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奇闻吧

当前位置:首页 > 外星人

黄延秋事件,解读中国三大UFO悬案系列之首

作者:admin 时间:2020-12-21 10:02:50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1994年12月1日凌晨3时许,贵阳市北郊18公里处的都溪林场附近的职工居民被犹如从空而至的火车开动时轰隆隆的响声惊醒,风速很急,并有发出红色和绿色强光的不明物体呼啸而过,当时据值夜班巡逻的保卫人员说看到低空中有两个动着的火球。

几分钟过后都溪林场马家塘林区方圆400多亩的松树林被成片成片地拦腰截断,在一条断续长约3公里、宽150米至300米的带状四片区域里只留下1.5米至4米高的树桩并且折断的树干与树冠大多都向西倾倒,长两公里的四个林区的一人高的粗大树干整整齐齐地排列在林场上。有的断树之间又有多棵安然无恙,个别几棵被连根拔起,还有周围的一些小树有被擦伤的痕迹。

这些被折断的树木直径大多为20-30厘米,高度都在20米左右。和都溪林场相距5公里的都拉营贵州铁道部车辆厂也同时遭到严重破坏,车辆厂区棚顶的玻璃钢瓦被吸走,厂区砖砌围墙被推倒,地磅房的钢管柱被切断或压弯。重50吨重的火车车厢位移了20余米远,其地势并不是下坡,而是略微有些上坡趋势。除了在车辆厂夜间执行巡逻任务的厂区保卫人员被风卷起数米空中动20多米落下并无任何损伤外,没有任何的人畜伤亡,高压输电线、电话电缆线等均完好无恙。

都溪林场事件引起科学界的高度重视,中国科学院等单位的专家学者专程赴现场考察。

“各地的专家学者纷纷来都溪考察研究各抒己见,我们(中国UFO研究会)将之视作UFO现象来研究。”孙式立教授说道。中国UFO研究会也组成了专家考察组亲赴考察,详细观察了林木折断的方位及断茬情况,并利用了现代化的先进仪器如卫星定位仪测定了被毁的具体位置及面积。对于贵州车辆厂被破坏的重点地方及物件进行了时频、弱刺及γ射线的测试,对都溪林场实地进行监测分析。

“先排除人为的假设,让我们想象一下,几分钟的时间内人为是不能将大面积的松木截断和对厂房进行严重的破坏,同时将火车移位的。”孙式立教授告诉本报记者。

种种推测都为寻求一个合理的科学依据,但这个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

当时有一部分人认为是龙卷风造成的。但孙式力解释说,龙卷风是冷暖空气交汇,温差急剧变化而形成的气柱,中间呈负压,吸力特强。如果是龙卷风,由于吸力强将会有70%的树木(常规来讲)会被连根拔起,但并未有这种现象出现,所以龙卷风的推测也是没有根据的。

“用UFO的现象来研究都溪林场事件有一定的科学意义,因为UFO现象并不是只作为孤立的现象而单独存在的。”孙式立教授说。

都溪林场事件发生前后均有不明飞行物现身,是巧合还是存在必然的联系,整个事件扑朔迷离。

在都溪林场事件发生前后曾有旁证证明见到过有不明飞行物的出现。

在1995年的2月9日,贵阳机场的中心雷达上发现有不明物体的动,随后在从广州飞往贵阳的中原航空公司波音737第2946航班万米高空飞行途中,有一不明飞行物追随,它形状由梭形变成圆形,颜色由黄色变为红色,它距飞机的距离大约有一公里左右,最后在贵阳东北70公里处消失。

据当时的气象分析这并不属于天气现象,经证明当时这架飞机周围有其他的飞机,而且也不属于军用。与此同时,海外传来信息,意大利也发现不明飞行物体。这些事件的发生和都溪林场发生的事件是否有联系,都有待于今后的研究。

黄延秋事件与孟照国的凤凰山UFO事件,以及空中怪车事件,并称为中国UFO三大悬案,而黄延秋事件更是以其三次极其不可思议的与外星人同行的事件经过而成为中国UFO三大悬案之首。关于另外两件悬案,外星探索网在本文末尾会提及。

黄延秋,50年代生人,家住河北省邯郸市肥乡县旧店乡东北高村,农民。现有一女一子,其子女都已成家,其儿子已生有女。从家庭构成讲他是一个做了爷爷的人,另有七旬老母在堂。在村里是一个诚实、本分、而富裕的人家。

中国3大ufo事件图片

黄延秋事件发生在1977年,黄延秋先后三次神秘失踪,睡了一个晚上突现千里外的上海,被遣送回家一月后又有两次神秘失踪,三次都离奇生还,黄延秋本人认为有两个神秘人物在他熟睡之际背他飞行。这三次离奇的事件北京UFO研究会有文字记录。

1977年7月27日(农历6月12日),村东住的青年农民黄延秋领了结婚证,盖了新房,和新娘很快拜堂的前些日子,却在那天晚上失踪了。人们四处寻找仍然渺无音讯。当时黄延秋只有21岁,原是曲周县老营村人,18岁初中毕业后过继到肥乡县北高村的姨家,改口叫母亲,为人老实憨厚,他的失踪使众多村民为之不安,他母亲和未婚妻更是深为忧虑。

这件事传到了距北高村一公里的辛寨村,他们派人将一封过时的加急电报送给了北高村委会,据送电报的人说,黄延秋失踪后的第二天一早辛寨村接到这份加急电报,但本村查无此人,因此一直在辛寨村滞留了十多天,怀疑是寻找北高村的失踪者,故将电报送来。电文如下:辛寨黄延秋在上海蒙自路遣送站收留,望认领。电报拍发时间是1977年7月28日。

看着这份急电,人们心里迷惑不解,上海遣送站发报的时间,竟是-在他失踪后仅10多小时,且为何将电报误发到附近的辛寨?这里离上海市1140公里,乘直快列车也要22小时到达,而且还必须到45公里外的邯郸市才能搭火车。晚上不通汽车,他走时也未骑自行车。仅步行到邯郸也需八九个小时,县、市省城均无飞机场,坐飞机绝不可能。难道是他自己一夜间飞到了上海?再说,他去上海干什么呢?不管怎样,应把黄延秋领回来再说,谜团待来日解决。大家做出了决定,副支书黄宗善身为村干部又是黄延秋的亲戚,对此事更是关注。他出于慎重,复电到上海遣送站,说黄延秋左臂有块痣,望查明。

三天后来电确认是他。村委会帮助筹借了200元(其中在信用社贷款100元),委派黄延秋的堂哥黄延明和邻近曲周县赵庄村钱永兴及钱的邻居吕秀香一块赴沪领人。黄延明当时30多岁,复员军人,当兵时因公去过上海,是全村唯一见过大世面的人;钱永兴的邻居吕秀香,其哥哥吕庆堂在上海浦东某高炮部队工作,这样以防万一找不到遣送站,可让部队同志协助查寻。

7月27日晚上,天气闷热,晚间10点左右,我在这间刚盖好还未安门的新房里睡下,不多时又被喧闹的声音惊醒。睁开双眼一看,不觉大吃一惊!夜中只见高楼林立,霓虹灯闪烁,自己躺在一个繁华大城市街头!身边还有一个小包裹,包着我的衣物。平时这些衣物随丢乱放不在一处,在母亲的房中,那时母亲已睡下,关了门。可醒后,不知道是怎样都集中在包裹里,同我一起飞到了异乡。巡视四周,许多招牌上都写着南京市某某商店、 南京市某某旅馆等,定了定神,我感到不是幻觉,不是做梦。仔细问路过的人,是南京市中心。南京距家乡两千多里怎么来到这里?我怎么回家,怎么办?在惊恐之中,我留下了眼泪。在我惊愕之时,走来两个交通警察模样的人,对我略加盘问后,给了我一张火车票,说南京至上海的火车就要开车了,让我立刻坐车到上海,说那里有遣送站,能和家乡取得联系。他们要我先走,声称随后他们也去,一切由他们安排,叫我到上海下车后到车站派出所找他们。午夜时分,我乘上了开往上海的普快列车,毕竟是第一次远离家乡,随着列车启动,心里来越不安,将头探出车窗外,还能远远望见站台上为我送行的两个交通警察。

经过4个小时的奔驰,列车驶进了上海火车站(北站),我随着乘客走出站台,找到车站派出所,没想到两个交通警已在派出所门口等着我。不知他们乘坐了什么,比火车还快。此刻天已破晓,迎来了上海的早晨。两人带着我穿街过巷乘汽车,来到一个南北街道路西的遣送站里,他们给接待同志交待后离去。接待同志也没有多加盘问我什么,便将我暂时收留。十几天来我一直在纳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从我27日晚九点多睡下到在南京醒来也就两个小时,我是怎么到的?。其实,众人面面相觑都在纳闷,用奇怪的眼神在看我。县里、公社、还来了人调查我,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公社的治安员来时,还拿走了不知谁放到我包袱中的黄铁盒。

他在人们的猜测中心神不安地又度过了一个多月,未有别的异象发生,惊恐的小村庄才逐渐平静下来。

9月8日(农历七月二十五日)晚上,村委会在黄延秋家南院召开大搞生产群众会,黄宗善等几位村干部都在场。大会开到一半,队长让黄延秋等青年人早点睡,明天一早往地里送粪(一种农家肥),以实际行动响应大会号召。

晚10点多,劳累一天的黄延秋在院里的床上睡着了,他心里还惦记着明早送粪的事。可半夜醒来一看,却又躺在一千一百多公里以外的上海火车站(北站)广场!此刻人们大部分已经休息。站前广场上已是人影稀疏。惊恐诧异的黄延秋环视四周,是那样的安静,并没有可疑的人士。只有夜空中灯光的辉映凭添了几分神秘。站在巨大的钟表前,他看着时针已指示出当时为午夜一点多钟。他惊魂未定。忽然,狂风四起,电闪雷鸣,下起了暴雨。雨夜中奇沦外乡,哪里是归宿?黄延秋不由地哭了起来。忽然想起上次协助自己的解放军老乡,虽仅一面之交,毕竟是这茫茫大城市中唯一的熟人了。他只知道到部队距火车站约40公里,具体怎么走,向哪个方向走,是不知道的。 请问,你是肥乡的黄延秋吧,是不是要到军营去?这时有两人走向他,自称是部队的人,说受首长委托在此专门等候,并要带他去部队。既是这样,只好跟人家走吧。过黄浦江时那人给了他4分钱,让他买票。又换乘了几路公共汽车,来到郊外营房驻地。

部队门口,有战士持枪站岗,警惕地注视着四周。这三人进去时。站岗的毫无反应,好像视而不见,听到他们的脚步声充耳不闻的样子。营房内,一队战士正在操练。无暇理会这三个不速之客。拐了两道弯进了师部一个办公室。你怎么又来了?怎么进来的?在场的几位军官都感到惊讶。他俩送我来的。等他回头欲介绍时,那两人突然不见了,四处查找均无踪影。经部队同志引荐,黄延秋来到吕庆堂的住处。此时,吕庆堂外出开会还没有回来,其家属李玉英和儿子吕海山接待了他。

按照部队纪律,亲友来营房找人要在门口出示证件及书面登记,然后由我们到门口接应,证明属实,才能进来。我们不到门口接你,门岗战士是决不会放你进的呀。根据李玉英的疑问,部队负责同志去找门岗询问情况,门岗和传达室都说没见外人进来和出去。战士们也为此证明。难道他自天而降?难到他会隐身术?

黄延秋来历不明,突然出现在军营,惊动了整个营区(这是一个高炮师的师部,负责上海市的空防任务,是重要的军事驻地。后来调查知道。)。次日一早,部队就向肥乡北高村发了电报,是直接发给黄宗善的,查问黄延秋是什么人?竟神不知鬼不觉闯进了部队高炮师区域,将追究门岗的责任。村委会当即回电诚告:黄延秋不是坏人。负责接待的副部长卢俊喜等人一时也无可奈何,让战士们将他吓了一顿:再来就把你抓起来!第三天李玉英委托其子吕海山用吉普车把黄延秋送到上海火车站,(黄延秋说,那天雨很大,把车轮子都淹没了。)为他买了回家的车票,给了他几块零花钱,他于9月11日回到了家乡。

黄延秋再次离家,又引起人们的纷纷猜疑,且越传越奇,带神话鬼怪的传奇色彩。有的说是小鬼缠身等等。他未婚妻,一个善良美丽的姑娘难以忍受精神上的压力,向乡司法所申诉要和他离婚。更不可思议的是,在他离家的同时,房屋的南墙上1.5米处,出现了一行好像是用镰刀刻的文字:山东高登民、高延津,放心字样。至今未查到刻字的人。

最神奇的失踪应该是第三次。 闹剧只隔了几天,是在9月20日(农历八月初八)。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推荐阅读:执业药师考试网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