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奇闻吧

当前位置:首页 > 外星人

详解著名的华盛顿UFO目击事件详解著名的华盛顿UFO目击事件

作者:admin 时间:2020-11-07 10:02:23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当美国首都附近的华盛顿国家机场和安德鲁斯空军基地的雷达都捕捉到UFO时,关于目击事件的新闻报道就取代了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成为各大报纸的头版头条。这些报道立刻掀起了轩然大波,总统办公室,伦敦、渥太华和墨西哥城的新闻媒体都打来电话询问。当我拒绝告诉那些美国记者我对此次目击事件的看法时,华盛顿罗杰·史密斯酒店的大堂差点因此引发一场小型骚乱。

这是空军年鉴中最广为人知的UFO目击事件,有关它的堆积如山、一团乱麻似的资料更是让人感到头疼。尽管空军声称已经对事件进行了充分调查,民航局也就目击事件做出了官方报告,而且数不清的杂志专栏作家也对事件进行了研究,但从未有人见过对整个事件真相的描述。反对者从未考虑过赞成者的意见,而赞成者也完全忽略了反对者的声音。

华盛顿ufo事件图片

两起目击事件已经过去一年了,我们仍在拼凑线索试图揭开事情的真相。

从某些角度来讲,华盛顿国家机场目击事件可以归为一个惊喜——当事情混乱不堪时我们经常以此作为借口,但从其他层面来说就另当别论。事件发生前几天,一个来自我不能说出名字的机构的科学家正在和我讨论美国东海岸UFO报告数量增加的情况。我们讨论了约2小时, 在我要离开时,他说他还有最后一条评论,即一个预测。根据他从空军司令部得到的UFO报告以及他和同事的讨论,他认为我们正坐在“一个满载飞碟的炸药桶之上”。“就在几天之内,”他说,“它们即将爆发,你将见识到UFO目击事件的始作俑者。目击事件将会出现在华盛顿或是纽约,更有可能是华盛顿。”我仍记得他一边说一边用拳头缓慢而有节奏地敲击着桌面。

被这个科学家作为预测依据的UFO报告呈现出的趋势并非没有人注意到。我们“蓝皮书”计划中的人都曾注意到过,五角大楼中的人也一样,大家都曾谈论过它。

7月10日,美国航空公司的职员报告说看到了一道亮光,“那道光太亮了,不可能是气球,移动太慢所以也不可能是巨大流星”。那时他们正在位于华盛顿以南的弗吉尼亚州昆迪科(联邦调查局特工学院和美国舰队基地),在600米高度向南飞行。

7月13日,又一个航班的职员报告称,当他们在华盛顿西南方约100千米、高3352米的天空飞行时,看到一道亮光在他们下方。这道光上升到和他们一样的高度,在左边盘旋了几分钟。当飞行员打开着陆指示灯时该发光体急速爬升离开了。

7月14日,泛美航空公司的职员在从纽约到迈阿密的飞行途中报告称,华盛顿以南约200千米的弗吉尼亚州纽波特纽斯附近出现了8个UFO。两晚后,在相同的位置又发生了一次目击事件,不过这次是在地面上。21时,一位来自兰利空军基地(中情局所在地)国家航空咨询委员会实验室的地位显要的非军事科学家和另一个人站在海边向南眺望汉普顿公路时,看见两道琥珀色的光芒出现在他们右侧,正缓缓向南移动,“民用飞机的灯绝不可能这么大”。就在那两道亮光即将与这两个人在一条直线上时,它们突然转了180°的弯,然后返回它们最初被看到的位置。在它们返回时,这两道亮光似乎“在编队飞行中互相抢占有利位置”。这时第三道亮光从西边出现,加入了起初的两道亮光。之后,这3个UFO向南方爬升离开这片区域,过程中,又有几道亮光加入了编队飞行。整个过程持续了3分钟。

对这一目击事件唯一可能的解释就是这两个人看到的是民用班机。我们调查了这个报告,发现在目击事件发生时该区域有几架来自兰利空军基地的B-26战斗机,但没有一架战斗机经过汉普顿公路。实际上,由于兰利西北部的雷暴活动,他们在22时30分之前基本都待在诺福克郡以南很远的地方。此外,还有其他值得考虑的线索:目击者远离城市的噪音却没有听到飞行物飞行时发出的任何声音;飞机不可能只发出一两道琥珀色的光,而且以那两道亮光之间的距离来看,如果那是飞机的话,那么飞机必须非常庞大或者离目击者很近。最后但并非无关紧要的一条线索是,那个来自国家航空咨询委员会的科学家是一个非常有名的空气动力学家,以他的专业素养,如果他说那些亮光不是飞机,那它们就一定不是。

这是第一次华盛顿国家机场目击事件的重要节点,也是我的朋友预测空军正处于满载飞碟的巨大炸药桶之上的原因。

当这桶“炸药”破坏了美国航空航天技术情报中心(ATIC)那些胆小鬼的所谓完美计划时,他们仍决定用原定的计划来应对。根据民用航空管理局的记录日志,备受公众关注的华盛顿国家机场目击事件开始于7月19日23时40分。当时,华盛顿国家机场的两台雷达在安德鲁斯空军基地东部和南部分别发现了8个无法识别的目标。这些目标不是飞机,因为它们以160千米/时至200千米/ 时的速度飞行,然后突然加速到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高速”,离开这片区域。整个晚间,好几条航线的职员都在雷达显示的目标位置看到了神秘的亮光。信号员也看到了亮光,喷气战斗机奉命参与调查。

但没有人想到要给空军情报中心通报这次目击事件。当记者们打电话给情报部门并询问“截击机出动,在华盛顿上空追踪飞碟”这一新闻标题背后的重大目击事件时,他们被告知情报部门还没有收到关于这次目击事件的任何消息。在下一版中,新闻头条的标题被换成了“空军什么也不愿意透露”。

至此,情报部门才收到有关第一次华盛顿国家机场目击事件的通知。

我星期一早上10时左右才听说了目击事件,那时唐纳德·鲍尔上校和我从代顿过来,才刚下飞机,我在华盛顿国家机场航站楼到达大厅取了一份报纸。我从机场打给五角大楼,并和杜威·福奈特少校进行了交谈,但他知道的也只是报纸上写的那些而已。他告诉我他已经联系了博林空军基地的情报官,并且正在进行调查。我们中午将收到一份初步的官方报告。

大约13时,福奈特少校打电话给我,告诉我来自博林空军基地的情报官正在他的办公室,带来了关于目击事件的初步报告。我找到鲍尔上校,一起到了福奈特少校办公室听取情报官的简报。

那个情报官首先告诉我们事件中涉及的雷达的位置。市中心以南约4.8千米的华盛顿国家机场有两台雷达,其中一台是位于航线交通管制部门的远程雷达,有效范围为160千米,被用于控制所有飞往华盛顿的空中交通工具,隶属于飞行器研究与试验委员会。

另一台雷达位于华盛顿国家机场的控制塔,有效范围较小,被用于控制紧邻机场的飞机。他说,位于华盛顿国家机场正东的波托马克河对岸就是博林空军基地。从国家机场和博林空军基地差不多沿直线再往东16千米,就是安德鲁斯空军基地。那里也有一台范围较小的雷达。所有这些机场都通过内部通话装置联结在一起。

之后,那个情报官继续向我们介绍有关这次目击事件的信息。

当新一班工作人员接手位于国家机场的飞行器探究与试验委员会雷达控制室时,空中交通比较空闲,所以只有一个工作人员看着雷达屏幕。11时40分,负责查看雷达屏幕的控制员发现一组7个目标出现时,当班的高级交通控制员和其他6个交通控制员并不在房间内。根据这些目标的位置,他判断出它们位于安德鲁斯空军基地以东略偏南的地方。那些目标看起来像是一列呈编队缓慢飞行的航空器,但那片区域并没有任何飞行编队在执行任务。就在他观察时,这些目标以每小时160千米至200千米的速度飞行,其中两个突然加速疾驰冲出了雷达范围。这些不可能是飞机,雷达观察员想,因此他大声呼叫高级交通控制员。那个高级交通控制员看了一眼屏幕即叫来了其他两个人。他们全都认为这些目标不是飞机,可能是雷达故障产生的误判,因此他们叫来了技术人员。然而雷达状态完美,一切正常。

那个高级交通控制员之后给国家机场的控制塔打电话,才知道那里同样在雷达屏幕上发现了无法识别的目标,安德鲁斯空军基地也一样。其他两台雷达也报告了同样的物体先慢速游荡而后突然加速。有一个目标速度达到了11200千米/ 时。这时,那些目标已经移动到了屏幕的所有区域并且已经飞过了白宫和美国国会大厦上空的禁飞区。

当晚,那些目标几次飞近该区域的商业航班,其中有两架飞机上的飞行员看见了一些他们无法辨认的亮光,而这些亮光和雷达显示的UFO所在的位置一致。

午夜之后不久就出现了航班飞行员目击到亮光的情况。当飞行器研究与试验委员会的控制员打来电话时,一位美国首都航空公司的飞行员刚刚驾机从国家机场起飞。控制员要求那个飞行员注意观察反常的亮光。就在飞行器研究与试验委员会的控制员与飞行员通话时,该飞行员突然喊道:“在右侧出现了一个东西,然后就不见了。”那个控制员正看着雷达屏幕,一个目标刚才就在这架航班飞行路径的右侧。

1 2 3 4 5

赞 0

美国一直是发生ufo事件的重灾区,而发生在1952年的华盛顿不明飞行物事件,更是没有人质疑其真实性,当时有很多不明飞行物从华盛顿上空飞过,美军出动战斗机依旧是无功而返,不仅如此,白宫也曾两度遭受到不明飞行物的威胁,但美国军方对此束手无策。

1952年华盛顿上空惊现不明飞行物

1952年7月12日到7月19日,这几天晚上有许多不明飞行物出现在上空,华盛顿国家机场的雷达捕捉到7个不明飞行物体,它们飞过白宫及美国国会大厦等建筑,美军的战斗机想拦截它们,但不明飞行物以远远超越战斗机速度的速度快速移动并集体消失。

事后政府报告也承认是由不明飞行物所引起的事件,而民众对此更是一片哗然。虽然美国军方极力的想要掩盖这个事实,但是此事的目击者实在是太多了,根本没办法让所有人闭上嘴巴,只能不甘的承认。而此事更是加深了全世界对罗斯威尔事件与美国51区外星人的可信程度。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的UFO事件发生在美国的UFO事件不只华盛顿不明飞行物事件一件,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美国本土就已经出现了神秘的UFO事件,在1941年12月7日的珍珠港事件,最终将美国卷入第二次世界大战。然而,就在珍珠港事件发生2个月后,美国又遭到另一个力量的威胁。

1942年2月25日凌晨,美国西海岸洛杉矶迎来了一个不明身份的敌人。这个雷达屏幕上的亮点引起了一阵混乱。值班军士拉响了警报。军方立即行动起来,进入了战斗状态。探照灯兵和高射炮兵都各就各位,准备随时捕捉敌机。几分钟内,南加利福尼亚海岸的黑暗晨空就布满了搜索光线和防空炮火,这一天据说这一夜发射了2千多发炮弹,整个夜空变成了白昼。那天洛杉矶全城,据说有数千人在探照灯的光柱中看到了那些不明物体。

许多报纸也对此事大加报道,猜测纷纷。防空火炮扫射了夜空有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天亮后,人们发现地上到处都是掉下来的弹壳,但是什么都没有击落。虽然有报纸声称那是日本飞机,但更多的人相信,那天晚上出现的是不明飞行物。有关洛杉矶全市遍布弹药残骸的报告要被送交华盛顿的罗斯福总统那里。于是,这个任务就落在了时任陆军部总参谋长的乔治-马歇尔将军的肩上。

马歇尔写给罗斯福总统的报告可能是有关此事的最奇怪的文件之一。他在报告中说:当时那里有15架飞机。这些飞机的速度变化无常,并且飞行高度也能迅速拉升,最奇怪的是,它们都没有投弹,没有造成人员伤亡。此外,那天夜里没有盟军、美国海军和陆军航空队的飞机在空中飞行。

纽金特迅速通知了他的上司,美国民用航空局的高级空中交通管制员哈里G巴恩斯(Harry Barnes),并且开玩笑称那是一支飞碟编队。

白宫上空的飞碟编队

据巴恩斯的回忆:我们迅速意识到这是一起不寻常的事件相比普通飞机而言,它们的运行轨迹相当自由,它们没有规定的轨迹,也没有固定的编队;那些单个的光点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消失一次。

在这段时间中,它们飞行了大约三英里的距离。后来我意识到这些物体是在突然加速,或者一直要保持相当快的速度,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光点会暂时消失。

回忆白宫上空UFO事件

其他两名管制员检查了雷达的设置,以确定它是否工作正常。在发现一切没有问题之后,巴恩斯呼叫了在1/4英里之外的塔台负责另一台雷达的同事。巴恩斯负责进行远程扫描(半径70英里),而另一台雷达则负责进行追踪。

塔台的霍华德库克林(Howard Cocklin)呼叫巴恩斯,称他追踪到了目标。就在此时,库克林透过塔台的落地玻璃窗,看到天空中有一个明亮的桔红色发光体,库克林不确定它身后还跟着什么。

在光点遍布雷达扇区之后,不明物体开始朝着白宫和国会大厦上空飞去,巴恩斯立即电话通知了机场以东十英里的安德鲁斯空军基地,询问他们是否知道更多关于这些物体的信息。

基地的一位民航管制员称在一个小时前,曾经有一架C一47运输机起飞。但不一会,飞行员就向塔台报告了空军基地上空的奇怪物体,并且让接到呼叫的威廉布拉迪(William Brady)赶紧查看南方的天空。

布拉迪看到了空中有一个类似于桔红色火球的物体,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它在机场以南大约两英里的位置,距离安德鲁斯基地(Andrews Air Force Base)大约1.5英里。它非常刺眼,比布拉迪以前看到的任何物体都要奇特,并且在空中进行着圆周运动。

桔红色火球的物体,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

布拉迪高声呼喊着塔台的其他人员过来看。但就在他喊话的时候,桔色的物体突然停了下来,然后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瞬间消失在了天空之中。

布拉迪随后告诉空军的调查员:数秒钟之后,我看到另外一个同样形状的不明物体,它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然后消失了;两个物体都出现了大约一秒钟。塔台的其他人员则什么也没看到,或者是由于这些物体转瞬即逝,他们根本来不及转过头来。

雷达检测到几个不明物体

几分钟之后,巴恩斯从华盛顿国家机场打电话给空军基地,称那些不明物体正自东向西飞过安德鲁斯。在那时,安德鲁斯的跑道上有一批喷气拦截机正在进行维修,维修完毕后,这支空军中队将会被派往特拉华州的纽卡斯尔空军基地。

蓝皮书计划的一份备忘录中,记录了巴恩斯在航路交通管制中心塔台的目击事件:大约12:30,一个桔红色的碟形物体在3000英尺的高度从这里飞过。难忘的夜晚首都航空公司的S.C.皮尔曼(Pierman)坐在他的DC一4飞机的驾驶舱中,等待着起飞的命令。突然,他注意到地平线上空有一个闪着蓝白光的物体,他以为那只是一颗流星。

凌展1:00,他从机场起飞,几分钟后,他将无线电频段从塔台中心调到航路交通管制中心,地面人员提醒称,雷达检测到距他九英里远的位置出现几个不明物体。

不久后,它们离DC一4不到四英里,然后,它们迅速逼近到飞机左前方十点的位置。在与另一架DC一4相对飞过之后,皮尔曼注意到了黑暗天空中的那些物体:它们是明亮而且没有拖尾的白色发光体,总共六个,它们在空中共逗留了14分钟。

巴恩斯回忆称:每次发现UFO的时候,地面的雷达都会在飞机附近捕捉到一个光点。当他称UFO正高速离开时,光点也随之从雷达屏幕上消失了。皮尔曼称那些物体在三至五秒内就消失在视线之外。

UFO正高速离开时,光点也随之从雷达屏幕上消失

库克林称华盛顿塔台控制中心的近程雷达捕捉到了另外的一个不明物体,它先是猛地俯冲下来,水平飞行了一段时间后,又陡然爬升,最后从雷达屏幕上消失。

与此同时,安德鲁斯空军基地控制塔的人员也观察到了疑似UFO的物体,部分谨慎的人则认为那只是流星或恒星。凌晨2:00,基地接到航路交通管制中心的警报,称有不明目标正在靠拢。安德鲁斯控制塔的人员仔细在雷达屏幕上搜索,但是一无所获。

白宫上空UFO想象图

哈罗德C梅(Harold May)走到室外,发现空中有一个不明发光体,它不断变幻着颜色,从红色到桔色再到绿色最后又回到红色它有时突然下沉,仿佛是在做自由落体运动。但随后,梅声称她所看到了只不过是一颗恒星而已。

几乎与此同时,安德鲁斯空军基地第105 3号维修中队的查尔斯达文波特(Charles Davenport)也目击到了不明物体。在基地南侧的天空中,他看到了一个桔红色的发光体。达文波特回忆道:它有时一动不动地待在空中,然后突然变向或者变换高度,这接连发生了好几次。达文波特迅速通知了控制台,所有在场的人都看到了那个物体,但几秒钟后,它就消失了。

航路交通管制中心监测到目标出现在华盛顿国家机场与安德鲁斯空军基地之间的博灵空军基地,便立即通知了博灵方面。博灵移动控制塔工作人员唐威尔逊在距基地七英里的西南方向的天空中发现了一个圆形的琥珀状发光体。凌晨2:30,一位完成执勤任务的卫兵也看到西南天空中的不明物体,他描述道:

(它)看起来和一个高尔夫球差不多颜色是明亮的桔红色,它从西方的天空出现,然后划过一道半圆形,飞到东南方的天空中。我目测它的时速在1000?2000英里之间,这么快的速度绝对不是喷气式飞机,很难判断它的飞行高度,因为它似乎在不断地升高或降低;

神秘UFO

如此反复地运动了几次,它最后消失在了西方的天空中,从我发现它到它离开我的视线。总共1520分钟。航路交通管制中心、华盛顿国家机场塔台和安德鲁斯空军基地曾同时锁定了?个在里弗代尔无线电信标上空盘旋的物体,它在雷达屏幕上待了约半分钟就消失了。

两架拦截机临时承担了搜索UFO的任务

凌晨3:00,UFO突然集体消失,从纽卡斯克空军基地飞来的两架拦截机临时承担了搜索UFO的任务,在燃油即将耗尽的情况下,它们不得不返回特拉华州。但两架飞机一离开,UF0又重新现身了。

巴恩斯认为UF0正在监听他们的无线电通信,并据此做出反应。他注意到,在两架拦截机没有就位之前,他曾用无线电指挥皮尔曼的DC一4迫近某个目标,但UFO每次都能机警地躲开,并且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在空军的航班离开后不久,首都航空公司的一架飞机飞过了弗吉尼亚州赫恩登的上空。机长霍华德德莫特注意到有一个光球一直在尾随他们,当他通知机场方面的时候,两台机载雷达捕捉到了他所说的目标;雷达显示,它距离机场只有四英里远。

军方和官方对正在上演的这一幕态度非常冷淡,这让巴恩斯颇为不解。午夜刚过,他就打电话给军事飞行机构(MFS),对方催促他赶快与最近的空军基地的情报官取得联系。在大约3:00的时候,巴恩斯又一次打了电话,两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官员只是轻描淡写地称信息已经转交给高层处理。

凌晨3:30,达文波特发现了一架UFO,它银色外壳上泛着淡蓝色的光,运行非常没有规律,经常疾速从一侧漂移至另外一侧。随后,他告诉空军的调查员:我看到一个银色物体中吐出了一个红色物体,随后红色物体快速向东飞去,直到消失在视野之外。

雷达追踪一直持续到拂晓,最后一次的时间是5:30,有七八只UFO同时出现在航空交通管制中心的雷达屏幕上。黎明时分,一位名叫E.w.钱伯斯的民间无线电工程师可能是最近距离观察到了U170,但他并不知道这些U170已经折腾了一晚上(消息还未被公开)。他描述称五个巨大的碟形物组成松散的编队在空中盘旋,随后疾速向上爬升。

七八只UFO同时出现在航空交通管制中心的雷达屏幕上

巴恩斯向当地一份发行量比较大的报纸写信,描述了当晚发生的不可思议的事情:

在雷达屏幕上,它们比飞机还要活跃就像一个调皮的小孩子一样有的时候它们呈一个团体或编队飞行,而有时则广泛地散布在空中。我并不能给出定论,但在过去的六个小时内华盛顿上空至少有十架不明物体出没。它们绝非普通的飞机,从屏幕上它们的运动就可以看出,它们所进行的灵活飞行绝非任何已知的飞机可以完成,雷达显示它们能够右转弯900并且可以完全倒飞。

在我看来,这些未知的光点也不可能是流星或其他自然现象。全国大气现象调查委员会(NICAP)的另外两起报告表明,雷达所追踪的U170在白天一直很活跃,目击事件直到7月20日的傍晚才逐渐平息。这两起事件并没有在华盛顿事件调查中被重视,也很少为公众所知。只是在《时间》杂志中有只言片语提到:在7月19日、20日和26日、27日这两个周末,不时在雷达上有奇怪的光点出现。

20日午夜时分,时任空军气象观测员、随后成为密尔沃基大学科学教师的贝蒂安贝尔发现安德鲁斯空军基地的雷达上出现了几个异常的光点,它们排列整齐地在空中高速飞行,它们先是朝着跑道飞来,在飞过跑道上空之后,顿时分散到各个角落中。

贝尔称他们在进行特别的盘旋和翻转。雷达操作员们也从未发现这样的事物,雷达显示。UFO的直径在100?200英尺,时速超过了900英里。贝尔曾经在雷达上观测过逆温和其他气象作用,她确定雷达上的光点与这些无关。

几个异常的光点

几乎同一时间,别处也有人目击到了UFO的存在:晚上9:30,弗吉尼亚州亚历桑德里亚(华盛顿国家机场西南)的陆军炮兵官员约瑟夫H.吉冈代正坐在走廊上,突然他发现西方天空中有一个红色的雪茄状物体缓慢飞过,预计飞行高度在一万英尺左右,U F 0的大小和一架DC一6或者DC一7类似;

目睹了UFO的光临

在UFO的一侧,有一排非常紧凑的灯光;它在空中盘旋了30?40秒,然后向北飞去;不久后,它又重新出现了他的房子上空,这次的位置比先前要略微偏南一点。

它再一次在空中停留了大约一分钟时间,然后突然加速向东,颜色也变成了暗红色,不久后,它就消失了。吉冈代的邻居也目睹了UFO的光临。当吉冈代打电话给当地报纸询问是否还有别人看到了同样的现象时,对方告诉他已经有无数的人打来过电话了。

在UF0历史上,华盛顿目击事件注定是一起关键事件:如果这些UF0报告中的物体并非是真正的UF0,那么这将引起强烈的国家安全的恐慌。在目击事件发生最为密集的两个周末,与UF0有关的通信几乎让所有情报渠道彻底瘫痪。空军的将军们和中情局的官员担心他们的夙敌会借此机会发动突袭,或者是这些夙敌导演了这起UF0事件,以迷惑美国民众,并挫败领导人的信心。

在华盛顿目击事件之后,中情局科技情报办公室立即展开了调查。9月24日,科技情报办公室副主任H马绍尔查德韦尔在一封给主任沃尔特B.史密斯的信中写到:

关于该事件的报纸报道

飞碟事件会产生两个威胁因素:首先,在剑拔弩张的国际形势下,它可能会影响国家的安全其次,公众对此现象也很关注这表明有相当大一部分人在心理上已经接受了这些不可思议的现象,这可能会造成全民的恐慌。

UFO事件曝光

此外,查德韦尔还写到:我们任何时候都可能受到(来自苏联的)攻击,但我们现在并没有能力立即对切实存在的物体和幻觉进行鉴别。在紧张的态势下,我们可能会发出虚假的警报;但更危险的是,我们可能将真正的攻击误认为是幻觉。查德韦尔建议完善鉴别程序,并从心理战的层面进行研究。而且,他认为应该建立相关的国民政策,以告知公众这些事件的真相。

中情局官员在认真考虑过查德韦尔的建议后,于1953年1月召开了一次会议。会议由物理学家H.P.罗伯逊主持,出于国家安全的考虑,会议建议将UFO报告的调查结果公开,并且减少未解决的UF0事件的数量。蓝皮书计划承担了这一任务,直至其1969年被关闭。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推荐阅读:扫地机器人设计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