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奇闻吧

当前位置:首页 > 外星人

凤凰山外星人 凤凰山事件是事实还是骗局

作者:admin 时间:2020-05-18 11:44:57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凤凰山事件”是中国三大UFO悬案之一,另外两件分别是贵阳"空中怪车事件"和"黄延秋事件",这个三案例中,空中怪车事件因存在“作案现场”,有大量的视频以及照片证据,因此对于事件的发生没有任何疑问,但“凤凰山事件”和“黄延秋事件”则存在大量的描述性证据,可信度相对较低,但因存在和女外星人OOXX的情节,使得这个事件的关注度经久不衰!

1994年6月,黑龙江五常市山河屯当地村民多次反映在红旗林场附近目击到有发光物,初期他们以为是飞机坠落,都跑过去看了,孟照国也是其中之一。

十几天后好奇心比较大的孟照国和李洪海前往事发地再次围观,接近了降落的一个蝌蚪状发光物,但在接近时被“电击”,眼镜剧痛而被迫逃离。

两人逃回后向林场工会主席报告,三天后带领了一行30人前往查看,接近飞行物观察时手拿望远镜查看时突然大叫一声昏倒在地,事后他回忆说看到一个外星生物手拿一个装置朝他发射了某种光线。此后孟照国断断续续半昏迷与梦游状态持续一个月之久!

孟照国描述在昏迷期间见到一位女外星人,身高约3M,六根手指,与人类似,但眼睛很大,全身衣着只露头和下体。

自始至终都是在他家中发生,并不是很多资料中描述的在山上,这个情节看上去有些匪夷所思,但孟照国以此还经受住了测谎仪的考验,但这就是真的吗?我们继续来围观孟照国描述的外星人。

生活报7月12日讯 连日来,凤凰山出现UFO成为了冰城人热议的话题,11日,哈尔滨市民薛维利给记者打来了电话称,在凤凰山出现UFO的前一天,也就是7月7日的凌晨2时30分许,他和渔友赵安吉在松花江边夜钓时,也发现了3个不明发光体。其中1个发光体呈圆柱形一直悬挂在正东偏南的2000米高空,另外一个在其正上方,距离地面约3000米,还有一个在2个发光体的右侧闪了几秒便消失了。薛维利当时就拨打了114咨询天文部门的电话,但没有结果,于是用手机拍下了两张照片。一直对不明发光体念念不忘的薛维利看到《生活报》11日有关UFO的报道后,觉得当晚自己看到的也是UFO,并将照片提供给记者。

“起初,我们俩以为那是飞机发出的光,但是过了半小时,也没见它们动;我又想是不是建筑物发出的光呢?可是发光体确实是悬挂在天上的,下面没有任何建筑物;会不会是星星呢?当时赵安吉问我。但那两个发光体的光非常强,比星星亮多了;更不可能是孔明灯,因为孔明灯飞不了那么高。”在排除了几种可能之后,薛维利和赵安吉突然在两个发光体的右侧发现了第三个发光体,但第三个发光体只是闪动了几秒钟便消失不见了。

薛维利对记者说,“我当时觉得这是一个天文奇观,想找天文学家来看一看,于是拨打了114咨询有关天文部门的电话号码,但114没有相关登记。”薛维利手机上还有7日2时57分拨打114电话的记录。薛维利用自己的手机将这一“天文奇观”拍了下来,但由于手机的像素不高,画面非常不清晰。在薛维利的手机相册里,记者只能看到两张一片漆黑的照片,上面隐约地显示着一个亮点。为了看得更清楚,薛维利将两张照片导入了电脑,持续放大后,照片的中间出现了一个大亮点,但也只能看到一个亮点。

据薛维利介绍,看到不明发光体后,他依然每天到同样的位置去夜钓,但再也没看到不明发光体。

陈功富:今天我和助手侯京桥到达凤凰山后,因为山顶下雨,上山比较困难,就没有上去。如果明天放晴,我们将上山了解情况。今天夜间,我们会继续观察,如果发现不明飞行物再次出现的话,我们将尽可能纪录下来并采集相关资料。

陈功富:刚开始看到照片的时候,我也觉得很像一只长着翅膀的飞蛾。但是了解了现场情况后,我们发现现场看到发光物体的人不止一个,说明这个物体的体型很大,从距离上看,应该是在被拍摄者李慧的身后,是一个实体UFO,不是虚体的,她目击到的柱状物体虽然不是飞虫,也不能确定其就是外来的飞行器。

第一次接触凤凰山外星接触事件的人,都会为其离奇事件的经过所吸引,我自然也不例外。一九九四年八月我和吕应钟先生参加在北京召开的亚太UFO研讨会时,凤凰山事件是它的重头戏,当时来自各地UFO研究专家热烈的讨论,在中国大陆UFO目击事件或第三类接触事件,虽然时有所闻,然而像孟照国这样离奇的事件,还是历年所罕见。本案之「离奇」,包括外星人对孟照国进行采种,外星人带他参观飞碟基地,以及外星人之穿墙术、隐形等等现象都非常的特别。当时我就和陈功富教授相约赴凤凰山对当事人作全盘性的录影采访,一来是对本事件的真实性、对所有关系人作访谈核实,二来对此重要事件作一纪实录影,以供将来国内外研究者的叁考资料。

凤凰山地处偏远的山河屯,通讯条件非常艰难,虽然陈功富积极的与孟照国联系,但因为往来全靠写信,旷日费时,好不容易才敲定一九九五年八月前往,然而等我到了哈尔滨市的隔天,老天就下起倾盆大雨,而且连下数日从不间断,连铁路桥梁都被大水冲毁了,上凤凰山的路,自不待言,根本行不通的,於是我在哈尔滨坐困愁城,八天之後,只好打道回府,呜金收兵。九月三十日我再度飞往哈尔滨,这个时候的哈尔滨已经成了一个UFO城 ,凤凰山事件几乎无人不晓,有些气功师更自称经常与外星人联络,因此当陈功富和我们准备上凤凰山采访的消息走漏之後,就有很多人,透过管道希望和我们一道去,最後我们租了两部旅行车前往四百公里外的凤凰山,这时正值红旗林场的金秋季节,满山遍野的枫叶红成一片,简直漂亮极了,美景当前让我们忘却了八小时的颠跛之苦。当我们好不容易抵达红旗林场,本以为采访工作就可展开,岂知摆在前面的却是重重的关卡。原来,自从孟照国与外星人的接触消息披露以後,各地前来访问研究的人络绎不绝,孟所属的单位红旗林场早已经把孟照国当棵摇钱树,对於各种采访设定高低不一的「使用费」,尤其是对海外来的人士叫价简直多得离谱,因此从一开始我这个「呆胞」的身份就始终不敢曝光,我们携带的专业摄影机也尽量避免被干部们识破,为整个采访增添了不少压力。孟照国的家空间很小,室内面积大概只有六十平方公尺左右,一个房间,一个客厅兼餐厅,一个厨房。我们这一行人把他们家挤得满满的,为了给我们烧饭做菜,孟照国还得动员兄弟妯娌一起来,整个房子闹哄哄的就像办喜事一样。

义:「有一次我在家里看着他,他就躺在这沙发上,不知怎的,咚!就掉头了,换这麽躺。」孟照义比划着,意思是头脚一百八十度易位。

认知上的差异就在此时产生的,现场的人认为孟照国怕铁,所以想帮他解开皮带,宽宽衣服也许舒服点。

说到这里孟开始宽衣解带,在他的小腹右侧以及右大腿内侧尚留有痕迹,额头眉间也有一处,是外星人用电光打出来的记号。

这个东西很可能是孟照国事件中,外星人唯一留在地球上的证物,就因为山民不知道它的珍贵,把唯一的证物绐毁了。

人类对外星人一直充满着神秘感,觉得神秘的主要原因就是人类无法在现实中与外星人接触、交流,所有的一切资料、图片乃至说法,都是在脱离了真知灼见的感知中,而无法去真正的判断。

到底外星人是用什么样的方式方法与人类交流呢?为什么外星人总是在人类的意识中隐藏式的出现,而不能在意识中清晰的出现呢?带着这些疑问,我向来自宇宙并给地球留下疑问和玄妙的外星人发问。

今天,我想与被人们炒作的沸沸扬扬的黑龙江凤凰山外星人进行沟通交流,渴望他能为我们展现这个充满神秘的炒作事件的真实原貌。

我用灵感意识探索中。每一次意识一动想与外星人沟通之际,头就像裂开一个口子,一道缝隙,疼的受不了。

外星人的能量刺激真的好疼,无论怎么疼,只要外星人能够通过我向人类传递星球信息,传递宇宙信息,让我们地球人类真正能够与外星融通,我就开心,我要感恩所有的外星人。

人类对凤凰山外星人的疑问,他看得清清楚楚,今天他的意识直接向我传递过来:我就是地球人类传说中的凤凰山外星人,我们有我们星球的名字,来到凤凰山纯属偶然。

黑龙江凤凰山UFO事件,是我国著名的UFO悬案,该事件是否真的与外星人有关就不得而知了,如今该地建立UFO主题公园,成为吸引游客的一大特色。

坐落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凤凰山国家森林公园,是黑龙江的第一大山,但是让该凤凰山全国闻名的,却是发生在这的UFO事件,在此处前后共发生三次UFO事件,时间分别在1994年、2005年和2012年。

其中以1994年的孟照国事件最为著名,在当年,孟照国还是黑龙江省的一位普通农民,小学五年级文化;在1994年5月末,多位当地村民反应在凤凰山看到了不明物体,孟照国听说此消息后十分好奇,于是前往探寻,并发生了一系列神奇的经历。

据孟照国宣称:在1994年6月6日,他和一位亲属来到凤凰山南坡时,看到了停留的不明物体,当时他距离不明物体只有大约100米,不明物体长约150米,呈蝌蚪状,当他们继续靠近不明物体时,不明物体发出刺耳的声音,被惊吓的他赶快离开,并向林场负责人报告了此次经历。

6月9日,林场人员和其他人员一共30多位,一起同孟照国来到事发地,在接近南坡时,其他人并非发现孟照国所说的不明物体,当孟照国拿起望远镜观看时,一眼就看到了原先的不明飞行物,据他回忆,当时不明飞行物前面还站着大眼睛的外星人,然后外星人拿出一个东西向他射出一道强光,强光打到他的眉心,让他瞬间昏迷,然而其他人什么都没看到,孟照国就在众人面前晕倒了,并且倒地后不断地抽搐。

然后接下来的故事更为离奇,据孟照国回忆:在他康复一个月后的7月16日,一个外星人穿墙而过,把他带到了一片白色的地方,并出现一位女性的外星人和他**……。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