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奇闻吧

当前位置:首页 > 外星人

安 德 烈 森 事 件----外星人经典之2

作者:admin 时间:2021-02-17 10:01:46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贝蒂安德烈森事件图片

安德列森事件是一起著名的不明飞行物接触案,几乎涉及了所有的观念,并包含了星际文明给人类的重要信息。安德烈森事件中与人接触的星球名为黎由那星球(Liulen),距地球3200万光年。由他们星球进入地球的通道时间为1小时24分至2小时26分,是短途通道。黎由那星(Liulen)位置如以夏季星座图观察,位于银河系的西南偏西方向。智慧等级为9级(以专门研究该事件的科学小组宝瓶座计划组对星际文明程度被依次分类为13级),所有其星球智慧生命已掌握利用恒星及星际能量技术和光体技术,能进行突点接触和波态接触。

书中主人贝蒂?安德列森是个单纯的有7个孩子的家庭主妇,同时又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信仰者,事情是发生在1967年1月。从安德列森被黎由那星人劫持的整个过程和外星人对她所说的话来看,这是当时众多的UFO事件里唯一与宗教扯上关系的案例。当贝蒂拿出烤肉递给那些不速之客(外星人)时,他们说:那不是我们吃的食物。我们的食物是用火检验过的:是用火检验过的知识。你有没有那样的食物?于是贝蒂拿出《圣经》递给他们,而他们也拿出一本小而薄的蓝皮书递给她。后来的劫持过程中也提到上帝及耶稣基督。在事件结束前,他们有对人类说的话,下面摘录其中部分外星人说的话语:

人是爱的产物,爱便是人类的出路。

人是傲慢的,因为他的形象将一切形式聚集组织到了一起。傲慢便因此而产生。因为人类被赋予了现在这种形像(叹息)。

人类要在很长时间之后才会相信我们,我们热爱人类,我们是来帮助人类的。但是,如果人类不接受帮助,那么就得不到拯救,就无法继续生存下去。一切都是早就安排好了的。我们不想伤害任何人,但是,因为崇高的爱,我们不能允许人类的脚步继续按老路走下去。丧失一部分总比丧失整体要好。我们有人类可以利用的精神方面的技术,但是,人类是探索不到那种技术的。

人类必须了解地球上的许多自然事物,如果人类坚持研究大自然本身,就会得到他所寻找的许多答疑。在火中有许多的答案,在灰烬中、在最高的高处和最低的低处有许多答案。人类将通过精神找到那些答案,把答案和知识告诉人类是容易的。但是,那就意味着,人类不配接受那些答案和知识。那样的知识必须通过精神来寻求才能找到,而只有那些配得上的人才能得到它,那些心地纯洁、真诚地寻求知识的人才能得到它。能源就在人的周围,可是人却不知道。最简单的能源形式,就在空气之中地球的大气之中,早就给人类预备好了。许多莫名其妙的谜一般的事物将会出现。聪明的人明白那是怎么回事的。那些寻求知识的人会找到谜底。 人类试图毁灭自己。贪婪、贪婪。由于贪婪,导致了一切邪恶的产生。一切都为人类预备好了。人类本来可以变得很高级,贪婪阻碍了他的进步。那些怀有仁爱之心的人能够得到一切。 你们探索的方向是错误的。你们周围简单、平常的物质你们呼吸的空气、喝的水、温暖大地、医治创伤的火、灰烬,日常必需的物质,不被你们当一回事,里面有力量被忽视了。你们为何能够生存?就是靠简单的物质。要不是我们愿意帮助你们的话,你们是不会发展到今天这个水平的,也不会知道这么多。探索的方向已经指给你们了。努力去理解你们自己。从精神上去寻找。门已经向你们打开了,门就是路标,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入口光的世界的入口处。

去认识你们自己。你们以为已经认识了自己,其实并非如此。你们并不知道你们是如何构成的。你们并不知道你们所具有的力量。你们并不知道爱有多么广大。当把心奉献给真理和爱的时侯,每个人都有会知道答案的。

摘自《安德列森事件》

贝蒂和陪同她的那两个外星人站在那里,静静地等候着。此时,家庭的情景和亲人们的模样在贝蒂的脑海中闪现出来。她的劫持者们身上有一种友好的气息,她因此而感到镇静。只是在最难受的情况下,她的情绪才超出了他们那奇怪的、催眠式的控制。而一旦发生那样的情况,外星人挥一挥手,或把手放在她的额头上,她便又恢复了镇静的情绪,难受的感觉也就随之而消失了。

有扇门开了夸兹嘎走进了舱室。

贝蒂 我们正站在那儿等着,旁边有扇门开了!夸兹嘎身穿银色服装,向我走来。

那个小矮人抬起头来望着我。他伸出胳膊,把戴着手套的双手搭在她的肩头。他那对蒙古人似的大眼睛深深地凝视着贝蒂。

他把两只手搭在我肩上,并且看着我,说:孩子,现在你必须停止思考。

当夸兹嘎凝视着贝蒂的时候,贝蒂觉得他的脑袋变得模糊了。他的两只眼睛,一只发出白光,而另一只里却只有黑眼珠。眼睛上方有两道浓黑的眉毛。

夸兹嘎用一只白眼睛和一只黑眼睛望着我。这是,他的样子象只蜜蜂。他的额头上也象蜜蜂的脑袋一样,出现了两根须须不是犄角。是什么呢?是触须?他很象一只蜜蜂,象一只长着大眼睛的巨大的蜜蜂脑袋。(叹气)

在盘讯程序中,贝蒂对此作了详尽地阐述:

我觉得他的脸就象一只蜜蜂的脸,因为他的眼睛占了,蜜蜂的眼睛不是几乎占了脸的大部分吗?他的下巴非常尖

朱尔斯 你能把它画出来吗?

贝蒂 试试看吧,他的眼睛变得很大有点象蜜蜂的眼睛(图38)。

雷蒙德 当他看着你的眼睛的时候,你是否有眩晕或奇怪的感觉?他不是把手放在你的肩上并且看着你的吗?那么,当你也望着他的时候,有没有什么新的感觉?

贝蒂 对,有新的感觉。他的目光好象一直射进我我的脑子里去了。

接着,夸兹嘎开始以思维传感的方式讲话了。他向贝蒂发表了告别词,因为他不打算和贝蒂一块儿离开飞船:

他说,他要把公式告诉我。他还说,在人类发现并理解那些公式之前,他不再告诉任何其他的人了。

他说,我的同类要在很长时间地球人的时间之后才会相信我他们热爱人类。他们是来帮助人类的。但是,如果人类不接受帮助,那么,就得不到拯救,就无法继续生存下去一切都是早就安排好了的。其中爱是最崇高的。他们不想伤害任何人,但是,因为崇高的爱他说,他们不能允许人类的脚步继续按老路走下去,丧失一部分总比丧失整体要好。他们有人类可以利用的精神方面的技术。但是,人类是探索不到那种技术的。

贝蒂开始断断续续地重复夸兹嘎的话。

人类必须理解地球上的许多自然事物如果人类坚持研究大自然本身,就会得到他所寻求的许多答案。在火中有许多答案,在灰烬中、在最高的高处和最低的低处有许多答案。人类将通过精神找到那些答案。把答案和知识告诉我们是容易的。但是,那就将意味着,我们不配接受那些答案和知识。那样的知识必须通过精神来寻求才能找到,而只有那些配得上的人才能得到它那些心地纯洁、真诚地寻求知识的人才能得到它能源就在人的周围,可是人却不知道。最简单的能源形式,就在空气之中地球的大气之中早就给人类预备好了许多莫名其妙的谜一般的事物将会出现聪明的人会明白那是怎么回事的。那些寻求知识的人会找到谜底。因为地球上存在着腐败和罪恶现象,所以那些谜一样的事物必须象现在这样不露真貌。如果它们被揭示于众,人就会利用它们(叹气),他不停地告诉我这一类事,告诉我将有什么样的事要出现,将有什么样的事会发生他们打算到地球上来人类会因此而害怕。人类将会感到吃惊不过,有许多人是不会感到害怕的,因为他们克服了恐惧。

贝蒂继续重复和解释着那个外星人实体用凝视的目光传送到她大脑中的传感像。最后,夸兹嘎在结束他的讲话时说了这样一段令人惊愕的话:

他说,在地球上,还有许多象我这样的人在大脑深处锁藏着秘密。等时机一到,那些秘密就会被揭示出来。他又一次把双手放到我的肩头上,说:去吧,孩子。去休息吧。

说完,夸兹嘎就把贝蒂领到刚上飞船时的那间小舱室里:

他走到了另一间舱室。舱室的地板一部分向上隆来,另一部分向下倾斜。舱室的尽头就是我当初进飞船的地方。那是个开口处我们走过去。接着,门打开了

在盘讯程序中,朱尔斯威伦考特要贝蒂详细描述一下离开飞行器时的情景。

贝蒂 从那只圆筒出来后(半圆形舱室),我们走进了那个有圆形升降通道的地方从通道里出来,又进入了那间更衣室的舱室。更衣室再过去一些,就是那个封闭式走廊。当时,那个封闭式走廊已经缩了回去,地板中间有一只很大、很大的弹簧,一只非常打的弹簧。大弹簧的边上还有四根小弹簧。

弗莱德 门打开后你才看到有门,是吗?

贝蒂 对。那一边就是那个半圆形墙壁,却朝地板斜着坡上去,随后又坡了下去(图39)。那边的光线很暗。我说不上我们是怎样走过去的,那是我们曾经待过的有水槽的舱室。

雷蒙德 后来,当你最后一次见到夸兹嘎的时候,他的脸是否恢复了原状?

贝蒂 是的,他恢复了本来的面貌。接着,门就打开了

通往飞碟外面的门开了。贝蒂朝外望外面是雾气弥漫的夜色,雾中露出了她家房子的一个墙角。

还是同原先一样,贝蒂站在两个劫持者中间。他们三人飘然而下。然后,他们排成一条直线,朝屋子里走。贝蒂后来描述道:

两个小矮人(没有夸兹嘎)和我一块儿落到地上,随后我看到了房子的背面那平平的墙壁。

朱尔斯 是房子后面靠左边的墙角吗?

贝蒂 不,是房子的拐角。喏,这儿是门廊,旁边是突出来的墙,上面没有窗子。就是这面突出来的墙的拐角嘛。当我落到地上的时候,我的面前就是那面没有窗子的墙。

朱尔斯 他们身上的服装有没有什么变化?

贝蒂 没有变化。还是那一身裤脚和靴子连在一起的银色的服装。

陪伴她的外星人手里拿着发白光的圆球。

只有两个小矮人和我在一起。在我前头的那一个手里拿着一只白色的圆球。我看见了原来那个门廊。我跟着他穿过进了房子到了厨房里。

后来的盘讯又补充了一些重要情节:

朱尔斯 你还记得当时你从飞行器里出来,落到地上周围的环境吗?是满天星斗、晴朗的夜空吗?贝蒂 还是雾气茫茫的,十几步开外都看不见东西。周围全被雾笼罩住了。不过,我还是可以看见房子的墙角。

朱尔斯 你感到有凉意?还是寒冷?或是?

贝蒂 一种潮湿的感觉。

雷蒙德 你看见天上有星星吗?

贝蒂 没看见。

雷蒙德 (对朱尔斯)你应该查一查天气报告。

朱尔斯 他们说过要送来的。我一会儿就去打电话,问问他们是怎么回事。

雷蒙德 我怀疑那雾和那飞行器有关。

弗莱德 你曾经谈到过那两只白色的球。你能说说那球的大小吗?

贝蒂 有两只圆球。站在我后面的那一个是这样拿着球的他拿的是只小球。

弗莱德 那只小的,直径大概有四、五英寸吧?

贝蒂 差不多是那样大。

弗莱德 球发光吗?

贝蒂 球是亮的,但是那亮光不放射出来。

雷蒙德 你看那球是金属的,还是玻璃的?

贝蒂 玻璃的。他这样捧着球,站在我的背后。另一个人手中捧着那只大的球。他把球在手上滚动着,球从他的手心一直滚到手背上(图40)。

弗莱德 你是说,他会把球从手心翻到手背上?

贝蒂 是的,球就停在他的手背上。

弗莱德 那只大球有多大?

贝蒂 直径大约有八到十英寸。

朱尔斯 和那只小球一样,都是玻璃的?

贝蒂 一模一样。

弗莱德 好,现在,我们来谈谈第一只圆球那只小的。你最初是什么时候看到它的?

贝蒂 那是在我们从那个圆筒形舱室里出来的时候。一个小矮人转身回到那只椅子那儿球就在那里放着。他们当初进我们家屋子的时候并没有带球去。

弗莱德 这么说来,他们是带着那两只圆球和你一同回到你家厨房的?

贝蒂 走在我前面的拿着大球,走在我后面的拿着小球。

催眠程序进行到这里,时间已经很晚了,而贝蒂还得驾车行驶两个小时才能回到家中。忆述到这里正好可以告一段落,于是,埃德尔斯坦博士就让贝蒂从催眠状态中苏醒过来。他明确地告诉她,要记住她所忆述到的不可思议的经历情节。我们则抓紧时间,为几天以后的一个程序作准备。

今天是一九七七年六月二十五日。在新英格兰州催眠研究所。第十一次程序。

埃德尔斯坦博士开始给贝蒂下达指令,要她从两天前回忆到的地方接着忆述下去:

埃博士 我要你回到星期四你被送回到厨房的那个时刻。你回到厨房里了吗?

贝蒂 回来了。我正站在厨房里,那两个小矮人也在那里,他们穿着银色服装。我们站在屋子里,前面那个小矮人手里拿着白色的圆球。他向右转朝餐具室走去。

那个外星人走进餐具室,在餐具室和厨房的隔墙处止住了脚步,并举起了那只发白光的大圆球。贝蒂看到她父亲从黑暗中步伐蹒跚地走来。外星人使她父亲从失去知觉的状态中部分地苏醒了过来。

弗莱德 你父亲当时在厨房里吗?

贝蒂 他在厨房里,他当时在隔墙里边的角落里,我没有看见他。但是,那个小矮人却走过去,把手这样抬了起来

弗莱德 你的印象是:当你在飞船里的时候,你父亲一直就那么站在那里,是吗?

贝蒂 是的,我的印象是那样的。

很显然,外星人实体手里捧着的圆球对威诺阿诺的大脑有一定的支配作用:

他举起了圆球,好象是让球滚到了手的外侧手背上,不是手心。接着,他冲着那边的窗子抬起了圆球啊!是我父亲在那儿站着!他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我问那个外星人:他怎么了?他说:他会很好的。说着,他把抬着的手放了下来。而我父亲也就站住了。他象是一点儿也不知道周围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时,那个小矮人仍然拿着那只圆球。他走过去把手放了下来好象是为了保持身体的平衡。随后,他又抬起手朝屋里走去。而我父亲也跟着他走了过去。

贝蒂冲着她父亲喊了两声。他没有回答,而是跟着那个外星人走进起居室:

爸爸,你怎么了?爸爸!他没有回答我。他们走进了那边的房间。我直愣愣地站在那里。我没有听见任何声音。我问另一个外星人:他们在屋里干什么呢?他不说话。他把圆球捧在手心里,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不一会儿,第一个外星人实体从起居室里出来了。他不是在走,象是在滑冰。

刚才进屋去的那一个回来了,他象是在滑行。他说:贝蒂,你跟我们走,好吗?说着,他走到我前头,用两只手心捧着那只大圆球。接着,他们走进了那间房间。贝蒂随他们一起滑行进了起居室。她吃惊地看到,贝基一声不吭地坐在那里,脸上带着呆呆的微笑。家里每一个人都象一尊塑像似的,丝毫没察觉到她的归来。

他们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贝基正在微笑她好象是醒着的!她站了起来,正朝我微笑。(轻声地)她的表情又僵住了,她直愣愣地站在那儿,那微笑仿佛凝固在她脸上了。突然,贝蒂的脑子里出现了一个声音,把她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他说:贝蒂,现在,你和你家里的人必须忘掉这一切。我仍然瞧着贝基站在那里微笑的样子。我们还告诉了你许多其他的事情,他又说,那些事到时候就会出现。书在那儿。那本书的确在那儿 在梳妆台上。

外星人实体所说的书就是夸兹嘎原先和贝蒂交换圣经时给她的那本蓝皮书。

外星人接着说:现在,我们要让你休息了。

我的孩子们都怎样了?贝蒂问。

他们安然无恙。他回答,我们这就让他们去休息,让他们放松一下,然后入睡。

一个外星人走了过去,把孩子们弄上了床。那发白光的圆球看来象是一种控制器。

我看见孩子们站起来,他们开始走动。但是,从他们脸上的表情和神态来看,他们好象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全都站成了一排。然后,外星人停下脚步,说他很快就会回来。孩子们排成了一队!向前厅走去。我能听见他们上楼梯的声音。除了我的父亲、母亲以外,他们全上楼了。我父亲和母亲正坐在这儿等着。

贝蒂的目光落在梳妆台上的小蓝皮书上。

我转过身问另外那个外星人:趁现在等他的时候,我看看那本书,行吗?他还是不回答,只是用手捧着那只小圆球。趁现在等他,我看看那本书,行吗?他还是不回答。嗨,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我不明白夸兹嘎为什么不来。

突然,另一个外星人实体出现在贝蒂面前。

另一个外星人突然出现。他把那只圆球举到我的面前,(叹气)把我的父母带走了。他走进前厅,进了我的寝室。那一个外星人走过来,想要站到我后面,啊,另一个又突然在我面前出现了!

一个外星人实体手中拿着一根绿色的、蜡烛似的发光物,另一个捧着发白光的圆球。贝蒂问他是谁:你叫什么名字?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外星人说,他的名字叫祖豪甫。

祖豪甫,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会明白的。

那么,那本蓝皮书呢?贝蒂又问,是给我的吗?

给你看一些日子。祖豪甫答道。

这一起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因为爱,都和爱有关。人类试图找到我们的地方我们的飞船,我们的知识。

那本书呢?

那是让你看一段时间的。你要尽可能看懂里面的意思。里面有文字,是用光写成的,只有用精神才能看到。才能看懂它。书里的另一种文字是需要人类去研究和发现的。有公式,有谜语,有诗歌,还有文章都是为了让人类去懂得大自然的,因为人也是大自然。人是爱的产物,爱便是人类的出路。

为什么人类有时不再寻求爱?祖豪甫?贝蒂问。

因为人类把自己分开了。分成两部分两大类。人类组成了对立面。这种状况是人类自己造成的。这曾一度是件好事。就连他的选择也曾经是不坏的。只是他把它分类了。现在,就连爱也有些被分类了。贝蒂,跟我来。

说完,他就领着我到前厅,向楼上走去。我听见了楼板的响声

这个细节使我迷惑不解。在后来的盘讯程序中,我问起了这一情节:

雷蒙德 我所感到疑惑不解的是:如果你是漂浮行走的话,那么,又如何解释楼梯的响声呢?

贝蒂 我的确是在漂浮行进。

雷蒙德 你的行动是受自己支配的吗?

贝蒂 在我们上楼去我的寝室之前,我好象并不受自己的支配,因为我只是跟着他行走,他怎么说,我就怎么做。但是,当我们到了楼梯口,我却又能自己支配自己了。

那个外星人实体没有把贝蒂送回到她自己的寝室:

我们拐来拐去,他把我领到了紫白色房间。他让我休息,并且让我把所有发生过的事全都忘掉,等到时机成熟之刻再记起来。

为什么要忘却?她抗议了,为什么非要我忘记不可?

在时机到来之前,你必须忘掉这一切。

他抬起了那只圆球,又把它滚到了手背上。于是我就开始脱衣服,把床罩拉开,象小孩子似的爬上床,我盖好了被子,仰起头看着他。他手里还拿着那只发亮的球。接着,他俯下身来,用手在我脸上挥动起来。(轻声地)我躺在床上,听见呼呼的响声好象是马达启动时的轰鸣声,呜呜地轰响着。声音是从右边、贝基的小寝室那边传出来的。现在,那轰响声停止了,只剩下嘀嗒、嘀嗒的声音此时,我感到非常轻松、安宁。我睡着了。

贝蒂进入了梦乡。她醒来时,已是第二天早晨了。楼上楼下响起了同往常一样的嘈杂声。

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我从床上翻身起来,感到很愉快。我听见孩子们下楼去了,听见我父亲和孩子们说话的声音。他正用儿语和辛迪说话。他总是那样对她说话的。啊已经是早晨了。

贝蒂说着,突然自动地从催眠状态中醒了过来。埃德尔斯坦博士赶紧把她又送回到催眠状态中去,然后使她在没有任何精神负担的状态中醒过来。

读者们还记得十一岁的小贝基吧?在外星人们进屋后不久,她曾一度醒了过来。当时,夸兹嘎朝她看了一眼,她就又睡着了。在催眠调查中,她说,她说记得的第二件事就是早晨醒来时躺在床上。那时,她还以为自己做了一场可怕的梦呢?

贝基 我是在早晨醒过来的。

约瑟夫 你没见到你妈妈和外星人离开起居室的情形吗?

贝基 没有。她到什么地方去了,我一点儿也没有看见。

弗莱德 你早晨醒来时,仍然在起居室里吗?

贝基 不,我在床上躺着。

弗莱德 你记得自己离开起居室时的情形吗?

贝基 不记得了,只记得早晨醒来后,我从楼上下来时,弟弟妹妹们都在玩耍。

弗莱德 小孩子们的情况怎样?

贝基 辛迪正躺在沙发上不,是邦妮是邦妮躺在沙发上。

约瑟夫 早饭是你做的,还是妈妈已经为你们做好了?实际情况是怎样的?请你讲一讲。

贝基 不是我做的。一定是妈妈为我们做好了的,因为我们吃的是煎饼。

黛比 你妈妈当时起床了吗?

贝基 起来了。她在厕所里因为斯科特也要上厕所。当时他正在楼下厕所门外站着。

弗莱德 当时,你有没有谈起夜里发生的事?

贝基 没有。一直到三天以后,我才把我遇到的事告诉妈妈。

我们很想知道贝蒂在遭遇了飞碟之后是否注意到自己身上有什么痕迹:

雷蒙德 你身上、肚脐眼、鼻子上没有什么痕迹吗?那些部位疼痛或者难受吗?

贝蒂 我没有查看过,也不可能去查看。我的身体是结实的,我也不得不让身体结结实实的。因为有七个孩子需要我照料。

我们有一些问题是以她第二天就把那段经历全部回忆出来为前提的。其实,我们忘记了这一点:贝蒂在催眠忆述之前几乎没有记住多少遭遇到飞碟的情形。除了模模糊糊记得一点外星人进入房子时的情景以外,其他的经历不知为什么被锁藏在大脑的深处了。

雷蒙德 你早晨起床的时候,对夜里发生的事情还记得多少?

贝蒂 这我说不上来离现在相隔的时间太长了。

弗莱德 我很想知道,第二天早上你有没有跑出去,看看后院的地上是否有什么痕迹?

贝蒂 没有。我只是在最近才想到房子后面那个小山丘。我们曾经在山丘上种草,可是草长不出来。我们想,可能是因为孩子们放学常从那里走的缘故。所以,每当看见小孩子们从那里走过,我们就叫住他们,说:请你们走人行道,好吗?贝基,这你也知道,是吧?你还记得吧?

贝基 记得。因为他们从山丘上的小道走过。

贝蒂 那儿的土全被翻过了,整个山丘的土都被翻过了。不过当时我们差一点要去找学校的校长。因为,那些孩子偏要要知道,他们全都不听劝告。我不是想搞个花园嘛!想在地上种草。

朱尔斯 有多大一块地方不长草?仅仅是小道那么宽一点吗?

贝蒂 不是。整个山丘都不长草了。

雷蒙德 过去长草吗?

贝蒂 长的。山丘上只有一条小路,后来整个山丘都变得光秃秃的。所以,我们老往山坡上撒草籽。

雷蒙德 那么,当你在一九七五年给海尼克博士写信的时候,你能记得多少与飞碟遭遇的情形?

贝蒂 记得最清楚的是那闪烁的亮光。在我的记忆中,很长时间一直只是那个闪烁的亮光。后来,我开始记起了外星人进屋子的那段情节。

雷蒙德 那大约是在什么时候?一九六七年?一九六八年?还是一九六九年?

贝蒂 我想,大概是在一九六九年吧。

雷蒙德 你父亲后来怎么样了?他是否提到过那些他从窗子里看到的奇怪的生物?他是否问过你诸如他们是从哪儿来的、他们干了些什么这样的问题?

贝蒂 没问过。

雷蒙德 那么,你只是在前不久才知道他的确看到过一些情景,对吗?

贝蒂 当我打电话问他是否记得有关那次飞碟以及我的遭遇的事,他开始时说不记得了。随后,他有对我说他记得,但是他不愿意卷进这一类事情。他说:我不想和那玩艺儿掺糊到一块儿去!我妈妈知道以后,吓坏了。当时,我们在我姐姐家。听说朱尔斯.威伦考特来过了,我妈妈还以为他是一个飞碟人呢!她说:真的吗!还说千万不要让他到我那儿去!

雷蒙德 据你所知,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贝蒂 是的。

雷蒙德 现在,所有这一切都已经从潜意识中揭示出来了。你打算怎么办?

贝蒂 我真不知道如何是好,我把自己的感想对你说了吧。我感到有些害怕这是因为我的信仰的缘故。如果一旦我不希望那种事情落在我头上。我感到责任重大。哦,我不应该感到有责任,因为我相信基督会把我的负担去掉的。但是,我还是感到有一种责任感。

雷蒙德 如果你就照他们说的那样去理解他们给你的信息,又有什么可害怕的呢?我觉得,他们曾努力要你相信:他们是你所信仰的一部分。

贝蒂 也许是因为那完全是因为有许多人在跟我谈起催眠术的时候说:贝蒂,可别去做催眠术。那是违背上帝的。那是玄妙不可知的。这样的看法在教会中更加普遍。

雷蒙德 他们要你按照你的时间概念,在一段时间里把这件事忘记掉。你觉得,我们现在试图把这一切搞清楚这样做是否合适?你认为现在是否可以说时机已到?

贝蒂 我觉得,当我给海尼克博士寄出那封信时,心头上一块大石头落了地。我已尽了最大的努力去琢磨这件事,可结果呢?我越琢磨越焦虑不安。我估计,我再也琢磨不出更多的东西来了;现在,有人确实很有兴趣,想把这种事情搞明白。他们有知识,受过教育。他们的确打算下功夫把这样的事搞清楚。我感到如获重释。当时,我的感觉至少是这样的心头上的石头落地了。

弗莱德 你认为,我们调研人员是否应该同你合作,去把这件事的真相揭示出来?这样做有没有必要?

雷蒙德 既然现在这一切都搞清楚了,你是否认为这件事就到此结束了?

贝蒂 不,我不认为事情已经了结。我知道,在我的头脑深处还锁藏着许多东西。我还不知道那都是些什么。但是我知道,事情并没有结束。我知道,我的大脑中还有许多东西,而那些东西也许才刚刚开始被揭示出来。我不知道那些东西都是些什么,但是我知道,它们将在我意想不到的时候展现出来。这一回,我不会感到害怕了。

如果我突然遇到了什么事,我会把它记下来,并且和你们联系。

当时,贝蒂正准备搬到佛罗里达州去住。

朱尔斯 即使你住到佛罗里达州去,有时候我也会给你去个电话、问问你有没有什么情况的。

贝蒂 好的,太好了!我如果有什么新消息的话,就告诉你。我会主动地把消息寄到你告诉我的任何地方。如果我大脑中的信息显示出来了,我就把它记录下来。

雷蒙德 那么,我们就把这一次程序作为报告中的最后一部分,好吗?即使有什么新的情况出现、或者需要再做什么工作的话,也不要紧。我们把整个调查程序整理成资料吧!

弗莱德 我认为,我们需要把调查的情况写下来,从头到尾看一遍,然后再问一些问题。

朱尔斯 如果可能的话,我们应该做这样一件事用催眠术把她送回去,看看她是否能够阅读一下那本蓝皮书,并且描绘出一些公式、证据之类的

弗莱德 对。但愿你曾经把书保存了几天,并且还翻阅过。

这次盘讯程序结束了。贝蒂已经被这种折磨弄得筋疲力尽,但是她同意再来参加两次催眠盘讯程序。我们想弄清楚那本蓝皮书在她手里到底保存了多久,而她又浏览了书中多少篇章。可是,没料到,外星人作出了新的姿态他们直接干预进来了。

震惊科学界的;安德烈森事件--一起飞碟劫特地球的案例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推荐阅读:厦门夜场招聘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