经过青海湖,就可以来到德令哈,这个位于青海深处的美丽城市。在德令哈稍微停歇,前往西南方向40公里之外的白公山,基本就可以看到了。大名鼎鼎的外星人遗址就位于白公山下,托素湖的南岸边上。这是一片方圆不过1公里的荒凉之地,无草无树,遍地是造型奇特的石头,正方的、长方的、圆的、半圆的、几何形的、三角形的,随处可见。抬头看,荒漠的大地上耸起一座小山,当地人称白公山。那山的造型也与众不同,似一块光秃秃的地形地貌与月球的地形地貌惊人地相似。

和月球的地貌相似,也并不为奇,不过最让人称道的便是那三个有着明显特征的三个三洞,而盛传已久的外星人遗址,就在这三个山洞中。

没错,就是山洞内的这些管道,而且是铁质的,而且和山洞的岩体无缝衔接,经过检测,这些圆柱形铁管的年代大概都有数十万年以上。 在山体的周围湖滨四处大小不一的管状物随处可见。经专家鉴定,这些管状物氧化铁的含量在30%以上,有8%的成分无法确定,而在那个年代,该地区还很少有人类活动,就算有也不具有大规模炼制铁管的能力。

除了神秘的成分以外,这些管子的形成要比成分更加的离奇。对于山体来说,主要成分是岩石,而岩石我们都知道它是由自然界的尘土沙粒经百万年的堆积形成的一种山体,而这10来根管子就像是跟着岩石一起长出来似的,没有人为铺设过的痕迹,可是,经过化验分析得出,这些管子只有10多万年的历史,即使在今天,在山体的岩石中嵌入这样长的管道还是需要很大的工程量和工具的,在十多万年前的青海,到底是什么力量能形成这样的奇观呢?

在湖边和岩洞周围,散落著大量类似锈铁般的渣片、各种粗细不一的管道和奇形怪状的石块。有些管道甚至延伸到烟波浩渺的托素湖中。不止如此,远处看,白公山南面是拖素湖(微咸水湖),北面是可鲁克湖(淡水湖)。白公山夹在两湖之间。周边水源丰沛,植被发育很好,惟独这片地方寸草不生,荒凉之极。到底为何这一块会寸草不生,难道真的和这些铁管有联系吗?

这几天,香格里拉陨石争夺战被许多人关注,全国各地的寻宝者赶到德钦,梦想着找到陨石一夜暴富。他们或许不知道,在青海的德哈令,还有一处外星人遗址,传说外星人曾在此造访过地球,也许他们更应该奔往德哈令,说不定能找到更值钱的“宝贝”。

青海省德令哈市,位于柴达木盆地的东北边缘,而“外星人遗址”就位于德令哈市西南40多公里处的白公山下、托素湖畔。它四面被荒漠和沼泽包围,沙梁与戈壁随处可见,方圆一公里内,没有草也没有树木,遍地都是造型奇特的怪石。这里海拔近三千米,空气已显稀薄,走在松软的沙石上,脚下有一种暄软的感觉,好象在太空里失重的宇航员那样。而遍布四周、不知何人垒起的大小不一的石块,更是令这里充满了神秘感!

为什么这里会被认定为“外星人遗址”呢?因为在白公山的岩洞里,有神秘的铁质管状物斜插入山体(见下图),管状物内氧化铁占到了所有成分的60%以上,但却有8%的元素是至今也无法查出的。况且从柴达木盆地目前发现的人类活动的文物资料表明,从未有过铁管之类的现代工业产品。加之柴达木盆地自然条件恶劣,人烟稀少,当地民族从未有过成形的工业开发史。据当地人回忆,除了白公山北草滩偶有流动牧民外,这一地带没有任何居民定居过,所以可以肯定这里不可能是古人或现代人的遗址。

一些专家学者认为这是外星人的遗址。他们的依据是柴达木盆地地势高,空气稀薄,透明度极好,是观测天体宇宙理想的地方。外星人如光临地球,托素湖应该是星际交往的首选地点之一。

白公山远看像金字塔,非常神秘;侧看,如大猩猩坐望碧湖;正面看,是单面山状,峭壁迎湖屹立,呈黄灰白色,高约200余米,距托素湖约80米。

这就是神秘的岩洞,外貌似三角形,在洞外就能隐约看到那神奇的铁管。管壁与岩石完全吻合,不像是先凿洞后再安装的,而是直接将铁管子插入坚硬的岩石中。打个比喻,山体像个馒头,铁管像根竹筷,山与铁管的结合令人惊叹。从这些管道的锈蚀程序粗看,时间距今至少在一两千年以上。在当时,别说是青海,就算是中国,甚至地球上的人类,都无法制作安装如此规模巨大、技艺精湛的超级工程。

更多失踪在死亡谷中的人至今下落不明,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曾经有羊群误入谷中,便在人眼皮底下人间蒸发般的没了踪迹。因此,昆仑山的牧羊人宁愿让牛羊因没有肥草吃而饿死在戈壁滩上,也不敢让其进入昆仑山那个牧草繁茂、古老而沉寂的深谷。

地质考察队曾探测到该地区磁异常,越往深处走越强烈。电磁场与云中电荷互相作用形成雷电云,专门袭击奔跑的动物。这种推测虽有一定的道理,但解释不了无雷电时人畜死亡现象。

青海柴达木盆地的荒漠戈壁中,有一处名字叫做外星人遗址的景点,非常神秘。外星人遗址距离德令哈市约40公里,坐落在托素湖南岸。托素湖是一座咸水湖,与旁边的一座淡水湖可鲁克湖并称为情人湖。

湖边有一座看似金字塔形状的小山,山体中有几个岩洞,科学未解之谜就隐藏在这几个岩洞里。中间的洞面积较大,游客可以进去,而两边的洞已经坍塌。

柴达木盆地经常有发现UFO的说法,特别是德令哈附近的戈壁中海拔较高,视野开阔,加上有可鲁克湖和托素湖两个标志物,很容易让外星人选择此处作为着陆点。

走进山洞中,最为神秘的是山体中有几根管子,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神秘力量插进去的,如同一开始就存在于山中,管子已经生锈,肉眼可见管子裸露出来的部分,这些管子不知通往何处。

曾经有科学家研究过这些管子的成分,大部分都是铁,但是还有一部分物质是目前在地球上还没有发现的元素,这更增加了这些铁管来自外太空的推测,仿佛佐证了此处就是外星人遗址的推论。

戈壁中常年干旱少雨,这座土山也能够由此保存下来。这些奇特的管状物分布在距今五六百万年前的第三季砂岩层中。

青海有个外星人遗址,在什么地方?外星人遗址是真的吗/?外星人遗址的迷团解开了吗?

神秘管状物 “外星人遗址”这一惊人发现来自《走进柴达木》一书。这本书的作者白渔,是青海省作协名誉主席。曾从事过地质工作的白渔,血液里一直流淌着探险的冲动。 1996年6月,他一脚踏进柴达木盆地东北边缘的托素湖,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开阔的湖面没有任何生物,四周尖锥状的小山仿佛被大火冶炼,不见一丝生命气息。 就在托素湖以东的巴音诺瓦山脚下,白渔发现了一个奇特的山洞。洞口为三角形,如人工开凿一般。清一色的砂岩,几乎看不到一点杂质。山洞深处,一根从岩壁中穿出的铁质管状物,同岩石嵌合得天衣无缝,不见头尾,让他惊诧莫名! 在巴音诺瓦山和托素湖之间的河滩上,白渔发现了更多让人兴奋的神秘管状物。这些管状物形状奇特,鬼斧天工。白渔从管状物上取下一块样品,送到当时冶金部直属的锡铁山冶炼厂进行化验。结果除了常见的金属元素外,样品中还有8%无法化验出的元素。 不明元素使一头雾水的白渔头脑忽然顿悟,一个大胆的念头开始左右他:戈壁荒滩上这些突兀而来的管状物只能有两种来历,不是来自地球人,就是来自外星人。无法探明的元素或许就是外星人带来的宇宙物质构成。 经调查,白渔了解到柴达木最早有人类活动的历史距今约3万年之久。当地出土的文物多为兽骨、石器、陶器和青铜器等,从未发现铁器。新中国成立后曾几次开发柴达木,但从未在托素湖一带施工。因此,白渔断定,这些管状物不是古代先民留下的,也不可能是现代工程的材料,极有可能是外星人所构建的管道群。 为证实自己的推断,白渔赶到距离托素湖几十公里远的南京紫金山天文台德令哈观察站。在亚洲,这是个绝好的天文观察点,海拔高,空气稀薄,透明度极好,而且极易接受毫米波,几年来这里共发现了近100个星系——这些使白渔相信,宇宙的使者可能光临柴达木盆地,醒目的托素湖或许是外星人的坐标。 在巴音诺瓦山的背后,起伏的戈壁滩上有一块异常平坦的开阔地,如精心夯实的机场,此刻在白渔眼里,这无疑是外星人飞行器的着陆点。 经过一番考察和推论,白渔越来越相信自己大胆的结论: 这些神秘管状物只有可能为外星人所造,而托素湖一带是外星人在地球上的活动遗址,巴音诺瓦山的那个神秘山洞就是外星人洞! 外星人“出局” 托素湖惊现外星人遗址被媒体披露后,引起国内地学界的关注。 2001年5月,由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的郑剑东教授牵头组成临时科学考察队,来自中国地质大学、核工业北京地质研究院等单位的科研人员,奔赴托素湖,试图解开神秘管状物来历之谜。 考察队首先把研究区域锁定在巴音诺瓦山与托素湖之间的湖滩上。由于慕名而来的人不少,白渔第一次看到的那个管状物已经残破不堪,湖滩上的管状物也所剩无几。外星人的“第一现场”被猎奇者破坏了。 专家们在湖的四周和湖底,还是发现了不少大小形态不一的管状物,这些管状物有的像切开的香瓜,有的像长长的黄瓜,在湖水的淘洗下管壁清晰可辨。 神秘物质的取样马上被带到北京。核工业部北京地质研究院的高级工程师王文广,把取样同月球物质和陨石进行了微量元素的比较,结果却使托素湖铁质管状物的神秘色彩大打折扣:管状物与陨石和月球的分析资料比较完全不同。由此可以断定,管状物不可能是外星人带来。 同时郑剑东教授在中国地质局地质研究所通过一种叫作热释光测定同位素的办法,测得铁质管状物样品的年龄距今约十四五万年。同柴达木盆地有人类活动的历史3万年比照,意味着这些管状物不可能是人类所为。 化验最终认定样品为碳和黄铁矿的胶结物,不是人工所致。 同白渔那次的化验结果相比,以前8%的不明元素也验明了身份,居然是常见的金属元素钾、铝、钠等。 外星人洞的神秘管状物一走进专家的试验室,身份居然如此平常——普通的名字“黄铁矿”。专家们的看法最后趋于一致:对托素湖管状物的研究方向,应由“上天”变成“入地”。因为,它们既不是来自地球人,更不是来自外星人,只是一个刚刚被发现,但已经历漫长时光之旅的地质之谜。 假说大比拼 首先,考察队发现,这些管状物只分布在较硬的砂岩里面,这一发现使考察队对铁质管状物形成的最初环境有了了解。根据地质学上的岩相理论分析,这些较硬的砂岩层是由洪水冲击形成,在地质学上,这种岩相叫作洪流相。周德安、郑剑东等人认为这些铁质元素是上百万年之前,被洪水激流冲刷到托素湖一带,然后沉积在砂岩之中。 为什么这些管状物只分布在较硬的砂岩?郑剑东认为,这个沉积属于陆相沉积环境,洪水泛滥时,水流很湍急,携带物质比较多,带来的铁质也比较多。大部分管状物是铁质元素和沉积物一起被快速掩埋,通过化学反应形成。沉积物同水隔开以后,逐步变为还原环境,水中硫化物分解出硫化氢气体,同洪水冲击携带的铁元素通过化学反应,形成了黄铁矿。 对于铁质元素的来源以及形成黄铁矿的原因,考察队的专家们看法一致,但对于沉积学说认为这就能够形成管状物,周德安等人却提出了完全不同的观点,理由是沉积作用不可能使铁质元素这么丰富地集中在一起,而形成几何形的管状更是不可能的。 争论归争论,专家们求同存异,一致认为:管状物的形成同柴达木盆地几百万年前的古地质和古气候情况是分不开的。要揭开这一奇异现象的奥妙,就必须要再回到数百万年前甚至更为久远的柴达木。 离托素湖不到300公里的诺木洪乡,有一道奇特景观:戈壁滩上,一条由贝壳和沙粒结成的绵延数公里、5米多高的堤梁,被当地人们称为贝壳梁。这些贝壳向今人述说着柴达木的古地质和古气候情况。距托素湖西北不到40公里的化石山,那里无数的海虾完整地镶嵌在化石山岩石中,今天看来依然栩栩如生。这些都说明在距今4000万年前,柴达木还是汪洋大海。后来的造山运动产生了世界上最高的高原青藏高原和世界屋脊喜马拉雅山。青藏高原和喜马拉雅山的不断提升,导致了周围环境和气候的变化。专家认为,这种变化事实上正是托素湖神秘管状物形成的外部原因。 距今上百万年前,由于柴达木盆地的倾斜和当时的气候条件,形成古托素湖,面积比今天的托素湖大得多。巴音诺瓦山原来是古托素湖底一块平坦的陆地,只是后来由于地质挤压作用,像弯起的弓抬升出湖面,抬升后的山体产生了裂隙。通过考察专家们发现,巴音诺瓦山外星人洞正好在这座山的裂隙之下,而“外星人洞”正是裂隙被水冲刷形成的。对于“外星人洞”里发现的那个管状物,郑剑东认为,在地壳变动过程中,熔岩在地层下奔突,遇到裂隙就喷射出来,这样藏在裂隙里的岩浆就形成了后来的神秘管状物。这个推测还有一个依据,那就是管状物的放射性铀含量达到每克208毫克,比周围的岩石高出几十倍。 然而,周德安和高军平对于郑剑东这种观点提出否定意见。他们认为,经过取样分析没有发现管状物是岩浆形成的有力证据,管状物周围的岩石也没有被高温腐蚀。放射性元素的来历还须继续研究。 周德安、高军平通过对托素湖一带地貌的考察,认为托素湖地层比较稳定,地层下的岩浆并不发育,在极小的范围内,管状物既有沉积作用形成,还有岩浆形成,这种情况在地质学上不可能出现。 况且如果有火山活动,柴达木油田就不可能形成。 终于,准确破解谜团的转机出现了:高军平通过野外考察,发现铁质管状物内有植物碳化后的残留物。周德安、高军平据此认为管状物是植物被沉埋后通过化学反应形成的植物化石。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发现。 高军平在“外星人洞”的管状物上分内外壁取下两份样品,送到兰州大学分析测试中心进行化验,通过一种精确度能够达到10-9次方的等离子发射光谱测试,得知组成管状物的有数十种常见的金属元素和微量元素,同郑剑东等人在北京的测试结果一致,有机物含量相差不多,但样品中钾和铁含量的渐变规律,却有利于管状物是植物化石形成的观点。管状物内壁向外壁,铁含量增加,钾含量减少,有机物含量相差无几。专家们通过观测,虽然没有发现树干、树皮等植物结构的显微镜下证据,但从宏观上却发现了树状的同心圆结构,这些结构酷似树木年轮,并且有的管状物从外部状态看,呈现出树状结构。如果这些管状物曾经就是树木,那么,今天已是戈壁的柴达木,昔日众多的树木又是来自哪里呢? 揭开神秘面纱 距今数百万年前,柴达木处于亚热带环境,当时青藏高原还在隆起,边缘却有高山围绕,印度半岛的暖湿气流进入盆地,使柴达木雨量充沛,植被茂盛,洪水暴雨不断。激流携带泥沙覆盖了树木,大树从此进入了漫长的演化过程。 后来,喜马拉雅山急剧升高,印度洋季风带来的雨水被挡在喜马拉雅山南坡。柴达木盆地气候变干变冷,水面逐年缩小,而诺木洪一带是盆地的低洼处,后来湖水枯竭,青藏高原的隆起带给柴达木盆地沙漠化和干旱。托素湖一带的地层开始了剧烈的沉积作用,使大树被土壤和砾石深埋在地表之下数百米甚至上千米深。这个过程需要几十万年的时间。地表下的树木经过脱水,自由氧逐渐消耗,环境由氧化转为还原,这是铁质管状物形成的关键时期。管状物周围的铁质,由三价铁变成二价铁,逐渐向疏松多孔的木质结构流动。按照地质理论,地层下每一千米深度,温度就要增加33℃,在这样的温度和化学的条件下,树木发生了一种有趣的变化:疏松的木质部逐渐腐烂,铁质元素发生化学反应,吸附在了不易腐烂的树木韧皮部,这就是铁质管状物最初的形状。 托素湖外星人遗址之谜经历了天上、人间、地下的一波三折,最终还是从人类难以企及的星外,演变到了柴达木久远的历史长河之中。

在德令哈有一处外星人遗址,就位于德令哈市的西南方,这是一个满目褐色,满眼荒凉的世界,被众多媒体称为“神秘之地”。在方圆不过一公里的地方,没有草也没有树,遍地都是造型奇特的怪石,这里光秃秃的地形地貌与月球的地形地貌极为相似,因为这里平均海拔在3500多米,行走在其间也让人有一种头重脚轻的感觉,就像是在月球上行走。

在这片荒凉的土地上耸起了一座小山,被当地人称为察汗陶力哈山。在山中有很多石块,当地人和往来的游客用这些大小不一的石块堆积了很多的尼玛堆。

自古“麦圈”现象都只出现在西方国家,但在中国境内的青海省德令哈地区也出现了“沙漠怪圈”。外星人遗址的奥秘就在察汗陶力哈山,这是一座第三纪砂岩构成的山体,山高200多米,在山脚下有三个大小不规则的三角形岩洞(东西两洞由于岩石坍塌已无法入内),中间的岩洞最大,洞深约6米,这个岩洞和我们平常看到的岩洞不同之处就是有人工开凿的痕迹很大,可以看到很多的棱角。

在洞中有一根直径40厘米的大铁管从山顶直通到洞中,铁管有一百多米,经过长年的风雨侵蚀虽然已经锈蚀了,但铁管仍然清晰可见,在洞口的地方还有10余根铁管穿入山体,这些铁管与岩石完全吻合,就像是直接将铁管插入坚硬的岩石中。

在察汗陶力哈山的洞中有科学家将铁管取样后进行化验,结果表明氧化铁的成分占了60%以上,这就可以证明是铁管,而还化验到有8%的元素是元素周期表中所没有的,那么这样的物质很有可能来自于地球之外。

那么洞中还有什么东西呢?从地标的年代上看,第三纪距今至少有2300万年了,而当地发现的人类活动只有三万年,在三万年前,人类只能生产一些极为简单的手工业品,根本不可能生产出铁管。

多少年来,关于是不是有外星人?外星人是不是到访过地球?地球上有哪些外星人的遗迹?一直是很多人关心的问题。

这时百位于托素湖畔,白公山脚下被喻为“外星人”遗址的地方。山下并排着三个洞穴,现在看到的砂岩洞穴是最大的一个,其它两个已经被坍塌的崖体掩埋。洞内有一根直径约30厘米的管状物从顶部斜插到底,管壁和岩石完全吻合,无法知道它有多长。在山体的周围湖滨四处大小不一的管状物随处可见。经专家鉴定,这些管状物氧化铁的含量在30%以上,有8%的成分无法确定,而在那个年代我国根本没有那么高的铸铁技术,这就是这些管状物的神秘之处,更因此被认为是外星人的遗址。这些壮观粗重的铁质管状物到底是谁遗失在这一片荒原地带呢?这些神秘的管状物真的是外星人造访地球留下的遗址吗?这个迷底有待于人们去探寻。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