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奇闻吧

当前位置:首页 > 外星人

青海德令哈外星人遗址沙漠怪圈,会是谁的杰作?

作者:admin 时间:2020-05-18 12:12:52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这是首个出现在中国的怪圈,而且还是巨型沙漠怪圈,这样特殊百的怪圈被认为是人类不可能复制的,而且还留有很多无法解释的东西。

青海德令哈外星人遗址位于柴达木首府德令哈市的白公山,在这里出现了中国首个怪圈,而且还是巨型沙漠怪圈。在此前,怪圈一直都出现在西方国家中,然而度德令哈外星人遗址的发现,让这种怪异被打破,然而留给人们的确实更多的疑惑。

根据目击者表示,一夜之间,德令哈外星人遗址就出现了一个知直径道将近2000米的巨型怪圈,这比西方国家出现的200米直径的麦田怪圈要壮观的多,最关键的是,早在上世纪70年代,德令哈外星人遗址就已经和外星人扯上关系,而这次的沙漠怪圈更添加了几分神秘色彩。

青海柴达木盆地的荒漠戈壁中,有一处名字叫做外星人遗址的景点,非常神秘。外星人遗址距离德令哈市约40公里,坐落在托素湖南岸。托素湖是一座咸水湖,与旁边的一座淡水湖可鲁克湖并称为情人湖。

湖边有一座看似金字塔形状的小山,山体中有几个岩洞,科学未解之谜就隐藏在这几个岩洞里。中间的洞面积较大,游客可以进去,而两边的洞已经坍塌。

柴达木盆地经常有发现UFO的说法,特别是德令哈附近的戈壁中海拔较高,视野开阔,加上有可鲁克湖和托素湖两个标志物,很容易让外星人选择此处作为着陆点。

走进山洞中,最为神秘的是山体中有几根管子,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神秘力量插进去的,如同一开始就存在于山中,管子已经生锈,肉眼可见管子裸露出来的部分,这些管子不知通往何处。

曾经有科学家研究过这些管子的成分,大部分都是铁,但是还有一部分物质是目前在地球上还没有发现的元素,这更增加了这些铁管来自外太空的推测,仿佛佐证了此处就是外星人遗址的推论。

戈壁中常年干旱少雨,这座土山也能够由此保存下来。这些奇特的管状物分布在距今五六百万年前的第三季砂岩层中。

青海有个外星人遗址,在什么地方?外星人遗址是真的吗/?外星人遗址的迷团解开了吗?

神秘管状物 “外星人遗址”这一惊人发现来自《走进柴达木》一书。这本书的作者白渔,是青海省作协名誉主席。曾从事过地质工作的白渔,血液里一直流淌着探险的冲动。 1996年6月,他一脚踏进柴达木盆地东北边缘的托素湖,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开阔的湖面没有任何生物,四周尖锥状的小山仿佛被大火冶炼,不见一丝生命气息。 就在托素湖以东的巴音诺瓦山脚下,白渔发现了一个奇特的山洞。洞口为三角形,如人工开凿一般。清一色的砂岩,几乎看不到一点杂质。山洞深处,一根从岩壁中穿出的铁质管状物,同岩石嵌合得天衣无缝,不见头尾,让他惊诧莫名! 在巴音诺瓦山和托素湖之间的河滩上,白渔发现了更多让人兴奋的神秘管状物。这些管状物形状奇特,鬼斧天工。白渔从管状物上取下一块样品,送到当时冶金部直属的锡铁山冶炼厂进行化验。结果除了常见的金属元素外,样品中还有8%无法化验出的元素。 不明元素使一头雾水的白渔头脑忽然顿悟,一个大胆的念头开始左右他:戈壁荒滩上这些突兀而来的管状物只能有两种来历,不是来自地球人,就是来自外星人。无法探明的元素或许就是外星人带来的宇宙物质构成。 经调查,白渔了解到柴达木最早有人类活动的历史距今约3万年之久。当地出土的文物多为兽骨、石器、陶器和青铜器等,从未发现铁器。新中国成立后曾几次开发柴达木,但从未在托素湖一带施工。因此,白渔断定,这些管状物不是古代先民留下的,也不可能是现代工程的材料,极有可能是外星人所构建的管道群。 为证实自己的推断,白渔赶到距离托素湖几十公里远的南京紫金山天文台德令哈观察站。在亚洲,这是个绝好的天文观察点,海拔高,空气稀薄,透明度极好,而且极易接受毫米波,几年来这里共发现了近100个星系——这些使白渔相信,宇宙的使者可能光临柴达木盆地,醒目的托素湖或许是外星人的坐标。 在巴音诺瓦山的背后,起伏的戈壁滩上有一块异常平坦的开阔地,如精心夯实的机场,此刻在白渔眼里,这无疑是外星人飞行器的着陆点。 经过一番考察和推论,白渔越来越相信自己大胆的结论: 这些神秘管状物只有可能为外星人所造,而托素湖一带是外星人在地球上的活动遗址,巴音诺瓦山的那个神秘山洞就是外星人洞! 外星人“出局” 托素湖惊现外星人遗址被媒体披露后,引起国内地学界的关注。 2001年5月,由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的郑剑东教授牵头组成临时科学考察队,来自中国地质大学、核工业北京地质研究院等单位的科研人员,奔赴托素湖,试图解开神秘管状物来历之谜。 考察队首先把研究区域锁定在巴音诺瓦山与托素湖之间的湖滩上。由于慕名而来的人不少,白渔第一次看到的那个管状物已经残破不堪,湖滩上的管状物也所剩无几。外星人的“第一现场”被猎奇者破坏了。 专家们在湖的四周和湖底,还是发现了不少大小形态不一的管状物,这些管状物有的像切开的香瓜,有的像长长的黄瓜,在湖水的淘洗下管壁清晰可辨。 神秘物质的取样马上被带到北京。核工业部北京地质研究院的高级工程师王文广,把取样同月球物质和陨石进行了微量元素的比较,结果却使托素湖铁质管状物的神秘色彩大打折扣:管状物与陨石和月球的分析资料比较完全不同。由此可以断定,管状物不可能是外星人带来。 同时郑剑东教授在中国地质局地质研究所通过一种叫作热释光测定同位素的办法,测得铁质管状物样品的年龄距今约十四五万年。同柴达木盆地有人类活动的历史3万年比照,意味着这些管状物不可能是人类所为。 化验最终认定样品为碳和黄铁矿的胶结物,不是人工所致。 同白渔那次的化验结果相比,以前8%的不明元素也验明了身份,居然是常见的金属元素钾、铝、钠等。 外星人洞的神秘管状物一走进专家的试验室,身份居然如此平常——普通的名字“黄铁矿”。专家们的看法最后趋于一致:对托素湖管状物的研究方向,应由“上天”变成“入地”。因为,它们既不是来自地球人,更不是来自外星人,只是一个刚刚被发现,但已经历漫长时光之旅的地质之谜。 假说大比拼 首先,考察队发现,这些管状物只分布在较硬的砂岩里面,这一发现使考察队对铁质管状物形成的最初环境有了了解。根据地质学上的岩相理论分析,这些较硬的砂岩层是由洪水冲击形成,在地质学上,这种岩相叫作洪流相。周德安、郑剑东等人认为这些铁质元素是上百万年之前,被洪水激流冲刷到托素湖一带,然后沉积在砂岩之中。 为什么这些管状物只分布在较硬的砂岩?郑剑东认为,这个沉积属于陆相沉积环境,洪水泛滥时,水流很湍急,携带物质比较多,带来的铁质也比较多。大部分管状物是铁质元素和沉积物一起被快速掩埋,通过化学反应形成。沉积物同水隔开以后,逐步变为还原环境,水中硫化物分解出硫化氢气体,同洪水冲击携带的铁元素通过化学反应,形成了黄铁矿。 对于铁质元素的来源以及形成黄铁矿的原因,考察队的专家们看法一致,但对于沉积学说认为这就能够形成管状物,周德安等人却提出了完全不同的观点,理由是沉积作用不可能使铁质元素这么丰富地集中在一起,而形成几何形的管状更是不可能的。 争论归争论,专家们求同存异,一致认为:管状物的形成同柴达木盆地几百万年前的古地质和古气候情况是分不开的。要揭开这一奇异现象的奥妙,就必须要再回到数百万年前甚至更为久远的柴达木。 离托素湖不到300公里的诺木洪乡,有一道奇特景观:戈壁滩上,一条由贝壳和沙粒结成的绵延数公里、5米多高的堤梁,被当地人们称为贝壳梁。这些贝壳向今人述说着柴达木的古地质和古气候情况。距托素湖西北不到40公里的化石山,那里无数的海虾完整地镶嵌在化石山岩石中,今天看来依然栩栩如生。这些都说明在距今4000万年前,柴达木还是汪洋大海。后来的造山运动产生了世界上最高的高原青藏高原和世界屋脊喜马拉雅山。青藏高原和喜马拉雅山的不断提升,导致了周围环境和气候的变化。专家认为,这种变化事实上正是托素湖神秘管状物形成的外部原因。 距今上百万年前,由于柴达木盆地的倾斜和当时的气候条件,形成古托素湖,面积比今天的托素湖大得多。巴音诺瓦山原来是古托素湖底一块平坦的陆地,只是后来由于地质挤压作用,像弯起的弓抬升出湖面,抬升后的山体产生了裂隙。通过考察专家们发现,巴音诺瓦山外星人洞正好在这座山的裂隙之下,而“外星人洞”正是裂隙被水冲刷形成的。对于“外星人洞”里发现的那个管状物,郑剑东认为,在地壳变动过程中,熔岩在地层下奔突,遇到裂隙就喷射出来,这样藏在裂隙里的岩浆就形成了后来的神秘管状物。这个推测还有一个依据,那就是管状物的放射性铀含量达到每克208毫克,比周围的岩石高出几十倍。 然而,周德安和高军平对于郑剑东这种观点提出否定意见。他们认为,经过取样分析没有发现管状物是岩浆形成的有力证据,管状物周围的岩石也没有被高温腐蚀。放射性元素的来历还须继续研究。 周德安、高军平通过对托素湖一带地貌的考察,认为托素湖地层比较稳定,地层下的岩浆并不发育,在极小的范围内,管状物既有沉积作用形成,还有岩浆形成,这种情况在地质学上不可能出现。 况且如果有火山活动,柴达木油田就不可能形成。 终于,准确破解谜团的转机出现了:高军平通过野外考察,发现铁质管状物内有植物碳化后的残留物。周德安、高军平据此认为管状物是植物被沉埋后通过化学反应形成的植物化石。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发现。 高军平在“外星人洞”的管状物上分内外壁取下两份样品,送到兰州大学分析测试中心进行化验,通过一种精确度能够达到10-9次方的等离子发射光谱测试,得知组成管状物的有数十种常见的金属元素和微量元素,同郑剑东等人在北京的测试结果一致,有机物含量相差不多,但样品中钾和铁含量的渐变规律,却有利于管状物是植物化石形成的观点。管状物内壁向外壁,铁含量增加,钾含量减少,有机物含量相差无几。专家们通过观测,虽然没有发现树干、树皮等植物结构的显微镜下证据,但从宏观上却发现了树状的同心圆结构,这些结构酷似树木年轮,并且有的管状物从外部状态看,呈现出树状结构。如果这些管状物曾经就是树木,那么,今天已是戈壁的柴达木,昔日众多的树木又是来自哪里呢? 揭开神秘面纱 距今数百万年前,柴达木处于亚热带环境,当时青藏高原还在隆起,边缘却有高山围绕,印度半岛的暖湿气流进入盆地,使柴达木雨量充沛,植被茂盛,洪水暴雨不断。激流携带泥沙覆盖了树木,大树e68a84e79fa5e9819331333332633661从此进入了漫长的演化过程。 后来,喜马拉雅山急剧升高,印度洋季风带来的雨水被挡在喜马拉雅山南坡。柴达木盆地气候变干变冷,水面逐年缩小,而诺木洪一带是盆地的低洼处,后来湖水枯竭,青藏高原的隆起带给柴达木盆地沙漠化和干旱。托素湖一带的地层开始了剧烈的沉积作用,使大树被土壤和砾石深埋在地表之下数百米甚至上千米深。这个过程需要几十万年的时间。地表下的树木经过脱水,自由氧逐渐消耗,环境由氧化转为还原,这是铁质管状物形成的关键时期。管状物周围的铁质,由三价铁变成二价铁,逐渐向疏松多孔的木质结构流动。按照地质理论,地层下每一千米深度,温度就要增加33℃,在这样的温度和化学的条件下,树木发生了一种有趣的变化:疏松的木质部逐渐腐烂,铁质元素发生化学反应,吸附在了不易腐烂的树木韧皮部,这就是铁质管状物最初的形状。 托素湖外星人遗址之谜经历了天上、人间、地下的一波三折,最终还是从人类难以企及的星外,演变到了柴达木久远的历史长河之中。

之前央视的一档科学与探索节目,播出过神秘的德令哈外星人遗址。那是一个满眼荒凉的地方,在这片方圆一公里的神秘世界里无草无树,遍地都是造型奇特的怪石,在一个岩洞里居然发现了神秘的铁质管状物,有人怀疑这些神秘的管状物是外星人造访地球留下的,而德令哈是外星人留下的遗址。

德令哈外星人遗址是在托素湖畔,那是一个非常荒凉的地方。在央视节目报道中我们看到,在白公山下并排着三个洞穴,其中两个已经被崖体掩埋,现在保存下来的砂岩洞穴是其中最大的一个洞穴。洞内有一根管状物从顶部一直插到底,这根管状物直径大约30厘米,由于它和岩石完全吻合,让我们无法知道它有多长。在岩洞周围和托素湖边,也是散落着很多类似锈铁的渣片和很多的管道。

很多的科学家到这里来就行实地考察和研究,他们并将铁管上所含的元素进行了科学分析,并通过科学实验非常明确这个管状物体确实是铁的。但也存在疑问,那就是是这个管状物中8%的元素却查不出是什么元素,目前我们都没有见到过这些元素,有人怀疑这个管子是来自外星,也有人说这个管子来自深海。

那么,这些神秘元素到底是什么呢?有关专家最后e68a847a6431333431373863得出这样的结论,并提出两种可能性,一是怀疑这个管状物是植物化石;另一种怀疑是砂岩层快速沉积形成管状物。

德令哈,青海省海西州州府所在地。这座位于戈壁滩上原本不起眼的的小城,却因诗人海子的那首《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从此闻名遐迩。

德令哈是座漂亮的新型城市,繁华已取代了荒凉,市区海拔2980米。然而,众多游客只是匆匆路过德令哈却不做停留。

素不知,在德令哈市区西南约80公里的白公山下,有一个极其神秘的“外星人遗址”,千百年来默默无闻不为外界所知。

白公山外星人遗址,跟德令哈市区约80公里左右,毗邻德令哈两个最有名气的湖泊-克鲁克湖和托素湖。两个湖由一条水系连着,克鲁克湖为淡水湖,托素湖为咸水湖,当地称之为情人湖。德令哈外星人遗址就坐落在托素湖南岸。

从德令哈市区出发,沿着G315一路向西约40公里,可以看到国道上矗立的指路牌-外星人遗址前方2公里出口。下高速之后,继续向南行驶40公里左右可到达白公山外星人遗址。

汽车在广袤的戈壁滩上行驶着。眼前除了荒凉,还是荒凉,只有发动机的轰鸣打破了荒原的沉寂。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